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零五章 大学士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昭武皇帝陛借千载难逢的良机,以史无前例的强势,将废相一事敲定,就连五位内阁大学士也一鼓作气选出,显然是要将此事办成铁一样的事实。

他朝堂上便现场拟旨,将第一届内阁昭告天下,五位大学士分别是三皇子哲郡王秦霖为宣政殿大学士、原礼部尚书麴延武为太和殿大学士、原户部尚书田悯农为文华殿大学士、原左都御史王安亭为贤政殿大学士、原陇东总督周廉犇为武英殿大学士。

内阁大学士为正一品衔,参议政务、统领六部、为皇帝起草诏书、批答奏章。无论从品级还是实权上,都可谓尊崇至极,虽无宰相之名、却有宰相之实。

这里面除了周廉犇身在陇东,尚需时日才能前来之外,其他四位皆在金殿之中,当即出班谢恩,高呼万岁不止。昭武帝自然和颜悦色、温勉有加,好生鼓励一番之后,才让四人回班站好。

昭武帝又另外颁布了三条关于大学士任职的规定。其一,大学士不得兼任其它职司,且子弟不得有任武职者。其二,大学士任期七年,可连任两届,最多十四年。其三,大学士的人选应遵循皇族一人、当朝尚书包括都御史中两人、地方督抚中两人的原则,不得超员缺员。

这第一任大学士中,秦霖占了皇子的位子,田悯农和王安亭占了部院堂官的位子,而麴延武和周廉犇则是地方督抚地代表。

谁也不会认为区区当了一个月的礼部尚书。麴延武就可以代表六部长官,所以他还是占了督抚的名额。

接连几道圣旨一下,这场极有纪念意义,定会被后世史学家反复抠摸、大书特书的朝会便结束了。

毫不意外的,昭武帝留下了四位新鲜出炉的大学士,以及从闭门读书中彻底解放的太子,还有秦小五。

众位官员纷纷将目光投向四位好运气地大学士。要知道,朝后御书房议事一向是丞相太尉的特权。现在看来。在未来没有丞相地时代,大学士就是文官领袖,实质上的宰相了。暗暗羡慕之余,心里便飞速的盘算开了,自己与这五人哪个近些,哪个远些,好去走动走动。拉近关系。可以预料的是,又一轮行贿受贿之风,将要在朝中刮起。

事实证明,官员们一转头,便又把昭武帝的十六字真言忘到姥姥家去了。

……

且不说官员们的蛇鼠心思,单说御书房中,昭武帝换了一身便装,神清气爽的招呼秦霆、秦雷。以及四位大学士就坐。

太子和秦雷略略谢过,便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锦墩上,站了一个早晨,两腿早就酸麻肿胀,可得好好歇歇了。他二人时常出入御书房,早习惯了这种待遇。

但四位大学士则不然。即使偶尔因事被召见,他们也得老老实实站着。四人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,没有一个敢坐的……其实秦霖是敢的,只是他到现在还有点晕,所以不想出头。

昭武帝并不怪罪他们的局促,反而微微开心地笑道:“你们几个坐吧!既然成了内阁大学士,便有资格在御书房中就坐。”说着看一眼老三道:“雨林,你带个头。”

秦霖见老头子点自己名了,赶紧恭敬谢恩道:“遵旨。”便贴了半边屁股。在秦雷下首的锦墩上坐定。虽然他年长。但秦雷的爵位比他高,所以他还得老老实实坐下首。

他一坐定。麴延武、田悯农、王安亭三个也一齐谢恩、依次坐定。

昭武帝笑吟吟的卓言道:“给几位大人上些粥点,早上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,早该饿得前胸贴后背了。”

卓言细声应下,不一会儿,便有一队婷婷袅袅地宫女,端着檀木托盘上来,将一个个精美奢华的镶金瓷碗奉上。昭武帝接过一碗,宫女们便从太子开始,依次奉上金碗。

望着那一双双纤纤玉手……捧着的金碗,几位大学士感激涕零,又差点流下大鼻涕泡子来。哆嗦着谢恩之后,这才端着碗小口小口的吃起粥来。

四位大学士一边吃着,还不时的用余光瞅着昭武帝,一见陛下搁下碗,四人赶紧也抬起头,拿过丝巾擦擦嘴,便正襟危坐起来。

秦雷和太子刚吃了一半,见别人都不吃了,只好郁闷的也搁下碗。就听昭武帝温声道:“众爱卿可吃好了?”

