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六零章 京都变奏曲之激动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文丞相呜呜咽咽哭几声,又扬起面来问道:“诸公意下如何?”视线便直直投向首席几人。之所以不说‘诸公有何见教?’便是不想让诸公有不同见解。

几位部院堂官心道:‘哦!是叫我们表态了。’来之前,他们都已经把事儿想明白了,是以并不慌乱,相互对视一眼,还是李清这个丘八先出了声,他举着酒盏站起来,朝屋里众人叫道:“诸位,本官先表个态,这个秦雨田罪大恶极、实乃我大秦之祸患,本官早就对其深恶痛绝了,若是大伙要参他,算我一个!”

文彦博也听出了李家的态度:给你摇旗呐喊可以,至于冲锋陷阵,还是你们自个来吧!这就不错了,若是李老混蛋非要上蹿下跳,他反倒要担心了。想到这,他举杯朝李清笑道:“老夫与李兵部共饮一杯。”说完便与李清隔空虚碰一杯,一饮而尽,便算是与太尉府、兵部,这一院一部缔结了盟约。

待李清坐下,文彦韬对邻桌的吏部两位侍郎笑道:“你们二位也说说吧!”他虽然已经从吏部转到礼部,却依旧不愿放权,颇有肩挑两部的企图。

两位侍郎原本以为他们没有尚书,或可逃过这场,却不想老尚书仍不放过他们,只好委委屈屈的起身,朝文彦博拱手道:“唯相爷、尚书大人的马首是瞻……”说完也仰头灌下一杯。

文彦博端着酒盏略略沾唇,便微笑放下道:“坐吧!难得一片孝心了。”

待两人坐下,田悯农与公输连对视一眼,双双起身,朝文相爷拱手道:“我等自然不在话下。”说完便仰头干杯,朝文彦博一亮杯底子,田悯农笑道:“相爷咋说咋是,对不对公输兄弟?”公输连也闷声道:“不错。相爷咋说咋是。”两位仁兄说得慷慨,但细品却全是废话。

文彦博心中骂声:‘狼狈为奸……’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放声大笑道:“有二位大人的鼎立支持,老夫更有信心了。”说着重新端起一杯,起身对厅里地官员道:“今日诸公做个见证,老夫与田户部、公输工部一起对天起誓,休戚与共、不离不弃!”官员轰然道:“为相爷、两位尚书大人证。”

田悯农和公输连知道,老狐狸不满意他俩方才的回答。虽然不情不愿,但人在屋檐下,哪有不低头,田悯农只好勉强笑道:“与相爷同呼吸,共休戚。”公输连见他这样说,也只好跟着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说完,两人跟老文虚空一碰杯,算是诺成。

待他两个坐下。魏筝义举杯起身笑道:“下官对相爷、曲大人所说十分认可,恨不得亲自提笔写份奏章参奏一下。可无奈下官乃是刑部尚书,正在对五殿下杀人案件审理,依律不得弹劾疑犯,只能为诸公摇旗呐喊了……”见相爷眉毛微微抖动,知道这样无法过关。只好干笑道:“诸位大人尽管上书,下官与你们联名就是。”

文彦博的双眉这才垂下,朝他略一举杯,微笑道:“魏大人高义,老夫欣慰得很。”便与他虚碰了此杯,至此六部尚书算是都表了态,文彦博微微自得道:“诸公一心、力可断金,老夫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?”自是又引来一片歌功颂德声。

他挥挥手,刚要让文铭礼把事先写好的奏章拿上来,门口却进来府中管事。伏在他耳边道:“府外汇集了许许多多的士子。说是要见相爷。”

文彦博微微皱眉道:“许许多多是多少?几十几百还是几千?”

管事的咽口吐沫道:“几百。”

文彦博这两日被府中变故羁绊,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。闻言轻声问道:“他们说要干什么?”

管事的先是摇摇头,又不是很肯定道:“据说是要求释放被拘捕的举子。”

文彦博一听头都大了,心道:‘我才歇了两天,怎么出了这么多事儿?’见百官地目光都汇集在自己身上,文彦博只好暂且按住心中的疑问,轻声吩咐道:“先稳住他们,待这边结束了再说。”那管事的心道,我要有那本事就好了,不由苦笑道:“就怕安抚不住啊……”

文彦博却已经不耐烦了,沉声道:“就这样吧!老夫还有正事呢。”那管事的咽口吐沫,只好愁眉苦脸的退出花厅,往前院走去。

刚过了中庭,便已经可以清晰听到府外的喧哗嘈杂声,管事的挠挠头,已是完全没了主意,却又被府中侍卫头领叫住,向他问询相爷地意思。

管事的苦笑道:“相爷正忙着与百官议事呢,没工夫搭理这头,让咱们看着办吧!”

