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七一章 贡院深锁春不见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紧张兮兮的一夜过后,皇宫又恢复了平静,宫外甚至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时间从指缝淌过,眨眼间便到了农历二月三十这天。

大约午时许,秦雷才从睡梦中醒来,笑问边上伺候的若兰道:“我睡多长时间了?”

若兰微笑道:“十个时辰了。”

秦雷咂舌道:“我说怎么脑壳子疼得,原来是睡扁了头了。”若兰掩嘴轻笑道:“您要去办大事儿了,养足精神也是应该的。”说着心疼问道:“真要连熬五天?”

秦雷眯眼笑道:“放心,那些文弱书生能撑得住,爷就能撑得住,”与若兰说笑着起身,又饱餐一顿,便要叫上石敢出门。

若兰却命人从里面抬出五个大食盒,便要往车上放,秦雷奇怪道:“这又是哪出?”

“王爷您五六天不能出来,带上这些吃食,可别饿着了。”若兰很认真道。

秦雷苦笑道:“贡院非比别处,除了身上的衣服,所有考官都不许带进一丝一毫去,即使是孤王也不得例外。”若兰这才怏怏的挥退下人,小声问道:“那吃饭怎么办?有地方睡吗?”

秦雷哈哈笑道:“你就别操心了,我也没当过考官,不知道的。”说完朝她挤挤眼,便离了清河园,径直往西城礼部衙门去了。

半道上,沈冰又蹿上来。无论秦雷走到哪里,这家伙总能找得到。

“楼万里作息正常、今天居然还有闲心遛了趟花鸟市,似乎毫不知情。”简单的见礼之后,沈冰沉声道。

秦雷颔首道:“知道了,老头子会在开考之后对他实施抓捕,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来。”那盗题地胡传义已经畏罪潜逃,若楼万里是其同伙的话。自然也不可能还有闲情逛花鸟市。寻思一会儿,秦雷微笑问道:“你来捋捋这事儿。”

沈冰点头领命。微一沉吟道:“从幕后人的目的看,无非是想一箭三雕,其一、嫁祸山阳公主;其二、整垮楼万里;其三、破坏国家的取士。”

秦雷笑道:“还有其四,若是侥幸成功,便可以藉此控制这群举子;其五,不管成不成功,都给一心想要开创清明局面的老头子一个响亮的耳刮子。”

沈冰抿嘴道:“确实是好算计。不管这事儿会不会露馅,他都不会蚀本。”

秦雷把身子往椅背上一靠,撇嘴道:“光想好事儿去了,却忘了一件事,就注定他成不了。”

就连边上默默听话地石敢也忍不住问道:“什么事儿?”

大拇指指向自己,秦雷臭屁笑道:“他忘了谁是主考官,”说着冷笑一声道:“想给我点眼药,先挖了他的眼去……你继续。”

沈冰嘴角抽动一下。赶紧继续道:“在中都,能做到这一点地,无非是太尉、丞相和太子,总逃不过这些人。”

秦雷笑笑道:“你说的完全正确,但没有人规定中都外的人,就不可以干这件事儿。”

沈冰‘哦’一声道:“河阳公主?”旋即又自我否定道:“她没有理由呀!毕竟山阳公主是她的亲妹妹啊!”

秦雷摇头道:“这女人做事不需要理由……当然,这次她有充分的理由,比如说她支持的是太子,而不是她的亲大哥;比如说楼万里,是老头子用来监督她在中都势力地;再比如说,陛下抛弃了她,我曾经羞辱过她。”说着一拍脑瓜道:“这么看来,非她莫属了。”

沈冰心道:‘您也太臆断了吧!’又听秦雷不负责任笑道:“当然别人也都有嫌疑,至于谁才是幕后黑手,就拜托你沈都司查一查了。”说完便把一脸无奈的沈冰撵下了车。

……

一刻钟后。车队到了礼部衙门前。

神清气爽的麴延武早等在门前。见秦雷下来,赶紧恭敬相迎道:“微臣恭迎王爷。”

秦雷哈哈笑道:“麹公客气了。”两人也算是共患难的交情。自然与旁人不一样,相视一笑,便携手进了衙门。

进了大堂,叙坐上茶,打量着麴延武簇新的二品紫袍,秦雷微笑道:“说来怪了,都是二品的打扮,怎么就看着你比正月里气派多了呢?”

