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九六章 明心见性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清河园之内,独门小院之中,油灯如豆,桌上几个冷盘,有酒。

秦雷双手抱在胸前,面色阴晴不定,呼吸仍旧比寻常要粗重一些。

乐布衣还是一袭白衣,他将青色的瓷瓶放入个大碗之中,碗里是冒着热气的白水。一边轻声道:“冷酒入愁肠,肠冰心更冷。所以此时不宜饮冷酒。”

秦雷撇撇嘴,没有表示异议。他的脑海中一片混沌,无数种猜测、无数种可能一齐涌出来,让他不得求证、无法思索,甚至连双眼也一并失去了光彩。

看他这副样子,乐布衣不禁笑道:“原以为王爷是来安慰我的,不过现在看来,是到我这寻求安慰的吧!”

秦雷摇摇头,用力按摩着受伤的左手。过一会儿,才幽幽问道:“你当初为什么到我身边?”

乐布衣嘿嘿笑道:“混口饭吃呗!现在这世道,测字算命不好混啊!”

秦雷不听他信口胡诌,皱眉问道:“真是太后邀请你来的吗?”

乐布衣见他的进退举止完全与平时大异,分明是方寸大乱所致,摇摇头道:“不是,是我毛遂自荐,向太后要求过来的。”看看秦雷,又轻声道:“因为我的身份有些特殊,若不先打好招呼,会给你带来麻烦的。”

秦雷点点头道:“我现在麻烦大了、大麻烦啊……”

乐布衣不由奇怪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是不是文彦博跟您说过什么?”

两人虽然亦师亦友,可秦雷在没有搞清事情本来面目之前。怎能露出一丝口风呢?沉默半晌,还是摇头道:“不说也罢……”

乐布衣笑道:“王爷还不到二十岁,怎能像老人家一般长吁短叹呢?”说着先给秦雷斟酒,再给自己也倒上,两人一碰杯,便连饮了三个。

三杯温酒下肚,秦雷感觉腹中终于有了些暖意。咋舌道:“这酒带劲,酒是个好东西啊……”

乐布衣捻个茴香豆在嘴里慢慢嚼着。满脸回味道:“是呀!若是没有酒,让男人怎么活呀?”

秦雷哈哈笑道:“此话有理。”说着又与乐布衣对饮一盅,双目微红地望向乐布衣:“你不是号称没心没肺吗?为什么今日也心中纠结呢?”

乐布衣哭笑不得道:“我怎么又成没心没肺了?”一边给秦雷续酒,一边轻声道:“就像王爷不想把今日地烦恼对别人讲一样,在下也不想讲。”

秦雷咯咯笑道:“既然都不想讲,那就喝酒、喝酒。”乐布衣也不推辞。与他杯来盏去,连饮了不知多少。直到桌上摆满了酒壶,两人都喝成了大红脸,这才停下歇息一会儿。

秦雷舒服的倚靠在被褥上,摇头晃脑道:“你是不是去见文彦博了?”

乐布衣差点说秃噜了嘴,好半天才讪讪道:“没有,我和他又不熟,去见他干什么?”

秦雷眯眼看他好半天。才挠挠眉毛道:“不熟就好啊!以后见不着了也不可惜。”

乐布衣微微一顿道:“他怎么了?”

“死了。”秦雷面无表情道:“被我杀了。”

乐布衣顿时呆住了,喃喃道:“怎么会呢?”说完叹气道:“他好歹是一国宰相,就这么悄没声的杀了……对您的名声不利啊!”

“对外就说他畏罪自杀吧!”秦雷轻声道:“此人必须要死,因为他太混蛋了。”

乐布衣沉默半晌,终是点点头道:“死了也好。干净利索。”也把身子靠在炕的另一头,手持酒瓶道:“看来是文彦博带给你的烦恼。”

秦雷耸耸肩膀没有言语,算是默认了他所说。

乐布衣微微笑道:“不管别人跟你说了什么,王爷,你都要相信自己的判断。”说着从怀中掏出半块墨玉,轻轻摩挲着,满目缅怀道:“当年,我便是听信了别人地话,不相信自己的判断。二十年后,我终于幡然醒悟……但一切都晚了。”

秦雷喃喃道:“自己地判断?”

乐布衣把玩着手中的玉石。点头道:“对。盲人摸象的故事您听说过吧?”

