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九一章 最了解你的人是我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只听得一阵令人窒息的呼啸声,几十颗火球毫无征兆地从天而降,顿时砸瘫了太尉府的几间房屋。鬼哭神嚎声中,大火忽的烧着了起来,还有十几个倒霉蛋,被当场砸死。诸如李小姐之类被惊醒的人们,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大半年以前,那个不堪回首的夜晚。

但有过一次惨痛的教训,总会得出一些经验,更何况阖府男丁枕戈待旦,这次应对起来还不至于太慌乱,男人们领着女人抱着孩子跑出房去。而早已习惯了穿着厚厚衣裳睡觉的李小姐,更是从容不迫的下楼,站在开阔的院子中间。以他们的经验来看,这种鬼蜮伎俩持续不了多久,稍微避一避就过去了。

而且上一次被烧为白地之后,新建的太尉府多采用砖石结构,院落之间有防火带、防火沟间隔,相信火烧连营的惨状不大可能重复上演。

天策军地将士们也已经在校场上整装待发,只等将军大人出现,便会冲出府外,将敢于来犯的跳梁小丑,斩杀个干干净净。

但他们显然低估了对手的智慧。

在一干护卫的保护下,李清登上了瞭望哨,只见府外长街上冷冷清清,天空中飞舞袭来的流星却猛烈而持久,竟似要将太尉府夷为平地一般。

李清皱眉循着‘飞火流星’袭来的方向望去,恍然大悟道:“好狡猾的小子,原来是要‘引蛇出洞’!”身边地李二合冷笑一声道:“就让他们试试什么叫无坚不摧。”说完便转身蹬蹬蹬下了眺望台。刚要翻身上马,却被乃叔伸手阻止道:“莫急,秦雨田既然设了这个套子,我们就不能傻着往里跳。”话说李清虽然平时为人一般,但在战阵一项上,却毫不含糊。

李二合狼眉一挑,哂笑道:“蚍蜉撼大树而已。”遂翻身上马吩咐道:“集合队伍。目标正南方二里地外!”李清现在是兵部尚书,天策军中的大事小情皆由李二合一人说了算。是以想当然的。他认为出不出兵,也该由自己说了算。

这让校尉们颇为为难,纷纷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李清,希望他能帮他们做人。只听李清呵呵一笑道:“不如先派一队人出去看看,探个究竟再作打算。”

校尉们大喜道:“尚书大人老成之言。”便有人自告奋勇,点起一队骑兵冲了出去。把个意欲大举进攻的二公子气得鼻子都歪了。

……

太尉府的大门洞开,一队全副甲胄的冲锋骑兵呼啸着冲出。向着发射火焰弹地方位扑去。

二里地转瞬即到,骑兵们已经可以清晰望见那些可恶的火焰弹,就是从长街对面地大院子里发射而出的。

领队裨尉怪叫一声,一马当先的沿着亮晶晶的长街冲了过去,兵士们见首领如此,无不奋勇争先,唯恐落在后头。呼吸间,队伍便到了高墙之下。甚至可以借着火光,清晰看到大门上斑驳的木纹了。

领队禆尉刚要发令破门,却听得墙上一阵窸窣声响,匆忙抬头一看,骇然发现一排全身黑色的弩手出现在墙头,那响声正是弩手们挂弦发出的声音……这些人应该早就在这里。只是那与夜同色地战袍,迷惑了裨尉的视线。

“御!”陴尉一边伸手向背后摸去,一边急促暴喝道,却是有些晚了,伴随着令人窒息的嗖嗖声,一支支锋利的弩箭向着骑士们激射而来。

距离太近了!冲在前面的七八骑还没有来得及举盾,便被射落马下,倒是那领队裨尉因为发现的早,举盾挡住了射向自己的两箭,一边拨转马头、一边仓皇叫道:“后!”

剩下的几十骑慌而不乱。后队拽住马缰。止住去势,前队纷纷策马从两侧绕回。又丢下十几条性命后,便脱离了墙头敌兵地射程。

那领队裨尉奇迹般的安然无恙,倒是身下战马屁股中箭,跑了一段后便四蹄发颤,仿佛打摆子一般。待他勒住缰绳时,竟然马失前蹄,将他甩了出去。

兵士们赶紧下马将裨尉大人扶起,裨尉大人紧张的摸摸胳膊腿,发现自己除了闹了个灰头土脸之外,居然一点都没受伤,不由乐道:“这运气,明儿该去赌一把了。”

