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八八章 香醉忘忧,能不销魂?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秦雷不是不想见客,而是不能见客。

他强撑着走进车中,看一眼正在静养的云裳,便轰然倒在床上,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他的双手搭在了姑娘柔软的腰肢上,旋即便将她紧紧抱住,再也不松开。

云裳正在闭目浅睡,听到熟悉的脚步声也没有睁眼,待被秦雷扑上来时,再躲开已是来不及了。姑娘家以为这人要做坏事,不由又羞又急,还有一丝莫名的悸动。紧张的等了半晌,却只听到轻微的鼾声响起,偷偷睁眼一看,原来他已经睡过去了。

姑娘看着秦雷疲惫而苍白的面庞,一时竟是痴了,不由伸出冰凉的小手,轻轻按着他深锁的眉头,轻声呢喃道:“为何睡着了也不开心呢?是在为难吗?”

秦雷在梦中呢喃一声,将云裳抱的更紧,感受到情郎火热的体温,姑娘仿佛融化在他宽阔的怀里一般,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,不一会儿,便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了。

熟睡中,她梦见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日子里,坏人骑着九天神骏,踏着五彩祥云,在漫天烟火中,走过鲜花铺满的唐州长街,在天下人的祝福声中,将身穿大红嫁衣的自己接走。

那该是多么甜蜜的事情啊!光想想就让人心里发甜,只是嘴角为什么会感到有些咸呢……

……

也不知什么时候,秦雷幽幽转醒过来。睁眼发现四周漆黑一片,只有怀中玉人的一双大眼睛,在这黑暗中格外闪亮。

看见秦雷睁开眼,云裳甜甜笑道:“你终于醒了……”她不像别地女孩那样一味的矜持,只要认定了的人,就会把心都掏给他,自然也不会在意他的唐突之举。

秦雷微微一笑。轻声道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云裳撅着嘴巴想了一会,不确定道:“现在应该是申时了。大概十个时辰吧?”

秦雷略略侧下身子,活动一下酸麻的臂膀道:“申时?怎么这么黑啊?我以为才睡了两三个时辰呢。”

云裳伸出柔软的小手,轻轻为他揉按着额头,微笑道:“我吩咐他们在外面挂上了帘子,你要是嫌暗,我再让他们摘了就是。”

秦雷略略摇头道:“我喜欢黑。”转而问道:“现在在哪?还在大街上吗?”

云裳轻笑道:“怎么可能呢,早就回来了。这是清河园啊!”说着有些害羞道:“昨天你睡得那么死,怎么都叫不起来,人家只好让你先在车里睡了……”

秦雷感慨道:“是呀!睡一觉感觉好多了……”说着突然挠头道:“不对呀!你这个药水怎么跟上次不一样?”

云裳双目飘忽道:“怎么不一样?没什么区别啊……”

秦雷坚决摇头道:“不对,上次用了你那药,我足足躺了一个月,整个秋天都没缓过劲来。怎么这次感觉这么轻?”说着举起胳膊攥拳道:“感觉除了有些虚弱之外,一切都好。”

云裳心虚笑道:“上次你是病重,这次你没生病呀!”开玩笑呢,姑娘怎么敢说上次给秦雷误用了十倍的剂量,这才让他地身体承受不住呢……

秦雷狐疑的看她一会儿,摇头笑道:“不对。你肯定有事瞒着我。”说着便伸出右手按在云裳地腋下,轻轻挠痒道:“不说就大刑伺候!”云裳最怕痒,每每秦雷用这招,她便什么功夫都使不出来,又怕外面的守卫听着,只能勉强忍耐,却让她的身子更敏感了几分。

不一会儿,便举手投降道:“我招我招,那次之后我问过师傅,他说我调配的方子有问题。这次你用的。是我师傅亲手改正的。自然没那么霸道……”

秦雷一边恍然笑道:“我说上次足足坚持了两个时辰,这次怎么才小半个时辰就支撑不住了呢。”一边说着。贼手一边不老实的在姑娘玉背上来回摩挲。

“虽然效果差很多,但好处是不会坐下毛病呀……”云裳口中颤声道,双手却常春藤一般缠绕着秦雷地手脚,以免他再做怪。

姑娘实在是无意识的玩火,两人肌肤的摩擦仿佛产生了无穷的热力,让一对年轻的小男女浑身发烫,呼吸也急促起来。

没多会儿,女孩便化成一汪春水,软绵绵的靠在秦雷身上,秦雷凑在云裳的耳边,小声问道:“改进过的还会折寿吗?”

