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八五章 射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这管事的其实看了秦雷半晌,但根本无法将这个浑身浴血、状若厉鬼的男人与大秦五皇子殿下联系起来。

但云裳诗韵是醒目的,顺着她们关切的目光,管事的才锁定了秦雷的身形。他知道,此次五殿下出城,乃是携带亲密女眷踏青去了,所以在他的队伍中,根本找不到第二个男子,能受到女眷如此的关注。

如果有,那一定是秦雨田无疑。管事的心中笃定道。

顺着那人的目光,许由看到了人不人鬼不鬼的秦雨田,微微一皱眉,便将背上的‘射日’取了下来,又反手从身后的箭壶中抽出一支雕翎长箭,弯弓搭箭便要瞄准。

“慢着!”边上的管事突然出声道:“怎么不用我给你的箭?”

“没有差别,都是一箭毙命。”许由面无表情道,身为绝世箭客,他有自己的骄傲。淬毒,无疑是箭客的耻辱,许家所不取也。

那管事的闻言恼火道:“万一没有射到要害呢?”

“不可能。”许由沉声道:“我射他的胸口。”为了让这混蛋放心,他妥协了……胸口是人体几大要害中,最容易射到的一个。

“万一他的心长偏了呢?”管事的显然看过许多传奇演义,十分不放心的质问道。

……

楼下战场中,杀敌最多的便是前阵地统领俞钱。他箭无虚发,百发百中,每一次挽弓,都可以带走一个黑衣刺客的生命。与此同时,他还将前队的攻防梳理的有条不紊。他就像战场上的一块冰,即使在最危急的时刻,也不会丧失心头的冷静。

在顶住刺客地正面进攻后。用一支支利箭,引导着黑衣卫向敌人发动了一波波精准而有力的逆袭。眼看就要将数倍于己地敌人击溃。

又射出一串连珠箭,俞钱终于可以喘息片刻。刚要擦擦额头的汗水,突然心中一阵悸动,抬头往临街的一栋小楼上望去,恰好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,从窗口一闪即逝。

“许师傅!”那人给他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,以至于仅看到一面的侧影。俞钱便脱口叫了出来,转瞬便想到一种恐怖的可能,浑身汗毛便根根直立起来。

回头看一看激战正酣地王爷,他唯恐令其分神,也不敢出声示警。对边上副手低喝一声道:“我去支援王爷!你们加紧打退敌人!”也不待那副手答话,他便翻身下马,游鱼般挤过混乱的战场,向王爷所在方向穿行。

秦雷已经遇到大麻烦了。方才他与云裳收拾了那五兄弟。还没有直起腰,便听的耳边一阵破风声。害得他拿出看家招式‘懒驴打滚’,这才躲开了致命的一击,却仍被斜刺过来的长剑划破背上软甲,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。

云裳赶紧飞出手中的素金丝带,想要缠住对方的兵器。却被另一人用剑在丝带上一点。那丝带顿时没了力道,软绵绵地落了地。她顾忌着身后的永福等人,也不敢主动出击,只得抽出盘发的峨嵋刺,谨守门户,与那刺客小心对峙。秦雷也滚到了她的身边,有些狼狈的爬起来,与她并肩对敌。

只见对面是两个身着青色道袍的剑客,这两人功夫奇高,又一攻一守。便如一人一般。而秦雷本就是带伤作战。一番恶战之后,早已是强弩之末。再加上投鼠忌器地乔云裳,更不是两剑客的对手。

没几个回合云裳便被左面一个死死压制。而秦雷更是被右面一个的宝剑擦到好几下,若不是他反应敏捷,早就被斩杀剑下了。饶是如此,大量的失血也令他已经摇摇欲坠,手中的短刀自然也没了力道。

终于被对手伸剑一荡,将短刀引到身侧,露出了胸前的空当。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便被对面的剑客飞起连环脚踹在胸口,登时站立不住,倒飞了出去。

见了这一幕,云裳不由肝胆欲裂,便要回身去救,却被对手死死缠住。心神大乱之下,顿时险象环生,别说转身,就连稳住身形也是不可能的。

……

尘土飞扬间,秦雷的身子重重跌落在地上,正好仰面躺在诗韵的脚下,一口鲜血喷出,将姑娘鹅黄地裙角染成了红色。诗韵泪流满面地上前,也不知哪来的力道,将他上身扶起,紧紧地搂在怀里。

刺客嘴角浮现一丝冷笑,毫不停留的引剑向秦雷刺来……而秦雷连遭重创之下,浑身便似散了架一般,一时连指头都抬不起来,更别说躲闪了。

云裳虽然被对手死死压制,三分心神却一直留在秦雷身边,见到这一幕不由肝胆欲裂。惊惶的尖叫一声,扣住手中的峨嵋刺,拼着被对手一脚踹在腰眼上,终于借那股冲劲脱离了纠缠,倒着朝秦雷面前的刺客飞过去,便要围魏救赵!