边上兵士刚要赔笑,却被他一脚一个踹开,低声骂道:“别在这贫嘴!还不回去报信,就说我们遇到对方阻击,请求大人指示。”见他说翻脸就翻脸,手下哪敢怠慢,赶紧回去报信。

……

墙头上,一员身披黑色大氅的中年将领肃然而立,双目定定地看着划过夜空的飞火流星,根本没有将脚下那一队天策骑兵看在眼里。

望着那飞火流星拖拽着美丽地尾焰,每一个落地都会绽开一朵漂亮的金菊,当三十多朵菊花一齐爆开时,整个太尉府都被映得一片通明……在持续打击一刻钟后,大火终于无可阻挡的燃起来了。|||||

良久,这将领才回过神来,对身边一位气度沉稳的同僚道:“石兄弟,咱们这个‘飞石神车’……以后可要保护好了,这玩意儿万不能落在别人手里。”

那被称为石大人的正是久违了的石勇,只听他点头笑道:“皇甫大哥所言极是,但其实这东西只要把机簧、挂钩之类的要害拆掉,其余部位被别人抢去也没用。”

皇甫大哥正是皇甫战文。今日对李家作战的总指挥,昨日他收到命令后,便与沈青一道,带着京山营大部,日夜兼程,天黑才到城外。连秦雷地面都没见,便接到了下一步的命令。

秦雷对他地要求只有八个字:‘打得李浑哭爹叫娘。’这命令正中了他地下怀。一路奔波的疲劳顿时一扫而光,颠颠跑到西城。全权指挥此次行动。

他地姓氏给了他复仇的力量,这也是秦雷用他而不用杨文宇地原因所在……对付手握军权二十载的一国太尉,首先要克服心理上地障碍。而皇甫家的人,有独特的优势。

他对李家太了解了,知道他们的长短所在:若是带着刚成军不到半年的队伍去太尉府攻坚,有多少人都不够往里填的。自然不如将他们引出来,抹杀掉骑兵的优势。用弩弓射杀来地舒坦。

所以他果断将大部队隐匿于战场之外,自己则带着远程中队和弩兵中队,进入了预设的射击阵地。采取引蛇出洞,依托高墙、居高临下对付李家的骑兵的法子。

石勇作为他的副手,以及特种大队指挥官随行左右。两人没说几句,就看见远处又驶来大队的天策骑兵,皇甫战文轻声笑道:“控弦骑兵。”便对传令兵吩咐道:“让下面的人躲一躲,待这些兔崽子退了再上来。”

传令兵含着哨子长长吹两声。听到命令的兵士们纷纷离开‘飞石车’,到预先架好地掩体下躲避。

有人说:‘往往你的敌人才是最了解你的人。’这句话一点也不错。皇甫战文确实可以洞悉李家的一切,就连他们的攻击习惯也了若指掌。

果然,眼见那一大队骑兵近了,起先驻足院前的那队冲锋骑兵却不让开,反而将自己作为了同袍地屏障。让后面的控弦骑兵从容挽弓射击。

一阵弓弦声响过,密密麻麻的羽箭斜斜飞向天空,速度并不算快,却也足以飞到八九丈高,便借着从天而降的冲劲,飞速地向院子里面射去。

抛射,无可抵御的抛射……不是插在地上,就是插在飞石车的木梁上。一阵射击之后,院中除了仿佛长出些稀稀拉拉的篙草之外,并无任何损伤。

皇甫战文倚在墙后。望着叮叮当当落了一地的羽箭。朝石勇大声笑道:“三波齐射之后,冲锋骑兵会突击。如果我们射箭阻拦的话,便会遭到控弦骑兵地猛烈攻击。所以要在三波之内做出反击。”

看他手舞足蹈地模样,哪里还有半点往日的深沉稳重。石勇无奈笑道:“皇甫大哥今日格外兴奋。”

皇甫战文哈哈笑道:“不错,击败天策军,是我这辈子最大地夙愿!”说着对传令兵道:“给东边发信号,命他们无间歇发射五轮。”

一颗绿色的信号弹升空而起。

就在天策骑兵们拼命射击的时候,隐藏在东面二里外的另一个射击阵地发火了,八九个火油弹呼啸着从天而降,正落在骑兵们密集的地方,骑兵们仓皇四散躲避。只听轰的一声,整个长街上竟然燃起了数丈高的白炽火焰,把所有骑兵都笼罩在其中。

顿时墙外响起了一片惊惶的叫声。皇甫战文攀梯登上墙头,看着冲天的耀眼白光,他大笑道:“灰飞烟灭耳……”

谁知他的嘴巴还没合上,却见那火焰奇迹般的消失了,而墙外方才湮没在火光中的骑兵们,除了被不间断的火油弹砸死了一片之外,其余的皆都安然无恙……只是被熏得浑身乌黑罢了。

皇甫战文惊得合不拢嘴道:“怎么回事儿?这东西威力不是老大了吗?”

