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一二章 三十六计走为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明媚的阳光透过窗台,洒落在绣着并蒂荷花的锦被上。轻尘在光线中欢快的舞蹈,床边靠着一个女孩,是若兰。只见她斜倚在床头,轻低着螓首,青丝如瀑般地从颈间落下,似乎是睡着了。

“水……”一个轻微的声音响起,立马将她唤醒。揉揉眼睛,她看到王爷满脸憔悴,眼里也满是红血丝。赶紧点头道:“爷,您稍等。”拿个枕头给他支起身子,便从一边小炉上端来一碗蜂蜜水,用小勺一勺勺的喂他喝下。

喝了七八勺温热的蜂蜜水,嗓子里那股火烧火燎的感觉终于轻了一些,但脑袋依旧嗡嗡作痛。秦雷使劲拍拍头,嘶声道:“什么时辰了?”

若兰微笑道:“辰时了,爷,您睡了将近九个时辰。”待秦雷喝完水,她便坐在他的身后,伸手为他轻轻按摩头部。

在若兰温柔的呵护下,秦雷的脑袋终于不那么疼了,思维也正常起来……

星星点点的记忆出现在脑海中,秦雷晃晃脑袋,不确定道:“我好像喝醉了……”

若兰苦笑一声道:“嗯!醉的还很厉害呢。”

“似乎还胡言乱语来着……”点点的记忆划动,形成一条条闪亮的丝线,串联起断断续续的记忆。

若兰轻声道:“是说了一些……”

“还打了人……”线动成面,昨日的一切终于成为了一副完整地画面。秦雷使劲一拍额头道:“似乎还钻了李夫人的裙子底儿……”

说完双手捂住脸,哀嚎道:“这下可丢死人喽……”

看王爷这副样子,若兰又心疼又想笑,只好伸手轻抚他的后背,柔声道:“没事了,都过去了,以后咱不喝这么多就是了。”

秦雷点点头。使劲拍拍面颊道:“嗯!以后不喝这么多了。”说着翻身下地。高喊一声道:“石敢!”

“有!”石敢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“告诉队伍准备一下,我们明日一早启程,去京山营!”

“啊……遵命!”虽然有些惊讶,石敢还是大声应下。

屋里的若兰也意外道:“不是说等诗韵姐伤势稳定了再走吗?”

秦雷活动下僵硬的四肢,无奈笑道:“我怎么还有脸待这儿呢?还是早些离开,去避避风头吧!”

若兰心中微微失望,但也知道王爷实在不宜与李夫人相见。只好乖巧的点头,一边帮他除去衣物,一边轻声问道:“那李夫人那边呢,看样子她要在府上常住了?”出了昨天地事情,李夫人为了防止羊入虎口,更不可能离开自己闺女一步。

秦雷并不说话,任由若兰为自己沐浴更衣。等洗漱停当,上下焕然一新之后,这才轻声道:“这工夫诗韵她娘正在气头上,我去道歉也只是白做工而已,她是不会见我的。”若兰默然,心道:‘人家大户人家地夫人就是硬气。不用完全顾及王爷的面子。’

秦雷不知她心中做何感想,仍旧自顾自道:“任其来去自由吧!等过上个把月,老娘们儿气儿消了,我再登门赔罪。”若兰忍俊不禁的扑哧一笑,轻声道:‘爷,您也太逗了。’

秦雷反手把她柔软的腰肢抱过来,嘿嘿笑道:“爷的心伤了,要小兰兰帮着疗伤吧!”说着便颤巍巍的抱起若兰,奇怪道:“宝贝,你咋这么沉了呢?”

若兰使劲摇头道:“没有……奴婢可注意饮食了……衣裳一点都没小。”

秦雷硬撑着把若兰小妹妹抱到床上,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是我浑身没劲了……”

若兰掩嘴轻笑道:“爷,人家说宿醉之后都是这样的。”

“我要发誓戒酒!”秦雨田指天发誓道:“每日一斤,绝不过量……”

若兰刚要爬起来,闻言又摔倒在床上,心中轻叹道:“这算戒酒吗?”

