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九三章 千里孤坟 无处话凄凉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目送着儿子的背影消失,房间里终又安静了下来,只有夜风吹着窗帘哗啦啦作响。凉风扑面而来,让文丞相不禁打个寒战。

他起身走到窗边,想要关上那扇窗户,视线却停留在窗外草地上的一座小小坟头上。此时夜露深重,那坟头上的花草挂着水珠,反射着皎洁的月光,仿若给这没有名字的冢上披了一层璀璨的水晶。

这是一个衣冠冢,当年那死婆娘没死时,曾经数次追问这房后孤坟的来历,但他都没有说。

多少次午夜梦回,他都能见到那魂牵梦绕的女子。一颦一笑皆刻骨,一切仿如从前。

所以才有了这个坟、这个冢,这是他一个人的秘密,不许任何人染指。

……

然而今天,这坟前却立了一人,只见那人在夜风中白衣飘飘,手上还持着一朵墨玉色的牡丹。

文彦博的视线全部集中在那朵墨玉牡丹上,因为那东西对他来说,有着特殊的意义……那是坟里主人的信物。

仿佛被那墨玉牡丹所吸引,文彦博不由自主地从房中转出,与突兀出现在坟前的白衣文士对面而立。

若是往常,他定然先叫人将其拿下再说。但现在,死志已决的文丞相。没有动一点拿人地念头。反而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那俊逸潇洒的白衣人。

他发现此人眼中满是缅怀,倒不像来喊打喊杀的,这让文彦博更加从容。只见他随手掸了掸衣襟,微微一笑道:“朋友踏月而来,莫非想寻香赏花?”没来由的,他一点都不愿意输给面前这人,即使自己已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。

那人把玩着手中的墨玉牡丹。闷声道:“这里除了个黄土埋到半截地糟老头子,似乎就没有别人了。哪来的什么花可寻、什么柳可问?”

文彦博干笑一声道:“不错,这儿确实不是寻香之所,但朋友能来送老夫一程,这份高义就足以流芳百世了。”

“你可真不要脸呀!”那人闻言怪笑道:“怨不得人家说文相爷是不要脸地祖师爷呢。”

文彦博听得出此人话语中强压的火气,微微一笑道:“朋友知道老夫的性命,但老夫却不知道你的,是不是有些不公平呀?”

那人哂笑一声道:“这世上要是事事公平。还要阎罗王的十八层地狱作甚?”

文彦博被他噎得一愣一愣,只好苦笑道:“朋友愤懑了,看您容貌奇伟、气度不凡,应该不是无名之辈,不知您的高姓大名?”

白衣人不由笑道:“你还挺执着,”文彦博微微一笑,却听他足以气死人道:“不过我是来看热闹的,没听说有台上地角儿问观众性命的。所以不说也罢。”

文彦博哈哈大笑道:“朋友风趣……”白衣人也跟着仰天大笑,一对疯癫的中老年男子夜枭般鬼号起来。

良久,文彦博突然止住笑声,左手扶腰道:“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谁,”说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对方,一字一句道:“你就是号称‘见首不见尾’的……鬼…谷…子!”

对面正是乐布衣。他抚摸一下手中的墨玉牡丹,神色平静道:“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,你恰好是其中之一。”

文彦博开怀笑道:“老夫果真是有福之人,临死还能得着当世第一高人前来送行,这下死而无憾了。”

乐布衣不再和他纠缠‘送行’与‘参观’的区别,转而冷冷问道:“我来问你,当年你既然得了墨玉地芳心,为何还要抛弃她呢?”

文彦博这才知道她一直念念不忘的那人,居然是大名鼎鼎的鬼谷子,不由一阵妒火中烧。面上却摆出一副哀伤的样子。涩声道:“当年浣纱的西子与越大夫范蠡郎才女貌、情投意合。但为了越国的大计,范蠡亲自将西子送入吴国皇宫。这其中地肝肠寸断,又有谁能体会呢?”

乐布衣见他自比范蠡,不禁一阵恶寒,稍微站远一点,感慨道:“我知道你为什么落得今天这般田地了。”

对于鬼谷仙师地批语,文彦博还是很重视的,拱手道:“请仙师解惑。”

乐布衣淡淡笑道:“因为你太不着调了……”

文彦博苦笑一声道:“仙师却来消遣在下。”

乐布衣微微摇头道:“不是消遣,你实际上就是个怂货,却总把自己当成高人,所以我才弄不明白,墨玉为什么看上你呢?”

