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七八章 美人赠我小兜兜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“你觉得增加多少合适?”昭武帝终是同意了秦雷所请。

“再加六十个进士。”秦雷轻声道:“这样就可以给各大家族一个交代了。”

“原本一百九,”昭武帝沉吟道:“再加上这六十个,就是……二百五。”

秦雷点点头,笑道:“凑个整儿,吉利。”

昭武帝颔首笑道:“不错,二百五怪好听的。”说着想起一事道:“方中书、商德重那几个,在一百九十人中吗?”

秦雷微笑道:“六个上榜四个待定,还请陛下裁决。”他知道昭武帝要市恩,自然不会、也懒得画蛇添足。

昭武帝闻言先是一喜,呵呵笑道:“看来朕的眼光还是不错的,”说着有些遗憾的咂舌道:“要是十全十美该有多好啊!”

秦雷满面恭敬道:“有道是恩出于上,父皇完全可以将那四个不争气的家伙点上去。”

昭武帝面上有些为难道:“不好吧!这样就不是二百五了。”

秦雷干笑一声,轻声道:“多一两个无妨。”说着不好意思笑笑道:“儿臣向父皇讨个人情,我有个表弟沈子岚……”沈家太过显眼,昭武帝一定会过问,反而不如‘大合源’的少东家提拔起来容易,所以秦雷还是要请示一下,讨个人情。

只见昭武帝双眉一条,面色却变得十分复杂。秦雷也不知道老头子怎么了,只好硬着头皮道:“这小子十分的不争气,但好歹是儿臣地表弟,总不能看他荒废了吧!”

昭武帝双目飘忽地盯着门外,语调有些琢磨不定道:“听说他连春闱都没参加?”

秦雷嘴角抽动一下,苦笑一声道:“也不知是谁如此多嘴多舌?”

昭武帝把视线收回到秦雷身上,幽幽道:“你在考场中不知道。那……沈子岚把你……他娘打了,还把沈老太爷气得躺在床上了。”

秦雷面色一变。冷声道:“往昔看他虽有些娇纵,本质上却还不算坏,想不到竟如此丧尽天良。”不知怎的,一听见沈夫人被打,秦雷胸中的火气便蹭蹭上窜。

昭武帝看着秦雷强抑怒气的样子,感慨地叹口气道:“他打人是不对的,”挥挥手。卓言便将一根竹枝奉上,昭武帝握着那根仍然翠绿地竹枝,虚抽了几下道:“这是朕早些时候亲手折下的,”说着扔给秦雷道:“拿着它,去沈家将子岚揍一顿……”

秦雷接过那轻飘飘地竹枝,一脸不可思议道:“这是沈家家事,自然有沈家舅舅教训他了,用不着咱们动手吧?”

昭武帝摇摇头道:“你不懂。只管去就好了,沈家不会多想的。”

秦雷只好将竹杖收起,又轻声问道:“打成什么样?”

昭武帝先是一板脸,冷哼道:“棍棒底下出孝子,打断这竹杖为止……”秦雷点头领命,却听老头子又小声补充道:“别打出毛病来就行。”

秦雷微笑道:“父皇放心。儿臣最会打人,保管他三五天下不来地,却坐不下一点儿毛病。”

昭武帝点头道:“再传朕的口谕,让沈子岚御林军中听用。”若是秦雷听过太子对沈子岚未来的猜测,定然会对太子爷的本事刮目相看了。

秦雷微微皱眉道:“那这进士的位子?”

昭武帝叹口气道:“一并给他吧……”说完疲惫的挥挥手道:“去吧!去看看吕小姐,给朕带个好。”

“遵旨,不过……这吕小姐是哪位?”秦雷小声问道。

“吕小姐……就是你舅母。”昭武帝压低声音道。

秦雷点点头,拎着绿竹枝出了御书房。

刚要上车离去,却见着永福宫地小宫女在门外张望。秦雷把那竹杖往车上随手一扔。沉声吩咐道:“等着我。”待走过去,那小宫女朝秦雷福一福道:“公主听说王爷来了。嘱咐奴婢请您过去吃饭。”

秦雷看看天色,笑笑道:“好吧!”便带着石敢一道往永福宫去了。过完年不久,永福就想搬回去。瑾妃留她几次,见她态度坚决,只好随她去了。

……

还是那片碧竹林,还是那个永福宫,还是那悠扬婉转琴声,还是那两个清丽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。

