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七二章 让兵大爷摸一摸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三月初一寅时许,京里大大小小的会馆寓所陆续亮起了灯,家人仆役陆续起身生火烧水,为自家的相公准备吃食行装。不一会儿,今日应试的举子们也纷纷起来,自有小厮服侍着穿衣洗漱。只是平日里最讲举重若轻的举人老爷们,一个个面色凝重的仿若要赴刑场的人犯一般。

待梳洗打扮停当,小厮们便端上断头饭……哦不,是状元饭,请相公吃了好上路。

这一餐饭可有讲究,其中每样物件都是可以讨个彩头的。只见小厮先将一盘清蒸鲤鱼端上桌,眉开眼笑道:“鱼跃龙门!”

又将一盘烧鸡端上,喜气洋洋道:“状元及第!”

还有一盘卤货猪蹄子,牵强附会道:“雁塔题名。”

再将一盘子炒莴苣端上来,讨巧卖乖道:“青云直上!”

小厮又端上一盆王八汤,往桌上一搁,不出所料道:“老爷独占鳌头喽……”还好没说老爷是个大王八。

四菜一汤,有荤有素、大吉大利,可还缺点主食,只见小厮又端上一盘发糕、一盘蜀黍面窝头,寓意‘高中’、‘头名’。

这便是‘大合源’的钱掌柜为自家少东摆设的践行饭,一般举子也多少就是这几样。当然大富人家要豪阔些,但无非就是盘子碗多些,用料珍贵些,名头更讲究些罢了,却也逃不了这些‘高中榜首’的彩头。

也有那贫寒士子。买不起甲鱼河鲤,只好用那‘青云之上’、‘高中头名’来将就,若实在觉得不过瘾,还可以啃个水灵灵地大萝卜,边啃边叫道‘好彩头’!……萝卜又叫菜头。

但士子们刚刚睡醒,更兼心情紧张、自然大多食欲不振,任凭什么山珍海味也吃不到嘴里去。大多是掰一块‘头名’,沾点‘鳌头’汤。最多再戳几筷子‘龙门’罢了,倒不如萝卜青菜的吃着爽利,可见豪奢未必处处享受、贫寒也能舒泰自得。

当然也有不紧张、食欲大好的,这些人大多已做好场外准备……他们或是已经买到考题,托人答好写下,准备夹带入场;或是买通关节,在卷子上留下特殊标记。自有考官取中的;更有懒惰者,高低不愿去遭这三日大罪,直接找了替身代他们入场。反正他们不用绞尽脑汁便可取中,自然没什么好紧张的。

还有几个更特殊的,他们在进入考场之前,便已经是陛下亲口承认的‘天子门生’了。几乎所有人,也包括他们自己,都相信这次考试只不过是个过场……难道以孝悌著称地隆威郡王殿下。会落自己父皇的颜面吗?

方中书便是‘天子门生’中地一个,整个山北会馆里,只有他与那红脸的涂恭淳若无其事,谈笑风生。那涂恭淳虽不是什么‘天子门生’,但他生性豁达,没心没肺。从来不知道紧张是什么东西。

吃完同乡特地奉送的‘状元宴’,一群举子便结伴步行往贡院去了,路上又碰上商德重与方中书一伙人,大家也算是共患难过,自然呼朋引伴,并成一帮,说说笑笑到了国子监外。

此时天色刚刚蒙蒙亮,国子监外戒备森严,御林军设置三道防线,只放行有举人证明的士子。其余一干人等。皆被拒之其外,不得擅越雷池半步。

士子们纷纷接过下人手中的篮子、食盒、被褥之类。排着队穿过大门,浑似一群逃荒的难民一般,待卯时三刻一到,大门立刻紧闭,沈潍亲手贴上封条,再不许任何人进出。

过了第一道防线,举子们就算是进了国子监,但想要进入百丈之外的贡院,却还要耗费许多时间。

到了第二道防线前,士子们且住,便有监督官挨个叫名。一欸被叫到姓名,才能从队伍中出来,站在监督官面前,任其观赏一番。

并不是监督官有恶趣味,而是为了防止有人替考,需得真实相貌与监督官手中名册上地描述、画像相同,这才能进入第二道关卡。

但也不是没有空子可钻,若事先买通几位监督官,便可指鹿为马、颠倒黑白,非把冯京说马凉,自然有画像也没用了。

但今年,昭武帝发了狠,在考生进场之前一刻钟,一队御林军官带着圣旨来到此道关卡前,取代了麴延武事先安排的监督官,这些丘八们六亲不认、只认画像,一双双铜铃似的眼睛盯着举子们使劲瞅,就算是货真价实的考生也要被看得毛骨悚然,那些个替考之人更是骇得浑身筛糠、汗流如浆。

