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零九章 明代暂遗贤,如何向?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方中书看着那皇榜张开,第一个跃入眼帘的便是自己的名字,他顿时呆住了。这一刻,时间仿佛静止,千种滋味一齐涌上心头。十年苦读、落第悲苦、遭人白眼、低声下气。种种耻辱,片片心酸,在今天终于有了结果。

这一刻,他终于懂了孟郊,懂了那首看似势利可笑得及第诗:

昔日龌龊不足夸,今朝放荡思无涯。

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遍长安花。

他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,世界也变得不再真实。太阳光变得七彩斑斓,扭曲着所见到的一切。他只感觉耳朵嗡嗡作响,根本听不到身边国公府小厮的谄媚恭维,也听不到那些趋炎附势的家伙的造作祝贺。

他想闭上眼睛,细品其中的甘苦,给人以宠辱不惊的淡然印象,那才是状元应该有的派头。但他不能,千百种感受都变成了狂喜。这种让人浑身燥热的狂喜,在他的四肢百骸中鼓荡,仿佛不歇斯底里发泄一番的话,便会被其撑开爆炸一般。

众人看着状元郎浑身颤抖的样子,纷纷心道:‘这位不是要发羊癫疯吧!’唯恐担上个伤害状元的罪名,都不由自主的与他拉远了距离。

“咦,中了!”状元郎突然爆发出一声如癫似狂的尖叫,吓得周围人齐齐一哆嗦。便见着状元郎手舞足蹈、摇头晃脑,扔掉帽子、脱掉鞋子。大呼小叫起来。

国公府的小厮们觉得不能让姑爷丢人,大喊大叫着让人转过脸去,不许围观状元郎。可谁听他们地呀?人们围着跳大神一般的方中书,指指点点、笑个不停。能看到状元郎突然发癫,实在是此生一大幸事。

两位礼部侍郎见怪不怪,清清嗓子道:“诸位,状元郎被文曲星上身了。先把他扶到一边去。伤着人就不好了。”众人心笑道:‘天狗星附体还差不多。’小厮们便将状元郎扶着到了到一边冷静冷静。

“没有什么疑问的话,就请所有上榜的进士们三日后到礼部衙门集合吧!”清清嗓子。右侍郎田爱农朗声道。

众人纷纷摇头,刚要就此散了,寻个酒家吃酒去。却听得一个清越的声音从街角处响起,引得众人齐刷刷的侧目。

两个侍郎心中不悦道:‘谁这么多事儿啊?’待到抬头一看,却见着五殿下和三殿下联袂而至,说话的正是走在前面地五殿下。士子们中也有不少人认出,出声的乃是此次春闱地主考官。

两位侍郎赶紧带着满大街的士子们跪下。恭迎二位殿下。

“都起来吧!”看着满眼黑压压的后脑勺,秦雷微笑道:“今日放榜,乃是诸位的大日子,孤和皇兄也来凑个热闹。”

秦霖也笑眯眯道:“就是,起来吧!地上怪硌人的。”

“谢殿下……”一阵谢恩之后,人们稀里哗啦的爬起来。

见两位殿下到了面前,两位侍郎恭声道:“不知王爷大驾光临。微臣有失远迎。”

秦雷摆摆手,随和笑道:“没事儿,我们就是瞎转转。”

两位侍郎心道:‘才怪呢。’田爱农小声陪笑道:“王爷方才说您有问题,不知是什么问题呀?”

秦雷的视线在人群中巡梭一阵,待看到方大状元已经恢复了仪容,正一脸热情地望向自己。方才出声笑道:“是呀!方才我听着有人指天发誓,说他要是撒了谎,就让他以后都中不了进士,是否有这回事儿啊?”

两位侍郎大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道:“不太清楚……”但围观的人群却嗡的一声,齐齐望向面色煞白的状元郎。

“有!”涂恭淳一看王爷要过问此事,扯开嗓子高喊道:“咱们山北的举子们可以作证。”几位山北举子也看出,王爷是要找方中书的不痛快了,闻言纷纷点头道:“回禀王爷,确有其事。”

秦雷看一眼他们边上的商德重。微笑道:“你叫商德重吧!”商德重恭谨道:“正是在下。”

“听闻你乃举子中的领袖人物。德高望重。你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”秦霖笑吟吟道:“方才与五弟来得晚了,没听清楚大体经过。”

商德重心道:‘您就扯吧!不就是想借我之口,将此事广而告之吗?’但事情本来就与他无关,他也没必要为方中书遮掩,便原原本本地将方中书与山北举子起争执,他上前劝架,却听说方中书家中已经有妻室,却又与国公府上结亲的丑事,讲与众人知道。

