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一一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石敢扶着秦雷往后院走去,秦雷已经彻底醉了,一路上深一脚浅一脚的,把石敢也带的东倒西歪,口里还哼哼唧唧唱道:“咱们老百姓,今儿个要高兴……高兴!”

石敢心道:‘您可是高兴了,可我就要倒霉喽……’想一想待会可能面对三个女人……云裳小姐、若兰姑娘,还有锦纹小丫头的责难,石统领的脑仁就疼。

两人穿过几道月门洞,刚要往主楼走去,秦雷突然停下脚步,指着远处道:“那……那是啥啊……”

石敢抬头一看,顿时傻了眼……他看见自己那位锦纹小丫头居然挎着个包袱,跟着一群仆妇从楼上下来。再看看楼下的大车、仆役,这分明是要搬家啊!不由轻声道:“王爷,看起来李家小姐要回家了。”

秦雷一听这话,两个眼珠子便瞪起来了,粗着嗓门叫道:“胡说……诗韵起码还得躺俩月,要是能下地……那就好了。”

远处的锦纹也看到石敢他们,使劲朝他招了招手,似乎并不情愿离去一般。石敢见状脑子一热,小声嘟囔道:“似乎是李夫人想要带李家小姐走……”

秦雷顿时火冒三丈,使劲甩开石敢的胳膊,一边往对面大步走去,一边恼火的嚷嚷道:“我就不信了,还治不了一个老娘们儿?”

石敢赶紧上前拉住他,低声劝慰道:“王爷息怒啊!李家夫人毕竟是李家小姐的亲娘啊!”

“亲娘怎么了?亲娘也不能不讲道理啊!”秦雷吹胡子瞪眼道:“滚蛋,别拉着我……”

“王爷,卑职非得拉着您……”石敢哭上着脸道:“要不您就掉湖里头了。”心中暗暗叫苦:‘怎么喝醉了还这么大劲儿?’

秦雷这才低头一看,果然离着湖边就差一步近远了,只好怏怏地退了回来,嘴上还不输阵道:“难道你以为我不会游泳吗?”听了这话,虽然还是三月天。石敢却出了满头的大汗。

……

绣楼上。

李夫人站在床边,轻声指挥着丫鬟仆妇们。让她们将自己女儿抬进一顶软轿中。

她的边上站着云裳和若兰,若兰正苦苦哀求,先不要将诗韵姐姐带走。“至少要等我家王爷过来再说吧……”若兰略微焦急道。

哪知李夫人满面笑容道:“就不劳你家王爷费心了,接我家闺女回家这事儿,我还是能做主的。”前些天她便想把诗韵接回家,但说了几次,都被秦雷以诗韵伤势未愈。不宜挪动为由给挡回去了。

起初李夫人还没多想,但日子一长,便觉着不是个味了:一个大门大户的千金小姐家,哪能在男人府上常住呢?自己人知道是养伤,可外人不知道啊!若是传扬出去,他们只会说自家闺女不知廉耻,有伤风化之类,可不管什么养伤还是治病。且不说让诗韵日后如何嫁人。单说那吐沫星子,还不被把老李家给淹了?

一将事情提升到‘败坏门风’的高度,李夫人就再也待不住了,便想趁着秦雷在前面大宴门生的空当,带着女儿离去,也省得再于他聒噪。

若兰一看。心道:‘可不能让你把诗韵带走,不然王爷还不得骂死我呀!’便拉上云裳过来劝阻,两人倒是温言相劝,可李夫人先入为主,认为她们与秦雷一个鼻孔出气,哪里肯听她们说话,只是一个劲地催促仆妇们快些、小心些。

又因着她是诗韵的母亲,若兰也不敢派人阻拦,只好继续苦苦哀求,这也就有了方才地一幕。

……

四个手脚粗壮的仆妇上前。把一个铺着厚褥子的床板。搁在诗韵身边,便要将她抱到床板上。

方才说话的一直是若兰。云裳其实没有插嘴,因为一来秦雷也没有吩咐她一定要看住诗韵、二来他外公家与李家乃是通家之好,自己一个小辈,也不好扫李夫人的面子。但看着那些仆妇要将重伤的诗韵搬起。她终于看不下去,身形一晃,便到了窗前,将四个仆妇与诗韵隔开,微笑道:“姨母,诗韵是我的病人,她现在确实不能移动。”

李夫人当然不能给云裳脸色看,勉强笑笑道:“有啥能动不能动地,当初还不是你们把她抬回来的。”

云裳耐心笑道:“这不一样,那时候诗韵姐刚刚受伤,动一动倒是不大要紧。但现在正是伤口愈合的紧要关头,若是动作过大,前功尽弃倒是小事,怕就怕引起再次受创啊!”