此时大门紧闭、插翅难飞,不管你在外面有多大权势,在这里都不过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考生罢了。更何况为人代考的,能有什么权势不成?真是想浑浑不过、想退退不得,便似热锅里的蚂蚁一般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去。

不一会儿,约摸着过了四五十个举子,便听那唱名的文书道:“黔阳府周吉淳……”叫完半晌也没人做声,那文书又唱两边,见还是没有响应,这才对边上地监督丘八道:‘这个缺考了。’丘八点点头,那文书便要将那周吉淳的名字勾掉,却听着有人怯生生道:“在这儿……”|||||

丘八闻言恼火道:“你倒是放屁啊!”把那‘周吉淳’吓得一哆嗦,缩脖子站在那儿不敢反嘴,他不知多少次出入考场,却从没遇到过今日之野蛮一幕。

“过来!”监督官厉声喝骂道:“难不成要老子抬你过来?”

那‘周吉淳’这才磨磨蹭蹭过来,但犹自畏缩的低着脑袋。高低不肯抬头。

那监督官虽是丘八,但好歹是些军官,粗识几个大字,端着名册看一眼,念道:“周吉淳,年十八岁、体态修长、七八之间、面白无须、左眉一颗朱砂痣,右耳生具栓马桩。”听他念着。那举子面上地汗水更重,身子也不由自主伸直、甚至还偷偷踮起了脚尖。

念完冷笑一声道:“您老就是抻直了。也不到六尺长吧!”

举子浑身一颤,刚要摔倒,却被两个如狼似虎的御林军扭住,将他的脑袋高高地扳起,露出一张黑乎乎、皱巴巴、胡子拉茬的老脸,别说十八了,就说二十八也是奉承他的。再看他虽然一脸麻子。却没有哪一颗是红的、耳朵更是清洁溜溜,可能除了性别之外,与文书上所描述之人没有一丝类似。

那丘八监督咽口吐沫,笑骂道:“你那东主也太不当回事了,好歹找个白净点地来冒名啊……”边上的兵士也是哄笑不已,对于能作践这些士子们,兵士很是快意,谁让他们整日里眼高于顶、趾高气昂地。

那‘周吉淳’顿时万念俱灰。这是他第五次参加春闱、也是第三次替人考试。自从明白所谓抡才大典,不过是豪门瓜分朝廷高位的遮羞布之后,他便绝了科举之念,专心致志做起替考来……第一次因为没有名气,只得了一百两,但因着连战连捷。这次已经升至五百两,足够他买上几顷好地,舒舒服服过下半辈子了。

谁成想这次失手,好梦成了镜花水月不说,自己的小命也保不住了,还有可能连累妻儿遭灾,想到这,那冒名的举子不由悲从中来,张开大嘴哭了起来。

却被边上兵士凶恶掌掴道:“嚎丧什么?”顿时将其哭声打变了调,听起来凄惨无比。

这一位李代桃僵者被查出后。大部分赝品被叫到名字时干脆缄默不语。也有心存侥幸地,却被一一揪出。跪压在道边任人观瞻。

自然也有手段高超地门户,找来替考的与本尊颇为相似,再贿赂画师,将那文书上地人像画得在两可之间,也可以糊弄过关,非当时的手段可以勘破。只是当时读书人太少,能胜任春闱的就更少了,除了本家势大财雄之外,还得有绝佳的运气才成。是以这样的情况只是特例,算不得祸害。

直到一千六百多人都被叫了个遍,绝大部分人都进去后,却还有六七十人犹站在队中。

丘八监督一挥手,一队持戈士兵便将这些人团团围住,只听那监督疾言厉色道:“尔等为何不应?”

这些人一阵慌乱,便有机灵地叫道:“没念着在下的名字,实在无法答应。”

那监督冷笑一声道:“拿你的身份文书来。”

“遗失了,还想请大人通融呢。”那举子一脸无奈道。

“那你是如何进来地?”监督官大人也不是傻子,粗声问道。

“就这么把学生放进来了。”那举子一摊手,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。其实他心里早就慌得长草了,只是不甘心束手就擒,做些困兽斗罢了。

那监督官又命人搜身,果然没有搜出任何身份证明。这粗豪的军官哪里知道,方才唱名验身的功夫,这些家伙已经将那要人命的证明吃进了肚中。他们打定主意死不承认,必然会有人营救,而若是泄露出去,就算朝廷不杀他们,那些因此事败的大户也不会放过他们地。

