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一三章 城,所以盛民也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翌日一早,秦雷便辞别云裳和若兰,在黑衣卫的保护下,离了清河园,向中都城的南门驶去。

赵承嗣已经默认了隆威郡王府对南城包括南门的管辖权。现在南巡城司、南城门司都已经换上了秦雷的人。而这一切,都是在不声不响中完成的。

倒不是那位便宜姐夫要照顾妹夫,而是为了请求秦雷不再追究他在刺杀事件上的失职,不得不向秦雷所做的妥协罢了。

所以一路上秦雷看到不少熟悉的面孔,那都是王府中培养出来的人手,现在已经换上了兵马寺的号服,挎刀持鞭,人模狗样在大街上巡逻,在城门上放哨。看的秦雷心花怒放,关上车窗笑道:“这些小子们可得盯紧点,别让他们被那些兵痞子带坏了。”

车厢里还有石敢、沈冰和侯辛,只要不发生危险,石敢一贯的充当摆设兼服务生。所以秦雷的话,是对另两人说的。

尽管侯辛现在还处于见习期,但沈冰打定主意让他尽快挑起大梁,好正式上任。所以也是一言不发,跟石敢两个像一对泥塑似的,直楞楞地看着侯辛。

侯大都司只好抓耳挠腮道:“俺知道了,多盯着点就是。”

秦雷微笑道:“你也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,把这事儿交给沈乞吧!我把他留在京里了,这类事情你们就商量着办吧!别什么事儿都去麻烦馆陶先生。”

“卑职知道了。”侯辛愁眉苦脸道:“看来大军演俺是掺和不上了。”

秦雷轻声安慰道:“只是分工不同。都很重要。去吧!”侯辛和沈冰向秦雷深施一礼,下车离去了。他们本来就是送行的,自然不可能一路跟下去。

车行了一段距离,秦雷突然冒出一句道:“若是俞钱在,他其实是最适合留守地,耐得住寂寞,心又细……”说着幽幽叹息道:“唉!可惜了啊……”

石敢也不知该如何劝慰,只好默然地看着王爷毛茸茸的下巴发呆。直到马车停了,才回过神来。他打开车窗一看,轻声禀报道:“王爷,长亭到了。”说完便拉开车门,先跳下去查看四周。

“王爷请下车。”不一会儿,石敢的声音传来。

秦雷点点头,便披上大氅跳下车来。这才发现十里长亭上,已经是旌旗如织,人山人海,甚至还有乐队歌舞表演。他不禁奇怪道:“怎么搞得这么隆重?我记着老大走的时候,也就是几十个亲友送了一下,这差别也太大了吧!”

石敢摇摇头,表示自己比他更无知。好在迎上来的秦守拙听到了,终于没让秦雷白提问一回。

今儿老秦的气色颇为晦暗。但还是勉强笑道:“回禀王爷,因为太子殿下乃是出使,这可是关系国家体面地大事,要载进史书的,所以必须合乎规格。”他知道秦雷不懂那些规矩套子,所以尽量通俗地为他讲解。

秦雷颔首笑道:“原来如此。”便好奇问道:“老秦,你说我这些年干的事儿,有几件可以载入史书?”

秦守拙见他问的天真,不由笑道:“最起码两次。”

“哪两次?”秦雷微微激动问道。

秦守拙掰着手指,一本正经道:“您出质齐国十六年那事儿应该会提一笔,还有在记述平定弥勒教时,还可能提一笔。加起来应该会超过十五个字,”

“就这些?”秦雷不满足道:“我觉得应该可以写厚厚一本书了。”

秦守拙微微笑道:“殿下,史家记述都是删繁就简的春秋笔法,不会在不重要的事情上着墨的。”

两人一边说。一边走到送别的人群中。此时太子正捧着个黄绢,在摆个着香炉地案台前念念有词。也不知道在跟哪位列祖列宗交流呢。

秦雷起初饶有兴趣的听一会儿,发现全是些屁话,顿时没了兴趣,继续朝一脸肃穆的秦守拙问道:“那你能写进史书几次?”