她这一说,倒把李家夫人吓着了,再张口时,语气便缓和了许多,愁眉不展道:“闺女,我也知道你是一番好意,可诗韵一个大姑娘家家的,怎能能住在王府里呢?这让她以后还怎么嫁人啊……”

诗韵心道:‘还嫁什么人啊?我们那位爷还不把新郎倌都吃了。’当然不能这样说话,笑笑道:“办法总是有的,等着王爷回来,咱们再合计合计,他办法可多了……”|||||

诗韵不停给秦雷说着好话,李夫人的神色也柔和多了,正在一切都向云开雾散发展时,便听得一声狼嚎般的大叫道:“我看看谁敢把我家诗韵带走!”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,却震得楼上地人两耳嗡嗡直响,可见说话之人有堪称恐怖的肺活量……当然也不排除撒酒疯地可能。

听着‘我家诗韵’四个字。李夫人刚有好转的脸色腾地一片铁青,脸又拉的老长,看着跟个茄子似得。

云裳和若兰心中咯噔一声,床上躺着的诗韵也双手攥着被子,心中哀叹道:‘怕是要出事儿了。’

李夫人嘴唇哆嗦着,喘粗气道:“还说没关系?那就怪了!”

云裳艰难笑道:“姨母,您又听岔了。王爷说地是:‘我看谁能从我家把诗韵带走……’”

李夫人恼火地看了云裳一眼,冷笑道:“莫要老把我当傻子。”这下是彻底生气了。听到有沉重的上楼声音。李夫人知道那人上来了,脸色如寒霜一般,咬碎银牙道:“把小姐抬走。”

“谁敢!”听到这话,离着二楼还有四五阶台阶地秦雨田愤怒了,一个饿虎扑食便跃了上来。若是放在平时,对他来说,这个跨度就跟闹着玩似的。可今日他喝地太过,双脚哪能那么听使唤,越过了四层之后,便被第五层绊住了双脚……

只见隆威郡王殿下、堂堂皇室大宗正、南方二省、京山城、京山军的龙头老大、以及一榜二百五进士的恩师,就这样以一个鱼跃龙门的姿势,华华丽丽的摔倒在了未来丈母娘地裙下。

“哎呦,我地妈呀……”这下子摔得可不轻,秦雷一边揉着腰。一边呲牙咧嘴地叫道:“来人呀!给我把最后一层台阶给锯喽。”这难度可比昭武帝锯桌腿大多了,确实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李夫人起初惊呆了,就连秦雷拱到自己裙子底下也没立即反应过来,好半晌听着他嘟囔道:‘怎么这么黑呀……太厉害了吧!一下就从白天摔倒晚上了……’李夫人这才回过神来。满面羞红地退出好几步。差点就缩到墙角里去了。

秦雷一下子又重见光明,坐起来揉揉脑袋,奇怪道:“怎么一眨眼又天亮了?这也太快了吧……”说着便呜呜地哭起来。若兰和石敢上来搀扶,秦雷把住他俩的手,泪眼迷蒙道:“要是这样一睁眼就是一天,再一睁眼又是一天,那我不就眨眼就老了吗……”

石敢两个这个汗啊!他们跟着秦雷也有些年头了,还从没见王爷如此大醉过。因为秦雷一向十分自律,虽然喜欢饮酒。却从不过量。今日不知什么原因,竟然狂饮无度。以至于酩酊大醉,耍起了酒疯。

但此时显然不适合探究原因,因为对面的中年妇女,已经快要抓狂了。两人对视一眼,心道:‘不管别的,先把王爷弄走是正办。’至于安抚王爷丈母娘这种高难度的活计,还是留着他老人家醒了之后亲自去干吧!

两人便想把王爷架起来,但秦雷醉酒之后力气极大,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还是纹丝不动……好在他并不打人,两人庆幸道。

秦雷就那样安静的坐着,蓄满泪水地双眼哀伤而又迷离,便听他涩声道:“其实我死不死都无所谓,因为我本身就是个不应存在的家伙……”

屋里人只当他说醉话,云裳心道:‘其实你很应该存在,只是不应该在这房间里存在。’看着沈乞闻声上来,云裳指了指秦雷背后,意思是搭把手吧!

