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零四章 废相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昭武帝今儿很爽,上朝半辈子了,就从来没这么爽过。他稳稳地坐在龙椅上,威严的目光缓缓扫过御阶之下,但凡视线所及之处,文武百官无不伏跪于地。

‘终于、终于、终于都跪下了。’皇帝陛下美滋滋的想道,若不是场合不对,他定要载歌载舞一番,好生抒发下心中的激动之情。

今日没有按惯例喊什么‘有事出班早奏,无事卷帘退朝’之类的。老太监卓言颤巍巍走到阶前,展开一卷圣旨,沉声念道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上苍以权柄授天子,百官辅天子牧万民。是以天子信之任之、倚为股肱,百官自应肝胆相报、尽忠职守,虽肝脑涂地不能谢陛下万一。”

“然今有太子太傅、程国公、中书省丞相文某彦博,世受皇恩、累以嘉勉、解衣推食、无以复加,却不思报效、目无纲纪,败坏五常,恶贯满盈、罄竹难书。加以虺蜴为心,豺狼成性。近狎邪僻,包藏祸心、怙恶不悛,若仍由其窃据国器、逍遥法外,朕有何颜面再见皇天后土、黎民百姓?”

“其有八大罪状,现昭告天下,望万民知晓,非朕之不仁、实乃文某斯人已天理难容,人神共嫉。”

“其一曰‘残害忠良’。文某此人权欲熏心,阴险毒辣。为跻身宰辅不择手段,谋杀昔日上峰李丞相,终于得偿所愿。其窃权当朝二十年,罗织罪名、构陷杀害忠臣良将共计三十一名。至于排挤流放者不计其数。敢问众卿,文某此等行径,当杀不当杀?”

“其二曰‘卖官鬻爵’,文某狗胆包天,竟将大秦官职明码标价,县令五千两、知府两万两、巡抚十万两,堂堂国之重器。犹如小贩叫卖,累年共售出大小官位四百余个。文某竟扬扬得意曰:‘天下百官皆出吾府矣。’其言其行令百姓切齿痛恨、邻国鄙夷嘲笑。敢问众卿。其置大秦法度于何地?置朝廷颜面于何处?当杀不当杀?”

“其三曰‘操纵科举’,自昭武初年至今,文某把持科举,安插亲信、大肆索贿,堵塞国家取士之途二十年之久,终令天下士子震怒、齐聚承天门前,进呈御状。文某此人狂妄不悖、嚣张跋扈。居然打死打伤士子百余人。试问众卿,此等目无王法之人,当杀不当杀?”

“其四曰‘贪赃枉法’,文某在位近二十载,通过运河、卖官、科举等途,累计收受贿赂逾三千万两白银,相当于大秦三年税赋。其一人富比石崇,骄奢淫逸。却令天下百姓苦不堪言,痛不欲生,终有不堪忍受者,附逆造反。令大秦国内狼烟四起、生灵涂炭,千万百姓流离失所、万亩良田日渐荒芜。试问众卿,此等千古罪人。当杀不当杀?”

“其五曰‘里通外国’,文某为一己之私,勾结南楚间谍公良羽,私放敌寇入关、泄露绝密情报,最终导致弥勒教反,生灵涂炭。请问众卿,此等数典忘祖之败类,是否人人得而诛之?”

“其六曰‘杀妻屠子’,文某此人变态绝伦,先杀原配刘氏、后杀续弦韩氏。其残忍嗜杀可见一斑。然有道是‘虎毒不食子’。其竟先后杀长子铭礼、幼子铭任于堂前,此等暴行耸人听闻、闻所未闻。敢问众卿。若不杀之,天理何在?”

“其七曰‘刺杀皇子’,文某斯人阴谋被挫,死期不远,对五皇子之嫉恨也达至顶点。竟与前日纠结数百刺客,行凶于当街,将隆威郡王险些刺死。幸得天佑吾儿,虽九死一生,却终得侥幸脱险。此等凶人疯狂若斯、实乃令人发指,敢问众卿,当杀不当杀?”

“其八曰‘谋刺君王’,文某此人察觉末日将近,居然串通禁卫、丧心病狂,策划刺杀寡人于紫宸殿中,若非太子仁孝、隆威郡王机敏,险让其得逞。呜呼众卿,文某此人凶残疯狂、病在膏肓,若不杀之,留其何益?”

“其八大罪状条条可杀,神人之所共嫉,天地之所不容。犹复包藏祸心,窥窃神器。终致天怒人怨、罪责无加。敢问众卿,此人当作何处置?钦此。”

老太监沙哑着嗓子念完冗长的圣旨,便悄然退下。

……

昭武帝地目光扫过面色惨败的百官,面带嘲讽道:“敢问众卿,此人当作何处置啊?”

