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八九章 死于贪婪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五殿下遇刺,黑甲骑兵进城包围相府的消息已经在中都传开。

而处在风暴漩涡中的文府,却真如风暴眼一般的平静,所有人都坚信,大家长会带回好消息来的……当然,他们不相信也不行,因为偌大的相府已经被围得密不透风、插翅难飞了。

在黑甲骑兵包围之前,文丞相便已经得到消息,先一步进了禁宫,递牌求见太后娘娘。

文庄太后倒没有避而不见,也就是两刻钟的时间,一个身量高挑的宫女出现在承天门前,对守门禁卫出示了太后玉牌,将文丞相领进了宫。

一边往里走,文彦博一边偷眼瞧那面善的宫女。行到半路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宫女低声答道:“奴婢叫念瑶。”

“哦……”文彦博沉吟半晌,轻声问道:“你在宫里一向可好?”

那宫女奇怪的看他一眼,但还是勉强答道:“不错。”说完便加紧脚步,向慈宁宫方向走去,显然不想与他啰嗦。

望着她远去的背影,文彦博苦笑一声,喃喃道:“看来这孩子没受着委屈。”说完便快步跟上。

文庄太后这次没有在禅室,而是正经八百的换上太后的衽服,在慈宁宫养年殿接见他。

望着一身宫装,手拄龙头拐,深沉似秋水的老太后,文彦博面色复杂地沉默片刻。终是一撩官服下襟,推金山、倒玉柱,颤巍巍地跪了下来:“老臣文彦博,叩见圣皇太后娘娘、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……”

文庄太后的表情并没有因为文丞相这暌违以久的一跪,而出现什么波动,她的视线投注于门外无尽的黑暗之中。良久,才平淡道:“你若是早些年这样。怎会落得今日这般田地?”

文彦博颓然俯首道:“原先老臣总以为,李家可以做到的。我文家就没有理由做不到。”

文庄太后微哂道:“贪心不足、自寻死路。”

文彦博惨笑一声,没有言语。过了许久才又听老太后悠悠道:“你现在来找老身,除了苟全性命,可还有什么指望?”

文彦博听出老太后地弦外之意,缓缓抬头道:“太后娘娘贵人多忘事,只是不知您当年驾临敝府时许下的诺言,是否也一并忘了呢?”

文庄太后面色微微一沉。冷声道:“休要说什么诺言,这些年来你失信于老身地事情还少吗?”说着将那龙头拐向地上轻轻一磕,愠怒道:“远的不说,单说这次,你为何非要对雨田下此毒手?难道忘了老身反复叮咛的‘相安无事’四个字了吗?”

文彦博闻言面色发青道:“相安无事?那好,我们就不说往日的冤仇,单说这次,您的好孙子已经带人杀到我府上来。将我的西席先生钉死在府门之上,又活活逼死贱内,让我们文家百年名声毁于一旦。敢问太后,是可忍、孰不可忍?”

文庄太后神情一黯,苍苍的白发在灯光下纹丝不动,沉吟良久才小声道:“咎由自取而已。”

文彦博双目圆瞪。突然低声咆哮道:“姑姑,您真要眼睁睁看着我们文家消失吗……”

文庄太后闻言面色一紧,急促打断他道:“休得胡言,否则再无寰转地余地!”

文彦博听着有门,态度也软化下来,动情回忆道:“十九年前那个惊心动魄的日子,您只身一人驾临敝府,老臣永远不会忘记,您与家父相见抱头痛哭时的情形。”

说着双目通红地望向老太后,哽咽道:“也就是那个时候。侄儿才知道您竟是家父的妹妹。我的亲姑姑。若非如此,老臣也不会如此坚决地站在您和陛下这边……原想着自家亲人可以得个安稳。谁成想现在落得的妻离子散地田地。姑姑,您可不能忘了我们文家啊……”

“够了!”老太后重重的一拄拐杖,白发微张道:“老身不是三岁孩子,你还是收起这幅假惺惺的样子,给自己留一点最后的宰相尊严吧……”

文彦博见他的小算计,被老太后直截了当的戳破,一时不由哑口无言。只听老太后幽幽道:“你也说了,若不是当年老身登门造访,你都不知世上还有我这么个姑姑!”只听太后语带愤懑道:“当年老身只不过是一个连家门都进不了地私生女,被逼无奈选秀女进宫,又机缘巧合得先帝垂青,生下一子,这才稍微有些改观。”

文庄太后伸手一指文彦博,冷笑一声道:“而这一切,都不是拜你文家所得。”

