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一五章 驼娘子与鬼谷子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“对,趋之若鹜!”秦雷沉声道:“那些对此有迫切需要的人,便会蜂拥而至,而孤王手里攥着的京山城、大运河、引水渠三个计划,本身就是三个聚宝盆,”摩挲着下巴笑道:“若不赚个盆满钵满的,就只能算是孤王脑子进水了。”

秦奇虽然想不通,王爷是如何将这三个大工程变成聚宝盆的,但还是听出王爷已经智珠在握了,心口的一块大石也算落了地,微笑道:“微臣这就组织人疏浚京水河,争取早日通航。”

正说话间,河上缓缓开过来一艘大船,秦雷见那船奇形怪状,像个水蜘蛛,不由笑道:“这是个什么怪东西?水蜘蛛吗?”

秦奇一边命人叫住那船,一边大声答道:“回禀王爷,这是乐先生发明的河道清淤船,咱们已经试验过了,一辆船就可以顶替大概两千劳力。”

秦雷顿时来了幸福,哈哈笑道:“真不知乐布衣这家伙是怎么生的,怎么满肚子的鬼点子,”说着好笑道:“他师父的绰号叫鬼谷子,他就该叫鬼点子,一听就是一家子。”看得出得到秦奇的方案,秦雷心情大好,嘴上也开始胡说八道起来。

秦奇也难得随一句道:“鬼点子听起来虽不如鬼谷子气派,不过胜在可爱。”

“谁胜在可爱呀?”那怪船的船头上出现一个白衣飘飘的身影,声音清越而温和。正是乐布衣那半仙。

“山里人就是不经念叨,”秦雷嘿嘿笑道:“说曹操曹操就到了。”

怪船上放下一艘小艇,将秦雷和秦奇、石敢接了过去。乐布衣伸手将秦雷拉上船,上下打量着笑道:“王爷,没让丈母娘抓破脸啊……”

秦雷惊讶万分,不由脱口而出道:“你怎知……”只见乐布衣奸诈无比地笑道:“原先不知道,现在知道了。”

“你敢诈我!”秦雷吹胡子瞪眼道:“我说身边也不可能有嘴嘴巴这么长、这么碎的。”说着一板脸。粗声道:“你怎能猜着跟李夫人有关?”

乐布衣微微得意道:“王爷是个时间观念极强的人,说哪天回来就是哪天回来。绝对不会迟到,但也不会早到。眼下您早来一旬,分明是京里出了事情,让胆大包天的您也待不住了。”

秦雷不服道:“说不定是别的事情呢……”

乐布衣抛出一顶高帽,咯咯笑道:“您是什么人啊?现在是什么时候?整个中都城唯一一个能跟您顶杠的老家伙,还被您削的说不出话来。”说着将腰间地葫芦递给秦雷,捏着长须笑道:“实实在在地说。除了丈母娘之外,您已经不怕任何人了。”

秦雷起初被捧得浑身舒坦,听到最后才感觉不对味,拧开葫芦仰脖喝一口,笑骂道:“就知道你乐布衣以损人为己任,若不是这‘猴儿醉’实在极品,非要拔掉你两根胡子不成。”

乐布衣笑道:“其实在下是很厚道地,从来不会落井下石。”说着状若无意道:“只不过偶尔泼泼凉水罢了。”

秦雷叹口气道:“先生好意,秦雷已经明白了,若不是得意忘形,俞钱怎么会死,诗韵怎么会重伤……”说着紧紧抿嘴道:“说起来,他们都是替我死、为我伤的啊!”

见气氛有些沉闷。乐布衣赶紧转换话题道:“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,王爷还是看看在下捣鼓出来的这个‘水蜘蛛’吧!”

边上的秦奇轻声笑道:“先生和王爷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,方才王爷在岸上也说,这清淤船像是个水蜘蛛。”

乐布衣乐道:“果然是物以类聚啊!”

秦雷冷笑道:“孤耻于和一个老处男为伍,最多算是某一方面臭味相投罢了。”

乐布衣顿时被戳到软肋,吱呀怪叫道:“太过分了,这就是王爷的礼贤下士吗?”

秦雷也毫不示弱道:“要不怎地?难道要我给你找媳妇吗?你不是单身主义吗?”

“谁说我不要来着,不要拿老眼光看人嘛!”乐布衣气急败坏道:“枯木还能又逢春呢,何况我这含苞未放的嫩芽。”

“四十多年嫩芽?”秦雷不屑道:“除了腌成咸菜,我不知道怎能把嫩芽保存四十多年。”

“其实有些植物寿命很长。所以发芽晚。”

“是发春晚吧……”

……

望着吵吵闹闹往船头走去地王爷和乐先生。秦奇和石敢相视苦笑。秦奇道:“其实乐先生平时不这样的,有时候整天连话都懒得说。”

石敢了解笑道:“王爷也是。方才他们不是说了嘛!物以类聚。可能只有他们两个才能说到一块去吧!”