百官一片默然,一个个把脑袋低得不能再低,唯恐被陛下问到。其实如何处置文丞相已经没有任何意义……他老人家都身首异处了,难道还要鞭尸吗?

百官担心的是‘株连’啊!没听见有‘卖官鬻爵’、‘操纵科举’这两条罪状吗?这朝堂上的文武官员,除了几位老资格的尚书、将军之外,皆可被这条罪名勾连到头上。是以一个个噤若寒蝉,站都站不稳。若不是没有听到最要命的‘结党营私’四个字,怕是统统要伏地乞命了吧!哪里还敢多嘴。|||||

昭武帝很满意百官现在的状态,眯着狭长地双目,心中冷笑道:‘这样才乖嘛!当臣子的就该有个臣子地样子,别一个个嚣张跋扈的,像个什么样子……’看一眼站在文官前列的礼部尚书麴延武,昭武帝微笑道:“麴爱卿,你来说说。”

众人的目光刷的集中在一脸恭谨的麴尚书身上,他们突然意识到,作为一直被文家打压的苦主,麴大人这下该翻身了……就算接任文彦博地相位,也是有可能的。

麴延武不理别人或是羡慕、或是嫉妒地目光,赶紧走到走到御阶前。一举手中笏板道:“启奏陛下,微臣以为,文丞相一案,证据确凿,不容辩驳;罪不容诛,无可置疑。”

百官的目光顿时变得异样起来,心道:‘果然是落井下石啊!’

昭武帝目光闪烁不定地问道:“魏筝义。你说说,该怎么量刑啊?”

刑部尚书魏筝义满头大汗的走出来。小声施礼道:“即使单论意图刺君谋反一项,主犯便合该凌迟、其直系子弟腰斩,其九族当诛……”

却听得麴延武朗声道:“陛下臣有话要说。”

昭武帝颔首道:“爱卿请讲。”

麴延武拱手道:“虽然按律当如此,但文彦博当年有拥立之功,合该抵减罪责,还请陛下法外开恩,免得别人说朝廷薄情。”

昭武帝微微皱眉道:“拥立之功?”

曲岩等人心道:‘丞相向来待我等不薄。若是此时还不言语,难免被人当作缩头乌龟。’便纷纷出列,叩首道:“恳请陛下法外开恩……”

昭武帝似乎颇为踌躇道:“雨廷,你看应当如何呢?”

太子赶紧拱手道:“启奏父皇,儿臣也以为只除首恶,放过其族人为好,这样也可以显出父皇的宽宏大量。”

“雨田,你是苦主。你说说看?”昭武帝微笑道。

秦雷拱手笑道:“简在帝心、圣心独裁。”

昭武帝不禁莞尔道:“小滑头,跟你说正事儿呢。”

秦雷只好皱着眉头道:“既然大家都这么认为,儿臣也不好说什么了。”

昭武帝点头笑道:“好,越来越懂事了,”说着转头往向魏筝义道:“魏爱卿,若是依大家所言。你看该如何处置呢?”

魏筝义寻思片刻,轻声道:“夷三族,九族男丁徙八千里,女眷一律充入内侍省。”顿一顿,又道:“至于文彦博父子兄弟……还要看陛下的意思。”

秦雷突然笑着插嘴道:“老魏,你也太不干脆了,既然说要饶了他们,就别整什么‘徙八千里,充入内侍省’之类地名堂了。孤王是知道地,那跟死了没两样。”秦雷对追究犯人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朋友。向来十分不以为然。

魏筝义心中叫屈道:‘我不是看你不爽。这才狠心重裁地吗?’见马屁没拍周正,赶紧补救道:“殿下果然像陛下一样仁慈。是微臣思虑不周,那不追究九族,只流放三族吧!”

秦雷还没说话,昭武帝便点头道:“就这么定了,文氏直系亲属问斩,抄没家产,其余网开一面,三日内净身迁出京都即可。”

“陛下仁慈。”官员们叩首称赞道。

见事情已成定局,秦雷撇撇嘴,没再说话。虽然他觉着这都重了,却没必要自讨没趣。

这件事儿就这样过去了,自始至终没有人问起那位可怜的文丞相,现在到底在哪里。都到这光景了,没人愿意得罪炙手可热势绝伦的五殿下。

众人没有异议,都静静等着皇帝陛下发话,昭武帝却幽幽地望向众大臣,沉声道:“你们是不是觉得很侥幸啊?”