秦雷呲牙道:“说有四个瞎子没见过大象的样子。便去摸摸,一个说大象像蒲扇;一个说大象像柱子;一个说大象像墙;一个说分明是根绳子。”

乐布衣笑道:“不错。事情的真相虽然只有一个,但人们由于所处立场不同、了解信息不全,往往只能看到其中一个方面。”

秦雷也从桌上拿起一个酒壶,仰头灌一口,擦擦嘴道:“不错,除了真正亲历过事情本身的人,其余人大多是道听途说,甚至以讹传讹,可信度并不高。”

乐布衣点头道:“人都是有联想能力的,看到白嫩地胳膊,就会想到没穿衣裳的美人儿,这还是有根据的;还有那不着调的,看到馍馍就会想到女人的胸部,继而想入非非起来……”|||||

秦雷嘿嘿笑道:“四十年的老处男还会想入非非?”

乐布衣闻言苦着脸道:“王爷,我可是在安慰你呀!你可不能欺负好人。”

秦雷笑着赔罪几句,旋即正色道:“我明白你所说的了。人为了自己的某些目地,以偏概全、甚至胡说八道,都是有可能的。所以不能一概相信别人说的……”

乐布衣点点头,搁下酒瓶,微笑道:“不止是别人说得,甚至还有你亲耳所闻、亲眼所见的。”说着有些伤感道:“有时候,你会被自己地所见所闻骗了的。”

秦雷揪着下巴上越来越密地胡子道:“那我还能相信什么?”

乐布衣抬起眼皮。双目中神光湛然,哪有一点饮酒过度的样子。他伸出手,指了指自己的胸口,一字一句道:“自己的心,在这个世上,只有你的心不会骗你。”

说着将那玉石揣会怀中,继续用心窝地热量温养起来。口中轻声道:“但有一个前提,你必须保持内心的通明。不被嫉妒、仇恨、色欲、贪婪、恐惧、愚昧、冲动所蒙蔽,只有这样,你才能彻底相信自己地心。”

秦雷挠挠头,若有所悟道:“也就是说,我要克服嫉妒、仇恨、色欲、贪婪、恐惧、愚昧和冲动?”

乐布衣面色郑重的点头道:“对,嫉妒令人量窄;仇恨令人发狂;色欲令人丧志;贪婪令人堕落;恐惧令人胆怯;愚昧令人肤浅;冲动令人鲁莽。这都是一个王者的死穴。”

秦雷微微点头道:“如果我做到了,就可以依靠内心做出地判断了么?”

乐布衣呵呵笑道:“那是自然。一个人在不量窄、不发狂、不丧志、不堕落、不胆怯、不肤浅、不鲁莽地情况下,做出的判断,是值得所有人信赖地。”

秦雷终于重重点头,沉声道:“关键在于修心。不要让那些负面地情绪,影响了自己的判断。”

乐布衣哈哈笑道:“王爷明白了就好。”说着从袖中掏出一支毛笔,晃悠着起身,在洁白的墙面上提下几行字道:

‘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;时时勤拂拭。勿使惹尘埃。’

写罢掷笔具备道:“我等俗人,达不到六祖慧能得更高境界。能学习神秀禅师的法子,每日三省,便算是善莫大焉了。”

说完拿起酒瓶,鲸吸一口道:“王爷,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?”回答他的。却是秦雷富有节律的呼噜声。

乐布衣外头一看,原来自己写字的功夫,王爷竟睡过去了。看着他抱着酒壶,醉态可掬地样子,乐布衣不禁莞尔,轻叹一声道:“年轻就是好啊!再大的烦心事儿都能睡着了。”说着略带自嘲道:“哪像我老人家,注定要失眠喽。”

便轻手轻脚地将他怀里的酒壶拿走,给他盖上床被子,又吹熄了灯。自个却伴着那鼾声自斟自饮起来。

……

玉兔西沉。金乌东升,新的一天又来到了。小鸟们叽叽喳喳的蹦跶起来,准备找些早起地虫子充饥。

听着窗外小鸟一叫,秦雷便伸个懒腰醒过去,柔柔惺忪的双眼,歪头看见乐布衣正伏案酣睡。他也不出声,轻轻掀开被子,蹑手蹑脚的走出门去。

门外春风送暖,阳光还算明媚,秦雷一边往外走着,一边要伸个懒腰。谁成想刚迈出一步,便被什么东西一绊。他一来没想到大门口居然有东西挡道;二来宿醉刚醒,手脚头脑都还不太灵光。顿时便参见一声,被那东西绊了个四仰八叉,仰面躺倒在地。

这一跤摔得秦雷七荤八素,捂着腰破口大骂道:“什么玩意绊了老子?”