秦奇赞同地点点头,感慨道:“确实,乐先生和王爷的思维都太……天马行空了,我们这些凡人只有仰望的份儿吧!”

石敢笑道:“秦大人,这话若是让王爷听去,怕是立马就会给你加薪。”|||||

秦雷笑笑道:“随口一说而已,何必当面奉承呢。”说着便与石敢跟了上去。

这船的个头颇大,很扁也很宽,中间也没有船舱,只是用竹竿支起个油布棚子用来挡雨。所有的空间都被用来安装一种类似灭火水龙的器具,前前后后,一共有九架之多。看来这船便是用来搭载这些古怪水龙地。

……

秦雷站在船头右侧笑道:“这是干什么用地呢?看着跟个水龙似得。”

乐布衣笑道:“可不就是个水龙吗,”便命两个精壮汉子将伸入水中的一根竹管。和一根完全淹在水里的皮管捞出来。竹制的管子连接在水龙上,但那皮管的另一头,却伸入了船舷之中,不知道是干什么用地。

见王爷一头雾水,乐布衣笑着介绍道:“那根牛皮管子是进水管,将河水吸进船舱里,像这样的皮管子有九个。足以保证将河水源源不断地吸进船舱里,然后就……”

“然后这船就沉了。”秦雷笑着接话道。

乐布衣臭屁地笑笑道:“也不看看我是谁?隆威郡王殿下亲封的‘鬼点子’是也。怎能干那种没水准事儿呢?”说着对那竹棚子里地船老大吩咐道:“把那玩意儿启动起来,给王爷看看,到底能不能沉了。”

船老大高声应道:“好嘞!王爷瞧好吧!”说完便哧溜钻到船舱里面去了,秦雷这才发现,这船的吃水线很高,看来船舱里别有洞天啊!

“可别怪在下没提醒,”乐布衣怪笑道:“请王爷抓住栏杆。别……”话音未落,船下传来一声闷响,偌大的船体便一抖,险些把秦雷震倒在地,乐布衣的下半句这才到来:“……别摔着了。”

秦雷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紧紧扶住栏杆,那船便快速的启动起来,十来个水手从舱底爬上来。两人站在一具水龙前,协力将那竹管调整好方向。

秦雷没想到这船居然如此快速,一个念头闪过,失声道:“浆轮船!”乐布衣颔首笑道:“王爷接着看。”

行进中,秦雷看见那皮管抖了一抖,便发出强大地吸力。如长鲸吸水一般,将河水吸进船腹中,再看四周围,果然还有八个均匀分布地吸水管,皆已开始工作。

八口齐开的威力是很大地,站在甲板上,能清晰听见隆隆的进水声。不一会儿,甲板便生生矮了一尺,石敢面色惨白道:“乐先生,您能确保王爷的安全吗?”

乐布衣看他一眼。微笑道:“不要害怕。有这个呢。”说着从水龙下面掏出一个胸甲似的怪东西,递给秦雷道:“王爷看看我这‘水浮子’怎么样?”这胸甲前后两大片。外面用粗布绑着,样子很是眼熟……至少秦雷这么觉着。

秦雷接过那古怪的胸甲,发现是出乎意料的轻,一摸材质,这才知道,是用一种极轻地桐木制成。别人或许还要寻思一会儿,他却眼前一亮道:“穿上这玩意儿,就是旱鸭子下水,也淹不死了。”说着便把那东西套在衣裳外头,又将上面的绳子系紧,以防脱落。

乐布衣和秦奇也都穿上了,而甲板上的水手们,本来就穿着这么件东西。只有石敢不以为然地拒绝了水手奉上的一件,沉声道:“放心,这小河沟淹不死俺。”

秦雷笑骂道:“笨蛋,成什么英雄,你看看这船四周有多少个漩涡,掉下去就把你到里面去。”王爷发话了,石敢这才不清不愿的穿上那古怪地衣裳,小声嘟囔道:“穿上这玩意,胸前鼓鼓囊囊的,像个娘们儿,背后也隆起一块儿,像个驼子。”

秦雷闻言爆笑道:“那就是个‘驼娘子’,”说着对乐布衣笑道:“这玩意就叫‘驼娘子’了,水浮子啥的太没味道,不许再叫了。”

乐布衣苦笑着刚要答话,便看见那竹管剧烈地抖动起来,两个强壮的水手,使出吃奶的力气,才能将其压住。

只听‘砰’的一声闷响,那根唯一翘在水面上的竹管中,便喷出强烈的水流,那成人手臂粗的水柱又直又长,足足喷出两丈才略微下弯。下弯之后去势不减,又喷出一丈多,将岸边跟随地一个黑衣卫喷了个正着。

