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四八章 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黑夜中两道黑影电射而出,几乎是眨眼功夫,便到了亭中两个守卫身后。俩守卫许是冻僵了,反应有些迟缓,听到破风声时,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叫唤,待想张嘴时却已经太迟了,两根同样质地的漆黑钢针没入他们颈后的风池穴中,两人立时毙命,身体也僵硬如木头一般。

乐布衣和云裳一人扶住一个,将他们僵直的尸身轻轻靠在柱子上,这样从远处根本看不出一丝端倪。乐布衣便蹲下在地上一阵摸索,找准休门和杜门使劲一摁,便将‘天枢阵’的机关停了下来。这才轻轻掀起地砖,露出下面一个四尺见方的黑洞来。

朝云裳点点头,示意她在上面放哨,乐布衣便拧身跳了下去。这‘七星机关阵’的洞口有两种开启方式,一种是存放大物件时才采用的,洞门大开;另一种便是现在这种供守卫进出的小洞口,平时文彦博进来,也是采用这种方式。当然……不会像乐布衣这样纵身跳下去了,人家是文明人,走梯子的。

经过馆陶的描述,乐布衣早已成竹在胸,下落过程中两手各攥一根钢针,暗数到五的时候,将两根钢针向东北西南两个方向递出,便听得接连两声闷哼!两个暗哨顿时销账了事。

倏地收回钢针,乐布衣稳稳落在地上,将两人扶一下,靠在墙根。借着不远处的幽暗灯光,他凝神一看。才发现这洞里果真别有千秋……

这是一个类似草原人居住的帐篷一样地空间,头上穹顶最高处约有两丈,在穹顶正中央有个黑黢黢的洞口,他就是从那里跳下来的。

他的面前是一个黑黝黝的大门,大门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小门洞,灯光便是从这两个洞口露出来的,看来是两个警卫室的样子。神机先生设计这两个相对地警卫室。便是让其互为犄角、相互照应的。

但设计是死地,人是活的。在知道这种结构之后,乐布衣早就相出了应对之策。只见他有如暗夜幽灵一般,悄无声息的摸到左侧一个洞边,从腰间掏出一根毛笔似的小型吹火棍,轻轻往虚掩的门缝中吹了起来,动作之纯熟,令人叹为观止。

吹了两下之后。又从腰间取下另一根吹火棍,跳到另一个门口,照葫芦画瓢也吹起来,吹几下,又跳回起先的洞口,呼呼接着吹了起来,再跳回另一个洞口,继续吹起来。如是往复七八次,便听到两边门里几乎同时发出劈里啪啦的倒地声,还有连带着铜盆落地的哐当声……

乐布衣这才一屁股坐在地上,呼呼喘起粗气来,心中苦笑道:‘珍藏二十年的绝版“美人醉后任我行”,居然用在这些臭护院身上了……’“得让我那徒女婿赔我……”小声嘟囔一句。他便撑地起身,将两个屋子中的守卫悉数清除。

待出来时,整个第二层‘天璇关’便空无一人,他这才不慌不忙的晃亮手中的火折子,去看第三关‘天玑’的真容。

这一关便是那正中大门上的九个大铜扣,要按照一定顺序拉动,错一个便会引动机关。虽然要比‘天枢关’复杂些,却好在无需碰运气,看看左上角一个铜环的位置,再比照下右下、左下、右上。乐布衣便摸出了其中地规律——这是按着《易经》布置的。

“归妹趋无妄,无妄趋同人,同人趋大有……”一边念叨着。一边出手如电,将左一铜环拉下。右一拉上、中二拉右……

一连拉了九下,便将所有的铜环扯向了不同方位,只听得卡啦啦一声脆响,大门缓缓打开,里面便有人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相爷有急事,要在下来取样东西。”乐布衣立刻变声道,似乎并不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声音,而是要模仿某个人。

“哦!是裘先生啊……”听出是相府第一幕僚的声音,里面的护卫顿时放松了警惕。却不知乐布衣怎对相府地事情如此了解,莫非他真是传说中的天才?