侍卫统领不可思议地问道:“二爷、二少爷呢?他们也孬好给个主意吧……”

管事的摇头道:“二爷二少爷都在里面忙活着呢,也是没有时间的。”

|||||

侍卫统领把管事的拉到院角的哨塔上,指着外头道:“你看,外面的士子越聚越多,而且不停还有往这来地,怕是满京城的举子都过来了,这事儿是你我能拿主意的吗?”

管事的顺着他指的方向,便见三公街上人头攒动,皆是些身着长衫、头戴方巾的书生打扮,怕是足足有上千人之多。不由倒抽一口凉气道:“这么多?”遂不敢再提自行处置之事,唯有紧闭门户,以待相爷得空。

……

大秦朝地士子们把三公街堵了个水泄不通,这些人里有进京赶考地数千各地举子。也有前来声援的国子监监生,甚至还有中都城里的秀才文士之类。他们有个共同点,便是统统都参加过正月赈灾、且大多参与过那一场场的大讨论,听闻有举子因为保护难民被拘,便自发的汇聚起来,要求朝廷释放被拘的举子。

领头的乃是商德重、方中书等举子领袖,以及国子监地几位监生。他们分头行动、将散布在中都城内的士子们尽数联络起来。又写了请愿书。唯恐那些被拘地举子受到虐待,连饭都没吃便赶到三公街上地相府前。要求面见文丞相。

相府的门卫见他们人多势众、来势汹汹,自然如临大敌,一面把大门关地严严实实,一边派人快速往后面通报。结果文相爷正在宴客,没时间伺候外面这些爷们,只好委屈他们继续杵在那里,傻傻的等着了。

一来就吃了个闭门羹。举子们心里自然不痛快,纷纷恼火道:“现在可不是公休时间,丞相大人为何因私废公啊……”“就是、我们要见文丞相!”在外面叫闹一阵,见始终没人搭理,举子们才无奈的噤声。却没人愿意离去,他们已经横下心来,不把那些被拘举子救出来决不罢休。

这一等就是两个时辰,天边仅剩下一抹红霞。气温也降了下来,士子们的情绪自然越来越焦躁。商德重见时机差不多了,便跳到相府前地石阶上,待众人把目光全投过来,才大声喊道:“诸位,现在情况很明显了。我们的丞相大人好算计啊!”

下面的士子们嗡嗡问道:“什么好算计?”

“这是缓兵之计啊!”商德重愤慨道:“丞相大人分明是想:‘让这群傻小子在外面冻着、渴着、饿着,看他们能撑到什么时候!’”

这话立刻引起士子们的骚动,便有人大叫道:“商大哥说得不错,咱们这位丞相大人怕是一开始就没打谱见咱们!”“没错没错,人家一国首辅,哪会把咱们这些草芥般的士子放在眼里?”“呜呀呀……气杀吾也!”

便若一点火星落入油锅中,顿时把士子们胸中的怒火点着起来。抱怨声、咒骂声越来越响,渐渐有人把话题转移到现在的苛捐杂税上,大声叫道:“咱们既然来了这儿,为何不一道请求将遭灾百姓的赋税减免掉。也算是帮朝廷矫枉了。”

这话一出。便引得士子们地一致赞同,大叫道:“正好大伙都在这儿。不若我们公车上书,请求朝廷轻徭薄赋、与民生息;整顿吏治、惩治贪官吧!”

又有人用尽全身力气大声道:“还要加上一条:彻查科场舞弊、还我大秦一个公正的抡才大典!”这话算是戳中了士子们的要害,一个个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,嗷嗷叫了起来。纷纷怒吼着‘我要公平’、‘彻查舞弊’之类的话语,场面立刻变得混乱起来。

商德重几个领头的,好半天才把众人安抚下来,刚要对众人说几句‘稍安勿躁’之类地话,却不防人群中有个声音幽幽道:“诸位,咱们还是省省吧!让文相爷去查科场舞弊,便好似拿肉包子打狗一般,有什么用处呢?”说着又怒吼一声道:“他就是那操纵大比之人!怎么可能自己查自己呢?”场中嗡得一声,顿时又要炸开锅。

商德重一听,脸色骤然一变,颇为紧张道:“这位兄台,现在我们是要公车上书,不要拿些市井谣传出来说事,小心朝廷治你的污蔑罪!”听他如是说,刚有些骚动的士子们又重新安静下来,心道:‘是啊!没有证据的话,在私下说说也就罢了,可万万不能摆到台面上来哇!’