那位倒霉地老兄还没反应过来,便被强大的冲力从马背上推了下去,若不是撞在同袍地马上,被一把捞住。怕是要摔个生活不能自理了……

两个水手见闯了祸,连忙奋力将竹管压进水里,那巨大地水柱便倏然不见,只有一大团菊花般的水浪涌起。

再看四周,果然还有八朵菊花,秦雷呼吸粗重的一把抓住乐布衣的肩膀,连拖带拽把他带到一个没人的角落。附耳沉声道:“你是不是穿越来的?”

乐布衣一头雾水道:“在下穿衣裳穿鞋,从来不穿越。姓乐倒是真的。”

秦雷狐疑地瞪大眼睛,死死盯着乐布衣清隽瘦脸,低声道:“看着我的眼睛。”|||||

乐布衣被他搞糊涂了,笑道:“除了眼屎、还有红血丝,王爷最近休息得不好,且心火太旺,不如找几个姑娘排解一下。”

“跟你说正事儿。别打岔。”秦雷无力地垂下头,又强打精神地抬起来,用一种近乎祈求的声音道:“不要紧,也许这世上所有人都在乎你是穿越的。但我不在乎,你还是实话实说吧!哥们儿我实在太孤单了。”说话间,还紧紧握住乐布衣的双手。

乐布衣直感觉浑身毛骨悚然,他突然想起太子爷、也就是这位爷的二哥地特殊爱好。心中惊恐道:‘这不会是家族传统吧!’警惕地看了秦雷一眼,想要不着痕迹的抽回手,却发现被秦雷攥得死死的,不由也祈求道:“麻烦您放手。”

“不放,”秦雷想都没想,便回绝了他的要求。坚决道:“除非你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。”

乐布衣又使劲抽了抽,发现还是纹丝不动,不由苦笑道:“悔不该教王爷练气啊!”

“你就说吧!”秦雷呼吸粗重道:“我对天起誓,绝不会告诉第三个人的,就当是我们共同的秘密,好不好?”

乐布衣终于临近崩溃,苦笑一声,面容沮丧道:“好吧!我说。但拜托先放开我成不?这种感觉太腻歪了……老处男并不一定都像五柳先生那样酷爱菊花啊!”

秦雷这才发现。自己都快把乐布衣地双手攥出水来了。忙不迭的松手道:“别误会,我对你的菊花不感兴趣。我只想知道你是谁?”

乐布衣这才放心,长叹一声,暗道:‘我不做高人好多年,不知还能否找到拉风的感觉。’想到这,脑袋微微向左侧抬起,双眼看着天空的归雁,一阵江风吹过,把他宽大的衣襟吹得飘飘欲仙……若是没有那前凸后翘地‘驼娘子’,可能效果上要好很多。

‘差不多了。’自觉已经扮出一副高人相的乐布衣,一动不动的静止了好一会儿,才缓缓转过头来望向秦雷,双眼蕴含着神秘莫测的光彩,淡淡微笑道:“瞒了这么久,还是被王爷看出来了,好吧!今日就让我的真是身份大白天下吧!其实……我就是……”

秦雷屏住了呼吸,双拳紧紧攥着,额头上甚至出现了一滴豆大的汗水。周围人也停下了动作,目不转睛地望着乐先生,想听听他到底是何方神圣。一时间,除了哗啦哗啦的水声,再没有一丝动静。

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,乐布衣嘴角扯出一丝迷人的微笑,一字一句道:“我就是……鬼……谷……子……”说着颇有长者风度地笑道:“不要太吃惊,因为我就是这样低调、就是这样年轻、就是这样英俊……”

令‘鬼谷子’失望地是,不少水手都吐了。

‘好在王爷没吐,’乐布衣心中庆幸道,却见秦雷现出满脸的失望,不由恼火道:“嘿!兄弟,鬼谷子不是个白发老头子,你很失望吗?”

秦雷点点头,萧索笑道:“嗯!只要你不是穿越来地,我就很失望。”

乐布衣顿时大感无趣,心道:‘老子这不拿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吗?’

却见秦雷转眼露出一副欣喜若狂的表情,笑出泪花道:“叫你一直瞒着我,看,被人耍的感觉不咋地吧?”

乐布衣这才恍然道:“原来你耍我呀!”他永远不会知道,在前一刻,秦雷真的是失望了……看来今生不会找到一个同来的旅客了。

“先别说这些,既然你不是穿越来的,这高压水枪是怎么回事呢?”秦雷气急败坏道,一点都不给世外高人的面子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