秦守拙闻言叹息一声道:“史书又不是咱们秦氏的族谱,卑职为官数十年,却是没有一件值得书写的事情。”语气中有说不出的萧索。

秦雷微微皱眉,旋即明白了他的心病何在,轻声笑道:“不要急,你还年轻的很。”

秦守拙苦笑道;“卑职可不年轻了,四十三当上京都府尹,今年过了夏天,可就五十二了。”这家伙满以为自个在二三月里冲锋在前,撤退在后,功劳还是大大地。可朝廷组建了内阁,一下子多出五个一品大员,空出了好些个令人垂涎的位子。

可结果呢?那些没出力的家伙一个个升的升、迁的迁,他却依旧牢牢地坐在京都府尹地位子上,简直要把椅子坐穿了。

看着愁眉不展的秦守拙,秦雷轻叹一声道:“其实本来,我打算推荐你入阁的,但陛下说三品太低,给我否了。而礼部已经进入清水期、没有意思;户部你也干不来……”秦雷越说秦守拙的脸色就越灰败,看着竟有些如丧考妣的意思了。|||||

秦雷这才一本正经道:“所以只有吏部空着,还算是有些滋味,不知秦大人能否屈就啊?”说完便一脸坏笑得盯着秦守拙。

这一课,秦守拙的老脸极其精彩,欢喜、错愕、惊讶、激动等八九种表情同时喷涌而出,看起来就像一朵皱皱巴巴的菊花展开一样。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捂着胸口喃喃道:“真的吗?”

“不信拉倒。”秦雷撇撇嘴,一脸坏笑道。

秦守拙这才确信无疑。眼眶顿时溅出泪来,咬着嘴唇哆嗦道:“属下会好好干的。”秦雷笑着拍拍他地背,没有再说话……因为该轮到他上场了。

整整衣襟,秦雷和从另一边走出来地老三一齐到了太子面前,秦雷端着酒壶,将老三手中的酒杯盛满,老三便把那杯子端到太子面前。大声道:“二哥呀!一路走好哇……”

秦雷使劲板住脸。才能忍不住不笑出来,心道:‘怎么这么像像哭丧啊……’用余光看看四周地官员贵戚,也是一个个强忍着笑。他便知道,这不是什么特殊的礼仪,而是老三不满老二夺走内府,故意出他丑呢。

看着太子强忍怒火的样子,秦雷心中轻叹一声。虽然老三有理由这么做,但实在太不分场合了。再想起自己当年,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被他和老四作弄,终于相信这俩家伙实在不是玩政治的料。

好在太子爷像昭武帝一般能忍,表情僵硬地接过杯子,仰头喝了下去,好歹没有当场发作。秦雷又给满上一杯。老三刚要再作怪,却被他一把拉住,微笑道:“三哥,你敬过了,这杯该我敬二哥了。”看一眼秦雷微带责备的目光,老三瘪瘪嘴。终是退了下去。

秦雷端着酒杯站在太子面前,两人四目相对,一时颇有些感慨,太子看看秦雷地肩膀,轻声道:“三年前第一次见你时,你才到我耳朵,想不到现在,已经比我高半头了。”

秦雷微微笑道:“小孩子总要长大的。”

太子叹息一声道:“那时我们多好啊!我还想象过将来封你做‘并肩王’的场景……”

秦雷神色复杂的笑笑道:“我们的问题,还是等着你回来后在捋顺吧!”说着将手中酒杯送到太子手中。小声道:“前些天看书。发现一句话挺有道理的,说什么‘兄弟阋于墙。外御其侮’,二哥,咱们兄弟虽然之间有些小摩擦,但那是兄弟之间的事情。咱们还是要一致对外地。”

太子使劲点点头,仰头喝下这一杯,将杯子往地下一掷,朝秦雷一拱手,再面向送行众人道:“告辞了,诸位。”

秦雷带着秦霖以及众官员,齐齐拱手还礼道:“恭送太子殿下,殿下一路顺风……”

太子深深看众人一眼,便转身上车,离了十里长亭,向着南方驶去。

秦雷望着那长长的车队,消失在茫茫离原之上,不禁想到一首最近看过的诗:

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

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

远芳侵古道,晴翠接荒城。

又送王孙去,萋萋满别情。

……

送别了南下的太子,秦雷便快马加鞭往去了京山城了。中都虽好,久居不宜。京山城才是他的老巢。只有那里坚若磐石了,他才有进退寰转的基础。

而不像现在,一切都要看昭武帝的脸色。虽然是自家老子,但那感觉实在是不咋地……更何况,秦雷对两人的父子关系,还存着三分疑虑。

所以,京山城太重要了,无论多少花钱都要将其建好,就算砸锅卖铁也在所不惜。

其实若是按照原来地图纸,老太后和仇太监给的那些银子差不多就够了。但经过一个冬天的反复思索,秦雷修改了最初的方案……他提出,要将京山城建成一个真正的城,而不是原来设想的纯军事要塞。

《说文》上说:‘城,所以盛民也。’所以城与军事要塞地差别,不是在于城要更大更宽广,而是在于城要供民众繁衍生息,经营劳作,……譬如说中都城、或者襄阳城。

这计划一提出,乐布衣便被震惊了。秦雷清楚记得,那是个北风怒号的晚上……

当时这老小子正在写字,一听秦雷如是说,便激动地折断了毛笔,弄了一身墨汁子。但乐布衣犹自不觉道:“您知道无中生有的在野外建起一个城市,要花多少银子吗?”

