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七零章 梳洗梳洗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秦雷满怀兴奋地期待着锯翻御书案的那一刻。

却听卓言在边上陪笑道:“陛下息怒,这御书案四脚扎地,连接皇宫气脉,锯之不详啊……”

昭武帝这才撒了手,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,对卓老太监低吼道:“给我把楼万里那个杀才拘来!”

卓言刚要应下,秦雷硬着头皮开口道:“父皇斟酌,打草惊蛇啊……”

昭武帝见自己掀桌子也不行,拘个人也不成,憋屈到了极点,愤懑的吼一声,将御书案上铺着的金黄流苏桌布一掀而起,终是把桌上的笔墨纸砚、印玺奏章统统甩在了地上,唏哩哗啦打碎了一片。

昭武帝见终于如愿以偿,这才稍稍顺了气,冷眼看着小太监们跪地收拾残局,咬牙切齿道:“是谁偷的?”

秦雷轻声道:“请问父皇,这试题可有别人知道?”

昭武帝摇头道:“乃朕亲自出题,并未让任何人见过。”这次大比对他意义非凡,含着他选贤择优、重组班底的希望,自然要格外重视。

只见昭武帝从腰间取下一把铜钥匙,对边上侍立的卓言道:“去朕的寝宫,把那个盒子拿来。”卓言双手接过钥匙,领命疾步退下。

太监们把地上东西收拾妥当,重新换上一套笔墨纸砚、又把散乱的奏章码放整齐,便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御书房。

房中只剩下昭武帝与秦雷两个,顿时安静下来。

幽幽望了低眉顺目地儿子一眼。昭武帝沉声道:“楼万里乃是朕的探子……头领。”

回想一下老头子与万里楼的轶事,秦雷毫不意外,只是面上还要意外道:“那他怎敢……”

昭武帝微微眯眼,沉声道:“自从十几年前,朕偶然救了楼万里那厮之后,他便一直为皇家服务……”

秦雷轻声问道:“是为皇家密谍服务,还是为父皇服务?”

昭武帝面色微为难看道:“为朕服务。他的任务乃是暗中监视皇家密谍。”

“父皇原先对这人什么评价?”秦雷轻声问道。

昭武帝摸一下眉毛,淡淡道:“原先以为他是朕之忠狗。现在看来不过是条忘恩负义的……狗。”

秦雷抿嘴道:“此人竟敢用自己的私印出具担保,实在是胆大包天。”

这看似无意的一说倒提醒昭武帝了,他寻思一会儿,才皱眉道:“此人年轻时颇有几分胆色,但早被七年前地腥风血雨吓没了锐气,现在为朕做事都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,怎会如此肆无忌惮呢?”泄露考题乃是诛九族的大罪。不是丧心病狂,不会如此铤而走险地。

秦雷轻舒口气道:“此事颇有些玄机,还请父皇三思。”

这时卓言双手捧着一个黄绫包袱进来,跪捧在御阶之下。

昭武帝接过那包袱,将其搁在御案之上,仔细观察了半晌,这才面色凝重的打开,露出里面精致的铁盒来。只见那铁盒上纵横贴着两条黄色的封条。上面还加盖着猩红的皇帝行玺。

秦雷见那封条完整无损,可昭武帝却捧起铁盒,眯眼看了半晌,便重重将其搁在案上,面目阴沉的嘶声道:“被人动过了。”他在铁盒上夹了一根极细的头发,只要有人打开铁盒。那头发自然就会掉落。现在夹头发地位置空空如也,不用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秦雷估计昭武帝在盒子上动了手脚,也不多问,只听他阴声吩咐道:“待关闭禁宫五门之后,便不许任何人进出!再把乾明宫的宫人全部拘起来,连夜严加审讯!”卓言赶紧领命下去。

昭武帝盼了这多年,好容易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,谁成想翅子还没扑棱开,就被人兜头一闷棍,心中自然恼火不已。秦雷看他双目中寒光隐现。知道他已经动了杀机。

陪着这头暴怒的老狮子待了半晌。直到酉时末,卓言才又重新出现。面色凝重道:“启奏陛下,奴婢已经审讯了您寝宫的十八名宫人,俱言三日内只有三公主一人进过您的寝宫。”昭武帝对待女儿向来要宽于儿子,山阳公主横行禁宫多年,倒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“山阳?”昭武帝沉吟道:“不大可能吧?”

秦雷突然出声问道:“她可带侍女宫人一道进去了吗?”