听见脚步声,琴声便散了,两个女孩不约而同地望向窗外,便见秦雷满面笑容的出现在小径通幽处。

秦雷一边大步走进去,一边笑眯眯道:“听声音便知道是永福弹琴。”说着开怀笑道:“看来你身子已经好多了。”

诗韵搀着永福起来,朝他微微一笑,那双剪水双眸中却满是挡不住的欣喜。

永福见着秦雷,满面欢欣的咯咯娇笑道:“已经可以每日在外面走几圈了。上次云裳姐姐来时说,今年夏冬不会再发作了。”

秦雷走到永福面前,摸着下巴端详片刻道:“不错,气色好多了,腮上也有肉了……”|||||

永福噘着小嘴道:“臭大哥,嫌人家胖……”

秦雷张大嘴巴道:“敢问公主殿下有六十斤吗?”

永福羞羞道:“前些天还有呢,这些天不大够了。”

秦雷一脸关切地问道:“怎么了?难道食欲不振吗?”

永福娇憨地横了秦雷一眼,没好气道:“冬衣笨重、春衫轻薄。这都不知道,还给天下举子当主考官呢。”

诗韵见这两兄妹一见面就吵吵起来没完,只好插嘴小声道:“用膳的时间到了,二位还是边吃边谈言罢。”

秦雷肚子咕噜一声,不好意思挠挠头,哈哈笑道:“饿了、饿了,吃饭喽……”说完便当先往里走。

永福无奈地小声嘀咕道:“若是别人见到大名鼎鼎地隆威郡王如此惫懒。定然要惊掉下巴的。”

诗韵微笑道:“别人见不到。”便搀着永福往里走。

永福看一眼秦雷,伏在她耳边娇声道:“还没过门就帮着未来夫君说话了……”

“要作死了……”诗韵顿时羞红了耳朵根。小声嗔道:“再这样,就不教你刺绣了。”永福连忙娇声讨饶,与诗韵并肩进了饭厅。

却见秦雷一脸呆滞地望向餐桌,喃喃道:“不来这样的……”

两位姑娘奇怪问道:“可有什么不妥?”

秦雷伸手指了指餐桌,咽口吐沫道:“我以为自己又穿越了……”只见桌上摆着四菜两汤一个粥,四菜分别是竹笋炒肉丝、春笋烧腊肉、鸡味春笋条、冬菇春笋片,两汤分别是四宝春笋汤、竹笋虾仁羹。一粥乃是春笋清粥。

竟与一年前的那顿完全一样,就连所用器皿都没有任何出入。

虽然弄不懂‘穿越’是个什么意思,但两位姑娘却明白了他因何而吃惊,诗韵强抑住心中的欣喜,微颤道:“还记得那一次?”

秦雷地目光变得无比柔软,伸手轻抚杯盏道:“那是去年稍晚些地时候,我被权臣设计离京,前路荆棘密布、乌云蔽日。”说着伸手拉妹妹与诗韵坐下,左手握着永福冰凉的小手、右手攥着诗韵微温地玉手,满眼的柔情让诗韵提不起半点力气将手抽回……虽然她的面颊如火烧云一般通红。

虽然两人也算是坦诚相对过了,但光天化日之下、还有永福在场,这让她纵使心中千肯万肯,却也没有勇气接受……只是身子没有一丝力气。手脚也完全不听使唤,只好且由着他了,姑娘心中一阵羞一阵喜,竟是将一颗晶莹剔透的冰心搅得乱如麻线。

便听秦雷轻声接着道:“当时我的心情糟透了,既不自信、也不乐观,总觉得这里谁都比我强,谁都可以随意左右我的未来……你们知道吗?那种感觉真的糟透了,我一度很不愿南下……想着既然双方差距如此之大,是不是当一个安乐王公更妥帖些呢?”

作为男人,只有挺过去了。才会将过去遇到地困境拿出来感慨。若正在煎熬当中。是万万不会讲与他人地……将来或者失败了,便将其永埋心中;或者成功了。便将其当成一段足以回味的历史。

这就是男人,秦雷也不例外。诗韵和永福竟然完全不知道他去岁地煎熬。永福心道:‘大哥总是一味的安慰我、哄我开心,却不曾想到,他心里也有那么多的苦楚……’想到这,泪水便断了线的珠子般掉落下来。

诗韵心中愧疚道:‘这人总是大大咧咧,让人看不出一点端倪,我那时还对他不冷不热,却是给他增添烦恼……’不由双手紧紧反握住秦雷的大手,试图给他些温暖和安慰,但心里总想着他那时候地踯躅煎熬,孤零零的该是多么可怜,泪水也不争气地流了下来。

