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卷 云诡波谲 第三九七章 布枷锁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沈冰回屋简单擦擦身子,换一身干净衣裳,就赶紧到王爷的书房去候着。

却见着书房中有比他更早到的,乃是政务寺另一员都司、商贸司的侯辛。两人乃是从东齐上京一道出来的,属于王爷的铁班底,交情自然不浅。

沈冰一见是他,就职业性地问道:“你跑这来干啥?不是在家休婚假吗?”

侯辛嘿嘿一笑,拉他坐下道:“我也不知干啥,反正王爷叫我,我就来呗!”

沈冰坐下喘口气,便想到一种可能,狐疑地看了侯辛一眼,任凭他再怎么逗弄,都是一言不发。

两人没等久,一身清爽的秦雷便出现在门口。沈冰两个赶紧起身行礼,秦雷笑眯眯的颔首道:“都坐吧!咱们就是随便聊聊。”石敢给三人上茶以后,便轻手轻脚的走出去,还不忘把房门随手掩上。

秦雷坐在那张宽大书桌之后,翘着二郎腿道:“侯辛,和新媳妇处的怎么样?”

侯辛闻言笑逐颜开道:“原来结婚就是不一样,跟逛窑子的差别太大了。”

秦雷好奇道:“怎么个不一样法?”

“不用给钱啊……”侯辛贼眉鼠眼的笑道。

沈冰刚端起茶盏来喝一口,闻言便‘扑’的一声,喷出两尺多远的水雾。

秦雷也一屁股从椅子上滑下去,若不是地毯柔软。定然就摔着了。

侯辛赶紧把王爷扶起来,嘿嘿笑道:“俺是开玩笑得,哪能拿自个媳妇儿乱比呢,各有长处吧!”

秦雷笑骂道:“看来你对窑姐儿地感情还是蛮深厚的。”

侯辛贼眉鼠眼的对沈冰道:“有个说法是什么来着?家花哪有野花香,是不是。”

沈冰本来就是个冷人儿,且又心里长草,哪有闲心与他聒噪。板着脸教训道:“注意仪容。”

侯辛讪笑一声,嘀咕道:“无趣……”却还是老老实实坐下。不再满嘴胡柴。

秦雷见他有些尴尬,呵呵笑道:“自己人嘛!随意一些也不是什么大事。”侯辛赶紧就坡下驴道:“属下刚才有些忘形了,沈兄弟教训的是。”沈冰笑笑没说话。

秦雷赶紧岔开话题道:“侯辛啊!还有两天你的婚假就结束了,有什么想法没有?”

侯辛嘿嘿笑道:“没啥想法,就是这婚假再延长点就好了。”

秦雷眯眼笑道:“不可能。明天你就得来当差,少了的那天算是惩罚你不敬业。”

侯辛苦着脸道:“好吧!我多什么嘴呀!真是的。”

秦雷瞪他一眼,状似无意地问道:“还想回你的商贸司吗?”

侯辛把脸笑成菊花一样道:“王爷这样说,俺就是熬出头了,”说着求天告地道:“俺是一天都不想在商贸司干了,一点都不刺激,不符合俺地性格。”

秦雷嘿嘿笑道:“那孤就勉为其难的。给你找个最刺激的活计。”

侯辛点头如捣蒜道:“越刺激越好,最好像沈兄弟那样的……”

话音一落,秦雷便笑道:“不如你来接替沈冰吧!他正好要外放了。”

沈冰微一错愕,只见王爷面带微笑对自己道:“我要把你派到东边去,领导东三省的军情工作。为必然到来的战争做好准备。”

沈冰顿时明白了王爷的苦心,眼圈通红道:“属下一定不会让王爷再失望了。”

秦雷温和笑道:“你从没让我失望过。”沈冰使劲揉揉鼻子,才能止住眼泪流下来,哽咽着说不出话来。

侯辛因为最近休假,也不知道王府里发生了什么事儿,只听说王爷遭到刺杀,后来又把文丞相给收拾了。但看现在这个节骨眼上,王爷要把沈冰调走,虽然王爷给了个说法,但他还是听出。似乎沈冰犯了什么错误一般。

不过侯辛这家伙心里精明得很。装作糊涂地跳过这一段,愁眉苦脸道:“王爷。这差事我以前没做过呀!上来就干一把手,怕……怕干不好。”说着贼眉鼠眼道:“要不您让我给沈兄弟当副手,我们一道往东边办差得了。”

秦雷翻翻白眼道:“那你媳妇不得在背后骂死我,你还是老老实实给我待在京里。沈冰会带你两个月的,两个月以后,你要是还干不好,就给我回家种地去。”

侯辛这才勉勉强强应下,又叫唤着要向沈冰拜师,倒把沈冰弄得不好意思起来。

秦雷拿起杯盖,作势要扔侯辛,笑骂道:“快滚蛋回家跟你老婆作别吧!明天直接去沈冰那点卯,三个数,立刻滚蛋……”侯辛赶紧抱头鼠窜,他可知道,王爷是说砸就砸啊!

