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零二章 丈母娘?!好意外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秦雷向前来助阵的几位将军致谢后,预计参加军演的九支禁军短暂聚首后,很快便分道扬镳,但那万马嘶鸣如春雷炸响、千军呐喊可地动山摇的场面却恒久的印在每位将军的心里。

也在每个将军的心中燃起了一团熊熊的火……若能领袖这十几万军容齐整地将士,横扫六合、荡平八方,此生再无半点遗憾了!

而禁军的兵士们,也被今日这种宏大的场面所感染,迸发出蛰伏在内心深处的激情,暗暗憋着一股劲,想在秋里开始的军演上压倒所有的对手,夺得‘大秦第一禁军’的名头。

禁军九军再聚之日,便是将士们大显身手、龙争虎斗之时。

……

京山军也要打道回府了,秦雷这个大家长,自然要送上一程。皇甫战文、沈青、石勇三人伴着他在队伍中徐徐而行。

秦雷已经知道皇甫战文今日所受的侮辱,笑看他一眼,轻声安慰道:“本来就够丑的,别老黑着个脸了,影响军容。”引得边上几人吃吃直笑。

皇甫战文苦涩笑道:“卑职给王爷丢脸了。”

秦雷摇摇头,微笑道:“不要紧,我的脸很大很厚,丢一点点,没什么影响。”皇甫战文除了苦笑,无言以对。

看他不说话。秦雷一本正经道:“我不是开玩笑得。你最近在京山城,也没回京里,不知道我受欢迎地程度。”皇甫战文心道:‘王爷的脸皮……果然够厚。’

秦雷见他一脸的笑意,知道他不相信。朝边上的沈冰一努嘴,大声道:“不信你问问沈冰,我们这次搞出那么大的动静,还把文彦博的老窝端了。可京都城的百姓都说什么了?”

沈冰赶紧答道:“百姓们说,咱们王爷必定被文丞相欺负惨了。这是要报仇了。”

秦雷微微得意地问道:“那他们害怕吗?”

“怕?为什么怕?”沈冰一摊双手,配合道:“百姓们都说:王爷爱民如子,是不会让咱们平头百姓遭殃的,怕个球啊!”

皇甫战文知道这不可能是两人自吹自捧,不由羡慕道:“王爷地面子真大啊……”

秦雷哈哈一笑,负手道:“你知道当年我来京里时,别人怎么看我。怎么对我吗?”

皇甫战文摇摇头,听王爷平淡回忆道:“当年,别人看见我的车驾,就暗地里说:‘这是个小囚犯。’不久之后,我在万里楼打了架,别人又说:‘看看吧!真是个野孩子。’再过些天,我又被流放到北山草原上去。别人就兴高采烈道:‘我的眼光是多么准啊!’”

皇甫战文默然,王爷那段经历与自己现在何其相似,不论干什么,别人都看不上眼来……他们不惮用最大的恶意来猜度自己的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。只要少有过错,否定、质疑、挖苦、嘲弄,甚至是谩骂便会铺天盖地而来。让人怀疑自己到底还算不算个人。

想到这,他忍不住涩声问道:“那王爷是如何摆脱那种困境,走到今天这种……人见人爱的境地的呢?”

秦雷潇洒笑笑道:“无他,唯自爱也。”说着右手成拳,举在面前道:“面子是自己挣得,不是别人给地。别人之所以尊敬你,并不是因为出身、相貌或者别的什么东西,是因为你做出了值得尊敬的事。”

秦雷面色严肃的接着道:“你要记住,别人之所以不尊敬我们,是因为我们做的还不够好。如果我们能做出真正让人尊敬的事情。即使是你的敌人,也一样会尊敬你的。”

“让人尊敬地事?”皇甫战文似懂非懂道。

“对我们军人来说。让人尊敬其实很简单。”秦雷哈哈笑道:“给你唱首歌,你就知道了。”说着回身对石敢沈冰和沈乞三个道:“把上次我教你们的那首歌儿,唱给皇甫大人听听。”

三人同时张大了嘴巴,心道:‘跟鬼号似的也叫歌?’沈冰苦恼道:“王爷,俺唱歌走音……”石敢也哑着嗓子道:“王爷,俺早上吃咸了,齁着了……”

秦雷冷笑着看向沈乞,粗声道:“你也唱歌跑调?”