秦雷的双目也微微发红,这两个人真的对他太重要了,一个让他在这个世上找到了亲情,一个让他在这个世上尝到了爱情……虽然开始时是单相思,但这不妨碍两人将他彻底拉进这个世界,让他找到人生的目标——‘即使为了保护妹妹、娶到诗韵,老子也要拼了!’这就是秦雷当时为自己设定地朴素的人生目标……

虽然有些没出息,却实实在在的管用,从此以后他伤心过、痛苦过,甚至失落过,却从未迷茫过、从未动摇过。因为他知道,自己有一个风中百合般娇弱的妹妹需要保护,还有一个初恋的女孩在等着自己……

而一切的一切便是从那餐简单却温馨地午饭开始的……

良久,秦雷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。抽出手,温柔地拭去两个女孩面上的泪水。低沉而富有感情道:“是你们两个,我亲爱地妹妹……和诗韵,是你们给了我人生地目标,成就了今天的秦雷,你们就是我最重要地人。”

永福已经哭在秦雷怀里了,只听她口中喃喃道:“哥…能给你当一辈子妹妹。我就知足了……不会再奢求别的了,真地……”|||||

诗韵也偏过头去一个劲儿的抹泪。所谓‘易求无价宝、难得有情郎’,还有什么能比心上人有情有义,更让人欢欣呢?

也许是有情有义又长的丑些吧!

……

永福毕竟身子虚,哭了一阵就精神不济,支撑着陪秦雷吃完饭,在偏厅略坐一会儿,对诗韵笑道:“单独相处的机会可难得着呢。姐姐别浪费哦!”说完便让锦纹扶着回屋小憩去了。

诗韵本来也是这么想的,被她一说反而害羞起来,低头摆弄着手中的丝帕不说话。

秦雷只好没话找话道:“天气不错啊……”

诗韵小声答道:“恩,一日暖似一日了。”

秦雷呵呵笑道:“是呀!初九就是清明了,这节气转的可真快呀!眼看着草也青了、水也绿了、雨也肥了……”他本想接着道:‘正好清蒸了。’却听诗韵满面憧憬道:“梨花风起正清明,游子寻春半出城。清明正是踏青地好日子……”

秦雷拊掌笑道:“好啊!清明那天我带你去踏青吧!”

诗韵双眼顿时神彩连连,欢喜笑道:“那太好了,叫上公主……云裳妹妹,还有若兰姐姐,咱们一道踏青去。”

秦雷遗憾笑道:“我还以为就咱们俩呢。”所谓一个和尚有水吃、三个和尚没水吃。经过实践检验后,他对与两个以上的姑娘约会敬谢不敏。

诗韵看秦雷一眼。心道:‘谁让你个冤家姐姐妹妹忒多,不叫哪个都不好呢?’面上却仍微笑道:“外出踏青要人多了才热闹,再说我们姐妹几个,自从年前分开后一直难得一聚,却也十分想念的。”

秦雷转念就明白诗韵怕他到时候为难,便先出声约着三人,对于这份大度,他是又欢喜又遗憾……大家开心、一片和谐固然好,但他却不知足的觉着,诗韵对自己的感情。似乎没有云裳那么强烈。

他却不想想。哪个女子愿意与别人分享爱人?即使真没什么感情。

两人商量完行程,房间里便陷入了沉默。诗韵不像云裳。总是跟秦雷唧唧喳喳,她更多的时候在倾听,专注而温柔地望着秦雷,听他说每一句话,极少发表自己的看法,最多只是在被逼得没法,才会柔声说上两句。

所以在秦雷沉默时,两人这样静静地坐着,有一些东西不用语言便可以交流。

但秦雷毕竟是个闲不住地人,终究忍不住道:“那天你做得什么,我怎么听永福说是给我的?”

诗韵的脸又红了,且比哪一次的温度都高,低垂下小脑袋,蚊鸣般娇嗔道:“不许问,等着就给你了。”

秦雷却是个不知趣的,别人越是发窘,他就越来劲,满面好奇道:“上次我怎么看着是个肚兜啊?”

诗韵终于坐不住了,捂着面颊起身道:“你这人坏死了,明知道还要问……”说完娇媚的横秦雷一眼,便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了。

望着她离去的背影,秦雷无奈道:“你说我一个大男人,怎会用得着肚兜呢?”

“讨厌……”

秦雷觉得有必要向别人讨教一番,解开这个心中的谜团……姑娘要送我肚兜,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