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七九章 爹亲娘亲不如舅母亲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心里挂记沈家的事情,秦雷与诗韵又略坐片刻,便起身告辞出去,诗韵心中虽然不舍,却想着不日便可再见,也就轻松的送他出门。

出了永福宫,秦雷便径直往沈家赶去。半路上,无处不在的沈冰统领又冒了出来。

“我真得很好奇,你为何每次都要半道上车?”望着风尘仆仆的手下,秦雷好笑道。

沈冰张张嘴,勉强笑笑道:“怕被盯梢的发现了。”

秦雷见他神色凝重,也没了开玩笑得兴致,轻声问道:“这几日京里有什么动静?”

“前日文彦博去了李家,两人密谈了许久。”沈冰皱眉道:“但谈话内容无从得知,之后也没什么动静。”

秦雷一边接过这几日的情报汇总,一边轻声道:“文彦博放低身段去李家,必然所图匪浅,”说着微微皱眉道:“这老家伙倒是身残志坚,都到这份上了还上蹿下跳,可别真让他折腾出点儿什么事来。”

沈冰沉声道:“王爷的意思是……”

秦雷平淡笑道:“不是我的意思,而是老头子的想法,他已经不想再见文彦博了。找个合适的机会,让他们去了吧!”

“那太后那里……”沈冰不无担心道:“根据以往的种种看,太后是不想让文家彻底垮台的。所以属下担心,文彦博可能有救命法宝。”他这话说的含蓄,但秦雷能听懂。他其实是怀疑太后有什么把柄在文彦博手中。

秦雷笑笑道:“先准备着,只要找到机会,说什么也要把他抹平了。不然老让这家伙扇阴风、点鬼火、唯恐天下不乱地,有个词叫……针扎在背,就是这么个感觉。”

石敢忍不住插嘴道:“王爷,是如芒在背吧!”

秦雷翻翻白眼,没好气道:“是钢针扎着疼还是麦芒扎着疼?”

“应该是钢针吧……哦!”石敢悟了。

秦雷却没心情与他继续聒噪。他的注意力已经全被纸上的情报所吸引:‘三月初一日,沈子岚会太子于舟上。文铭义疑似出现。’

轻轻敲打着纸面,秦雷喃喃道:“文铭义?”

沈冰小声道:“有人看见文铭义被丢进河里,淹了个半死才被捞上来。”

“囊球,欺负残障人士算什么本事。”秦雷笑骂道:“沈子岚呢?他怎么跟太子凑一起了?”

沈冰摇头道:“具体内容无从得知,但小公子回去之后,便与家里发生了激烈的冲突,甚至还……”看看秦雷。终是实话实说道:“还打了夫人,把老太爷气得不能下地。”

秦雷的面色肃穆下来,沉声道:“多半是老二挑唆的,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摸了摸手边的竹枝,又想起了昭武帝地口谕,不由喃喃道:“老头子对这家伙不错呀……”

他就这样一头雾水的到了沈家,却见着大门紧闭,石敢上去叫了好半晌。才有人出来开门。一见是五爷地车队,那门子口中忙不迭的道歉,赶紧吩咐手下开中门,将一行人引进去。

“怎么回事儿?”石敢向那门子问道,门子恰好也姓石,乃是他的远房堂弟。自然不需太客气。

门子看一眼院子里面,小声道:“家里大少爷闯了祸,现在大爷回来要收拾他呢。”沈潍虽然现在掌着铁甲军,但御林将军一直空缺,所以前些日子春闱的警备便由他负总责,好在他是多年的御林将军,指挥起御林军来倒是得心应手,并没有耽误什么差事。

他带着一部御林军一直在国子监外面守候到初五这天,直到阅卷结束,秦雷进宫面圣以后。这才撤去对国子监的防御。命令军队各自回营。他则气冲冲回家,要质问那不肖的混账东西。到底为何不去参加大比。

石敢听了门子地解释,便去向秦雷禀告。

秦雷笑道:“这样也好,省的我动手伤了感情。”便阻止门子进去通报,下车步行往后院走去。

穿过几道回廊、绕过后院微绿的假山,便听到沈潍低喝道:“逆子!还不给我跪下!”秦雷赶紧停下脚步,探头往里看去。只见院子中,铁甲将军沈潍正手持一根戒尺,怒气冲冲地站在沈子岚面前,仿佛随时会将他按倒暴扁一顿一般。

沈子岚却不怕他,冷笑一声道:“你打呀!我倒要看你敢不敢打?”秦雷心道:‘这小子不会傻了吧!老子打儿子还有不敢打的?’

看起来沈潍也是怒不可遏,只见他手中的戒尺微微颤动,声音也变得暴怒起来:“我是你爹,有什么打不得的?”