云裳双目哀怨地看着秦雷,呢喃道:“人家恨不得你能长命百岁,怎会让你折寿呢……不仅不会折寿,还会延年益寿呢。”

“那你怎么骗我?”秦雷翻身压在姑娘身上,按住她的双手,恶狠狠地问道。

感受到他强烈的男性气息,云裳双目迷离道:“人家不能让你觉得有了这种丹药,就任意糟蹋自己的身体。”说着如泣如诉道:“看到你受伤疲惫的样子,人家心里疼得紧……”|||||

望着绝色如洛水女神一般地云裳,秦雷明显感到自己身体起了某些变化,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如玉的面庞。即使在黑暗中,也能看见她鲜红的小嘴微微张翕,如瀑的秀发蓬松迷乱,一双星目水汽氤氲,仿若要滴出水来一般。那种纯真自然的娇媚,让好福气的秦小子顿时忘记了忧愁。

秦雷沙哑着嗓子问道:“哪里疼……”声调十分奇怪,仿佛魔鬼的诱惑一般。

“心里……”云裳已经完全迷醉在他深邃地双眸之中,她感觉自己的血液仿佛沸腾一般。娇躯无意识地微微扭动,就连秦雷地贼手攀上她圣洁的玉峰都只是象征性地一推,便任由他轻怜密爱起来。

云裳微微喘气着闭上眼睛,修长的双腿不安地来回搓动,显然对将要发生的事情既有些害怕、又有些期待。秦雷闻到云裳身上散发出一股宜人地淡淡幽香。他知道,女孩动情了。

自然而然的,他火热的唇轻轻印上姑娘柔软的香唇。云裳稍一呆滞。便也用力的反抱着他,丁香暗渡。香津流转,暗室之中怎一个销魂了得。

粉色的气息弥漫在整个车厢,秦雷的爱恋渐渐变得有力起来,他将云裳紧紧地搂在怀里,仿佛要将她融化进自己身体一般。右手却不老实的去解她的衣带,但女孩衣裳的搭扣有些繁琐,他就是双手俱上也不一定能解开。更何况一只手呢。

反复摆弄片刻,不仅没有将姑娘的衣衫解开,还将许多搭扣拉成了死扣,秦雷不禁有些烦躁的低吼一声,伸手便将姑娘的衣衫撕开一半。

‘哧喇’的裂帛声在一片静谧地环境中异常刺耳,也惊醒了迷醉中的云裳。

姑娘一下子清醒过来,低头看见自己的上衣被整片撕开,露出里面嫩绿色的中衣。就连鲜红的肚兜也被扯出了一角。不由羞怯的双手抱住胸前,轻声哀求道:“不要……”

秦雷此时地意志皆归某处控制,哪管得了这么多,低吼一声,又要去扯姑娘的中衣,大手刚触及她火热的娇躯。却见云裳美目溅泪,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,哪里还有方才的欲拒还迎?

秦雷闷哼几声,翻身躺在姑娘身侧,闷闷不乐的不说话。

云裳也知道自己有些残忍,小意的伏在秦雷身边,主动伸出玉臂,抱住他的胳膊,娇声道:“奴家已然是你的人了,并不抗拒那些……”

秦雷眯起一只眼瞅着她问道:“那你还……”

云裳玉面一片朱红。大胆的用前胸抵着他地胳膊。小声幽怨道:“那样会被人看出来地,到底还让我做人不?”

秦雷指一指自己身体某处。闷声道:“既然不行,那你还挑逗我作甚?”这家伙着实不讲理,亲也是他主动、摸也是他伸手,反倒怪起云裳的不是来了。

云裳苦笑不得道:“哪有……”

秦雷也觉得自己有些不要脸,嘿嘿干笑一声道:“谁让你长地这么好看,你长成这样就是挑逗我,挑逗我就要负责。”无耻之言说得理直气壮,却是在欺负云裳姑娘的一片痴心。说完便紧紧搂住云裳,摇头晃脑的要她负责。

云裳见他痴缠不过,只好无奈道:“除了那个都是可以的……”

秦雷双眼一亮,贼笑道:“你说什么,我没听清楚。”这家伙奸计得售,心情相当冲动。

云裳埋首于他的胸前,蚊鸣道:“别的法子…都是可以的……”

秦雷大喜过望道:“你真的会吗?”

