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八零章 踏青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有道是‘好雨知时节、当春乃发生,晓看红湿处,花重锦官城。’一场春雨使满面蒙尘的中都古城重新光彩照人,仿如一夜之间,萧索灰败的气息便无影无踪,桃红柳绿之间气息清新宜人,莺歌燕舞之上阳光明媚和煦。

这正是‘春日无限美辰光,踏青赏花好时节’,怎能不出游?

天刚放亮,秦雷的车队便从清河园出发,先去皇宫外接上公主銮驾,便在黑衣卫和一队公主侍卫的随扈下浩浩荡荡向城外驶去。

秦雷今日一身轻便的宝蓝绸衫,脚下踏一双黑色单鞋,正是沈夫人前日所赠。这双鞋子穿着舒服轻快,今日要去山间踏青,免不了走些崎岖小道,这鞋正是首选。

此时他正一脸苦笑得坐在车中,无奈地望着面前愁眉苦脸的小胖子和狼眉竖眼的小赛月,干笑一声道:“春天到了,要和谐……”

若是与诗韵单独约会,他万万不会带上这两个拖油瓶。但这次全家出动,可想而知是没有什么便宜可占的,还不如人多了热闹些。再说身为赛月的叔叔,也该适当带她出来透透气,省得小姑娘再抑郁什么的。

只是不知小胖子怎么得知,死乞白赖地跟着上了车,任伯赏赛月如何驱赶,都死皮赖脸的坐着不走。实在被逼得没法了,只好可怜兮兮的对秦雷道:“叔,帮帮忙吧?”

轻咳一声。秦雷干笑道:“这个嘛!赛月啊!你就当他不存在好了。”前些日子秦雷被伯赏赛月央着去李浑家商量退婚,他被磨得没有法子,只好去李家探探口风,结果被门卫挡在了外头,连门都没捞着进。他倒不觉的这是个事儿。但赛月小丫头却恨死了李家……以及可怜地小胖子。

伯赏赛月瘪瘪嘴,冷笑道:“我早当他不存在了。”

李四亥的眉毛已经耷拉成八字。小声嘀咕道:“那天的事儿我压根就不知道,要不定然跟他们急了。”

伯赏赛月鄙夷地看了李四亥一眼,不屑道:“你急了有什么有?谁听你的呀?”说着柳眉一竖,咬碎银牙道:“告诉你李四亥,咱俩没可能了,本姑娘就是一辈子不嫁,也不去你家受那份子窝囊气!”

李四亥瘪着嘴。嘟嘟囔囔道:“反正你是俺的……”看见小月儿杀人的目光,小胖子忙改口道:“俺是你的人了,你不能不要俺。”

看来伯赏赛月这次是真生气了,伸手拧住李四亥的胳膊,反转两圈道:“既然是我的人,那我就拧死你!”李四亥疼得直哼哼!却动都不敢动。

秦雷见这两人又要开始掐。语重心长道:“凑一块儿不容易,好好谈谈吧!别动不动的就掐。”说完就借口去看看公主,带着若兰从车上下来,把空间让给了对小冤家,任其掐架。

一下车。便听见车里发出一阵劈里啪啦的击打声,间或还有几声凄惨的低呼,若兰担忧的回头看看,轻声道:“爷,您真的不管管吗?”

秦雷翻翻白眼,怪声道:“不用管,这就是他们的交流方式。”说完便敲了敲公主地銮舆,小丫头锦纹打开门,将他俩迎了进去。只见三位姑娘并肩坐在里面的软座上,听到动静。齐齐向门口看过来。

看是秦雷上来。几位姑娘俱是十分欢喜,永福兴奋笑道:“大哥。你要带我们去哪里玩?”

秦雷只见永福着一身梨花白雪长裙,坐在软座中央,诗韵和云裳一左一右伴着她。两个姑娘一个穿身鹅黄百褶裙,一个身着嫩绿撒花裙。

但见纯白的高洁若空谷幽兰、鹅黄的淡雅似映山春菊,嫩绿的清新如碧水青莲,真是个春兰秋菊、各擅胜场;西子昭君,人比花娇。

秦雷朝三位姑娘挤挤眼,呵呵笑道:“这时节正是乡野花开,泥土芬芳的好时候,自然要去乡下农庄赏玩了。”

永福一听,两眼亮晶晶道:“太好了,我要抓知了、逮蚂蚱、扑蜻蜓……还要……”说着说着,却见秦雷一脸的苦笑,不由怯怯道:“不可以吗?”

云裳白了秦雷一眼,握着永福冰凉的小手道:“当然可以了,只是要再过几个月,待天暖和些了才能有那些活物。”

诗韵也微笑道:“是呀!不过不用难过,现在可是花季,满山遍野地桃花、杏花、苹果花,还有蔷薇芍药……数不胜数,乃是一年里顶美的季节。”

永福因着身上的毛病,往年里总是缠绵病榻,却错过了十几个春光美景,闻言开心笑道:“那一定要看个痛快。”

秦雷温和笑道:“莫要贪玩累着身子了,反正过几日便去温泉山庄疗养,还不足够你看的?”

