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一零章 谢恩师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也不知五殿下用了什么妖法,三天后,礼部衙门果真收到了山北省范阳府的行文,证实方中书娶妻黄氏,并育有一子方宝,妻子安康,俱无意外。

礼部的垂询文书上耍了个心眼,只是说调查确认及第进士的家庭出身云云,并没有把放榜日发生的事情告知范阳府。而此时的信息传播速度很慢,状元郎抛妻弃子的段子,甚至还没有出京畿的范围,范阳府自然也是不得而知了。

至于收到文书后,国公府会有何反应、方中书会不会趁夜潜逃,秦雷都已经不关心了。虽然此人德行有亏,但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,没有必要赶紧杀绝。

昭武帝知道此事后,不痛不痒地骂了秦雷几句。但也只是怪他没有及早发现,损了一丝皇帝颜面而已,却也没有再进一步追究那位方对王的责任。

倒是那位差点被骗了闺女的懋国公不让了,派府上家丁趁夜将正欲潜逃的方中书抓住装进麻袋,爆捶痛打一顿之后,扔到了到京郊乱坟岗中,若不是涂恭淳等人及时赶到,一代对王怕是要死得其所了。

打那天之后,便再没有人见过方中书,但这并不重要,因为昭武十八年的状元已经易主,由原来的榜眼商德重递补、而那位扯淡的沈子岚,居然成了榜眼。其后诸人一一替补,自不消提。

日子又过了几天,整个中都城都沉浸在新科进士们金殿赐宴、雁塔题名、挂花游行所带来的喜悦之中。

到了三月十八这天。人们地目光都转移到位于小清河边的隆威郡王府上,因为今日所有的新科进士,都要过府拜谢恩师。

郡王府上也很重视这难得的盛事,不仅高高挂起了九十九盏大红灯笼,还用红色缎带将院墙回廊妆点起来,一派喜气洋洋。

秦雷穿一身水蓝色的长衫,笑语盈盈地坐在上首。接受了二百四十九名新科进士的大礼叩拜,算是确定了师生名分。

接下来自然是恩师摆席款待学生了。秦雷也毫不吝啬,南楚地水陆八珍、东齐的鱼翅海参,西域地烤卡瓦普,北疆的山参炖山鸡,流水价地送上来。只要叫得上名的,便能在桌上吃到。

且他毫无架子,与众人年龄相差不大。凡有敬酒来者不拒。新科进士们自然不像,在陛下赐宴上那般拘束。师生开怀畅饮,场面极为热闹融洽。

虽然酒量大,可也架不住一个接一个的灌,喝了半场,秦雷便已经醉眼迷离了。他斜倚在太师椅上,扯开袍子的前襟,让微冷的春风吹进怀里。好清醒一下有些晕乎地大脑。

秦雷笑眯眯地看着端酒走近的商德重和辛骊桐,伸出两指在空中点了点,呵呵笑道:“状元郎和探花郎联袂而至,孤王又要喝一个了。”

两人一起施礼道:“学生能有今日,全靠恩师栽培。”

秦雷摇头笑道:“各人功名自己挣,能有今天。还是靠你们自己的努力,孤王并不是主要原因,不必虚夸。”

两人赶紧恭声受教,一齐向王爷敬了杯酒,秦雷爽快的喝下,攥着酒盅朝辛骊桐笑道:“探花郎,你可一展愁眉了?”

辛骊桐深施一礼,无限感慨道:“学生有眼不识泰山,居然到前些日子,才知道……”这话不好往下说。但当事人全能听明白。

秦雷摇头笑道:“除了给你们个公正的环境。孤王并没有为你作任何事。还是那句话,各人功名自己挣。”

辛骊桐诚恳道:“恩师怎样想都行。但学生对恩师的感激之情矢志不渝。”

秦雷笑眯眯的摆摆手,转向商德重道:“德重,陛下安排你作翰林院修撰,还是内阁中书呢?”

商德重恭声道:“回禀恩师,陛下命学生为内阁中书。”神色间不甚欢快,因为翰林院修撰乃是正六品地官职,而这从没听说过的内阁文书,仅是从六品而已。再说以前的状元都是翰林院修撰出身,随侍陛下左右,算是天子近臣,仕途自然坦荡。而这个劳什子内阁文书,一年能否面见陛下一次?都十分值得怀疑。

秦雷又看向辛骊桐,辛骊桐苦笑一声道:“学生自然比不过状元郎,才是个内阁文书而已。”

看出他心中的失落,摇头呵呵笑道:“痴人啊!陛下这是抬举你们,还不知足?”

两人先是一喜,又糊涂道:“这是从何说起?”