秦雷摇头道:“没算过。”

“没法算!”乐布衣满面肉痛道:“那就是个无底洞。无论咱们有多少钱,都填不满这个大窟窿!”看那样子,仿佛现在就要他出钱填那个‘大窟窿’一般。

秦雷赶紧安抚住莫名激动地乐布衣,陪笑道:“这只是个构想,还没成为事实。这世上多少人做梦都想当皇帝,也没见刑部把他们喀嚓了呀!”|||||

乐布衣也察觉自己失态了,摇头苦笑道:“殿下别怪在下敏感。我以前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呀!筑城三个月以来,花掉了上百万两银子。而这只是初期的材料人工费。以后的花销还不知道有多大呢。”

秦雷微笑道:“你说的我都知道,但若是我跟你说,可以不花咱们多少钱,就可以建起一个起码有中都城一小半大的城市,你愿意吗?”

听说不花多少钱,乐布衣的态度才稍微缓和些,沉声道:“就算是建城不花钱。建起来有什么好处呢?在下觉得原来的设计足够了。”

秦雷坚定摇头道:“从很久前,孤就觉着先生原本地方案有些问题,不是设计本身,而是格局问题。”说着指了指挂在墙上地京山城假想图,清声道:“您看,太紧凑了,根本没有给百姓留下生活地空间、也没有给商人留下经营贸易地地方。”

“这就是个军事要塞,要商人和民众干什么?”乐布衣不解道:“或者您可以说服在下。”

秦雷点点头。沉声道:“建成真正的城有三个好处。第一,按照原计划,在京山城墙建成后,便开始为京水河清淤,一旦清淤完成,南来北往的商船。自然会放弃小清河,重走京水河。”

说着从桌底拿出一副高精度的运河地图,指点着小清河道:“这条河虽然直些,但毕竟是人工开凿,宽度和深度都十分有限,所以是千里大运河上淤积最厉害的一段。”

乐布衣曾经实地考察过整条四千里的大运河,知道秦雷所言不虚,闻言颔首道:“是呀!人力终究比不过造化之功,人工凿出来地小清河。实在是太浅了。现在稍微大一些的货船便不能通行,实在不配它运河北段主干的地位。”

“毫不夸张地说。运河病在淤塞,而淤塞的根源便在小清河。”秦雷轻声道。

乐布衣点点头,沉吟道:“解决的办法有两个,一个是给小清河清淤,然后下大力气拓宽拓深河道,方能解决;另一个是……改道。”说着眼前一亮,已经明白了秦雷的意思,恍然道:“您是说,京水河只需要清淤而已,而小清河还要拓宽挖深。从节省成本的角度来讲,当放弃小清河,让运河重归井水河,使这个意思吗?”

秦雷笑着点点头:“咱们又没有大型机械,清淤拓深都只能靠肩扛手抬,成本实在太高,能省点事儿就省点吧!”说着沉声道:“我要让运河回到京山城,把这里变成南北通衢之所……”

乐布衣张大嘴巴,看怪物似得打量着秦雷,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,喃喃道:“且不说能不能成,单单这份异想天开地能力,您就独步天下了。”

秦雷不赞同道:“这叫奇思妙想。”

“如果成功的话,才能叫奇思妙想。”乐布衣认真道:“那小清河怎么办?”

“用作灌溉沿岸的农田,”秦雷自豪地笑道:“我听说为了保持小清河的水量,一直禁止两岸的农民用水灌溉,这是让千里良田不得不靠天吃饭地桎梏啊”小清河乃是开凿出来的沟渠,没法跟沿岸的地下水系相连,无法给两岸的水井提供补充,自然也无法从地下水中得到补充。

所以河里的水越流越少,而官府又搞不清状况,只道是两岸百姓偷水,便禁止其用水。可情况丝毫没有好转,反而有些地方因为水流太小,导致淤塞过重,竟然成了地上河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