……

隆威郡王府上一直保持着雷厉风行地作风,待秦雷精神重新起抖擞,便去宫中辞行。原本就是计划好的事情,所以也没费多少口舌。再说现在是收拢人心的节骨眼,昭武帝也不大愿意他留在京里,只是略略问了下原因,秦雷支吾两句,便点头放行了。

秦雷告退之前,昭武帝才刚刚想起来似得随意道:“明天你二哥出使,送完他再走吧!”秦雷点点头,轻声应下。

他又依次去太后、瑾妃那里辞行。老太后这些日子身子不爽利,正在床上歪着。秦雷心疼地问长问短,老太太摇头笑道:“人老了,浑身老骨头受不得老天爷折腾了,每年冬春交接的日子最不好熬。”

边上的仇老太监也道:“往年这时候,太后都是去西边消解,但这些年高低不去了。”

文庄太后笑笑道:“年岁大了,身子骨禁不起颠簸了。”便不再提此事,祖孙俩略略说了几句,她便放秦雷去瑾妃那里。到瑾妃那儿依旧是无话可说。也不知怎么搞的,母子两个只见的关系越来越怪异,总有些貌合神离地模样。倒是老七仍旧对秦雷亲热无比,陪着他玩了一会儿,秦雷也就告辞离了瑾瑜宫。|||||

看着还有些时间,他又去永福那里看一看,在那次刺杀中永福受了惊吓,当即便晕了过去,到现在身子骨仍不如春游前爽利。秦雷自然内疚无比,倒是永福为那日吓晕过去。十分的过意不去。

在宫里陪着永福说了会儿话,天色就不早了,秦雷便离了皇宫。

……

天边红霞万丈,给肃穆地王车堵上一层金光,更显得富丽堂皇。

“王爷,咱们回府吗?”石敢轻声问道。

秦雷摇摇头,轻声道:“不了。去蒋家一趟吧!”

石敢沉声应下,便引着到车队到了东城广元街上那座大宅院前。此时天色暗淡。那百年的庭院更显得斑驳沧桑、高峻峥嵘。门前挂着两盏红色的灯笼,隐约显映出门上的‘蒋府’二字,但那古铜色地大门,却依旧紧紧地闭锁着。

仿若上月情形再现一般,石敢上前敲门,须发苍苍的老者探出头来。

好在这老者虽然胡子很白,但记性还算不错。没有忘记来访者的身份,一边命人将大门打开,一边向内里通报。

不一会儿,精神矍铄地蒋老太爷便迎了出来,与秦雷大笑着携手进了前厅。

二人叙座看茶,老相爷和蔼笑道:“殿下可用过饭了?”

秦雷神色坦然地摇头笑道:“想说用过了,但肚子不答应。”

老相爷哈哈笑道:“好好好,不把老头子当外人。这很好。虽然老头子已经吃过了,说不得要陪殿下再用一顿。”说着便吩咐管家道:“给王爷备膳,”那管家刚要下去,老相爷又补充道:“别忘了多弄些酒肉,给王爷地随员们送去。”

秦雷叫住那管家,温声笑道:“我那些手下无肉不欢。你尽管上些大块的猪牛羊肉。至于我这里吗,上几碟咸菜,再来点粥就行了。”

蒋老太爷摇头笑道:“那怎行呢?云裳小丫头会怪老头子怠慢的。”

秦雷不好意思的笑笑道:“昨日款待众进士,结果没出息的宿醉了,今儿吃什么都味同嚼蜡,还是吃些稀粥养养胃吧!”

蒋老太爷这才颔首道:“正理。”便让管家依命准备去了。

对于大户人家地厨子来说,清粥小菜自然手到擒来,也就是一刻钟地时间,管家便带人端上几罐稀粥,十几个清清凉凉地小菜。

一老一少欣然入席。秦雷连喝了两碗黄米栗子粥。身上果然舒坦过了,这才搁下碗筷。朝老相爷笑道:“府上地饭菜很对我的胃口。”

蒋老太爷捻须笑道:“要不怎么说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?”

秦雷心道:‘您老脸皮可真厚实。’与老太爷说笑几句,这才转入了正题,老相爷呵呵笑道:“老朽事后反复琢磨,终于品出些味道,发现殿下在铲除文彦博的过程中,表现的相当老辣啊!”

秦雷轻声笑道:“老太爷过奖了,若没有几位长辈在后面斡旋着,这事儿还不知出多少篓子呢。”

蒋太公摇头笑道:“还是殿下的手段如羚羊挂角、无迹可寻,这才让文丞相毫无知觉的入了瓮中,我们不过是因势利导罢了。”

秦雷摇摇头,不想回顾那段故事,轻声道:“文彦博去后,陛下终于掌握了政权,眼下又大规模的调整各部院衙门地长官,恐怕下个月就该轮到地方上的封疆大吏了。”

老丞相点头道:“不错,若是按这个架势下去,恐怕还没等你那个内阁发挥作用,朝堂就成了陛下的一言堂了。”

秦雷轻声道:“所以我们需要时间,必须把陛下的注意力分散开来,给内阁掌握权利的机会。”

“计将安出?”蒋老太公很喜欢秦雷这种运筹帷幄的潇洒劲儿。

秦雷却笑眯眯道:“正要问计老相爷。”

蒋太公捻须笑道:“依老朽来看,殿下早已有了注意。来我这儿,不算是找些信心罢了。”

秦雷顿起茶盏,不知可否地笑道:“不管怎样,还请老太公指点。”

蒋太公狡猾的一笑,却把话题转到别处:“听说隔壁那丫头已经住到殿下家里了?”