望着仍旧乱作一团的敌兵,石勇挠挠头,不确定道:“虽然用料不错,但好像少了个条件。”但此时显然不是研究此事的时候,只见他挥了挥手中的令旗,便有一颗黄色信号弹升天。紧接着,街道两旁的屋顶上露出无数的黑甲射手,毫不犹豫地朝街心射出手中的弩箭。

箭雨从天而降,将惊魂未定的天策骑军覆盖其中。骑兵们哪里还有心绪对敌,纷纷策动战马。想暂且逃离这鬼地方,好重整旗鼓、再作打算。

不料战马早被方才那阵突如其来地白炽火焰吓傻,竟然任凭主人如何驱策,都定定的立在当地不动,待被利箭射到吃痛之后,却又嘶叫着四散奔逃起来,甚至把一些手持弓箭的骑兵甩下马来。

这下天策军的伤亡可就大了。只见箭雨纷飞间,骑兵们下饺子般的落马。不一会儿便折损了三成,丢下近百条性命,其余的仓皇而逃。|||||

皇甫战文擦擦脑门子上的白毛汗,朝石勇感激笑道:“若不是兄弟,差点贻误了战机。”石勇憨厚一笑,摆手道:“小弟逾越了,还请皇甫大哥勿怪。”

皇甫战文挥挥手。吩咐传令兵道:“五轮齐射后拆掉‘飞石车’,咱们该且战且退了。”说完对石勇笑道:“再不走就彻底走不了了。”

石勇点点头,沉声道:“咱们该与沈兄弟汇合了。”

五轮齐射之后,兵士们拆下了飞石车地机括,又将没用完的火油弹堆放在车边,便从后门撤出。而此时恼羞成怒地李二合,正亲自带队向这里气势汹汹扑来。

屋顶上的射手们一边射箭骚扰敌军,一边缓缓向两侧退却。若是天策军真要对付他们,那一定逃不掉的。但李二合这头野猪的目标是正前方,哪里顾得上他们,倒让射手们从容的逃脱了。

不一会儿,前队就冲到了门前,没有遇到任何阻击便破门而入。望着满院子整齐排列的古怪物件,兵士们颇为意外的勒住马缰,面面相觑起来。

李二合很快得了消息,分开左右到得阵前,一看那院子中地大型器物,不由惊喜道:“他们竟让将投石机留在了此处?”身为戎马多年的将领,他自然明白这东西的重要程度。

只是一瞬间,他便决定先将这些神兵利器拿下。‘不能让对方毁掉这里,这比缉凶更重要。’李二合心中冷静道。

不得不承认,李家男丁只是在李浑面前浑浑噩噩。不由自主的发蠢。一旦离了可怕的老东西。便会恢复正常思维……否则凭老李头一个人,纵使有三头六臂。也无法将李家发展到今日的庞然大物。

所以此时他不蠢,所以他也不会贸然冲进去。他先派出一个倒霉的兵士进去,在里面转悠一圈,发现并无任何机关,这才派了十几个兵士进去,将满地堆放的火油弹搬离投石机。

看着手下小心翼翼地将那些黑不留丢的危险玩意搬走,李二合冷笑道:“不就是想引诱老子进去,再发射‘飞火流星’引爆火油弹吗?未免也太小看老子了吧!”想到这,不由咧嘴笑道:“若是这么简单就能中计,老子还能当上天策将军?”手下自然一片谀辞如潮。

待将里面的火油弹清除干净,李二合才挥挥手,更多的骑士下马进去,肩扛手抬,想将沉重的投石机搬离这里。

只听李二合开心笑道:“这下没有火油弹了,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引爆。”说完便晃悠悠的策马进去,示威一般立在场中,大肆嘲笑着对手地失策。现在这院子四处都被天策军包围了,他也不虞受到弓箭的偷袭。

远处的一栋民房上,石勇收回手中的‘千里镜’,伸出大拇哥,由衷赞道:“皇甫大哥,你可是把李家人琢磨透了。”

皇甫战文已经从起初的兴奋中恢复过来,冷酷一笑道:“人不怕不聪明,不怕太聪明,就怕只有一点小聪明。”说着一攥拳,沉声吩咐道:“送李二公子上路吧!”

传令兵凛然应道:“遵命。”说完便射出一颗红色的信号弹。

漆黑的夜空中,突然出现一点明亮的红色,显得那么妖异,那么绚丽。

李二合抬头看了看那妖艳的红色,心中突然涌起一丝不安,策马就要朝门外行去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