文彦博得意笑道:“就算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但能胜过仙师一次,文某也不虚此生了。”

乐布衣一向是个锋利的人,他唯一的弱点就是这朵墨玉色的玫瑰,而文彦博显然看出了这点,毫不留情的奚落起来。这让乐布衣的表情不再那么淡定,他微微皱眉道:“看来你无数次用这番说辞来安慰自己。这样也好,否则你就太可怜了。”|||||

文彦博闻言面色一窒,叹息一声走到坟边,定定地望着那坟良久,伸手捧起一抔坟上土,贪婪的嗅了嗅,才幽幽道:“其实你一点都不了解她……”

乐布衣地眉头皱成个凹字形,默然无语地望着文彦博,静静听他道:“世人都知道,鬼谷子八门六术、无所不能。其实你还是有不能的……”说着微笑望向他,轻声“你不能克服自己地骄傲,你被你的骄傲蒙蔽了眼睛。”

乐布衣默然无语。手中地牡丹冰凉刺骨,让他几乎不能把握。

文彦博将手中的泥土重新拍在坟上,又开始一棵棵的拔着坟边带露的野草,口中轻声道:“你只道墨玉儿没有选择你,可你想过她为何没有选择你吗?”

乐布衣能感觉到,萦绕在自己心头近二十年的迷雾终要散去,他的呼吸不由急促起来。沉声问道:“为何?难道不是因为她中意的是你吗?”

文彦博头也不回地轻笑道:“我倒也想如此,”说着站直身子。拍拍手上的泥土道:“若墨玉儿爱地是我,也许我就不是今天的我了。”

乐布衣皱眉听着文彦博绕口令般的说辞,艰难问道:“那墨玉儿喜欢的是谁?”

文彦博霍的转身,双目喷火道:“我真替墨玉儿不值,怎么就爱上你这么个只爱自己的家伙?”踉跄着走到乐布衣身前,用那双沾满泥土的手紧紧揪住他地衣领,近乎咆哮道:“你一听她说爱的不是你。就将自己立刻缩成一团。你的骄傲不容许你去质问一个不爱你的人,为什么不爱你!对不对!”

只听咯啦一声,乐布衣手中刚刚黏接起来的墨玉牡丹,又一次被他从中捏断。他额头的青筋一条一条,强抑住快要爆发的情绪,一把提起文彦博,甩手掼到坟包上,低声嘶吼道:“一派胡言。你就是一派胡言!不要以为你文彦博龌龊,别人就都是一般龌龊!”

文彦博的老腰哪禁得起这般蹂躏,顿时仰面瘫倒在坟包上,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,但他却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道:“你动手了,因为你心虚了。因为你被我说中了……你在生气,但你生的是自己的气!若是当初你没有那么骄傲,你就会想明白,墨玉儿如此做,只是为了秦家的存续而已,而不是什么喜欢上了别人!”

说着仰天长笑道:“她是谁?她是墨玉儿啊!世上最纯洁、最善良的女子啊!又怎么移情别恋呢?”虽然像是在笑,可那浑浊的泪水,却如决堤一般。止也止不住:“实话告诉你吧!当时我正好死掉了前妻,便想将她明媒正娶。可她只是一味找藉口推脱。现在想来,就是想等着你想明白了,再回来将她接走。”

“结果等来等去,等到了两国谈判,墨玉公主和亲地结果。时至今日,我仍记得当时她接到圣旨时的表情,那分明是‘解脱’啊!”文彦博大口喘着气,满脸的伤怀道:“那一刻,我才彻底明白,我就是用尽浑身解数,都不能在她心里挤占哪怕一丝地方,她的心里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人啊!”

仿佛一道晴天霹雳落下,打得乐布衣肝胆欲裂,他摇晃几下,勉强站住道:“你说什么?墨玉心里的人是我?”见文彦博凄然点头,他不由呆滞道:“那她为何……”不用再说,以他的聪明程度,只须点破这层窗户纸,事情的来龙去脉自然清清楚楚……

若是当年墨玉公主实话实说,年轻气盛、还不知何为‘天下’的乐布衣,九成会将她带走,从此归隐田园、采菊东篱,万不回管什么大秦皇家存亡断续的,所以她才骗了他。这简简单单的一句‘我喜欢地是别人。’竟然整整骗了他二十年!