沈乞被王爷吃人的目光看着,哪里还敢点头,委屈地摇头道:“俺着调……”

“早上没齁着吧?”秦雷皮笑肉不笑得问道。

“吃地粥,忒淡了。”沈乞低头小声道。

秦雷突然展颜笑道:“很好,沈乞给他两个起个头,然后石敢和沈冰接着唱。”沈冰和石敢知道再推辞的话,王爷还指不定想出什么法子整治自己呢,只好苦着脸点头应下。

王爷的三位贴身将领要唱歌消息,引起了京山军兵士们的好奇,大伙不由自主的放慢脚步,想要听听到底会嚎出什么样的魔音。

沈乞看看两位大人,伸出两只毛茸茸的大手道:“二位大人,看我指挥,激情、稍慢地。”说着打拍子粗声唱道:“起来,大秦的热血男儿!起来,勇敢的近卫士兵!”|||||

事到临头,沈冰两个也豁出去了,扯着嗓子唱道:

“起来,大秦的热血男儿!起来,勇敢地近卫士兵!

满腔地热血已经沸腾,要为胜利而斗争!

将敌人打个落花流水,士兵们起来起来!

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,我们要做天下的主宰!”

“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,不能靠别人施舍。

要创造辉煌地胜利、全靠我们自己,

我们要夺回胜利果实,让未来冲破牢笼。

快把那刀枪擦亮,付出一切才能成功!”

三个大男人的声音绝对称不上动听,歌曲也不算优美,但就在那粗粝的歌声中,一股不甘命运束缚的倔强喷薄而出。仿佛道边柔弱的小草顶开遮住阳光的石块。那种无畏的抗争精神震撼着每一个人地心灵,让他们忍不住跟着低声哼唱道:“……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。我们要做天下的主宰……”

歌声越来越大,最终汇聚成一条奔涌向前地长河,轰鸣不息地向天地万物宣示自己的决心:

“这是最艰苦的斗争,万众一心到明天,

所有理想就一定会实现。

这是黎明前的黑暗,美好未来就在前方!

哪怕付出一切也要到达!”

……

秦雷回到京里时,已经是夜色深沉。洗漱更衣。简单用过晚膳之后,他信步出了房间,在院子里慢慢踱着,仰望着满天的星斗,久久不语。所有人都不知道他这一刻在想什么。

时间一点点的流逝,院子里渐渐夜露深重、凉风彻骨,石敢几次请他休息,都被他摇头拒绝。从昨天起。有件事情一直压在他地心头,白日里太忙碌,没有时间去细想,现在倒出空来,他就不能回避了。

‘我该何去何从呢?’秦雷扪心自问道,这就是他整晚思索的问题。应该说。与文彦博的最后一番对话,给了他很大的困扰,秦雷第一次感到自己的处境是如此的微妙,功成名就和身败名裂就在呼吸之间。也许这一刻,他还是高高在上的皇子,到了下一刻却什么都不是。

‘绝对不能容忍这种情况!’秦雷暗自咬牙切齿道:‘我要把事情弄明白!’想到这,心中又无力的呻吟道:“可我去问谁呢?”

直接去问皇帝,我是不是你儿子?或者问太后,我是不是你孙子?这显然是个很蠢地方法……在没有摸清事情真相之前,绝对不能在他们面前显露出半点的怀疑。若是再过些年。秦雷能让手下绝对效力于秦雷。而不是大秦五皇子殿下时,自然不惧。可现在。显然还为时尚早。

寻思半晌,他还是决定自己把事情先搞清楚,不然就太被动的。

如何搞清楚呢?寻找当年的知情人,就成了当务之急。但这事儿不能经过官方渠道,甚至连谍报司也不能知道。心里打好了算盘,他终于长舒口气,转头就看见一个佳人俏丽在月下,微笑着望向自己。

秦雷看一眼她手上的大氅,温声道:“来了怎么不出声呢?”

“因为王爷在想事情。”云裳轻移莲步,走到秦雷近前,将那柔软的大氅披在他肩上,微笑道:“王爷沉思地样子真好看。”

秦雷伸出手臂一揽,云裳偷瞧着四下无人,便顺从地依偎进他的怀里。月下,两人的影子便合二为一了。

“云裳……”秦雷轻声呼唤道。

“嗯……”调整个舒适的自是,姑娘近乎呢喃道:“什么事啊?”