监督官颇为无奈,只得命人暂且将其与已经查处的考生分别收押,等禀明圣上后再做打算。

……

而过了两关的考生们,又在贡院门口遇到了更严苛的搜身。

按规定,考生除允许携带笔砚外,片纸只字不许带入。昭武帝同样派出一队御林军,取代了在此检查的督学。

那些丘八监督命令考生们解开衣裳,左手拿着笔砚,右手拿着衣袜。排着队站在甬道里,听候点名,依次上前接受检查,每一位考生由两名搜检军搜身,从头到脚,仔细搜查。此时春寒料峭,考生们自腰际以下都冻僵了。几乎不知道自己身体发肤之所在。

这种无礼到野蛮的搜身,那还有一点礼待士人地样子?分明对待囚犯也不过如此嘛!自然引起考生们的极大不满。但此时天色不早,距离开考时间已经不远了,士子们不得不忍气吞声,暂且将身子当作木头,任其蹂躏,心中却将那位刁钻刻薄的五殿下恨得咬牙切齿。

要说秦雷真是冤枉,自从昨日进入考场。便被限制在贡院之中,对门外发生的事情毫无影响能力,却是为昭武帝背了黑锅。|||||

军士们又揪出一百多个夹带地考生,多是些直接将考题藏在被褥中、鞋底里、腰带间地,其实尚有许多藏得隐蔽的并未搜出……这些搜检军第一次做这种活计,难免粗枝大叶、遗漏颇多,自然也无法强求。

经过千辛万苦一个上午,余下地一千五百名举子终于站在了贡院之中。也见到了那可恶的五殿下、以及一干副考同考。若非此时不同寻常,士子们定要大声质问诸位考官:‘为何要有辱斯文到不把举人当人。’

秦雷已经知道了外面地事情,也问过了同样一头雾水的麴延武,哪里还不知昭武帝的用意,心中自然又恼又恨,咬牙切齿地暗骂道:‘只道好心让我开山立派。却还是脱不了拿我当傻子般利用。’他倒不是恼昭武帝严肃考纪,而是愤恨将自己瞒得死死的,这对他来说,才是万般不能接受的。

但事情已然发生,他也只能寻个变通的法子,先将眼前这关过了再说。

待士子们在面前站好,秦雷面无表情的扫视过众人,半晌才冷冷道:“今日地检查前所未有,你们肯定觉得有辱斯文吧!”

士子们不料他如此坦诚,一时也没人敢点头。都傻傻地望着他。听他继续道:“但你们想过没有,朝廷为何如此大费周章?像防贼一样防着作弊的?”

有那不知好歹的士子心道:‘还不是显摆威风吗?’但大多数人还是被秦雷勾起了好奇心。纷纷小声问道:“为何?”

秦雷肃声道:“所谓‘进士’者,乃是取的我大秦最博学、最德高、最优秀的一群人,理应得到世人的仰慕尊敬,可是现在,你们仰慕尊敬前科进士吗?”

士子们虽然不敢摇头,可心里却认同了王爷的说法,谁不知道那是些什么玩意?怕是当中许多人连四书五经也没看全过吧!

秦雷见士子们一脸地不屑,不由微微一笑道:“不止是你们,就连普通百姓也是不屑的。”说着看士子们一眼,语重心长道:“这样的恶果是什么?官员没有威信、甚至不如当地士绅,一有诉讼纠纷,百姓们先想到的是去找乡绅,而不是找他们的父母官。”

这些事情,士子们都是了解的,只是他们从未想过,竟然是科举惹地祸,只听秦雷一脸严肃道:“百姓只尊敬凭真才实学靠上的进士,只福气这样的父母官,你们可有异议?”

举子们纷纷摇头,七嘴八舌道:“王爷说得正是。”

秦雷趁热打铁道:“你们也看到了这个问题,所以才有许多人去皇宫前请愿,希望得到一个公平公正的春闱大典,现在就是朝廷履行承诺的时候了!今日所做一切,皆是为了让有真才实学之人可以高中皇榜、让投机取巧之徒可以原形毕露!”

经他这样一说,士子们终于心平气和起来,心道:‘所谓乱世用重典,又道是乱而后治,看来矫枉过正也是难免的。’经过秦雷一番巧妙说辞,士子们的怨怼情绪奇迹般的消失,竟然转而理解甚至是感激起这位铁面王来。

这就是政客与学生的差距。

‘当啷’一声铃响,入场时间到,秦雷拿出最温和的笑容,团团拱手道:“祝各位好运。”士子们赶紧躬身还礼,各入号舍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