“谢陛下,我等用好了。”其实连那粥到底是甜地还是咸的,几位大学士都没尝出来。

“那就好,”昭武帝接过茶盏漱漱口,看看坐在上首的秦霆和秦雷,轻声道:“你们两个不要多想,这次一国储君不能当大学士、领军皇子也不能。”

秦雷和秦霆赶紧亲身拱手道:“雷霆雨露皆是君恩,父皇,您不用担心。”

昭武帝颔首笑道:“好,朕的儿子就该有这份胸襟,你们虽不入内阁,却仍要参赞政务,不得懈怠,听到了吗?”|||||

太子和秦雷连忙恭声应下。

昭武帝微笑道:“很好。”便把视线转向四位大学士。

他的目光先落在三皇子秦霖身上,神情平淡道:“你不是总觉得朕不给你施展所长的机会吗?”

秦霖赶紧起身施礼道:“儿臣不敢,过去是儿臣不懂事,以后不会了。”

昭武帝摆摆手,轻声道:“过去的就不要再提了。朕要看地是你将来的表现。”

秦霖满面恳切的应下,便听昭武帝道:“在五位大学士里,你年纪最轻,本事也最差,要谦虚谨慎,不要动不动就拿皇子地身份压人,听到了吗?”

秦霖唯唯诺诺地应下。又听昭武帝淡淡道:“就不给你什么具体的差事了,先跟着几位大人学习吧!”秦霖再应下。这才如蒙大赦地退下。

昭武帝又把目光转向麴延武,微笑道:“虽然说五位大学士共行宰相职,对外不分轮序。但麴…中堂年纪最长、资历最久,无论中枢还是地方,都十分谙熟,所以有什么事情你要多担待着点,他们有什么疏漏。你也要及时指出来。”

众人心道:‘这便是让麴中堂负总责啊!’麴延武赶紧口称‘不敢’,昭武帝又劝说几句,这才满面惶恐地应下。

昭武帝把视线挪向田悯农身上,带着玩味笑容道:“田中堂,你乃部院首长之楷模,以后要继续保持下去,不要让朕失望呀!”

田悯农感激涕零道:“卑职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……”所谓‘响鼓不用重锤’,大伙都是明白人。有些话是不用明说的。

昭武帝满面欣慰道:“田中堂朕还是信得过地,你要把国计民生抓起来,原本一个户部太小,又有文彦博在上面掣肘,你施展不开也是正常的,”说着摸摸大拇指上套着的玉扳指。微笑道:“从今往后,只要是关系财税民生的大事,就由你来过问,可不要让朕失望哟!”

田悯农浑身颤抖着接下这个差事,哽咽道:“微臣就把这条老命献给大秦吧!”昭武帝上嘴唇一碰下嘴唇,说得轻巧无比,可无论是税务还是民生,那件不是繁杂浩大、一团乱麻的差事?就算脱上几层皮,也未必能干好喽。

昭武帝微微一笑:“田中堂还是要保重身体的。”便把视线投向屋中最后一个中堂,原左都御史王安亭。见陛下的目光投射过来。王中堂也起身肃立。拱手道:“请陛下训示。”

昭武帝微笑道:“安亭啊!你在都御使任上多少年了?”

王安亭唏嘘道:“回禀陛下。到今年二月,整整十三年了。”

昭武帝颔首笑道:“你地能力人品是很好的,但为人过于方正,是以一直受到某人的压制,被按在都察院这十几年,你可想清楚了什么?”

王安亭稍一沉思,沉声道:“微臣终于知道为人应和若春风,肃若秋霜;取象于钱,外圆内方。”

“还有吗?”昭武帝不置可否地问道。

“还有……还要时刻不忘君国天下。”王安亭额头微微冒汗道。

昭武帝这才满意地点点头,微笑道:“不错,《淮南子》说:‘智欲圆而行欲方’,就是说做官做人,心中既要圆润变通,同时行为上又不能失去正气、骨气和品德。要在忠君爱国、奉公廉洁的前提下懂得机变。”

“谢陛下教诲,微臣谨记心间、没齿不忘。”王安亭恭声应道。

昭武帝颔首笑道:“你原先是御史,眼里揉不得沙子,到了内阁以后呢,还依旧监管中枢,有什么违规不法之事,你一概提出纠正就是。”王安亭连忙应下。

与御书房中所有人谈过一遍,昭武帝喝口茶,休息一会儿道:“你们几位大学士的职责都清楚了吧?”四人齐声应道:“知道了。”