沈子岚倔强的昂着头道:“我不认!”

秦雷听了,咋舌道:“这小子莫非是魇着了?怎么如此二乎?”说着便闭上眼睛,等待戒尺劈里啪啦着肉地声音。

可等了许久也没听着什么动静,再睁眼时,却见沈潍已经丢了手中的戒尺,颤抖着指向沈子岚,满面哀伤的嘶声道:“十八年的辛勤养育,竟然换来一个‘我不认!’,你怎么如此……忘恩负义呢?”话语中的无力根本没法掩饰。|||||

沈子岚身体微微一晃,他清晰感受到良心的谴责,刚想软化下来,却想起太子哥说得……会闹得孩子才有糖吃,所以他要闹,闹大了好吃糖。想到这,便重新抬起头,满脸倔强地与沈潍对视。

沈潍被这冥顽不灵的畜生气的双手发抖,却怎么也抬不起手,真格教训下这小子。只能斗牛似的与他对视,看看谁最先用目光杀死对方。

看了这一幕,秦雷也感觉到这两父子之间地怪异气氛,知道此时不是露面的时候,便轻手轻脚退了出去,走另一条小径往沈老爷子住的小楼去了。

却听说老爷子吃了药刚睡下,秦雷只好原路退回。正好碰上沈夫人的贴身侍女。见到是五殿下来了,那侍女欢喜无比地将他迎进沈夫人住的楼里。径直往卧房去了。

“这不好吧……”秦雷颇有些踯躅道。

那侍女看上去有三四十岁,闻言掩嘴笑道:“不妨事,您又不是别人。”

秦雷心道:‘这一家人怎么都怪怪地?我不是外人,难道是内人吗?’翻个白眼,便跟着进了内室,见到了卧病在床地沈夫人。

但见沈夫人美丽的面庞明显有些憔悴,几缕头发向下垂着。巧妙地挡住额前地淤青。看着秦雷进来,沈夫人着实喜出望外,欢欣道:“雨田来了。”

秦雷看着沈夫人手腕上包扎的纱布,轻叹口气道:“舅母,子岚到底发得什么疯?”

沈夫人哀伤的叹息一声,凝神看了秦雷半晌,突然展颜微笑道:“小孩子浪荡胡闹而已,不碍事的。”说着便招手让秦雷坐在身边。拉着他的手仔细端详起来。

秦雷不是很习惯让人牵住自己的手,但在这个妇人面前,他却强忍住了心中的别扭,干笑一声道:“舅母地伤口无碍吧?”

沈夫人微笑着摇摇头,柔声道:“舅母不要紧,倒是你。看着瘦削了些,气色也不如过年时好了。”

秦雷轻笑道:“这些日子在贡院里熬着,吃喝睡觉都不如家里熨帖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

沈夫人心疼道:“可要爱惜自个。”便要吩咐侍女张罗着备饭,秦雷赶紧笑着阻止道:“方才在宫里用过了,再吃晚饭却有些早。”

沈夫人这才作罢,却又让人为秦雷取来冰苓燕窝,看着他吃下三碗才算完事。

三碗燕窝下肚,秦雷抚着肚子笑道:“这下晚饭也不用吃了。”

沈夫人慈祥笑道:“年轻人长身子,就是要多吃些。”说着又对那侍女道:“去把我做的衣裳拿来。”

待侍女将一个包袱取来。沈夫人接过打开。从中取出一身湖蓝春衫道:“年里闲来无事,给你做了身衣裳。也不知合适不合适。”说着面带乞求道:“穿穿看看吧!不合适我再修改。”

对于这份热情,秦雷着实有些手足无措,但他惯不是不识好歹之人,只好顺从地跟着侍女去屏风后换上,却发现那衣裳长短大小正合适,便仿佛量身裁剪的一般。秦雷不由好奇道:“舅母可是去问过孩儿的衣裳尺寸,怎生如此合适?”

沈夫人见果真合适,不由拊掌欢欣道:“若是给别人作,自然要量体裁衣,但你的身形便印在舅妈脑海中,万不会有丝毫出入的。”

能有人对自己如此上心,秦雷也很高兴,发自肺腑地笑道:“还是舅母对我好。”他只是一句简单地称赞,却顿时把沈夫人的双眼说红了,轻声哽咽道:“舅母是对不住你的。”

秦雷心中苦笑道:‘这一家人是怎么了?儿不像儿、爹不像爹的,就连娘也不像自己儿的娘……倒像我的娘一般。’

沈夫人也察觉到自己地失态,用手绢擦擦眼泪道:“舅母还给你做了鞋,不薄不厚的,正适合这时节穿。”说完便从枕头底下抽出一双缎面的布鞋,双手捧到秦雷面前,轻声道:“试试吧!”