很多士子起先并不知道此事,闻言纷纷侧目咋舌,眼神怪异地打量着方才还如癫似狂的状元郎,其中不乏幸灾乐祸之意。

“但是方……兄弟对天起誓,赌咒自己并没有妻室。”商德重不徐不疾道:“他说若是他撒了谎,便让自己永远考不中进士。”

“是以后,不是这次!”方中书突然歇斯底里道:“我没有赌咒这次!没有……”他好恨,恨不得将所有跳梁小丑统统吃掉。|||||

秦雷看了满面狰狞的方对王一眼,微微笑道:“还状元呢,你赌咒在先,两位大人放榜在你赌咒以后,自然包括在你的誓言之内了。”

边上地秦霖也不怀好意地笑道:“听你的意思,莫非你真的家有糟糠?否则在誓言上耍什么花招啊?”

“没有!绝对没有!”方中书矢口否认道,神色却极是慌张。

秦雷哈哈笑道:“我也相信方兄是清白的,方兄良才美质、冰清玉洁。怎可能干那种龌龊之事呢?”方中书地面色刚刚好看些,却听秦雷话锋一转,一本正经道:“正因为这样,孤才想还方兄一个清白,证明你是俯仰无愧的。”

秦霖好奇问道:“怎么还呢?”

秦雷微微一笑道:“很简单,只要去山北调查一番便可。”

方中书给吓出了脑门子的汗豆子,强作镇定道:“当然可以。但是……此去学生家乡,快马往返也需要将近半个月。学生三天后,还要去礼部报道呢。”

田爱农也为难道:“是呀王爷,方中书乃是陛下朱笔钦点的状元,若是没有确凿证据,还是不要耽误了金殿面圣为好。大不了日后再细细调查就是,以免失了朝廷的颜面。”

秦雷还没开口,秦霖先摇头晃脑地笑道:“糊涂。若是被不知廉耻地败类鱼目混珠了,那才叫失了朝廷地颜面呢。”在这个时代,单从法律上来说,正妻是完全与丈夫对等地,男子不得无故停妻再娶,更何况是重婚……谁也不认为国公家地千金会作小。

所以若是方中书真的家有糟糠,他的品质就出了大问题,而在这个时代。若是被人怀疑德行有亏。别说做官了,就是想去私塾当个教书先生,都没人收留。

在华夏民族的历史河流中,很长一段时间,德行和廉耻是比性命更重要的。

秦雷摆手止住秦霖的话头,微笑道:“你们说的都有些道理。但这并不冲突?”

“哦?”田悯农奇怪道:“王爷请讲。”

秦雷颔首道:“今儿是三月十二,如果我没记错地话,你们是三月十五礼部点卯吧?”

左侍郎穆仁嵬恭声道:“回禀王爷,三月十五点名应卯,教习礼仪,待三月十六的早朝面圣。”

秦雷点点头,微笑道:“知道了,只要在下次早朝之前得到确切消息即可。”

田爱农苦笑道:“王爷,满打满算还有四天不到,就是八百里加急也打不了来回。除非……插上翅膀。飞到山北去。”方中书的嘴唇也不哆嗦了,使劲点头道:“王爷且容学生面圣以后。便修书一封,请敝县的县令大人作证。”

秦雷摇头温和笑道:“哪能让状元郎心中惴惴的上朝面圣呢?放心吧!四天时间绰绰有余,说不定十五日就能拿到你们县令的证明呢。”

方中书双腿一软,险些跌坐在地上,脸色煞白地喃喃道:“不可能吧……”

两位侍郎一看这情形,心道:‘得了,王爷都这样说了,我们也别教条了。’田爱农便沉声道:“既然王爷有两全之策,我们何乐而不为呢?”说着对方中书道:“方老弟,你且一切照常,不必有任何疑虑。除非你家乡信到、证明你确实重婚,否则照常上朝。”说完朝秦雷深施一礼,便躬身告退了。

涂恭淳惊讶非常道:“王爷,您真能办到吗?”