若说错过墨玉公主,没有他自身地过错,是谁都不信的。

一道鲜血从乐布衣口中喷出,正洒在那衣冠冢上,乐布衣双膝一软,跪倒在坟前,伸手捧起冰凉地泥土,喃喃道:“你说的不错,我是个懦夫,当初自以为男人一样的退出,本质上却仍是懦弱的行径。”说着说着,泪水便滑了下来。

莫道男儿心如铁,一朝梦醒,满山红叶,俱是断肠血。

夜凉如水、月色凄婉,两个老男人眼泪纵横,只为身边一座孤坟而哭,若是那位墨玉公主在天有灵,不知是该欣慰地笑了,还是会肝肠寸断呢?
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

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。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唯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断肠处,明月夜,短松岗。

……

突然,夹杂着喊杀声与哭号声的嘈杂声从四处响起,惊醒了沉浸于往事不能自拔地乐布衣,他随手擦干眼泪。自嘲笑笑道:“痛快!”

|||||

文彦博哈哈笑道:“不错,二十年的心曲、二十年的块垒。今朝一吐而净,实在是痛快啊!”

乐布衣一笑,又问道:“还有最后两个问题,你如实回答,我就可以带你走。”

那只文彦博缓缓摇头道:“我不走了,我累了,我就要靠着墨玉儿睡了。”说着洒然一笑道:“但你尽管问。我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。”

乐布衣只道他说得场面话,沉声问道:“当年让墨玉去齐国和亲,是谁的主意?”问这问题时,乐布衣面目狰狞,仿佛要吃人一般,但不是冲着文彦博的……因为他能感到,文彦博对她的爱,似乎比自己还要深厚。

文彦博闻言皱眉道:“这件事情。是李浑先提出来的,但以文庄太后地作风,她应该至少是默许的。”

乐布衣鼻息沉重地点头道:“第二个问题,乔远山与你什么关系?为什么那账册上没有他的名字?”

文彦博错愕半晌,恍然大悟道:“我说嘛!神机高徒的机关。怎么被人砍瓜切菜一般破掉了呢。除了鬼谷仙师,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。”

乐布衣毫不否认道:“是又如何?你很愤懑吗?”

文彦博一阵憋气道:“按说老夫恨死你这害得我身败名裂、家破人亡的混账了。”说着又撇嘴笑道:“但都到这一步了,我还有事儿求着你,只能下辈子再报仇了。”

乐布衣站起身子,拍拍手道:“随时欢迎。”

文彦博呵呵笑道:“你不怕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?”

乐布衣也呵呵笑道:“我会五雷正法心一诀,捉鬼画符是我的副业。”

“乔远山不是我的人。”文彦博终于揭开谜底道:“他岳父是蒋老相爷,又怎么会投靠我这边呢?”

“那他为何将五殿下的行踪泄露给你?”外面的嘈杂声音听起来越来越真切,乐布衣只好加快语速问道。

文彦博摇头笑道:“这你得问乔远山或者蒋老相爷,也许李太尉也知道,但跟我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乐布衣点点头。虽然对他的回答不甚满意。但已经没时间再细细盘问。俯身便要背文彦博起来,却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道:“你走吧!我已经油尽灯枯,就算侥幸没死,也是个活死人了,却不想再受这人世间的煎熬了。”人都是上山容易下山难,更何况一国宰相呢?

乐布衣之所以想救他,不过是方才产生了些物伤其类的感觉。再说文彦博已经是没有爪牙的病老虎,再也成不了祸患,看在他对墨玉的感情的份上,才想顺手为之地,但见他坚持,也就不再说话。

乐布衣放开文彦博,沉声问道:“方才你说有事相托,现在说吧!是照顾你那二儿子吗?”

文彦博摇头笑道:“我已经给他准备好了一切,若是他连个混吃等死的富家翁都当不好,那还是死了算了,浪费仙师时间作甚?”

“那你想让我作甚?”

“将墨玉儿的坟,从东边迁回来。她都出去二十年了,肯定想家了。”只听文彦博喃喃道。

乐布衣意外地点点头,他不得不承认,今天的文彦博,确实几次颠覆了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。

深深看文彦博一眼,乐布衣将半边墨玉牡丹搁在他手中,轻声道:“到那边也有个信物,说不定凭这个就能找着她呢。”

文彦博紧紧攥着那半边牡丹,微笑道:“她那么好地人,一准早就投生到哪家安康人家了。我却必坠阿鼻地狱,碰不上的。”

“那就当个想念吧!下油锅时也好捱些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