大门打开到可以容人进出的宽度时,躲到一边的乐布衣,早已看清了里面护卫的方位。便毫不犹豫,鬼魅般的欺身进去。

里面的两个护卫万没想到进来的竟不是裘先生,一脸错愕的刚要出声,喉头便双双中针,立时被钉死在门口。

但这天权关中却还有六名护卫,这些人听说‘裘先生’来了,都忙不迭出来巴结,却正好看到了恶鬼般的乐布衣。

可怜这些人自以为此乃机关深处,不信有人可以悄无声息摸进来,是以都将兵刃搁在了屋内。待见到乐布衣扑上来时,想要回去拿却是来不及了。

但他们也是悍不畏死之辈,心道,六打一,空手也能赢。便叫喊着朝乐布衣反扑过去。好在这里隔音不错,随他们叫喊……只要不触碰乐布衣身后地机关,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他们地。|||||

但他们显然低估了鬼谷子的实力,只听乐布衣鬼叫一声,两根漆黑地丝带从袖中激射而出,将中间两人的脖颈缠了起来。借着两人下意识反退的力道,乐布衣前进的速度又快了一截,在打头两人猝不及防间,便到了他们的面前。

双手手腕一翻,两个丝带应声而出、脱离了手腕,也把中间那两个人诳了个大跟头,连着将后面两个也撞了个人仰马翻。几乎是同时,两根漆黑的钢针从乐布衣手中飞出,刺入最前面两人的咽喉。

看也不看中针的两人,乐布衣揉身继续上前,双手传花蝴蝶般起落,将另外四根七寸钢针送入地上四人的要穴之中。皆是一针毙命。

做完这一切,他才站直身子,呼哧呼哧地大口喘息起来。从他冲进这天权关,到格毙关中第八人为止,前后不足数息时间,这需要爆发出多大的能量才能做到?天下又有几人能做到?

这需要他用出吃奶的劲儿才能做到。而能做到这步的人,天下仅他乐布衣一人尔。

毕竟天下有数的几位高手中。只有他一人练了四十年的纯阳童子功……才会如此刚猛。

盘腿坐在地上调息片刻,他知道此地不宜久留。稍稍恢复气力便咬牙站了起来,将两根黑色丝带取回来,重新缠在手腕上,恢复成了原本的护腕,朝下一个关口走去。

下一关乃是玉衡关——一道五丈长地走廊,地上横三竖二十七共计八十一个的格子,暗合九九归一之理。而每横三竖三地九宫格内。只有一个格子是实底的,其余八个皆是机关,换言之,他必须九步走出这条走廊,每一步都要在九个选择中找出一个正确的。

微一琢磨,乐布衣不禁暗笑道:‘这神机子太偏爱九了,这些“甲转丙,丙转庚,庚转癸”之类的,一次还有些难度。多了便有重复之嫌。’想到这,毫不犹疑踏出一步,见果然没有反应,便自信地向前走去,样子胜似闲庭信步,颇有些高人风范。

九步之后。果然安然无恙,但接下来,他却……呆住了……意料之外的事情出现了,在九九八十一块地砖之后,居然还有九块黑布隆冬的地砖,方才离得远、这地砖与地面颜色十分相近,是以没有看清。

回忆一下馆陶所说,便明白此乃这‘玉衡关’周天变化地一种。这才知道看似平庸的一局,只是引人入套的诱饵罢了,所谓‘神机百变’岂会轻易让人摸透?

突然听到身后地下的轻微咔嚓声。他知道这是已经通过的九九归一阵发生了变化。若不把面前的这九个格子参透,是退也退不得了。使劲咽口吐沫。暗骂自己一声‘不小心’,乐布衣便收拾心情,仔细研究起这周天之外的九个格子。

良久,他才无奈地叹口气,轻声呻吟道:“周天之外、一片混沌,还有什么道理可循?无非就是撞大运呗!”竟在这第五关又一次遇到了靠运气说话地时候。

刚要蒙一个位置试试,他突然向前看了一眼,心中狂叫一声道‘等等’,只见自己落脚的地方与前面三块地砖的尽头,相距不过一丈半尔。

拍拍脑门自嘲笑道:“却被神机子带到沟里去了。”说完便提气纵身一跳,却忘了想跳的远,必要的高度是不可少的,而眼前这段一人多高地回廊,显然是不足够的。

神机子的机关若是用力一跃便可越过,那他的名声几十年前就该臭不可闻了。若是往常,乐布衣定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,只是方才击杀那八人时有些脱力,大脑一时还未恢复过来,也就是俗称的‘昏了头’,他便一头闯进这最费脑子的‘玉衡关’中……

只听‘砰’的一声,乐布衣一头撞在了走廊顶上,眼见着身子急速往下坠,他的脑子立刻清醒过来,闪电般出脚,正踹在左侧廊壁上,同时使劲一扭腰,借着那从廊壁反回的力道,向前就是一窜。

‘啪叽’一声,乐布衣一个狗吃屎,便脸朝下地摔在地上,两条后腿却高高翘着,看模样仿佛一直双尾蝎子一般。他也是迫不得已,才做出如此高难度的动作……虽然上身脱离了机关区域,但两条腿还在那呢,不这样能行吗?

