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五八章 京都变奏曲之诸方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“什么都略懂一点,生活就会更多彩一点。”乐布衣一边轻摇羽扇,一边将手中的棋子落下。

秦雷盘腿坐在他的对面,一边随手‘炮五进二’,微微哆嗦道:“天气这么冷,为何还要扇扇子?”众所周之,他对冬天扇扇子深恶痛绝,但对方是乐布衣,他也不好用强。

“我需要冷静一下。”乐布衣一本正经答道:“说实话,自从那天回来以后,在下的脑袋一直嗡嗡作响,连思考都很困难。”这问题秦雷问过许多人,只有乐布衣的答案让他无言以对,只能任由他继续扇下去。

边上观战的馆陶不明白道:“思考要用心,该脑子什么事儿?”

乐布衣摇头笑道:“若是用心思考,那还要脑子做什么……”

馆陶忧虑地望了他一眼,心道:‘这次可真是得不偿失,乐先生怎么就彪乎乎了呢?’

秦雷却知道乐布衣说得是大实话,只是现在没人听懂罢了。微微一笑,继续投入楚河汉界的纷争。

馆陶见两人都不说话,只好继续低头观棋,却见秦雷今日的棋风大变,不急不躁、绵里藏针,一个劲的‘拐角马’、‘穿宫炮’,只是不与乐布衣正面交锋。

乐布衣拿起自己的一个‘車’,在手中摩挲笑道:“王爷是打定主意以柔克刚了,”说着将那棋子向前提了四格,沉声道:“在下要捉您的马了。”

秦雷算计片刻。摇头笑道:“这个子不能让你吃了,待会还指望卧槽马将你军呢。”

正说话间,沈冰轻手轻脚走进来,恭声道:“兵马寺地人将辛骊桐等一百多名举子拘捕起来了。”

秦雷闻言放下手中的棋子,轻声道:“有没有伤亡?”

沈冰摇头答道:“士子没有伤亡,难民倒是被打伤了百十个。”

秦雷皱眉道:“商德重呢?”

“他们正在联络各地举子,商量着如何营救呢。”对中都城的悉心布置。让沈冰可以在最短时间内了解到所需情况。

闭目思索一会儿,秦雷轻声道:“他们会去找文彦博要求放人的。”

沈冰轻声道:“文相爷晚上要宴客。”

乐布衣闻言拊掌笑道:“这就是‘天做孽、犹可违;自作孽。不可活’,对王爷的仇恨已经冲昏此人的头脑,不大可能会理那些士子啊!”只要一提起文彦博,乐布衣便满嘴的阴损刻薄。

秦雷微微皱眉道:“告诉头狼,让他相机抛出那东西,孤需要一次大爆炸。”顿一顿又道:“让那个‘倪巴’合适地时候也露个面,再给加加码。”

沈冰沉声应下。又听秦雷吩咐道:“要保证那些士子的安全。”

沈冰听了,沉默片刻才道:“事态已经很难控制了,毕竟……我们是不能露面地。”

乐布衣也轻声道:“既然已经发动,就不要太在意伤亡了,以达到目的为重。”

秦雷双眉拧成个凹字形,摇头道:“不行,这些人是经过洗礼的,比一般士子要纯得多。损失太多就得不偿失了。”自从定计对付文彦博以来,秦雷便总是面临这种两难的选择……这就是自相残杀的恶果。

馆陶在边上喟叹一声,轻声道:“王爷,唯求尽快达成目地,这样对大秦的损伤才会小些。”屋里四人,居然有三人反对秦雷的意见。这让他不禁眯上了眼睛。

虽然有些不快,但三人都是他地左右臂膀,意见该听还是要听的。刚要妥协似地点点头,便听石敢在门外低声道:“王爷,秦守拙求见。”

秦雷点点头,把手中的棋子往桌上一扔,笑道:“孤去见见他。”正感觉憋屈呢,出去透透气也好。便穿鞋下地,与石敢一道去了前厅。

屋里的乐布衣三人面面相觑,心道:‘什么人呀!说不过就跑……’

……

到得前厅。一番行礼叙座之后,秦雷与秦守拙简单寒暄几句。便问道:“守拙老哥前来所为何事?”

秦守拙知道王爷行伍出身,最讨厌别人拖泥带水、拐弯抹角,于是直接道:“回王爷,卑职前来向您讨个人情。”

秦雷淡淡笑道:“只管说,能办到的孤一定办。”

秦守拙对秦雷这种大家风范极为心折,拱手恭敬道:“今日卑职与那群学子略有接触,发现他们不仅立身颇正、而且十分的务实,正是我大秦明日复兴所需之人才,卑职求王爷为我大秦未来计,设法保住他们。”

秦雷闻言双目一亮,颔首笑道:“想不到你会说出这种话,说说看,你是怎么看这事儿的?”