“问你个问题。”秦雷双目游移不定道。

“问吧!不过可别太难,太难的人家可答不上来。”云裳娇娇道。

秦雷轻轻摇头道:“不难,你喜欢我吗?”也许是月色太温柔,让他坚如铁石的心,也变得柔软起来。

云裳不好意思地把头埋进秦雷怀里,小鸟般的声音却清晰传进他的耳中:“喜欢!”

秦雷微微笑道:“为什么喜欢呢?”

“喜欢就是喜欢,没有为什么。”云裳紧紧环抱着秦雷,把身子整个缩进他的大氅之中。

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”沉默半晌,秦雷还是缓缓问道:“如果我失去了今天地一切,你还会喜欢我吗?”

云裳一下抬起头。眨着那双湖水般清澈地眸子,轻声问道:“失去一切,是什么意思?”

秦雷突然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残酷,摇摇头道:“没什么意思,你就当我乱发感慨吧!”

云裳重新把小脑袋埋进情郎怀里,良久才幽幽道:“你心里肯定有事。”

秦雷伸手抚摸着她如瀑般地秀发,柔声道:“不要担心。遇到点小问题,明天就好了。”

云裳轻轻点头道:“我相信你。因为你是这个世上最棒的。”说着重新扬起头,坚定道:“云裳喜欢你,只是因为你值得我喜欢,跟其他任何事情都无关。就像歌儿里唱得一样……”说这句话时,她双目中闪动着璀璨的光,在秦雷看来,那是足以将自己化为绕指柔的情。|||||

静谧的花园中。只有小虫在轻轻唱着夜曲。月光洒在地上,仿佛给这大地铺上了一层美丽地白玉,让人唯恐破碎了完美,甚至连脚步都不忍移动。

悠扬的歌声响起,连虫儿们也安静下来,仿佛在聆听这天籁之音一般。只听姑娘轻启歌喉,优美唱道:

“上邪!我欲与君相知,长命无绝衰!

山无陵。江水为竭,冬雷阵阵,

夏雨雪,天地合,

乃敢与君绝……”

陶醉在姑娘化不开地浓情之中,秦雷的双眼迷蒙了……美人恩深。夫复何求?就是为了守护这份情、这个人儿,他也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啊!

良久良久,两人才从柔情蜜意中恢复过来,云裳突然一拍额头,吐吐舌头道:“对了,人家是来给你报信的。”

秦雷微笑道:“什么事儿?”

云裳调皮的在他怀里蹭两下道:“一个好消息,还有一个坏消息,你想先听哪个?”这是秦雷时常用的手段,云裳姑娘不过以子之矛、攻彼之盾罢了。

秦雷爱怜的揪一揪姑娘吹弹得破地粉腮,轻笑道:“先听好消息吧!让我高兴高兴再说。”

云裳娇笑道:“就知道你会先听好消息。”说着指了指远处的小楼,娇声道:“诗韵姐姐醒过来了。你高兴吗?”

秦雷惊喜道:“真的吗?太好了。”他虽然对自己的外科手术颇为自信,但人没醒过来,这心便总是悬着,到了此刻才真正的放下。欢喜地抱着云裳原地转了三圈,哈哈笑道:“走,去看看去。”说着便甩开大步往诗韵借住的小楼行去。

“先放我下来。”云裳见他突然疯疯癫癫,不由暗暗后悔道:‘怎么不离远点在说呢?全让别人看了笑话了。’

秦雷这才讪笑着放下她。姑娘一落地,连小手都缩回袖子中,高低不让他碰到,口中小声道:“内院里全是人,可要给我留几分颜面。”秦雷挠挠头,只好与她一前一后,假装正经的走回诗韵暂居地小楼前。

云裳突然想起一事,小声道:“还没告诉你坏消息呢。”

秦雷摆手笑道:“不听,怪影响心情的,先看完诗韵再说。”说完便蹬蹬蹬的上楼,云裳只好赶紧跟上,到底也没把那坏消息讲出来。

……

秦雷上了二楼,轻手轻脚的拉开房门,便看见床上的诗韵果然醒了过来,不由欢喜万分道:“谢天谢地啊!小韵韵,你果真是醒了!不然可让我怎么活呀……”这家伙一高了兴就满嘴胡柴,这是老毛病了。

话说到一半,却见着床边一个美丽的贵妇,正满面惊讶地望向自己。

云裳也跟了上来,在他背后小声嘀咕道:“坏消息就是这个,李夫人来了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