秦雷笑笑道:“你们以为跟在陛下身边就好了?那为何甚少听过有状元做到宰辅呢?”

商德重两个还真没想过这问题,微微发愣道:“是呀!为什么?”

秦雷看看边上的辛骊桐,轻笑道:“有句话你们听听得了,可别到处嚼舌头根子。”两人赶紧连声道‘不敢’。

“虽说近水楼台先得月,但不是谁都可以捞到那水中月亮的。尤其是你们还没有体现出自身价值地时候。”看两人神色有些不自然,秦雷摇头笑道:“难道说你们以为名列一甲,就能体现你们的价值吗?”|||||

自从皇榜一放,两人的耳边便充斥着如潮的赞誉甚至是阿谀之声,哪有人说过一句不中听的?所以此刻秦雷的点醒就显得颇为刺耳。但他的身份和恩情在那摆着,两人也只好耐着性子虚心受教。

将视线投向远方,秦雷缓缓道:“考中了进士,只代表你们有学问,可你们懂农田水利吗?懂刑侦断狱吗?懂外事礼仪吗?说句不客气的话,你们现在什么都干不了。”说着将酒杯搁下。微笑道:“二位可有异议?”

两人无奈地摇摇头,轻声道:“我等确实除了读书,什么都不会。”

秦雷微笑道:“可以说,起初的三年里,你们地目地就是学习更多的东西,为将来为官中枢也好、造福一方也罢,打下坚实地基础。所以在为官之初。不是比谁更舒服、谁更体面,而是比谁更扎实。”

两人听出王爷是在传授为官之道。赶紧洗耳恭听,心中那些小杂念自然被抛诸脑后。

“在这个前提下,随侍陛下左右,虽然要风光一些、也可能不那么辛劳。但提心吊胆,战战兢兢之下,并不利于你们政治个性的养成,也没法让你们放开手脚。这对你们的将来是一个隐患。”秦雷一番语重心长的说教,让两人深深点头,完全不见起初地小情绪。

“反观跟着中堂大人呢?”秦雷笑眯眯道:“我只说一句,你们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,就应该跟什么样的人学习。”

两人闻言茅塞顿开,深深鞠躬道:“王爷教诲,学生没齿不忘。”

秦雷呵呵笑道:“不要怪孤王泼你们冷水,实在是因为良才美质。更需精雕细琢啊!”两人连声道‘不敢’,见后面有人等着,再施一礼之后,便弓身退下。

秦雷又与后来的进士饮酒,自然也要温言勉励一番,虽然每一拨的人数都比方才要多得多。但用时反而少很多。不一会儿,便又饮了十来杯。

这下是真有酒了,他感觉脖子也酸了,脑子也木了,舌头也直了、眼神也低了,缓缓的头去,望着杯中的倒影,苦笑一声道:“他祖母地,喝成个大红脸了。”

待抬头时,却看着一个大红脸盘子凑过来。满脸陪笑道:“王爷……”

秦雷这才确定。自己不是在照镜子,翻翻白眼粗声笑道:“恭淳。你可是也要敬酒?老子……不怕你。”一手攥着酒壶,一手举杯道:“来,干一个先!”看起来随时都会耍酒疯。

这下可把一边的石敢吓坏了,他虽然不敢阻拦王爷,却可以用杀人的眼神盯着涂恭淳,手也搭在刀把上,将自己的意思清晰表达出来……你还是掂量下胆量再劝酒吧!

涂恭淳为难地看看一脸欢畅的王爷,再斜眼看看要吃人的石敢,眉头一皱、计上心来道:“求王爷赏杯酒吃吃。”秦雷的脑子已经木了,闻言便把手中地酒杯一递,涂恭淳便顺溜的接过王爷手中的酒杯,仰头灌了下去。

‘真辣啊……王爷这是喝的烧刀子吧……’涂恭淳擦擦嘴,呲牙咧嘴的想道。再偷看那可怕的侍卫一眼,果然见他地脸色好了很多。

涂恭淳刚要松口气,却见王爷竟然又给他自个满上了,心中哀叹一声,只好在秦雷举杯之前,委委屈屈道:“好事成双,您就再赏一个呗!”

秦雷听了发会儿呆,便收回了要拿杯子的手,涂恭淳赶紧端过来又是一杯。

秦雷微微皱眉,大着舌头道:“怎么老是你喝啊……”

涂恭淳看一眼边上又要捅人的石敢,只好呜呜咽咽道:“因为王爷喝得多,学生喝得少呗!”