“你们各自空下来的职位,可想好建议人选了?”这是部院首长离职时,皇帝地例行询问。

麴延武恭声道:“现任巡查寺卿李光远德才兼备、资历深厚,微臣以为堪当礼部尚书一职。”田悯农则推荐了自己的副手、户部左侍郎钱惟庸;王安亭也毫不意外的推举右都御使王辟延接替。

至于秦霖,他的内侍省更像一个服务机构,而不是司法机关。别人还真没他那个本事,能将千头万绪梳理的井井有条,所以内侍省的长官一职,仍有他兼着。

昭武帝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捻须轻声道:“那就各自回本司交接一下。即日上任吧!至于周中堂,等他进京后,朕再与他单独谈谈。”

大学士们听到陛下有赶人地意思,便知趣的起身跪安,各自忙碌去了。御书房里只留下太子和秦雷二位皇子。

昭武帝看看两个儿子,对太子道:“你在家读书也有些日子了,猫冬舒服吗?”

太子心中苦笑一声。起身恭声道:“回禀父皇,一点都不舒服。儿臣这身子,快要锈住了一样。”|||||

昭武帝似笑非笑道:“是呀!春暖花开了,出来透透气也好。”说着换一副慈祥的笑脸,柔声道:“去年你并没有犯错,朕却关了你几个月,你不会怪朕吧?”

‘不怪你怪谁丫……’太子爷心中幽怨道。腹诽归腹诽。屁话该说还是要说的:“父皇深谋远虑,儿臣佩服的五体投地,没有一丝怨言的。”

昭武帝轻笑一声道:“很好,这才有一国储君的样子。”说着温声笑道:“朕给你个好差事,算是小小地补偿一下吧!”

太子心中一喜,口称不敢,耳朵却直楞楞的竖起。便听昭武帝慢悠悠道:“人都说江南风光无限好,现在又是烟花三月。正是骑鹤下江南地好时候……”

太子爷脑门立马见汗,咽口吐沫道:“父皇,您是说……让我下江南?”

昭武帝笑道:“对呀!多好地差事啊!都说‘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能不忆江南?’可见若是此生没去过江南的话。实在是太可惜了。”

秦雷也眉开眼笑道:“就是啊二哥,江南美女水嫩水滑地,你要好生消受一番才是。”

太子白秦雷一眼,怪声道:“你这么神往,不如让给你去吧!”文彦博一倒台,朝堂上出现巨大的权利真空,在这个争权夺利的节骨眼上,老头子却要把他支走。这让太子爷心中十分纠结。

秦雷嘿嘿笑道:“小弟倒是想,可已经向父皇立下军令状,得去荒山野岭练兵吃苦去。所以只能无福消受了。”

太子见秦雷也要离京。这才好受些,他知道昭武帝向来说一不二……至少对自己的儿子是如此。心中轻叹一声。低头道:“请父皇吩咐。”

“出使南楚,建立联盟,”昭武帝沉声道:“至少要让他们别插手我大秦与东齐地战争。这可是举国重任啊!如果成功,你的功劳不亚于在对齐战争中取胜。”

太子心中暗骂道:‘这甜枣挂的也太他妈高了吧?’最近五六十年来,秦国势强,齐楚文弱。可每当秦国想要集中力量灭掉一国时,另一国便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攻击秦国,以维持这种均势。

可以说,齐楚两国联手抗秦的格局已经形成。然而现在,昭武帝竟要让他这一国太子去破坏齐楚联盟,这不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吗?万一让人家扣下怎么办?

像秦雷那样一困十六年?但人家年轻啊!关十六年才十六岁。可他太子爷不行啊!要是也被关十六年的话,非得秃噜了不行。别说回来当皇帝了,能不能重回中都还另说呢……说不定就老死异乡了。

太子心中百味杂陈,但昭武帝显然已经决定,挥挥手对他道:“你先回去吧!先去鸿胪寺学学礼仪,再来听朕给你具体说明。”

太子知道木已成舟,只好愁眉苦脸的点头道:“遵旨。”便磨磨蹭蹭的退下去。

昭武帝望着太子远去地背影,淡淡道:“这下你可以安心去练兵了吧?”

秦雷艰难笑笑道:“父皇说的,儿臣听不懂。”

昭武帝看他一眼,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沉声吩咐道:“李光远一走,巡查寺就彻底的名存实亡了,还是把它交给你,先专门负责军情这块吧……眼看大战将近,谍报上不能再拖了。”

秦雷沉声应下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