诗韵眼睁睁看着毒蛇般的利剑朝秦雷刺来,不假思索的扑在他的胸口,竟要为他挡住这致命的一击。秦雷满面恼火的要将她推开,却被姑娘死死的抱住,说什么也不离开他。|||||

那两个剑客十分默契,后面一个尖啸一声,前面一个就知道了云裳的动作,左手不慌不忙地向后一甩,一根九节钢鞭便呼啸着向云裳天灵盖砸去。

云裳只得举刺招架。但筷子般的峨嵋刺,哪能架得住那钢鞭地招式。顿时被连人带兵刃一起砸到地上。峨嵋刺被双双震落,云裳却已经不知道疼痛,甫一落地,便双手一撑,继续前冲,却感觉左脚脚腕一紧,便被一股大力倒着扯了回去。却是被身后那人用软鞭缠住脚踝。再也前进不得。

借着这空,诗韵已经把秦雷向后扯出八尺远。与前来救驾的石敢等人汇合在一起后,她才跌坐在一边,急促地喘着气……拖动一个一百四十多斤的男子,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困难了。她心中不禁羡慕起云裳来了,要是自己有她一半的功夫,万不至于拖个人都如此费劲吧!

见猎物暂时逃脱,那刺客先是微微可惜地叹口气。转眼又轻蔑一笑,一往无前的挺剑杀来,显然没有把孔武有力地黑衣卫放在心上。

果然,石敢与沈乞并三个黑衣卫,五人大战刺客一人,居然丝毫不占上风,甚至还被接连伤了几个。但五人悍不畏死,坚决不退一步。虽然左支右绌,但那刺客一时却也无法破阵而过。

另一个刺客见此情形心中焦躁,狠狠一扯手中的长鞭,将云裳拖到面前,便要举剑将其刺死,好去增援师兄。

但那宝剑还未落下。却感觉身后一阵凄厉的破风声,还没有来得及反应,便被一支狼牙长箭从背后腋窝处透胸而入,那箭头势大力沉,居然又从他另一侧的身前腋窝处钻了出来。那刺客的心肺被洞穿,自然顿时喷血而亡。

云裳艰难的抬头看去,便见王府的神箭手俞钱,大步朝自己这边跑来。她刚想开口说话,却感觉喉头一甜,忍不住一口吐出血来。

边上几个卫士赶过来。将她团团围住。现在四面都是敌人,到处都是厮杀。根本没有安全的地方,是以卫士们也只能将她原地保护起来。

……

方才那夺命一箭,正是许由在奔跑途中射的,当他跑到乔小姐面前时,仍然还保持着双手握弓地姿势。他刚想停顿一下,却见乔小姐双眼惶急地向身后瞥去。

俞钱会意地点点头,径直从乔小姐和石敢他们身边越了过去,在两丈外站定,而他的身后,正是诗韵抱着秦雷跪坐的地方。

俞钱没有再往别处看,他的双眼紧紧盯着街对面六十丈之外那栋小楼,凝神静气的错步引弓,将一支狼牙长箭瞄准了二楼那个黑洞洞窗口。

他已经可以断定,许由就在那扇窗户后。许由是他的恩师,却也是王爷假想地头号威胁。他也知道,王爷当初让自己拜许由为师,便是指望着自己有朝一日能胜过许师傅,好名正言顺的挑战他,将其光明正大的……杀死!

他相信,凭着异常刻苦的练习,再有三年,自己便有资格挑战箭神传人。但他万万没想到,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,如此之突然。

其实他知道,虽然自己一向骄傲,但现在的自己还不是许由地对手。但他仍旧义无反顾的挡在王爷身前,义无反顾的拉弓瞄准,预备射出此生的最后一箭……他知道,许由是骄傲的,绝对不会回避自己的挑战。

作为一个天生的猎人,射手中的射手,他有野兽一般的直觉,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许由方才流露出来地杀意。所以他要先发制人,只要许由从窗户上露出头来,他便与其同归于尽,解了这个无解地危局。

士为知己者死,吾所谓为此者,以明君臣之义!