但那说话的士子非但毫不在意,反而分开众人,凛然走到台阶前,先朝场中众人团团一躬,再朝商德重抱拳道:“在下行不更名、坐不改姓,陇南士子吕子疑是也,昨日早些时候,在院子里拾获一本一尺宽的素面册子。翻开一看,竟然就是这相府操控科考的账册……”

本来还有些嘈杂的场中顿时落针可闻,听到这话。士子们浑身的雪夜似乎都要凝固了,他们定定地望着那吕子疑,唯恐漏掉他说地每一个字,只听他接着道:“子疑揣测这本账册乃是前日里夜闯相府地义士所得。之所以故意丢在子疑院内,不过是希望借我之手,将其公诸天下罢了。”|||||

见众人并无异议,这位面皮白净的陇南书生吕子疑从怀中掏出一个素面册子。朝商德重拱手道:“素来仰慕商大哥高义,今日就请您做个见证。看看这到底是铁证如山,还是作假污蔑?”

商德重微微一顿,才肃然道:“此事非我一人可以见证,这样吧!请九省一府各推举一位代表,我们共同查验如何?”说着对那吕子疑拱手道:“只要此物属实,德重愿与吕兄弟一道承担!”

下面地士子们也不甘示弱道:“若真是贪贿账册。我们大伙豁上前途性命,也要去承天门外求陛下主持公道,还大秦一个朗朗乾坤!”不一会儿,每个省里推举出一名举子,再加上京都府的一个,一共是十人,共验账册真伪。这些人俱是本省有名的金石大家,精通辨识文物古董。十人一齐上阵,万不会看走眼地。

此时天色以黑,便有人提来十几个大灯笼,把相府门前照的如白地一般。十来个人便就着这亮光翻阅起那厚厚地账册来。只见从昭武初年开始,到现在的历次大比中行贿的人员名单、金额、所求名次,是否达成。一笔笔、一款款,按照年代,用蝇头小楷工工整整的记载在其上。

众人看了片刻,便确信此乃真品无疑,因为无论从账册纸张的新旧程度,还是上面墨迹的最早年份,都可以清晰判断出此乃十几年前的物件了。更何况上面地每一笔每一单,俱是指名道姓、款额详细,根本容不得作假。

这账册顿时变得重逾千斤,跳动的火光下仍能看见。几个鉴别人脸上皆是煞白如纸。举子们艰难的交换下目光。终于有人忍不住轻声问道:“各位,咱们怎么说?真的还是假的?”

账册是真的。大伙都心知肚明,可一旦把这东西抛出去的话,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……也许大秦宰相从此垮台,也许他们这些士子被无情的湮灭,一切皆有可能,一切皆都危险。

最终也不知是良知战胜了恐惧;还是愤怒战胜了怯懦,有人慨然道:“国家地抡才大典,乃是关系到我大秦千秋万代的大事,若是任由权臣把持,早晚我大秦会从根上烂掉的。我辈读书人为的是什么,不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吗?往昔咱们抓不住证据倒罢了,今日既然被我们碰上了,怎能昧着良心故作不知呢?”

这话让士子们激动起来,又有人道:“是呀!我们的个人前程是小,若是能为后来者换一个清明的科举,让我大秦英雄真地有用武之地,那也是大赚特赚的!”

待商定妥当,将那账册交还给吕子疑后,众人便在台阶上站成一排,推举出一个叫曾彦的关内士子站出来做代表道:“我等一致认定,这账册乃是真正的科场舞弊记录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府中大门轰然打开,一群凶神恶煞的护院冲出来,一边叫喊道:“抓住这些聚众闹事的狂徒!”一边就要捉拿几个书生。

台阶上的举子们见这些护院分明是朝吕子疑冲去,哪还不知他们的目地,一边高声道:“保护吕兄弟。”一边毫不畏惧地迎了上去……

台阶下的举子们也潮水般地涌上来,转眼就把吕子疑淹没在人群中……

文家护院们刚刚冲出来,就见那些手无寸铁地文弱书生面无惧色冲了过来,不由吓得呆住了,再看那拿账册的家伙已经消失不见。知道讨不到好处,只好又灰溜溜地退了回去,重新紧闭上大门,不敢再出来挑衅。

举子们使劲拍打了半天大门,终是无人应答,不由愤愤道:“这个门敲不开,我们去承天门告御状去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