永福瞪大眼睛道:“要是花儿都谢了怎么办?”

云裳咯咯笑道:“看来冰雪聪明的公主殿下也不是全知全能,白居易有首诗是怎么说的来着?”|||||

永福眼珠子一转,恍然道:“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长恨春归无觅处,不知转入此中来。”说着伸手去捉云裳,口中娇嗔道:“云裳姐姐最爱取笑人了……”

云裳一边躲闪一边求饶笑道:“女侠饶命,小女子不敢了……”

诗韵先看秦雷一眼,又拉过若兰道:“这两个没正形地,凑到一块就没了人样,若兰妹妹,我们到边上说话。”若兰抱歉地看了看秦雷,便顺从地跟着她到了窗边,两人一边拣些坚果蜜饯吃着,一边轻声细语的说着些什么。

四个女孩其实都顶愿意与秦雷说话。但永福已经下了某种决心,所以想尽量与秦雷拉开些距离,便拉着云裳笑闹个不停。而另外两个女孩不好意思当着别人面与秦雷卿卿我我,就把他晾在一边,自个说笑去了。

望着这一幕,秦雷心中抽搐道:‘一个和尚有水吃、三个和尚没水吃,我就知道是这个结局。’无限哀怨地看了唯一没有说话的小丫鬟锦纹一眼。小声道:“要不咱俩聊聊?”

哪知锦纹怕怕的小退了一步,蚊鸣般哼哼道:“奴婢还有差事要做呢。”说完便小兔子似地从銮驾上跳下去。九成是找石敢耍乐去了。

秦雷耸耸肩膀,死皮赖脸的挤进诗韵和若兰之间,腆着脸道:“说什么呢,带我一个……”说着隐蔽的搔了下诗韵地手背。

感受到秦雷火热地气息,诗韵半边娇躯顿时一片酥麻,红着脸道:“没说什么……”

秦雷也不偏向,同样搔了搔若兰的手背。若兰这才知道诗韵为何脸红,赶紧缩回双手拢在袖中,小声道:“爷,我们没说什么……”诗韵方才在向她询问秦雷地饮食习惯、日常喜好,这怎好对他讲起呢?还不羞死未来主母吗。

秦雷只好怏怏的收回手,抓把松子仁塞到嘴里,咀嚼道:“没几日就去温泉宫了,你们还不有的是时间说话。反倒是我这苦命的人儿。以后十天半个月能见一面就不错了。”

这故作可怜的一席话,果然成功地将四位姑娘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,永福眨着眼睛问道:“大哥不去吗?”

“不去,我得去京山营,开训俩月了,正经要上科目了。”说着微微一笑道:“还有半年就要军演了。懈怠不得。”心中得意道:‘看看吧!都是很在意我地。’

若兰小声道:“半年啊……”另外几位虽然没说话,但表情也低沉了很多。

秦雷见几个姑娘一下子没了兴致,不由暗怪自己弄巧成拙,挠头笑笑道:“不要紧,京山营离着温泉宫也近,抬腿就到了,我会时常去看你们的。”姑娘们这才微微展颜,却也不再将他排挤在交谈范围之外,一起议论写诗词歌赋、针线女红之类的。还不忘是不是征询秦雷的意见。听得秦雷那个……汗啊!心道:‘这简直是鸡同鸭讲嘛!’

他这才明白。对男人来说,女人的心思你别猜,女人的话题你别掺和,大家所想所关注的根本不是一个位面的事情,猜也猜不透、掺和也掺和不进去。

只好彻底地放弃了插话的打算,怏怏地坐在一边,闷闷地看着四个女孩说笑。好在此去离城不远,出了中都之后,一个时辰便到了目的地,秦雷长舒口气道:“再也不跟你们掺和了。”自然惹得姑娘们一阵娇笑。

秦雷先跳下銮舆,便有侍女们搬来锦墩,搀扶几位小姐下车,云裳本想也跳下来,但见别人都大家闺秀一般,只好老实地踩着锦墩,规规矩矩下来。

几位姑娘一下车,便被四周地景象惊呆了,只见满眼是望不到边的桃花林,桃树茂密,桃花如火,花树枝头,浓淡相间,有的鲜红如碧血,有的艳丽如胭脂,千树万树,织就花的云锦,染成花的红霞。

一阵微风拂过,吹起缤纷的落英,洒落于凄美芳草之中,草间开着星星点点的野花,红橙黄绿蓝,各色各式,引得蝴蝶翩翩起舞,更有莺歌声声,兔走乌飞,好一派生机勃勃的春日桃林之图。