秦雷嘴角微微上翘,满含深意地笑道:“一切皆有可能。”说完朝众位学子拱拱手,因为这个插曲而稍显骚乱地人群,顿时安静下来。

秦雷温和的目光在一众学子身上扫过,清声笑道:“诸位今年有金榜题名的、也有一时失手的。虽然你们黄金榜上、偶失龙头望,不过都不要紧,因为你们本身就是胜利者了。”

举子们有些迷糊地望着王爷,搞不清楚名落孙山与成功者有什么联系。见周围的人越聚越多,秦雷干脆倒两步,站在梯子上,伸出三根指头道:“孤王这样说,绝对不是安慰,是有实打实理由地。因为其一,你们已经是举人身份了。据孤王所知,想要考中一个举人,最顺利也得参加三场考试,才能从将近一千多读书人中脱颖而出。而大秦十几个人里都没有一个识字的。所以说,能考中举人身份、进京参加春闱,你们就要比几万人强,比不知道多少读书人都强。”

听了王爷这话,举子们心中也好受些了。就听王爷接着道:“而且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,从今年开始。所有举人的身份都终身保有。也即是说,你们不必再经过一次乡试,便可以直接参加下次春闱了。从今往后地抡才大典将会越来越公正,你们中第的机会大增啊!”在这之前,大比不第是要重新参加院试、乡试,才能再次获得举人身份,参加下次春闱的。|||||

举子们终于高兴起来。纷纷欢喜道:“那可太好了,这样我们至少可以专心准备春闱了。”其实这次春闱能有那么多的寒门学子及第。本事就是对举子们的极大激励。

秦雷摇头笑道:“这不是最让人高兴的,向你们透露个好消息,陛下不日将颁布恩旨,特赐举人也可以出仕做官。”

举子们一下子欢欣鼓舞起来,挂在一张张脸上的喜悦之情,就是瞎子也能看出来。大秦当官三个途径,‘荫’、‘征’、‘举’。但前两个皆被豪门大族把持,且不是正途,嫡亲子弟是不屑于走这两个路子地,一般都赏于旁支子弟、门人客卿,以及实在不成器地嫡亲子弟……否则李四亥也不会被他爹撵着参加春闱遭罪。

所以要想当大官,就只有‘举’,而在这以前,是只有进士同进士才能出仕地。举人是没有这个权利地。可大秦三年才大比一次,一次一般也就是取中一百五十多个进士,这对于庞大的举人队伍来说,实在是杯水车薪。也就造成了很多老举人终生无以为业、穷困潦倒、连养家糊口都不能。

现在举人可以做官了,虽然肯定比不上进士做的官大,但至少能有个官身。吃口皇粮不是?这可是件积阴德的大好事啊!举人们心中的激动之情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“陛下和殿下的大恩大德,我等没齿不忘,今生当为朝廷做牛做马,披肝沥胆。”举人们呼啦啦跪倒一片,满含激动道。

秦雷摇头笑道:“都起来吧!不要谢我,这是你们自己努力得来地。”举人们疑惑地望着秦雷,只见他又蜷起一根指头。朗声道:“因为你们在二月自发赈济灾民。让国人看到了你们的仁爱之心;因为你们不畏强权,勇于反抗。为最终搬倒恶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让国人看到了你们的勇毅之心。不用你们这样仁勇兼备的读书人,还要用谁呢?”

举人们的心彻底温暖了,他们感觉自己得到了最希望尊重;被承认了价值;甚至找到了出路。这一切相加,绝对算是受益匪浅,不虚此行了。他们热泪盈眶地望着年轻地王爷,这一刻,在举子们心中,他已经不是人了……而是一尊神祗,公正无私博爱、带给所有人希望的神祗!

感受到举子们洋溢的崇敬之情,秦雷也大受感染,哈哈笑道:“本来还有一个理由,看来是用不上了。”

举子们不好意思的擦擦眼泪,颤声笑道:“还请王爷相告。”

秦雷呵呵一笑,眯眼道:“本来孤王要请你们喝酒焦愁,但你们都不愁了,孤王自然就可以省下这顿酒钱了。”

举子们闻言欢畅地笑了起来,对于这位年轻潇洒、仁爱诙谐的王爷,他们简直是爱极了。

这时秦霖也凑热闹道:“我说伙计们,我这五弟平时可抠门地紧,今日难得准备大方一把,咱们能不能让他失望啊?”

“不能……”举子们七嘴八舌的哄笑道。

秦雷先是愁眉苦脸道:“好吧……”举子们以为王爷真心疼钱了呢,刚要改口,却听秦雷大笑一声道:“伏羲大街上,最好的七家酒楼,孤王已经派人全包了,大家先到先得,占个好位子呀……”

“及第的不许去,留着肚子吃陛下的状元宴会吧……”看着人潮汹涌,秦雷赶紧补充一句道:“给孤王省两个。”

请进士们吃饭,那是昭武帝的差事,秦雷当然不会傻到抢他的风头。这样正好,老子请进士,儿子请举人,谁都不会多想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