文彦博也仰着脖子不依不饶道:“但您能不承认?若没有咱们文家的全力扶持,当年的五殿下也好,当今的陛下也罢,都不可能立足于朝堂,问鼎于玉宇的!”说着双手比划道:“而且,若没有老夫的暗中襄助,您怎能将哪些秦氏宗亲分散于九省之内,生根发芽而不被李家察觉呢?”|||||

文庄太后面色不豫的沉声道:“老身这辈子做的最蠢的一件事,便是与你这个看似精明的蠢货合作。”

文彦博向来自负聪明过人,最听不得别人说自己愚蠢,闻言面色一窒,抗声道:“不知老臣蠢在什么地方,还请太后娘娘训示!”

“贪婪!永无休止地贪婪!你、你们文家,都是死于贪婪地!”只听文庄太后横眉怒目道:“这二十年来,老身给你的还少吗?若没有老身,你以为李丞相会莫名其妙遇刺?蒋丞相会那么容易就致仕归老?你能那么顺顺当当地成为当朝首辅?”这都是些公案了,当年地是是非非谁也说不清楚。老太后也不虞他会到处乱嚼舌头。

文彦博咽口吐沫道:“原来……我说那时怎么如有神助,两月之内就连升三级,直抵苍穹呢。”

老太后却被勾起了火气,继续低声训斥道:“你说希望得到墨玉,若不是老身亲手拆散她的天作良缘,你以为就凭你这个绣花枕头草包芯的败兴德行,就能让天下无双的墨玉公主自荐席枕?做梦吧你……”老太后狠狠的呸一声。显然对这件事情极为纠葛。

文彦博面色惨白道:“墨玉……墨玉……不是真心喜欢我吗?”他的面上挂满了沮丧与失落,身子也佝偻起来。

文庄太后啐一口道:“你从头到脚。哪里比得上那人一点。”

文彦博的嘴角猛烈地哆嗦几下,终是颓然道:“看来往日是我自大了,但还请姑母看在这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情份上,救一救文家吧……”

文庄太后也没了骂人地兴致,一直挺直的上身明显佝偻了些,声音也变得无奈起来:“不是我不想帮你,但这次你闹得太大了。我皇家再也容不下你了。”

文彦博闻言嘶声道:“不是皇家,是秦雨田!您只要能阻止秦雨田的报复,咱们家就能挺过这一关去……我知道,他最听您的话了。”

文庄太后哂笑一声道:“如果这事儿他还能任老身摆布,那就太让我失望了。”平静的看文彦博一眼,老太后沉声道:“你是我的过去,他是我的希望,就这么简单。”

文彦博被老太后决然地语气惊呆了。喃喃的询问道:“难道您真要放弃自己的家族吗?”

老太后闭目良久,终究还是一字一句道:“老身是大秦的太后,皇室的祖母,除此之外,没有别的身份。”

文彦博垂首沉默半晌,长叹一声道:“黄粱一梦终须醒。是非成败转头空。”再抬头时已是一脸地从容坚决,只见他拍怕身上的灰尘,颤巍巍站起来,对文庄太后微笑道:“既然老太后不愿意认这门亲戚,那咱们文家也不强求,”说着傲然道:“方才那一跪,便是谢过姑姑二十年来地扶助之恩吧!”

文庄太后撩一下有些散乱的白发,端起茶盏抿一口,淡淡道:“看来文丞相要跟老身谈条件了。”

文彦博点点头,自嘲笑道:“不错。老臣与您勾结二十年。还是有些拿得出手的东西。”说着伸出细瘦干枯的右手,屈起一指道:“比如说秦雨田的真正身份……”又屈起一指道:“比如说您当年在诸王夺嫡中扮演的不光彩角色。”

“再比如说。当年墨玉公主和亲地真相……”文彦博还要屈指数落,却听得老太后一声低喝道:“够了,说说你的条件吧!”

文彦博嘴角微微一翘,轻声笑道:“我要保全文家的香火,文家……不能就此除名。”

“妄想!”文庄太后冷冷道:“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。”

文彦博心中咯噔一声,其实他也只是一说,想看看这位创造了许多奇迹的老太后,能不能再次创造奇迹罢了。唯一的侥幸被打破了,他心中反而轻松起来,轻声道:“留一丝余脉,以待东山再起呢?”

文庄太后这次没有拒绝,寻思片刻问道:“你想留下谁?”

文彦博早有打算,干脆道:“铭礼,我的二儿子。”

文庄太后闭目沉思片刻,轻声道:“换成铭义吧!”