秦雷是不爱穿布鞋的,他嫌穿这个硌脚,也许是达官贵人不用走道,是以鞋底都普遍太薄了……而这显然不适合他每天的大运动量。

只是为了不拂沈夫人的好意,他才勉强穿上,在地上踩了两脚,却发现底子竟异常厚实,走起道来十分舒服,不由赞叹道:“这鞋很养脚,也是舅母做的吗?”

边上伺候的那个中年侍女笑道:“这千层底正是我家夫人一针一线纳得,用上功夫自然会舒服。”

沈夫人笑望着秦雷道:“知道你走道多。所以鞋底多下了功夫,却也没有千层。”

秦雷在地上蹦两下,点头笑道:“确实很舒服,谢谢舅母了。”

沈夫人摇头笑道:“咱娘俩还要说什么谢?”

秦雷笑着挠挠头,心想怎么感谢一下呢?便让石敢把那根竹杖拿过来,递到沈夫人手中道:“这是父皇给我的,说用来管教子岚弟。便做个顺水人情,送给舅母了。若是家里长辈娇惯着。您就只管打,只要这杆子没断,那都是奉旨管教地,谁也阻拦不得。”|||||

他见沈潍拿沈子岚一点办法都没有,顿时想起了大观园里地宝二爷,若没有贾母护着,还不知要多挨多少顿打。眼下看沈子岚这种情况。似乎也是有个贾母似地老祖宗护着的,便好心拿那杖子给沈夫人。

沈夫人哭笑不得地接过杖子,搁在一边,微微嗔怪的看他一眼,微微笑道:“就会作怪!”说着握着他的手问道:“孩子,再过仨月你就十八了,这可到了大婚地年龄了……可有心意的女郎,说与舅母听听?”

秦雷心道。女人就是八卦,借着挠头抽回手,干笑两声道:“怎么着,舅母能帮我说媒吗?”

沈夫人微微笑道:“又何不可?正当其人呢。”说着慈祥笑道:“到底是哪家姑娘有福,能消受了我们家雨田?”

秦雷一想也是,便欲借着这机会。让她把话传到昭武帝耳朵里去,但话到嘴边却又犯了难,心中暗暗道:‘若是把情况一清二白说明了,他们必定要我两者择其一,到时候岂不是为难?还是等着立个大功,请求父皇通融一下吧……如果可以通融地话。’

想到这,他便收起心思,口中遮掩道:“哪有什么心上人呢,孩儿过几日便要去京山营筹备军演了,哪能将心思放在别处呢?”

沈夫人微微意外道:“刚回来就要走?”

秦雷撇嘴笑道:“都回来三个多月了。哪能算刚回来呢?”说着愁眉苦脸道:“在京里这段时间。都快把我憋死了,再不出去透透气。怕是要发霉了。”

沈夫人掩嘴开心笑道:“这孩子惯会作怪,人家的孩子一辈子不离京也是大有人在的,也没听说谁就发了霉。”

秦雷耸耸鼻子道:“人和人不一样,有人就喜欢刨坑钻窝,有人却喜欢四处游逛,性格使然尔。”印象中,这应该是他于沈家舅母第一次单独谈话,却是想不到的融洽。不知不觉间,起初的生分尽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如鱼得水的自在感。

沈夫人温柔笑道:“你是要说,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,舅母懂这个道理,可是到了年纪就该成个家了,我……你父皇母妃还等着抱孙子呢。”

秦雷呵呵笑道:“不急、明年吧!等着军演结束了,再央着舅母帮忙。”

沈潍乃是铁甲将军,沈夫人自然知道此次大军演要持续到明年这个时候,微微笑道:“那总该有个谱,舅母先帮你打量着吧!”

秦雷见她来了劲,连忙求饶道:“心里确实没个轮廓,明年再谈吧!”害怕沈夫人说起来没完,他便起身告辞。

沈夫人知道他事多,有些失望地要起身相送,秦雷连忙阻住,笑道:“舅母身子不好,就不要起身了。”说完便小跑着离去,却不给她相送的机会。

望着秦雷消失的背影,沈夫人摇头苦笑不已,刚要重新躺下,却见他又急匆匆折回。沈夫人笑问道:“却又忘了什么?”

秦雷不好意思笑笑道:“陛下说,让子岚去御林军报道,方才我忘说了。”

沈夫人点点头道:“知道了。”说着有些担心道:“知道要他去做什么吗?”

秦雷摇头道:“这倒没说,但听父皇的意思,似乎是要磨砺磨砺他。”怕沈夫人舍不得,他又轻声道:“其实子岚也该正经锻炼一下了,况且御林军又是舅父的老部下,不会让子岚吃亏的。”

又与沈夫人介绍几句御林军的现状,秦雷这才离了沈府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