‘噗’的一声。秦雷喷了一地地水,擦擦嘴苦笑道:“老太公留些口德,我与李家小姐可是清白的。”

老丞相呵呵笑道:“我相信,可别人不相信啊!”

秦雷愁眉苦脸道:“等李家小姐身子好些了,李夫人会把她接走的。”

蒋太公这才开怀笑道:“那就好啊!李家小姐可不比我家云裳,人家是京里生京里长的千金大小姐。从小就美名远播,提亲的都快踏破她家门槛了。”说着给秦雷续杯茶道:“打个不中听的比方。好比那小绵羊,不知多少狼盯着呢。”

秦雷苦笑道:“确实不怎么中听。”

“但话糙理不糙啊!”老太公瞪眼道:“你想啊!要是娶这么个祸国殃民的女娃子,你还不成了京里大户地公敌啊!”说着诚恳笑道:“所以还是我家云裳好,长地比李家女娃水灵,在京里还没什么人认识,安全踏实。还能当保镖。”|||||

见老太公不遗余力地推销自己外孙女,秦雷哭笑不得,但这问题实在是无解,只能先这样拖着,看看有没有跟两家谈判的机会。

但蒋老太公的问题也不能不回答,秦雷只好偷换概念道:“老太公放心,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云裳的。”

老头子哪能想到他存了一肩挑两房的念头,高兴的捋着胡子笑道:“好好。好眼光。不知殿下打算什么时候去唐州下聘啊?”

秦雷心道:‘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。’但话已至此,也只能老老实实道:“按说应该早些的好,但眼下就要准备大军演了,我想等着大军演结束了,立马就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蒋老太公并不关心军方地事情,心道:‘一个大军演。撑死了能过半年吗?’遂笑道:“好,那就等着军演结束,老头子盼着喝你们的喜酒了。”

秦雷见他终于告一段落,如释重负道:“老太公还是说说如何应对,方能不让内阁沦为附庸吧!”

说会正事儿,蒋太公也收起了那副为老不尊的模样,淡淡笑道:“老夫为官三十余年,发现一个现象,哪个衙门的用处大,哪个衙门的权利就大。地位自然也高。所以……”

秦雷心领神会道:“所以要想让内阁不至于名存实亡。就得让它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。”

老太公拊掌笑道:“不错,所以殿下。找些事情给陛下做吧!”

秦雷轻笑道:“还用找吗?眼看就要开春了,东边北边五个省要度春荒;京畿地区的水利工程还没有完成;而且陛下已经许诺,今年进行全国范围的人口重新登记、财产税负重新厘定;还有我们大秦地战争储备,正处于历史最低点,若不加紧补齐粮秣兵甲,一旦战端开启,是要吃大亏的。这些事儿同时进行,若是陛下一个人处理,不吃不睡也办不来的,到时候自然要指望内阁了。”

蒋老太爷抖动着眉毛笑道:“看来,陛下之所以想大权独揽,还主要还是因为季节的原因……冬天的朝廷,实在是太闲了。从今往后,不能让朝廷闲下来,知道大家都习惯了内阁为止。”

秦雷笑道:“但有个问题,怎么能让陛下及早意识到这个问题呢?”说着一摊手道:“不然就太晚了。”

“让他们几个开始写折子,将这些问题提前摆在陛下眼前,”蒋太公不愧是宦海浮沉的老手,眼珠子一转,便想出了法子:“要把问题说地严重些,比如说春荒会死人,就写‘饿殍遍地,易子相食’,总之要怎么催人泪下怎么写,能把陛下难过哭了最好。”

“然后就可以提前给部院首长、封疆大吏们布置任务了。”秦雷眉开眼笑道:“身上有了任务,陛下自然无法轻言撤换了……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呀!义正言辞、不留痕迹,没有一点副作用。”

老丞相呵呵笑道:“还是有点不好的,就是官员们会比较忙一些。”

“忙点好,忙了看着顺眼。”秦雷毫不同情道:“拿着国家的俸禄,不是让他们喝茶遛鸟的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