这个闹哄哄的家伙一走,书房中立刻恢复了安静,上午的阳光透过琉璃窗流淌进来,是那么的柔和、那么的多姿。

秦雷起身走到沈冰身边坐下,就坐在那柔和多姿的淡黄色阳光中,声音也一样的温和:“不要有心理压力,文彦博和李浑想要联手瞒住我们地眼睛,还是可以做到的。你们谍报司虽然有责任,但……非战之罪。”|||||

沈冰脊梁挺得直直的,坚定摇头道:“谢谢王爷为谍报司和卑职开脱,但您所说的,卑职不敢苟同。”

说着起身站直,朝秦雷干脆行礼道:“卑职恳请检讨。”

秦雷苦笑一声道:“这么认真干嘛?你没看见我准备大事化小吗?”说着轻声解释道:“我知道,你从来不喜欢这差事。是孤王当初硬将你按在这个位置上的。你虽然心里不舒服,但从没怨言,兢兢业业地一干就是两年,这些孤都看在眼里、记在心里啊!”

沈冰紧紧咬着嘴唇,跪在秦雷面前道:“古人都说,士为知己者死。能为王爷驱策,属下三生有幸。”说着话锋一转。正色道:“但规矩定下来是用来遵守地,不是用来破坏的……不能有例外。否则有一就有二,次数多了,规矩也就成了摆设。”

说完叩首坚决道:“所以卑职恳请王爷在听完检讨后,秉公处置,切勿为属下一人,坏了如山的规矩。”

秦雷听的心中感动,弯腰扶起他道:“知道孤王为何不前日就处罚你吗?”

沈冰轻声道:“王爷想让属下戴罪立功。以减轻罪责。”

秦雷摇头笑道:“这是一个方面,但更重要的是,当时我很生气,今生从没那般气愤过,”说着坦然道:“所以我不敢做决定,我怕盛怒之下,做出些日后会后悔的事情。”

沈冰‘哦’一声,又听秦雷神色淡然道:“知道当时我想怎样吗?”

沈冰摇摇头。便听王爷幽幽道:“有那么一个瞬间,我想把你地脑袋砍下来。”

沈冰赶紧俯首道:“属下该死,绝无怨言。”

秦雷端起茶壶,直接对嘴灌一通道:“但第二天,也就是昨天,我又觉得。砍头太重了。你罪不至死,应该改为农场服劳役二十年比较合适。”

沈冰这才知道,自己在刀口上打了转,不由又有些心惊胆颤,心里头可谓是五味杂陈。

却见王爷满面笑容道:“但是今天,我又改主意了。现在是非常时期,像你这样忠诚能干的优秀手下,可是王府急缺地。若是把你打入冷宫,那我不是自找麻烦吗?”说完扶着沈冰的肩膀,满面真诚道:“你要是真想赎罪。就好好干。多立功。等到咱们算总账地时候,再加加减减。那时候要是还不能将功折罪,不用别人说,孤就亲手打你板子。”

沈冰这才知道,王爷绕这么大圈,还是为了帮自己开脱,心中自然感激不禁。但越是这样,就越是解不开心中疙瘩,小声嘟囔道:“规矩不可废。”

秦雷一听就火了,拍桌子骂娘道:“感情老子说了半天,都是白费吐沫了?怎么你一点都听不进去呢?”说着一挥手道:“这王府是我地,我说的就是规矩,你不要叨叨了。”

沈冰叩首道:“王爷曾经说过,谁立地规矩谁就要第一个遵守,若是违背了,就没资格再立规矩。您可不能违背呀……”

“这不是特殊时期吗?你能不能别这么教条!”秦雷无奈的呻吟道。

“越是特殊时期,越要严格遵守规矩,不然王爷地威信从哪来?咱们的战斗力又从哪吗?”沈冰寸步不让道。

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半晌,秦雷终是忍不住扑哧笑道:“从没见过这样的,官老爷说:‘我饶了你吧!我饶了你吧!’被告却说:‘你杀了我吧!你杀了我吧!’”说着摸摸沈冰的头,嘿嘿笑道:“小沈啊!咱俩是不是弄拧巴了?”