云裳感觉自己的面颊火烧一般,小声哼哼道:“小时候偷过师傅的藏书,却看过一些‘洞玄子’‘素女经’之类的……”

秦雷虽然不知道‘洞玄子’是哪一洞的洞主,却也能猜到不是什么好书,不由对鬼谷前辈好感顿生,欢天喜地道:“云裳妹妹,古人云‘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’,所以说光看书怎么行,还要理论联系实际,才能融会贯通。今天我牺牲一把,给你当回实验品吧!”

云裳听他满口胡柴,便知道中了他的诡计,无奈话说的太满,只好小声道:“那你想怎样?”

秦雷得了便宜又卖乖道:“还要云裳妹妹拿主意……”

云裳红着脸想了半天,才喃喃道:“有个叫‘玉蚌含珠’的,好像蛮好玩的……”

“玉蚌含珠?”秦雷嘿嘿淫笑道:“听起来不错哦……”

姑娘便娇羞地伸出一双柔软小脚,并拢起来成一对玉蚌形状,朝秦雷的腰间伸去……

……

也不知过了多久。秦雷突然噗哧一声笑出来,惹得姑娘一阵不依,柔荑捶着他地胸口,小声幽怨:“讨厌,你都不专心……”

秦雷赶紧在她背上轻轻抚摸道:“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你怎么能保持一个姿势这么长时间都不累呢?”|||||

云裳羞羞地低下头,小声嘟囔道:“人家的胯子都酸了。怎么不累。但图上就是这么画的,难道你不快乐吗?”

秦雷哈哈笑着:“你要动啊!”说着翻身坐起来。在姑娘的额头上狠狠一吻,无奈笑道:“这下彻底没感觉了……”

云裳沮丧道:“我真没用。”秦雷忍俊不禁道:“下次记得脱了袜子试试。”见她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,他赶紧止住调笑,扳起姑娘的小脑袋,柔声笑道:“循序渐进好了,我就喜欢你这份不专业。”

云裳听不太懂他地意思,但还是知道他并不生气。顺势趴在秦雷怀里,娇声问道:“也不知道诗韵姐姐怎样了?”

秦雷揉揉她的小脑袋,轻声笑道:“她应该已经醒来了,倒是你你,我记得也受伤了,现在还痛吗?”

云裳甜甜道:“原本有一些,但现在已经不痛了。”她毕竟苦练了十几年地功夫,身子出奇灵活。体内又有真气护体,已经很难受伤了。

秦雷闻言欢喜笑道:“真好,原本我可担心了。”说着拍拍姑娘的香肩,轻声道:“起来吃些东西,还有些事情要料理一番。”

云裳乖巧地点点头,伸手在床头摸索一会儿。便晃着了个火折子,将车壁上的挂灯点着。古语有云:‘阵上观英雄,灯下看美人’,等下的乔云裳更添几分神秘诱惑,引得秦雷又一阵飞禽大咬,若不是外面响起脚步声,两人在床上的嬉戏定然没完没了地周而复始,非耽误正事儿不可。

“王爷,秦大人带陛下口谕过来了。”石敢在外面硬着头皮禀报道。

“知道了,”秦雷微微恼火道:“这就来。”

云裳赶紧给他整好衣衫。又在他的面颊上印下深深一吻。秦雷这才一步三回头地下了马车,心道:‘温柔乡是英雄冢。古人说得真不错。还没动真格的,老子这就不想出来了,这样可不好。’转念又想到:‘古人还说,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。看来这样也不错。’

心中笑骂一声道:‘怎么正反都是古人的理儿啊?’便推门下了车,这才发现自己正身处后花园之中,白了石敢一眼,轻笑道:“挺会选地方啊!”

石敢见王爷心情大大好转,不由心花怒放道:“都是王爷教导的好。”

秦雷瞪他一眼,板起脸来道:“秦守拙呢?”

“在前厅候着呢。”石敢小意道。

“看看去。”

……

前院花厅中。

秦守拙一见秦雷,不由苦笑一声道:“王爷,您这一觉睡得可真够长,卑职都在府上用两顿饭了。”

秦雷看石敢一眼,佯怒道:“怎么不叫醒我?”但石敢却分明从他眼睛了看到了赞许之意。

石敢唯唯诺诺的解释几句。秦雷便转而向秦守拙问道:“我父皇怎么说?”

秦守拙赶紧正色道:“陛下说,三天。三天之后必须恢复平静。”

秦雷摩挲着下巴点头道:“三天,足够了。”

“其实还有两天,”秦守拙陪笑道:“因为您已经睡了一天了。”

“两天啊?那得抓紧点了。”秦雷豁然起身道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