……

许由自然也看到了俞钱,那个视自己为师的青年人,此刻却用自己教他地射雕箭式,遥遥指向自己。

这应该是许由一生中遇到的,最接近自己的一人……其实许由承认,论才华天赋,对方都要略高于自己。那套射雕箭法,俞钱就比他这个师傅用着还要纯熟。

其实许由的心中,对其很是忌惮。他能预见到,不需要几年,天下第一箭客地名头便要改姓俞了,这是视天下第一为生命的许由不能容忍的。

对于这人的挑战,许由自然不会回避,他不仅要将其毁灭,还要将其守护的东西一道粉碎。方能震慑住其他挑战者。

但两人之间的较量,结果从一开始就注定了。因为许由有射日弓。会射日箭法……能射落大雕的箭法固然厉害,却比不过可以射落太阳地箭法。

一旦下定决心,许由心中便更加冰冷残忍,他将那管事硬塞到手中的长箭重新取下。一个箭客地高傲不容许他淬毒,他要证明单凭射术,便足矣要所有人的命。

边上那管事见他又取下毒箭,终于彻底恼火了。低声威胁道:“你不是要找你妹妹吗?告诉你她就在我们手里,你要是敢不听话,”说着淫淫一笑道:“咱们兄弟们可都是粗人,到时候令妹能不囫囵完整,可就不敢打包票……”|||||

话音未落,那管事只见一道黑色从眼前划过,还没有反应过来,便被许由手中的长箭刺穿了眼眶。惨叫着倒地身亡。要说这管事的也是倒霉催的,他见进攻受阻,便把自己手下的武林人一股脑派出去,却没有留一个高手在身边,否则许由投鼠忌器之下,也不会下此狠手。

许由看也不看他的尸首。从箭壶中抽出一支雕翎箭,弯弓搭箭,暗运功法,凝神静气地与俞钱隔窗对峙。虽然是在搏杀惨烈的战场上,两人却如身处旷野一般,纹丝不动的对峙着,双方都知道,当那虚掩的窗户打开的时候,便是一决生死的时刻。

……

一阵东风在战场上吹过,将街道两旁树上的桃花吹落。一片鲜红的细小花瓣。便如迷蒙细雨一般飘洒在厮杀人群地头顶。

那东风吹下了落英,也吹开了那扇要命的窗户……

纵使在杀声震天的战场上。两人也能隐约听到窗轴相互摩擦,发出的‘吱吱呀呀’的声音。

两人的瞳孔几乎缩成两个点,全部地精气神都凝聚在箭尖上,便看着那窗户开了一分、两分、三分……终于哗的一声,一下子被风吹开……

完全是同时,一声微颤的弓弦响起,两只利箭闪电般对射出去。

射出弓箭以后,两个射手也不管效果如何,一个侧身猛扑,一个就地打滚,想要躲开对方的攻击……在这个距离,无论是三石弓还是四石弓,中者必死,毫无区别。

从小楼上射下的一箭,似乎带着风雷之声,完全脱离了双眼的捕捉,俞钱只来得及侧了侧身,便被洞穿了肩胛骨,那弓箭去势未绝,居然又将三丈外一个刺客的脑袋轰成了个烂西瓜。

俞钱被那猛烈的冲击带倒在地,正躺在秦雷正前方。他的右肩被射出一个杯口般的大洞,鲜血泉涌而出,瞬间便将他半边身子染红。

而许由地身影!却重新出现在窗口,仍然擎着射日弓,向俞钱地方向瞄准。

俞钱苦笑一声,刚要闭目等死,却突然发现对方的箭头微微移动了方向,竟然指向了边上地王爷。

刷的一声,许由毫不犹豫的射出第二箭,目标正是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秦雷。

俞钱咬碎钢牙,爆发出所有的力量,身子如猎豹一般弹起,正挡在王爷与许由之间。几乎是同时,那支威猛绝伦的雕翎箭便洞穿了他的胸口,却仍旧朝秦雷的胸口射去,两者之间,再无阻碍。

俞钱不甘心地叹口气,刚要闭上眼睛,却看见一道鹅黄色的倩影扑在了王爷胸口。

那鹅黄色上绽开的血花,便是俞钱对这个世界的最后记忆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