沈冰也无奈地点点头,却不接话。

秦雷摸着下巴上的胡子想了半天,拊掌笑道:“要不这么办吧!我给你弄副布枷锁,你贴身穿着,就算是服刑了。大不了带个二三十年,啥时候退休啥时候脱呗!”

沈冰心道:‘这样也行啊?’但也知道王爷已经仁至义尽,若自己再拒绝,就是大大的不识好歹了。这才小声道:“这期间地俸禄停发、一切荣誉与属下无关,没有假期、没有福利,服役年限也要扣除掉这些年去。”

秦雷闻言欢喜道:“你要给我白干活?我是不是在做梦啊?”

沈冰点头道:“属下愿意接受这样的惩罚。”秦雷踹他一脚道:“真是个倔种。那这二十年里,你怎么娶媳妇?倒插门吗?”

沈冰嘴角抽搐一下道:“属下争取尽快减刑吧……”

这就算定下了对沈都司的处理意见。秦雷也装模作样地处罚了自己一下……十年不领王府发的俸禄。虽然听起来吓人,可他什么时候领过王府的俸禄啊?

一个彻底告别真金白银地家伙。竟然用不发薪水来惩罚自个,除了用虚伪二字形容,实在找不到其他更恰当的词汇。

……

把各自的惩罚商定以后,两人重新落座。秦雷这才布置起沈冰东去的任务来:“三件大事你要做好。其一,许伟来信说,他与马奎已经势成水火,根本无法执行计划。而马奎也来信大表忠心。反说徐伟阳奉阴违,只是想抢班夺权。是个大大地奸臣。你要去调查清楚此事,并安排对策,必要时可越过两人,直接拿过在东齐的指挥权。”|||||

沈冰点头应下,又听王爷道:“其二,在控制住我们在东三省和东齐地力量后,迅速对东齐展开渗透。收集一切军事情报。具体要求会有任务手册说明。”

秦雷双目炯炯地望向他,沉声道:“此事异常重要,你准备越细致,越精确。等一旦战事爆发,我们的胜算就越大,也能少死几个弟兄。”

对于战争的爆发,在统帅咨议会上早就达成了共识,沈冰自然不会怀疑。郑重应下后。又轻声问道:“还有什么任务?”

“严密监视河阳公主,但不要惊动她,强龙压地头蛇,你这过江地猛龙,还是小心为妙。”秦雷微笑道。

沈冰又一次应下,这就算接受了王爷地任务。两人快速说一下具体细节。秦雷便起身道:“我要去城外拉架,你可以继续去审问文铭礼了。”

那知沈冰轻声笑道:“那小子就是个脓包,属下也没用刑,就是吓唬了他几下,便如竹筒倒豆子似得全招了。”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块玉石印章还有一封信,双手奉给秦雷道:“他说凭这个可以得到文彦博在南楚存的财产文契。”

秦雷接过那东西,揣在怀里笑道:“等着什么时候去南边了,再取出来吧!”

沈冰有些意外地点点头,轻声道:“还有,对文家抄家的统计也出来了。”

“怎么样?”秦雷双眼冒金光道:“记得乐先生说过。这家伙的不义之财海了去了。”

沈冰摇摇头。又拿出一张清单递给秦雷道:“王爷可能要失望了。没有搜到太多东西,零七八碎加起来。也就是折银三十万两的样子。”

秦雷快速的扫一眼那清单,失声惊讶道:“不可能,乐布衣亲眼所见,光成箱的黄金就有好几十万两呢,至于古玩珍宝更是不计其数、价值连城。”

沈冰无奈的摊手道:“可那秘库已经废弃了,别处也找不到。”想了想又道:“要不再回去找找,属下就是掘地三尺,也要把那些东西找出来。”

秦雷叹口气道:“不能再去了,现在再去的话,会让人笑话吃相难看地。”

沈冰不甘心的攥攥拳,突然眼前一亮道:“四天前暗桩见过文铭义回家,后来连夜离家。那些东西会不会让这家伙带走了?”

“这些天有车队离开文家吗?”秦雷沉声问道。

“没有,只有每天送菜的进出。”说完沈冰狠狠一拍脑瓜道:“这些送菜的八成有问题!”

秦雷皱眉沉声道:“那是一大笔财产呢,若不追回来,就会被人用来对付我们。”

“属下这就去办。”沈冰霍得起身道。

秦雷点点头,沈冰便弓身告退,刚走到门口,又听王爷沉声道:“还有文铭义,孤有些不放心这家伙,能抓回来是最好,实在不行就清除掉。”

沈冰沉声应下,转眼消失在门口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