永福一下子便被这天上人间的景致抓住心神,伸手在荡漾着春日芬芳地握了握,仿佛要将这良辰美景抓在手中,刻在心间一般。不只不觉间,她已是泪流满面,便似风中摇曳地梨花,让人怜惜不已。

千头万绪、百种滋味,一齐涌上小公主的心头,自从病重后,她便不曾奢望过能有尽享人间美景地奢望。但自从大哥出现后,他便自信满满的告诉她:“你一定会好起来的,大哥要带你看遍天下的美景!”虽然这话很想是纯安慰,可永福却坚决的相信了。

果然。从那之后,她本已注定地灰暗人生居然开始焕发光彩,先是诗韵为她稳住了病情,又有云裳和乐先生为她绞尽脑汁的治疗,她的身子一日日的好转,也终于有了沐浴春风、遍赏春光的机会,这种溢满心房的幸福感。怎能不让人心旌摇动、泪流满面呢。|||||

诗韵上前扶住她,也不说话。只是任由她在这桃花林中漫步。这一两年来,诗韵一直陪着永福公主,也最能体会她此时的感动。

云裳和若兰相视一笑,便拉着伯赏赛月一道跟了上去。整个上午,姑娘们便在桃花林中嬉戏游玩,乐而忘返。

而隆威郡王殿下是没有兴致欣赏身周美景地,在他眼中。东西的好坏应该用能不能吃来衡量,比如说这一树树桃花,不能吃,所以在他看来,远不如林间不时蹿过地白兔野雉可爱……因为那能吃。

百无聊赖中发现这个乐趣,秦雷便朝姑娘们开心笑道:“我去打些兔子斑鸠之类的,今天中午给你们烤野味吃。”

姑娘们也知道他跟着气闷,便娇笑着应下。永福还特意嘱咐他,不要打小白兔,因为那个很可爱。

秦雷随口答应下来,心道扒了皮还能看出小白兔还是小灰兔吗?便带着一脸抓痕的李四亥一道,消失在林子尽头。他并不担心姑娘们,两千黑甲骑兵早在外围布防。将此处围成铁桶一般,就是血杀再世,也无法突破。

走了片刻,秦雷拍拍仍旧愁眉不展的李四亥,微笑道:“难得出来放松一次,便抛下心头烦恼,好生玩耍一场,等着回去再愁也不迟。”

李四亥心想也是,便放下心事,使劲笑道:“你方才说要打野味。不如现在就去。”

秦雷摇头笑道:“这里早上就被卫士犁了一遍。除了兔子野雉之外,哪有什么野物可打?”

李四亥笑道:“打打兔子也好。我还从来没打过呢。”

秦雷呵呵笑道:“兔子是个呆玩意,至少有十八种打法,难度太低,我不愿意玩。”

李四亥看他一眼,顿时想起了他二叔、太子、皇后,以及一切被他蹂躏过得先辈,心道:‘可不嘛!您专爱高难度……’不由笑道:“改天咱们去远处打狼,但今天你先教教我逮兔子吧!”说着挠头道:“除了用猎犬逮,我不会别的。”

这是正好有一只黑兔蹲坐在远处,傻乎乎朝两人看来,双方相距不到十丈。秦雷笑道:“看到这只了吗?”说完弯腰拾起几块石子,清声道:“看我的……”一边说着,一片贝壳般的石子便软绵绵地飞出去,吓得兔子往左边猛地一窜,却见那石子没飞了五丈便落了地。

那兔子跑了两步又停下了,两眼略显幽怨地望向秦雷,大概心道:‘虚惊一场。’

李四亥笑弯了腰道:“你是指望把那那兔子吓得撞倒树桩上,是不是?”

秦雷撇嘴笑笑,李四亥还没看清什么动作,便见另外一块石子飞了出去,速度要比方才快了不止一倍。那兔子惊得又往左蹿,却正好被石子砸在脑门上,登时翻躺在地上,两腿一蹬一蹬的,也不知是死了还是晕了过去。

李四亥张大嘴巴道:“你方才是故意的。”

秦雷微微得意的耸耸鼻子道:“第一下只是要试试那兔子逃跑的方向,这家伙虽然跑的时候会变线,但启动那一下,总是习惯性往一个方向跑,所以说是傻兔子。”

李四亥上前将那兔子拎起来,啧啧称奇道:“这招你练了多久?”他虽然长的胖,却也是自小习武,眼力劲还是有地,方才秦雷那轻描淡写的一掷,看似随意,实则力道、方向把握的都恰到好处,是很见功夫的。

秦雷笑道:“大概一年吧!”

李四亥试了几次,把附近的兔子全部吓跑,也没有击中一只,无奈的扔掉手中地石子,腆着脸笑道:“要是有等着吃饭的,还不得饿死了才怪,再教我种别的法子,最好是一下就能逮着的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