卓言摇头道:“不曾有过,公主殿下乃是一人进殿,”说着有些无奈道:“正因为没有人证,也无法为公主殿下洗脱嫌疑。”

秦雷断然摇头道:“看方才父皇察验,那盗书之人分明是心细如发,显然不是河阳那种毛躁性子能做出来的。”虽然素来不喜欢这个疯丫头,但该帮还是要帮的。

昭武帝闻言点头道:“叫她来问问。”

不一会儿,一头雾水地山阳公主便被带过来,给昭武帝行礼后,想了想,又给秦雷福一福道:“五哥……”|||||

秦雷朝她点点头,温声问道:“山阳,父皇让我问你,三日前你为何去乾明宫啊?”

山阳也感觉出气氛的凝重,哪里还敢放肆,小声道:“他们说父皇找我,我就去了,结果转一圈子也没看见人。觉着肚子饿了,便回去吃饭了。”

听她掺杂不清的回答,昭武帝越发她做不出那种事情来,遂沉声问道:“谁可以作证呢?”

山阳睁大眼睛想了想,委屈巴巴道:“门口的守卫也不让随从进门,女儿我就一人进去了。却没有证人。”

秦雷微笑问道:“那是谁传的话呢?”

山阳下嘴唇紧紧包住上嘴唇,使劲想了半晌,却泄气道:“不认识。”

秦雷依旧微笑问道:“那可记得什么样子?”

“不记得了。”山阳畏惧地摇摇头,彪悍地人只佩服更彪悍的,秦雷无疑比她彪悍万倍,所以她对秦雷佩服万分。怕自己显得太笨,又使劲想一会。终于拊掌笑道:“想到了,是三个太监!”

秦雷勉强微笑问道:“很好。记性不错。”又清清嗓子道:“现在让你辨认,你还能认出来吧?”

山阳点头道:“我是过目不忘的。”

昭武帝冷哼一声道:“方才还说不记得模样了。”

山阳委屈道:“我心里清楚,就是说不出来,但见了一定是认识的。”

昭武帝耷拉下眼皮,对秦雷道:“拿着天子剑去查办此事,朕在这里等你的消息。”

秦雷朝昭武帝拱手道:“遵旨。”便从墙上取下那柄代表皇权的宝剑,带着山阳出了御书房。

不到一刻钟。一行人便到了乾明宫,宫里所有地太监宫女都已经被看押在耳房中,见秦雷提了天子剑进来,都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,没人敢抬头窥视。因为昭武帝这些日子都在御书房,大部分宫人都跟了过去,是以只有屋里这十八人留守乾明宫。

秦雷命令众人站起身子排成队,一个接一个地走到面前。让山阳查看,人数也不多,不一会便看完一遍。

山阳皱着眉头又让这十八个宫人走一遍,却没有发现一个记忆中的面孔,只好对秦雷摇摇头,小声道:“没有。”

秦雷又问一遍。见山阳还是坚决摇头,只好对卓言道:“把在御书房伺候地宫人也集合起来,再查。”

御书房地太监宫女足足有三百多人,光太监也有二百多。等把这些人也看完,已经是戌时末了,山阳公主还是没有找到那三个太监中的任何一个。

秦雷再想把内宫所有太监都集合起来,但山阳公主早已经困得睁不开眼,估计看到什么都像是枕头了。他只好先放她回去睡觉,自己则带着卓言重新回到乾明宫。

“人数清点完了吗?有没有偷逃地宫人?”秦雷一边走,一边沉声问道。

卓言摇摇头。细声道:“御书房三百一十二名宫人、乾明宫一十八人。共计三百三十人在册,一个不多一个不少。”

秦雷皱眉道:“看来他们易容了。”顿一顿又道:“有没有相熟的宫人进出乾明宫。说不定他们未曾在意。”

卓言苦笑一声道:“乾明宫乃是陛下地寝宫,岂是可以随意进出?都是要在宫门外报备的,那记录册上干干净净,并无任何人的记录。”

秦雷淡淡道:“也没有山阳出入的记录。”

卓言面色微窘道:“哎!山阳公主乃是陛下亲女,谁敢让她留名登记?”

秦雷撇撇嘴道:“所以不能迷信记录。”说完一脚踹开角房的门,大步进了房间,把里面的看守和宫人齐齐吓了一跳。

冷冷扫视一圈,把十八个宫人都吓低了头,秦雷指了指边上的卓老太监道:“知道他是谁吗?”