秦守拙毕竟不是秦雷地心腹,是以对整个计划也了解不多,仅能从沈冰给他的指令中,推断出一二来。听王爷如是问,他缓缓斟酌道:“卑职观这些学子,定是要去与文相爷顶上一顶的,但他们虽有个举子身份,却仍是弱势一方,这从今日兵马寺逮捕一批举子的事儿上,便可以看出来。”|||||

秦雷点点头,沉声道:“国家的大比沦为了某些大人物以权谋私的聚宝盆,连带着参加大比地士子也没了光环。”

秦守拙颔首道:“王爷所言正是,卑职便是担心这些学子以卵击石,非得流血受伤不可。”

秦雷看他一眼,没有言语。只听他继续道:“卑职斗胆敢问,王爷是否可以出面庇护他们一二?”

秦雷心中翻翻白眼,暗道:‘我现在忙着甩脱干系还来不及呢,哪敢再跳出来上蹿下跳?’想到这,便摇头道:“这事儿我不能出面,毕竟我是朝廷的人,若是公然跳出来与文相唱对台戏。不免会被人看轻了,而且……”

虽然王爷按住不说。秦守拙也知道,以王爷与文彦博现在地关系,他若是站出来,只会进一步计划双方的矛盾,很可能会适得其反。秦守拙不由微微失望道:“难道我们就坐视那些举子被抓被杀吗?”

秦雷又摇摇头,轻笑道:“孤不方便出面,但你可以出来保护他们嘛!你是京都府尹,维持京城治安本是分内之事,借机保护一下举子们还是没问题吧?”

秦守拙苦笑一声道:“保护一下倒是没问题,可卑职仅仅三品小官,只要中书省一道指令下来,卑职就束手无策了。”说着试探问道:“要不……王爷去找找陛下,若能请来天子剑,便可万事大吉。”

秦雷把身子往椅背上一靠。端起茶盏清啜一口,幽幽笑道:“陛下是绝对不能插手的,这是默契。”只要昭武帝掺合进来,李浑也一定会动手,到时候二龙戏珠变成了四国大战,中都城、大秦国的乐子可就大了。

“大伙选在比较清闲的一二月间较量。并不是下雨天打孩子、闲着也是闲着,而是不想过多损耗大秦的国力。谁都知道,覆巢之下焉有完卵?”见秦守拙有些迷糊,秦雷轻声为他解释道:“所以守拙老哥,事情不是看到的那么简单,咱们不能全力出手啊!”

秦守拙叹口气道:“罢了,就让卑职尽人事、听天命吧!”

秦雷放下茶盏,呵呵笑道:“不要那么悲观,我会尽量想办法地,只是现在火候不到。只能让守拙老哥多担待了。”说着坐直身子。双目定定盯着他道:“不要怕得罪人,此役过后。我大秦官场必将重新洗牌!”

秦守拙闻言肃声道:“属下遵命。”说完又有些惴惴地问道:“咱们有几成胜算?”

秦雷自信满满道:“十成,孤王不会输地。”

秦守拙心中大定,起身恭声道:“属下回去布置一下,说什么也要护得那些士子周全。”

秦雷点点头,目送他躬身退下,直到他的背影完全消失,这才自言自语道:“孤王有多少把握呢?”望一眼窗外地残雪,他不禁长叹一声,苦笑道:“大不了逃回京山营,当个山大王去。”这次因着太后和乐先生的教诲,少用阴谋、多用阳谋,所以秦雷这次用得便是阳谋。

阴谋虽然简单易行,譬如说直接将文家上下刺杀殆尽,但多破绽,容易授人以柄、流毒经年。比如说李家刺杀了皇甫旦,这便是阴谋,当时的效果可谓立竿见影,马上消除了最大对头的威胁。但也引得诸世家忌惮甚至敌视李家,七八年下来再看,李家的形势甚至不如皇甫旦在时好,这便很说明阴谋地长与短。

而所谓阳谋乃是‘造势、用势’,随势而动,随势而发,暗合天地至理,除了没有势的时候需要造势之外,便再也看不到斧凿的痕迹。这样便可最大限度减少被人诟病的可能,也让对手防不胜防……即使明知中计、再来一次的话,还是会往里钻。

……

“秦雨田用得乃是阳谋。”太尉府中,面色惨白如纸的阴先生,桀桀笑道:“他把所有的东西都摆上了台面,一切都在阳光底下,让你看的清清楚楚,偏偏束手无策。因为它是借势而动,推动一切必然来达到自己地目地。就像洪水决堤,谁都知道会死人,可是挡在它前面的还是非死不可,走都走不了。”

李浑闻言揪着胡子闷声问道:“这么说就是没解了?”