两人知根知底,麴延武也不与秦雷虚伪,捻须笑道:“当时不过是个散秩大臣,散秩散置,被人家闲散着放置,就是一品大员,也是气派不起来的。”

秦雷也是满面春风的点头笑道:“想不到仅仅月余,麹公便成了礼部尚书、未来地百官座师,实在是可喜可贺啊!”

麴延武真心实意笑道:“从襄阳府晴翠山庄开始,属下就把前程荣辱、乃至身家性命都交给王爷了,所以就不跟您说谢了。”

秦雷看看门外,石敢朝他点点头,知道四下全被黑衣卫控制,这才唏嘘道:“当日许你宰相之尊时,还说要十年,万万想不到才一年就要实现了。”|||||

麴延武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,紧张问道:“王爷是说属下将入主中书?”

秦雷摇头笑道:“那可是文彦博的土匪窝,去那作甚?”

麴延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道:“不去中书,谈得上什么宰相?”

秦雷嘿嘿笑道:“不仅咱们不去中书,还要让文彦博主动出来。”说着揭秘道:“孤与陛下商议妥当,四月左右会正式设立内阁。到时候会有五名内阁大臣,共同协助陛下处理内政外情,你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麴延武好奇道:“这内阁大臣的权责是什么呢?”

现在不是详说地时候,秦雷只是先跟他一说,让他心里有个数,便淡淡笑道:“以后大秦没有丞相,只有内阁大臣了。”

麴延武恍然道:“原来内阁大臣便是未来的丞相了。”心道:‘看来陛下不希望出现第二个文彦博。把相权分薄了。’遂高兴笑道:“千年来首辅地名称和权力多有变换,叫什么并不重要。”

秦雷点点头。轻声道:“提前跟你透露这个,主要是告诉你,赶紧给我重新选好礼部尚书,为了避免推诿扯皮、自私自利,所有内阁大臣都要从原部门离职。”

按照惯例,只要不是被免职的尚书大臣,在离任时可以向皇帝推荐继任者。当然。用不用那是皇帝的事,不过若是皇帝还没有心仪人选时,会将其作为很重要的参考。

听秦雷让他考虑继任者,麴延武苦笑道:“屁股还没做热,又要挪窝。”

秦雷没好气道:“大比一过,你就得坐三年冷板凳,小心拉肚子。”

麴延武赶紧陪笑道:“属下就是这么一感慨,好歹当了一段尚书。算是把履历凑齐了,接下来为宰为辅也不心慌了。”

秦雷点头道:“正是此理,给你这段时间的尚书生涯,除了让你聚攒些人脉,也是为了这个。”说着问道:“你看由谁接替地好?”

麴延武微笑道:“王爷您看李光远怎样?”他是成了精的人物,揣测上意自然不在话下。

果然。秦雷颔首笑道:“不错,他是三品官、官声也好,恰好又监考这次地春闱,我看行。”

麴延武会意笑道:“那属下便推荐他吧!”

把这事儿说完,日头便已经偏西,好在现在天长了,离天黑还早。

两人这才扯上正题,秦雷详细问下贡院的情况,麴延武打保票道:“一应人工、器具都已经制备完成,您只管去请试题。下官先行入贡院恭候。”说完取出礼部的官印、提调官地关防。在秦雷地奏章文书留白处加盖,秦雷也取出自己的监试官关防盖好。

所谓关防。便是临时官印地意思,一般只授予临时官职所用,比如这次大比中地考官提调官们。

再加上原先就有的两个副考官关防、卫戍官关防、一共是六个印章,秦雷这才将奏章收回怀中,起身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去取考题了。”便与麴延武一同出了礼部,一个往皇宫去了,一个往贡院去了。

秦雷一路疾行,正好申时到了御书房,昭武帝早将一个黄缎包着的匣子搁在御案上,待秦雷请安上折后。便亲自双手端着那匣子起身,在秦雷身前站定。

双目炯炯地看着这个令他最为得意的儿子,昭武帝沉声道:“朕对这次春闱的期望你是知道的,切莫为了些许人情,坏了国家的抡才大典。”

秦雷正色道:“父皇请放心,只要儿臣在,就一定会给士子们一个公平。”

昭武帝欣慰笑道:“朕自然是放心你地,记得你曾经说过:‘大秦对别人是国,对我们皇家来说,却既是国又是家;旁人坑害国家,也许为了自己的小家,但我们皇家,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理由去坑害大秦。’”如此一段长且没有韵味的话语,难为他还记得。