“知…道……”宫人们小声答道:“卓总管。”

秦雷坏笑着看卓老太监一眼,咯咯笑道:“那知道二十年前他是什么人?”众人心道:‘二十年前,我们还没生出来呢。’

也不卖关子,秦雷嘿嘿笑道:“他就是江湖人称‘十八层地狱’的黑道枭雄卓阎王,生平最爱把人折磨致死,什么挖心割鼻,剥皮凌迟,对你们卓爷来说,那都是玩剩下地。”

卓言听他信口胡说,心中苦笑不已,但面上还要配合着桀桀一笑道:“王爷有所不知,当年我最爱的乃是‘梳洗’。”

众人心道:“过于秀气了吧?”

却听卓言森森道:“先把人犯剥光衣服,赤身裸体放在铁床上,用滚开的水‘哗啦’往他地身上浇几遍。然后用铁刷子一下一下地刷去他身上的皮肉,就像民间过年杀猪时,用开水烫过之后,给那猪身子去毛一般,直到把皮肉刷尽,露出白骨为止,”

一阵阴风吹过。再趁上他干枯恐怖的面容,让屋中人无不毛骨悚然。卓太监却仍不罢休,继续满面陶醉道:“这可是一门手艺活,每一刷子下去,都要刷下黄白红三色,且不能把人给刷死了,”伸出猩红地舌头在唇边一舔,卓太监毒蛇般盯着那十八人道:“直到剩下森森白骨。还能看到那受刑之人的心肺还在跳动,这才算是大功告成。”说完便如夜枭般嘎嘎笑了起来,让秦雷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|||||

“然后呢?”边上一个侍卫好奇问道。

“什么然后?”完全入戏的卓太监,依旧沉浸在疯狂的臆想中不能自拔。

“人还没死呢……”那侍卫闷声道。

“不管了,爱咋咋地。”卓太监笑眯眯道,这给人无限联想地一句,又让宫人们重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见他们一个个面如土色,秦雷这才冷笑道:“相信你们也不愿看到卓公公重操旧业吧?”一众宫人吓得点头如捣蒜。

“那就告诉孤王。这三天还有谁进过乾明宫?”秦雷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高亢:“除了山阳之外。”

“胡副总管……”角落里有人尖声叫道,显然是被两人一唱一和地吓破胆子了。

“胡传义?”卓言眯眼道。

“他不是华林苑的总管吗?”秦雷不解问道,对于这个曾经去南方传旨的家伙,他还是有些印象的。

“华林苑乃是陛下日常起居之所,向由大内副总管兼任。”卓言面色阴沉地解释道。

有两个侍卫上前,将那鹌鹑似地内监从人群中拖出来。

“把那天的情况细细讲来。漏了半句小心杂家地梳洗招待。”看卓太监如此专业的样子,秦雷心道:‘这家伙八成真干过。’

那小太监赶紧竹筒倒豆子似的,把瞒下的事情一五一十讲了出来:“三天前的下半夜,奴婢在偏殿值夜,因为尿急,又忘了拿夜壶,只好出去方便。回来的时候便见着有几人悄没声的进了殿,奴婢心道:‘这么晚了定然没有好勾当。’”

卓言一听,顿时火冒三丈,尖叫一声道:“让你当值是做什么的。怎么既不捉贼又不喊人呢?”

小太监捂着脑袋道:“奴婢有心跟进去。却怕被发现了灭口;有心喊叫,又怕他外面有同伙。被发现了灭口。只好缩在柱子后面,想等着他们离开。后来他们出来时,俺才见到,其中有一人竟然是胡总……副总管。”

卓太监气极反笑道:“他们走了之后呢?你为何还不报告呢?”

“奴婢有心想报告来,但想着胡…副总管在宫里几十年,徒子徒孙无数,免不了将来就要遭报复,便没敢声张……”

“要你个狗才还不如让条狗!”卓太监气得就要抽他,却被秦雷拦住道:“还是交有司处置他吧!你先把那胡传义给孤拘来。”

卓言这才愤愤离去,子夜时分方转会道:“那厮不见了,说是昨儿就出了宫门,一直没回来。”

秦雷叹口气,无奈道:“孤要去交差了,陛下还等着呢。”卓然苦笑道:“老奴陪殿下一道去吧!不能让您代我受过。”

果然,昭武帝对两人一夜地白折腾极为光火,将两人狗血喷头骂一顿,这才气呼呼道: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

秦雷擦擦脸上吐沫星子,干笑一声道:“重新出一份试题,乃是当务之急。”说着微笑道:“且不要声张,到开考那天便可把一群蠹材剔除出来,且还要他们吃下这个哑巴亏!”他说的‘他们’乃是总可霸占皇榜前几十名的世家大族。

昭武帝想了一会,终于露出一丝笑容道:“你小子,总能想出些鬼点子,从极坏的事情上找到些好处。”

秦雷赶紧谦虚道:“还是父皇教诲有方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