众大臣心中咯噔一声,暗道:‘来了!’一个个赶紧把头低下,装作乖巧可怜的样子。

便听昭武帝冷笑一声道:“你们谁都不干净!谁能拍着胸脯说,你们与文彦博没有一丝瓜葛呢?”官员们赶紧一股脑跪下,齐声道:“臣等有罪,请陛下责罚……”

昭武帝细长的手指,抚摸着龙椅的扶手,哂笑一声道:“你们真想让朕严办吗?”

官员们使劲摇头,纷纷磕头求饶、痛哭流涕道:“求陛下开恩,我等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昭武帝淡淡道:“若是真想要你们狗命,朕还在这废话做甚?”

官员们心道:‘我们也这样想……可不把样子做足了,您老也不乐意啊!’赶紧磕头如捣蒜,有表现力强地,还一把鼻涕一把泪,把金殿里铺着的大红镶金地毯抹得一片晶晶亮。

“行了。别哭了!”昭武帝一拍扶手,瞪眼道:“你看看你们,还有点大秦男儿地样子吗?”

官员们赶紧呜呜咽咽的止住哭泣,把大长鼻涕抽回鼻子里,哽咽道:‘我们……我们,太羞愧、太感激了……’

|||||

昭武帝嘴角浮起一丝笑意,赶紧板起脸来道:“一个个都给朕支起耳朵来听好了。朕之所以不追究你们,并不是因为你们哭声够大、模样够凄惨!”

官员们撅着屁股跪在地上。可怜巴巴地望向昭武帝,只见他起身在御阶上踱了几步,这才指着头顶的‘建极绥猷’匾,朗声道:“是因为这后面地铁盒子!是因为朕地誓言。”那一刻,他觉得自己拉风极了。

百官果然纷纷表现出‘恍然’、‘感激’、‘敬仰’等表情,听昭武帝沉声教训道:“上月朕曾对天起誓,给你们三年时间改过自新。若是现在就大开杀戒。虽然合情合理,却有些违背誓言,所以朕忍了!”

“陛下仁慈,我等必……”官员们叩首高声道,一脸地铭感五内。

昭武帝霍得一挥手“不要唱高调,朕就想问问你们,朕金口玉言、恪守诺言,但你们有几个把当日地誓言当真了呢?”

官员们赶紧表白道:“我等皆谨记当日誓言。早晚背诵、每日三省,丝毫不敢有所懈怠。”

昭武帝轻蔑地笑道:“说地好听,先将当日的十六字誓言背来听听。”

一众大人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几个记性好的知道,这是求援呢,赶紧起个头道:“洗心革面。改过自新、奉公守法、恪尽职守。”众大人恍然大悟,磕磕巴巴地好歹跟着背了出来。

昭武帝冷笑道:“你们做到了吗?”

“做到了……”这次的声音倒比较齐整。

“放屁!”昭武帝突然歇斯底里的嘶吼道:“你们做到了,朕的考题怎会提前泄露?差点就让文彦博那死鬼看了笑话!”

官员们这下是真委屈着了,他们基本上只是听说过此事,却压根没有资格参与进去,可面对突然发飙地皇帝,他们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承受。

昭武帝也知道,此事与官员们无关,他就是想找个由头发泄一下,也好让官员们无法捉摸自己的喜怒。

太子和秦雷赶紧将发疯的老头子劝住。好半天昭武帝才坐回龙椅上。疲惫的倚在椅背上,沙哑道:“都起来吧!若是再犯,定斩不饶。”

经过他这一番蹂躏,官员们算是彻底服帖了,老老实实的起身道:“谢陛下。”便眼观鼻、鼻观脚尖地站好,从来没有过地听话。

老太监卓言给昭武帝端来银耳汤,昭武帝接过茶盏,清啜一口,淡淡道:“这事儿就这样过去了,谁也不许再提。”

官员们心中好大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,都有些虚脱地感觉。

“议事吧!”昭武帝将杯盏递给老太监,轻声吩咐道。

官员们互相看看,颇有些干瞪眼地味道,原来这些天一直人心惶惶的,竟是谁也没有准备奏章,等了一会儿,昭武帝似笑非笑道:“看来都没有本,那朕来说。”

官员们赶紧洗耳恭听。

“此次文彦博案教训惨重,朕痛定思痛,深以为不能将政权托付于一人之身,所以……”他的视线缓缓扫过众人,一字一句道:“从今往后直至千秋万代,大秦将不再有丞相一职。”

虽然官员们今日已经被他搞得神经麻木,却仍跟遭了个霹雳一般,齐齐大张着嘴巴道:“废宰相?”

昭武帝点头坚定道:“对,取消宰相职位,中书省改为内阁,设立五名内阁大学士,共同辅佐朝政!”

众人这才知道,陛下是要分权啊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