但昭武帝的担心是不无道理的,因为此时只追究受贿人地责任,行贿人却被认为是弱势一方,《大秦律》不予追究,是以那些行贿的考生依旧可以名正言顺的参加春闱。

虽然文家事败,无法为达官富绅提供强有力的保护,但十八房考官、阅卷官、誊卷官等要害官员之中,肯定有被买通的。若秦雷这位监试官没有些手段,那些达官富绅依旧可以轻松作弊,堂而皇之地走上朝堂、参加殿试。

若是最后及第之人,与那份受贿上名单出入不大,无异于扇了昭武帝一个大大的嘴巴。甚至可能把他刚刚掌握回来地皇权也扇碎了……昭武帝心中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秦雷严肃道:“永不做损害国家的事,这也是儿臣地行为准则。”

昭武帝赞许地点点头,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道:“朕之国家、既汝之国家,切记切记!”说完双手向前一递道:“开试大吉。”|||||

秦雷心尖猛地一颤,咬牙强抑住激动,郑重点点头。接过昭武帝手中地黄匣子,沉声道:“请父皇敬候佳音。儿臣告退。”说完便与身后地皇甫战文一道退出御书房。

从他拿到试题的那一刻开始,皇甫战文便会带着御林军寸步不离。以保证试题地安全和不被泄露。

马车便停在御书房门口,皇甫战文带着两名裨尉跟随秦雷上车,其余一百名金甲御林各自上马,严密护卫着马车出了皇宫。承天门外,还有另两队御林军候着,见那标着特殊符号的马车出来,这两队御林军也跟在后面。浩浩荡荡向国子监出发。

国子监就在皇城边上,不到一刻钟便到了监里。早在十几天前,国子监的监生博士们便已放假在家,就是为了不影响贡院中的春闱考试。

而半营御林军士兵,也在国子监的师生们放假后,开进了国子监,将贡院包围的密不透风。再加上今日陆续到来的御林军,未来五日内。这小小地贡院外,居然有足足三千精锐御林守卫,可见昭武帝的决心是何等强烈。

即使是被大队御林护卫着,秦雷依旧要抱着那匣子下马,让亲自守卫在门口的沈潍与赵承嗣两位正副卫戍官过目签押,这才在皇甫战文地跟随下。进了已经锁院将近二十天的贡院。

也见到了自从锁院那天起,便被关在里面的李光远、孔敬徳,以及十八房考官等各色考务官员。按照规定,自从公布人选那天起,所有内帘官都要进入贡院,与外界断绝一切联系,直至阅卷结束、排定名次后,才能重见天日。

其实按说秦雷也该进来的,但大秦制度粗放,让监试官兼任主考官。即是说。秦雷既是内帘官的头头、又是外帘官地老大。他便钻了这空子,硬说自己是外帘官。这才逃了二十天的监禁之苦。

与几位大人见礼后,一众考官便来到大堂,堂中早摆好香案烛台,孔圣人的画像高踞台中,正笑眯眯地望着众人。

考官们在秦雷的带领下,按尊卑站好,便有孔敬徳端个铜盆过来,请主考大人净手。

秦雷面色虔诚的洗了手,为至圣先师上了三炷香,又带着众人恭敬行礼后,这才将那盒子外地黄绫打开,便露出十字交错的两道皇家封条,上面还加盖着皇帝的印玺。

秦雷请两位副考并十八房考官一同查看,待众人都确定封印无损后,便在一旁的文书上一一签字。

他这才小心拆开封条,露出里面的三层坚固铁箱,这铁箱乃是存放试题专用,每一层搁放一场考试的试题,且三面又各有一把锁,攻击九把,三位考官每人三把,皆是一二三层各一把。只有三人聚齐才能打开。

秦雷从怀中摸出一把绿色的钥匙,将上层中间的锁打开,李光远和孔敬徳也各自开锁,终于打开了第一层,取出了第一场的考题。

在一边等候多时的印卷官赶紧接过考题,请在所有人中字迹最工地誊卷官,将试题誊写在雕版之上。

那雕版写成后,便有工匠边刻边印,而所有这一切,都在秦雷等几十位考官眼皮底下进行,并不出大厅。

几十个工人通宵达旦地刻印,直到三更过后才印制完成。

看看外面地天色,誊卷官和印卷官便低头仔细核对每一张散着墨香的考卷,并在合格卷子地卷底用上自己的关防,将其装入试题袋中,再用白纸糊好封口,最后由秦雷和两位副考官一一用印,这才算是完成。

待一千七百份考题全部印制完成,外面的天色已近黎明。

而考生,便是在黎明入场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