那玩意儿见自己闯了祸,赶紧凑过来,将秦雷扶着坐起来,一脸尴尬道:“是我,我不是玩意儿。”

秦雷一看竟然是沈冰,见他一身露水,神情疲惫,也没了什么气。狠狠给他一个暴栗,笑骂道:“你小子大清早的跑别人门口蹲着干什么?”

沈冰一边扶秦雷站起来,一边小声道:“属下前来领罪。”

秦雷‘哦’一声,拍拍他水淋淋的肩膀,温声道:“下次记住,别这么糟蹋自个身子,将来年纪大了会坐下毛病的。”

这话说得沈冰顿时红了眼,哽咽道:“属下知道了。”秦雷微微一笑道:“那就快去换身干素衣裳,然后去书房等我。”沈冰咬着嘴唇点点头,轻声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说完便行礼退下。秦雷也晃晃悠悠的回去后院。

一出乐布衣地小院门,石敢便凑上来,秦雷狠狠瞪他一眼,笑骂道:“你这狗东西,昨晚是不是以为我要杀沈冰来着?”

石敢不好意思的挠头道:“属下误会了,请王爷恕罪。”

秦雷飞腿踹他一脚,佯怒道:“我有那么残暴吗?”

石敢赶紧摇头不迭。一脸小意的岔开话题道:“侯大人来了。”|||||

说到正事,秦雷地神情也正经起来。颔首道:“让他去书房等我。”又轻声问道:“秦守拙那边开始行动了么?”

石敢点头道:“名单已经给了秦大人,我们的人也派进京都府衙门里了,应该没什么问题了。”

秦雷点点头,又问道:“沈青和石勇那边呢,已经摆脱了吗?”

石敢闻言面色一紧,摇头道:“仍旧与天策军在京郊对峙,鹰扬和破虏军二军正在向这边移动。局势相当危险。”

秦雷微笑道:“皇甫老将军现在在哪?”

“按路程计算,应该距离咱们还有半天的路程。”石敢轻声道。

秦雷自信一笑道:“没问题,等会儿我们出城与沈青他们汇合去。”说完便大步往后院走去。

石敢快步跟上,小声补充道:“据说昨天晚上,李二合被炸死了。”

秦雷‘哦’一声,没有再说话。他倒不在乎李二公子是死是活。可这一次,小胖子地哥哥终于死在自己手里了……两人之间一直自欺欺人地和睦关系,应该再无继续下去的可能了吧!

有些失落地叹口气。他将双手抄进袖子里,慢吞吞的回到自己的住处。正好碰上端药上楼的云裳,云裳一看见他,马上想起昨日里羞人的场景,小脸一下就涨的通红,蚊鸣一般叫声‘王爷’。却没有飞一般的逃掉。

秦雷嘿嘿一笑,柔声道:“衣服……挺合身啊……”

云裳地脸更红了,看看四下无人,狠狠剜他一眼,小声道:“坏死了。”

秦雷挠挠头,转个话题道:“诗韵醒了么?”

云裳先是点点头,又摇头道:“原先是醒过来了,但又被我弄睡过去了。”

秦雷奇怪笑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“醒着伤口会很痛,还是睡着舒服些,而且睡着了身子复原的快。”云裳小声解释道。

秦雷指着云裳手中的罐子笑道:“那这是给谁喝的?”

云裳没好气的看他一眼。娇声道:“给一个明明受了重伤却四处乱跑。还通宵喝酒的坏人喝的。”

秦雷不好意思的嘿嘿笑道:“是吗,那太不应该了。应该严肃批评。”

这话不说还好,顿时引得姑娘泫然欲泣,抱着罐子抽泣道:“你这人,怎能如此不爱惜自个身子呢?你不知道人家会心疼吗?”

秦雷赶紧又赔不是又作揖,还双手抱过药罐子,也不管烫不烫,咕嘟咕嘟喝了两口道:“下不为例,再不改就是小狗。”

云裳伸出白玉般地小手指,含泪看着秦雷,把他看的浑身发毛,小声嘀咕道:“你是在鄙视我吗?”

云裳哭笑不得道:“人家是让你拉勾了……”

秦雷恍然大悟,赶紧伸出手指与云裳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反悔,末了还盖了个章。姑娘这才破涕为笑道:“再有下次,就三天不理你……”

秦雷赶紧告饶道:“姑奶奶饶命,你就是一时一刻不理,我就受不了。”这话说得云裳眉开眼笑,娇声道:“人家也是……”

两人说完肉麻话,这才并肩上楼,一个去洗澡,一个去看诗韵去了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