沈乞点点头,轻手轻脚的摸到王爷背后,伸手刚要将他拦腰抱起,却听着‘忽’的一声,便被醋钹大的拳头击中胸口,却是王爷脑后长眼一般,突然发起攻击。

沈乞猝不及防间,蹬蹬蹬退了两步,不巧一脚踏空。只见他双手使劲向前舞划,仿佛游泳一般。但依旧无法改变下坠的趋势,咕噜噜的滚下楼去。正好砸在几个要上楼地李家丫鬟身上,便听见一阵莺莺燕燕的惨叫,似乎还有沈乞的憨笑声……

惨案的始作俑者收回拳头,放在嘴边深情亲了一口,发出‘啪’的一声脆响,差点让李夫人吐了出来,就听秦雷沉声道:“我的拳头不止守护爱和正义,还打击一切黑恶势力,谁要是妄想将美女从我身边带着,先问过我的拳头拳头是否同意吧!”说着便‘哈哈哈哈’的仰天长笑起来,样子白痴极了。

云裳实在看不下去。闪身到了他地面前。秦雷还没反应过来,自己的左右肩胛、左右后腰地部位便中了四拳,顿时无法控制自己地手脚,满身的力气自然也施展不出来了。顿时被石敢提了起来。

石敢一边在若兰地协助下,将王爷背在背上,崇敬地望着云裳姑娘道:“您这是点穴吧?不知多长时间王爷能恢复正常?”|||||

云裳小声道:“点穴哪有那么神?我打得他地麻筋,最多一刻钟就好了。”石敢差点没摔在地上。心道:‘您可真敢打呀……’便站起身来,背着王爷往楼下去了。若兰也赶紧提着裙角跟上。

直到三人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,还能听到秦雷那正义凛然地声音:‘兀那婆娘听着,你若是敢动我的诗韵,我便把你的鸟窝拆了,不信你就试试看……’说完又是一阵嚣张之极的鬼笑声。

李夫人还从没像今天这样厌恶过一个人,她一向认为,人没文化不要紧。有涵养就行;没涵养不要紧,千万别粗鲁;粗鲁不要紧,千万别野蛮……野蛮也不是完全无可救药……只要不是醉鬼就行。

她一向认为,这世上没有不可救药之人。然而,当一个没文化、没涵养、粗鲁不堪、野蛮好斗的醉鬼出现在她眼前是,带来的只能是世界观的颠覆。

‘世事无绝对啊!’李夫人心中哀叹道,立时将那位狗屁王爷划入‘人渣中地人渣’类别当中。

云裳觉着有必要为秦雷说几句好话,还没张嘴。却被李夫人冷冷的阻止住,沉声道:“云裳,你不要再说了,我的闺女我自己清楚。她就是死,也不会在这人家里待一刻钟的。”

云裳苍白的辩解道:“王爷真不是那种人,这是他第一次喝醉……”

李夫人摇摇头道:“你还是快些回家吧!此地不是正经姑娘待的地方。”说着便一摆长长的云袖道:“带小姐回家!”声音虽然仍旧悦耳,却蕴涵着无穷的怒气。

云裳只好伸手挡住去路,无力道:“王爷一言九鼎,说到做到,他说会拆掉你们家,便一定会拆地……如果您执意要带走诗韵的话……姨母还请三思啊!”

这话有足够的威慑力,李夫人虽是李光远的正妻,李家的大儿媳妇,却也无法承担家破人亡的责任。不由万分为难起来,心中自然憋屈异常。终于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“娘……”母亲的泪水太过沉重。让诗韵心中的天平终于倾斜,声音微弱道:“我跟你回家。但你……真的误会王爷了。”

李夫人闻言又惊又喜,这些天女儿醒来过几次,但每次都非常短暂,像这样连贯的说话还是第一次。看着面色苍白如纸、双眼涣然无神的女儿,她已经十分坚硬的心房,顿时片片崩塌,只剩下了心疼和怜惜。

她几步走到诗韵身边,轻轻捉住她冰凉的小手,顿时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凉意,不禁泪珠涟涟道:“……回家倒也不急,你还先养好了伤口,能动弹了再说吧……”正所谓‘世间爹妈情最真,泪血溶入儿女身。忍辱含恨终为子,可怜天下父母心!’

诗韵的泪水无声地流下,她想再为秦雷解释解释,但都被母亲地泪水挡住,实在是说不出来……

……

绣楼外,石敢泪流满面的背着王爷往主楼一步步往主楼走去,若兰跟在一边,也已经哭成了个泪人,她紧紧咬着下唇,心如刀割地望着神色哀伤的王爷,只听他嘶声唱道:

“我来自偶然,像一颗尘土,

有谁看出我的脆弱;

我来自何方?我情归何处?

谁在下一刻呼唤我……

天地虽宽,这条路却难走。

我看遍这人间坎坷辛苦……

我还有多少爱?我还有多少泪?

要苍天知道,我没有哭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