文彦博面色一滞,顿了片刻小声道:“铭义那孩子已经傻了,还是留着铭礼吧!”

文庄太后不置可否道:“你作为一个父亲,不想牺牲任何一个儿子,这老身很理解……”话锋一转,又淡淡道:“但是不要把别人当成傻子,纵使铭义一时蒙骗了世人,但不代表他可以永远不露馅。”心中叹口气道:‘就像我,也终有身败甚至名裂的一天……’

文彦博的呼吸急促起来,过一会儿才艰难道:“其实不是这样……知子莫若父,铭义那孩子孝顺、聪明、执着。若是举家皆亡仅留下他的话,他一生都会陷进无休止地复仇中,很可能将我文家最后一丝苗裔也葬送了。”

说着艰涩的笑一声,轻声道:“而铭礼则不同,他贪生怕死、胆小懦弱,若是可以苟且偷生,定然会小心翼翼地隐姓埋名……虽然有些羞耻。但好歹能把我文家传下去。”|||||

文庄太后微微动容道:“看来你早已深思熟虑,我答应了。”

文彦博闻言一躬到底道:“多谢太后垂怜。老臣告退,咱们来生再见吧……”说完这句话,他的身子佝偻地更厉害,人也显得瘦小了许多。

望着他萧索的身形,文庄太后的心弦一松,终是忍不住轻声道:“其实你可以暂且留在宫中,没有人能带走你地。”

文彦博感激的笑笑。摇头轻声道:“我已经快六十地人了,元神涣散、油尽灯枯,怎能抢占儿女们的生机呢?”

文庄太后深深看他一眼,疲惫地点点头,挥手道:“一路走好。”

文彦博整整衣襟,清声笑道:“太后娘娘无须挂怀,老臣权势滔天二十年,享尽了这人间的荣华富贵。早已经了无遗憾了。”

文庄太后没有再说话,定定的目送着他离了慈宁宫,才满怀疲惫的轻叹一声,拄着拐杖颤巍巍的起身。仇老太监赶紧上前搀扶,老太后一边向里走,一边苍声问道:“你说佛经上地善有善报、恶有恶报。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?”

仇太监想了想,嘶声道:“老奴觉着大抵是存在的,要不阴曹地府、十八层地狱不成摆设了吗?”

文庄太后闻言微微一愣,旋即颔首笑道:“你这老东西,看事情就和别人不一样。”仇老太监刚要凑趣几句,却听老太后幽幽道:“若果真如此,那我一定是要下地狱的。”

仇太监摇头笑道:“说谁下地狱也轮不着您老呀!大秦百姓可都说,您就是当今的活菩萨啊!”

文庄太后摇摇头,轻声笑道:“老身骗得过世人。骗不过鬼神。纵是万家生佛又有何用呢?”

仇太监乃是文庄太后的贴身老太监,对太后往昔的事情一清二楚。是以太后一直没有放他离开慈宁宫,怕的就是他到处乱说。他听了文庄太后此言,自然更能体会她现在地心情,沉吟半晌,才轻声道:“为了活下去,也说不上谁对谁错来。”

文庄太后点点头,喃喃道:“但现在无所谓了,因为我活不活下去,对秦家的影响已经不那么大了。”

仇太监闻言惊惶道:“太后,您可是老秦家的定海神针,可千万别想不开啊……”

文庄太后不禁莞尔道:“说什么呢,老身又没活腻了。”仇太监忙陪笑道:“那是老奴听岔了。”刚要再掌两下嘴讨个欢喜,却听老太后阴森森道:“就是死,也要拉上李浑那条老狗,为我的乖孙扫平道路。”

老太监打个寒噤,将文庄太后扶进了寝室之中,赶紧岔开话题问道:“您说文丞相会不会去找李……老狗?”他担心文彦博会为求苟全而依附于李浑旗下。

“不会。”文庄太后斩钉截铁道:“若是甘居人下,他文彦博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一步了。”

老太监默然。只见老太后提笔在纸上写下几行字,又将其装进信封中,沉声吩咐道:“你拿着我的玉牌出宫,再将这封信送给雨田,若是他答应,便把文铭礼送出城去。”

“若是不答应呢?”老太监听出了太后语气中的不确定,遂惴惴问道。

“听天由命吧……”老太后闭上眼睛,喃喃道:“一个王者,不应该听从任何人地指示,他该让自己的心来决定方向。”

老太监领命退下后,老太后吹熄了灯,房间中陷入一片黑暗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