来不及检讨自己地粗心大意,他双手交错向前,将身子带出来危险区域,这才放下两条已经翘得灌了铅地大腿,呼哧呼哧喘着粗气。

‘呸呸’两声,吐出吃进嘴里的灰尘,翻身坐了起来,心中又不禁清醒起来:‘这次地动作太矬了,不过还好没人看见,否则爷们玉树临风的完美形象便要毁于一旦了。’他却丝毫不后怕方才触及机关怎么办?也许高人自有高招吧!

休息好一阵子,待将身体调息到最佳状态。他才重新站起来,待破解了下一道‘开阳门’上的机关后,再用那‘裘先生’地声音稳住‘摇光室’里的守卫,这才冲进去准备故技重施,杀一个落花流水,不想这次却碰上了扎手的点子。|||||

两个相貌奇丑的老者,在猝不及防之下。居然没有死在他无往不利的黑针刺杀……一阵刺耳的金属挂擦声之后,只见那两根锋利的刚针。被两位老者地铁臂挡了下来。

乐布衣心中微微吃惊,手上动作却丝毫不慢,两根黑色丝带灵蛇般探出,将两人的铁臂紧紧缠上,同时身子急退,离开两人一丈有余。

这绳子不能伤人,但可以稍稍阻滞下两人。让双方重新拉开距离。方才地电光火石间,乐布衣已经看清,两人臂上带着玄铁护甲,并无兵器在手,必定是精通近身格斗无疑。

两个老者稍一交错,便将那缠着他们铁臂的绳子卸下,待两人朝乐布衣扑来的时候,他也已经抽出腰间软剑。清啸一声迎了上来。

两个老者的招式威猛绝伦、疯魔无比,乐布衣也不敢过于靠近,只是游走与两人铁拳,手中软剑如毒蛇般伺机刺出,每下都直取要害,逼得两人不得不回身相救。

这两人功夫其实要逊于乐布衣。但胜在双人合击、配合娴熟,一时倒也不落下风。见发展成了缠斗,乐布衣心中焦急,暗骂一声:‘逼老子出绝招了!’挽个剑花讲两人稍稍逼退,他却没有借机进攻,而是稍一回头,便猛地转了过来,朝两个老者声嘶力竭的大吼一声,在这八边形的密室中激起无数回音,更显得鬼气森森……

“鬼呀!”两个老者一看他的脸。居然骇得双双向后蹿步。左边一个两腿一软,还差点坐在地上。

原来乐布衣那张本来脏了吧唧地俊脸。竟然突然变成了青面獠牙、血盆大口的恶煞鬼头。

乐布衣自然不会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扬手飞出一根钢针,要了那软腿老者的命,又揉身追上另一个,与他战在一起。

那老者早被吓得六神无主,又没了搭档,战力自然七停去了六停,哪禁得起乐布衣凌厉的攻势,没三五回合,便被他一剑斩下铁臂,又被一根钢针插入了喉咙,将他还没发出的惨叫,变成鲜血喷了出来。

乐布衣伸手一摸自己的鬼脸,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,看一眼的上面带惊恐地老者,他不由轻啐一声骂道:“长的一副鬼样,偏生还怕你家亲戚。”

将软剑重新盘入腰间,丝带收回腕上,他这才缓缓走到最后一个大铁门前,那劳什子‘七星阵’已经全部过完,这‘摇光室’便是机关中的藏宝室。这扇大铁门乃是文彦博自己加的,怕是为了防止两个老者监守自盗吧!

不过这大铁门可没什么技术含量,无非就是多上了几把锁而已,从怀里掏出一段粉丝般的铁条,捅进锁眼之中,没两下便打开一把,不到二十息的功夫,便把门上全部四把大锁打开。

用力拉开沉重地铁门,文家的密库终于袒胸露乳的呈现在乐布衣的面前。

望着面前码的几排书架,以及左右两侧码放整齐的几十只箱子,乐布衣不禁长舒口气,心道:‘可算到地方了。’

他这一路下来,虽然时间不算太长,也就一刻钟多些。但几乎已是使劲浑身解数,无论是奇门遁甲之术、消息机关之学,还是辗转腾挪之技,杀人无形之功,皆已经发挥到了极致,这才勉勉强强到达了密库之中……至于那些个装神弄鬼、寻花问柳、偷鸡摸狗的左道更是用了不知几凡。

这些东西少哪一样,都无法完成今日之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纵观天下,怕也只有乐布衣这样的全才才能做到。

冥冥之中自有天意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