秦雷闻言点点头,晃着酒壶笑道:“不错……”突然动作一慢,将那酒壶拿到耳边晃了晃,又打开盖看一眼,使劲摇头道:“不行,不多了……”

石敢终于逮到插话的机会,从背后拿出个一模一样的银酒壶,陪笑道:“王爷,就把那壶残酒赏他,您喝这个,这是满的呢。”

秦雷歪头斜眼看着他,嘿嘿笑道:“小样吧!还想耍我?”

石敢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,心道:‘王爷是人醉心明白啊!怎么就能猜着这是壶白水呢?’刚要跪下告饶,却王爷幽幽道:“你以为我……喝醉了就不明白啊……你们想灌醉我,告诉你们,孤的酒量大着呢,来者不拒。”

说着把手中的半壶交给涂恭淳,再一把夺过石敢手中的酒壶,晃晃悠悠地站起来。朝苦命地涂进士瞪眼道:“我这是慢慢一壶、你那是不到半壶,我让你一半,你干……干了不?”

涂恭淳打个酒嗝,双手抱着那沉甸甸的大酒壶,心中哀嚎道:‘您老这眼神可真不咋地,明明就是大半壶,却非要说得跟就剩了个壶底似地。’

院里席上的进士们早就被吸引过来。他们也大多有酒,再加上秦人豪爽。以善饮为荣。是以看到这个场面,不仅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甚至还纷纷朝涂恭淳大喊:“涂兄,是不是爷们啊?王爷都让你一半了,咋还在那支支吾吾呢?”|||||

“别吵!我喝就是了!”涂恭淳恶狠狠的瞪一眼那些瞎起哄的家伙,转脸又笑脸如菊花一般地望向秦雷,小声商量道:“王爷。咱们分三回儿喝成不?”他手里那大酒壶起码能盛二斤酒,就算半满,也是一斤多的样子。

可怜地涂进士无法想象一斤烈酒一气下肚的情形……压根想都没想过。

哪知王爷仰头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!我大秦男儿喝酒就图个痛快,岂能学楚人那般期期艾艾?孤王先干为敬!”说着便双手捧起那大酒壶,咕嘟咕嘟地饮了起来。

进士们见王爷如此痛快,就像喝白水一样豪饮烈酒,不由齐声叫起好来。再看那涂恭淳居然还在那犹犹豫豫。竟一齐起哄道:“喝!喝!喝!喝!”

可怜的老涂已经赶鸭子上架,只好把心一横,暗道:‘除死无大碍。’便猛地端起酒壶,也往嘴里倒起来……真他娘的辣呀……

众人看得血脉贲张,一齐挥舞着拳头,为两人高声喝彩打气。在这种热烈气氛中。涂恭淳也感觉不出辣来了,仰脖咕噜噜的猛灌起来。

不到三十息的样子,两人便先后饮进了壶中地酒水,一齐大笑着倒转壶口,果然是干干净净,没有浪费一滴。

秦雷用袖子一抹嘴,哈哈笑道:“痛快!真他娘的痛快,就是淡了点。”说着把酒壶随手一抛,伸手去拍晃晃悠悠的涂恭淳,笑着称赞道:“不错。赶上孤一半了……”

却见那涂恭淳嘿嘿一笑。便软绵绵的坐倒在地上,一边的士子赶紧扶住。却见他已经鼾声如雷的睡着了。

秦雷醉眼迷离地笑道:“送他回去吧!”说着叹口气道:“高手寂寞啊!”

进士们好一阵赞美之后,秦雷挥挥手,让他们各归其位,大着舌头道:“诸位……我很……高兴啊!你们经过那么多风风雨雨,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我真的……很高兴。”

短暂地默然之后,进士们齐声道:“全赖恩师庇佑!”这句话实心实意,绝无半点掺假。

秦雷摆手笑道:“你们可得好好干,别让孤失望哦……”说着挠挠肚子,嘿嘿笑道:“孤有酒了,不能再陪了,你们慢慢喝,要尽兴啊!”

石敢一听,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赶紧扶住王爷,带他往后院走去。

“恭送恩师!”进士们赶紧离席,毕恭毕敬的施礼道。

秦雷摆摆手,头也不回地笑道:“石敢……”

“哎!”

“告诉门卫,今儿谁要是没喝爽了,不要让他走。”秦雷缓缓嘟囔道。

“啊?怎么算是喝爽了?”石敢傻眼道。

“像涂恭淳那样就算。”秦雷毫不犹豫道。

他已经离开了中都城,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,向温泉宫进发。

同行的依旧是永福、诗韵、云裳和若兰。诗韵地伤势已经稳定住了,若兰果然没有让李夫人将她带走。

众人看看正被抬出门去的涂恭淳,全都倒吸一口冷气,心中苦笑道:‘看不出爽在哪里。’

他们不知道,待会儿王爷可要爽大了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