阴先生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笑道:“但凡是有利必有弊,阳谋过于依赖‘势’了。一旦风云变幻,被对方得了势,所有的计策便会不攻自破,甚至会将布局者一道反噬。”说着紧紧一攥骨瘦如柴地拳头,冷笑道:“若是大势所趋、天心所向,自然不可违逆……就像太尉大人您将取代秦家成为大秦之主,即使玉皇大帝也不能改变。”

只听阴先生带着恨意接着道:“但他秦雨田不观天象、不懂气运。竟然妄图凭空造势,将文家毁于一旦。这就是玩火了。”他为文家设计的机关被破,直接导致京里好几家大户取消了请他设计密库地计划,甚至连李家的工程也暂时停工。让他自觉颜面扫地,对秦雷的恨意自然更上一层楼。|||||

“玩火者必自残!”边上的李二合赶紧接道,好不容易遇到自己会的成语,自然不能错过。

阴先生捻着老鼠尾巴似地胡须桀桀笑道:“不错,只要在势上压倒他。我们便可以将其毁于一旦。”

李清也听明白了,拍案道:“大哥,咱们应该全力支持文家,把他们压下去。”

李浑狠狠瞪他一眼,吓得李清直缩脖子,他这才摇头道:“不是时候,老夫要等个机会,这次非得把咱们家最大的漏洞给补上不行!”

阴先生心中一动。嘶声问道:“东主可是想收服文臣?”

李浑闭目缓缓点头道:“不错,老夫反思我们这些年为何毫无寸进,没有文官地支持便是其中的桎梏,”说着双目如电道:“现在就是打破这桎梏时候了。”

阴先生眼中的鬼火跳动几下,幽幽道:“那文相爷……”

“死!”李浑猛地一拍桌面,恶狠狠道:“两家联手哪有合为一家来得痛快?用起来方便?所以他文彦博必须死!”

……

“文彦博不能死……”慈宁宫地净室内。昭武皇帝与文庄太后相对而坐,说话地是文庄太后。

昭武帝狭长的双目微微眯起,淡淡道:“难道就因为墨玉?”

文庄太后先点点头,再摇摇头道:“他和墨玉地孩子是一个原因,但没有这层原因,哀家还是要保住他。”

昭武帝地目光变得有些冰冷,声音却仍旧平淡:“为什么?我需要一个理由。”听他这语气,母子两人的感情似乎有些问题,见文庄眼睑低垂,沉默不语。昭武帝嘴角微微扯动。轻声道:“若没有,请母后不要像上次那样……破坏儿臣的计划。”

文庄太后平静地望着他。缓缓道:“你若留下他,李浑便无法插手文官;你若杀了他,文官便会倒向李家。”

昭武帝撇嘴轻笑道:“即使留下他,他也会带着手下投奔李家的,所以还是杀了他得好。”

文庄太后定定看他一阵,意义难明的笑一声道:“几十年来,你一直不相信我……当娘的,怎会害自己的骨肉呢。”

昭武帝仿佛一下被螫到了屁股,那份装出来地淡定立时消散无踪,紧紧攥住拳头,咬牙道:“娘!你只会关心五哥、栽培五哥,把属于我的也拿过去给他,何曾当我也是你的儿子呢?”

文庄太后神色黯淡下来,重新低垂下眼睑,手中的念珠飞速的划动,直到三十六颗定心珠悉数从指间走过,才淡淡道:“你为人内敛、性子过柔,夺嫡这种卖力气的活计,并不合适。而且……”说着有些忧伤地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,轻声道:“这还是件玩命的活计,总不能让为娘把两个儿子都搭上吧?”

昭武帝咯咯一笑道:“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,”说着示威似的扶了扶腰上的盘龙帝王带,轻声道:“现在朕是大秦皇帝,所以朕要文彦博死,他就不能活。”

文庄太后心中叹息一声,她知道这个儿子气量狭窄,极为记仇,当年的事情却是没有和解的可能了。便不与他聒噪,直接明了道:“他不能死!因为他不可能真正倒向李家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昭武帝第三遍说出了这三个字,他有些恼火于文庄的执着。

“因为十八年前的和亲,是李浑提出来的。”文庄太后沉声道:“即使文彦博没心没肺,心里没了疙瘩。他李浑也不会忘了这事儿!”

昭武帝终于默然了,那件往事,对于文彦博说,无异于奇耻大辱;仿若一条无法跨越地鸿沟,横亘在文李二人之间,让他们无法同床共枕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