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一六章 见证奇迹的时刻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秦雷已经看明白了,这船乃是通过那些喷水竹管射出水流,将沉积河底的淤泥吹搅成混浊的水状,随河水流走,从而起到清淤作用。

他看到,船首和船尾处的三个水龙是固定的,而两侧的四个是可以活动的。两个强壮的男子便可以使其升起降下。当船行驰至较窄的河面时,可以将船舷两侧的活动管提出水面以方便行驰,而船头船尾的固定管则可以继续喷射水流。

在较宽河面时,则将活动管放下,使其与固定管一道喷射水流,来清理河底淤泥。从而避免了清淤船受河床宽窄的限制,操作灵活、因地制宜,大大提高了使用效率和清淤效果。

表面的设计虽然精巧,但秦雷更感兴趣的是这股高压水流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呢?想到这,狠狠一拍乐布衣的肩膀,嘿嘿笑道:“别卖关子了,快给我讲讲吧!”根本不管这位是‘鬼谷子’还是‘鬼点子’。

乐布衣当然看出,王爷早已猜到自己的身份。心念一转,便明白不是云裳走了嘴,就是文彦博泄了底。再一想,若是云裳漏嘴的话,以王爷的性子定然会帮她遮掩,看来还是文彦博那死鬼秃噜了嘴。

但猜到又有什么用?难道去文家墓地鞭尸不成?只好苦笑一声,指了指舱口道:“好吧!王爷跟我到舱下看看,以您的聪明才智。自然一目了然。”既然人家不把世外高人当回事儿,他也只好继续保持低调。

两人下了船舱,秦雷便看到一面横亘在眼前地木墙,沿着木墙随意走到一侧,发现这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舱室,舱室壁和船舱壁夹出一条又长又窄的甬道,在船的另一侧也是如此。

甬道中各有一排赤裸着上身的水手。他们在船老大低沉的号子带领下,整齐的踩动着脚下地踏板。每一个踏板都连接着浆轮轴。而浆轮轴通过几个大号的联动齿轮,带动着船尾地一对巨型浆轮的转动。

再加上是顺流而下,两个浆轮转速飞快,给整个大船带来了强劲的动力,所以船行的飞快。到此为止,秦雷所见的还是一艘普通的浆轮船,除了中间巨大的密闭舱室。与在襄阳湖水寨见到地秘密军舰没有什么差别。

绕着那舱室走了一圈,秦雷也没有找到门,伸手使劲敲了敲,听到沉闷的回声,不由咋舌道:“里面全是水啊!”

乐布衣颔首笑道:“秘密就在这个盛水舱里。船体快速推进中,带来了巨大的冲力,我一直琢磨着如何应用这股劲儿,经过几年的摸索。便做了这么个东西。”

说着指指舱底,略微自得道:“下面有一排特制的轮浆,可以被船体前进的反冲力所驱动,再用齿轮和导杆,把这个冲力集中起来,传到舱里的特制叶轮上。带动它高速旋转。”

“但开动前,吸入管和盛水舱内必须注满水,否则会发生事故。等开动后,叶轮高速旋转,里面的河水也随着叶片一起旋转。在这股强大转力地带动下,河水飞离叶轮向外射出。”一边讲解,乐布衣一边用余光瞄秦雷一眼,只见他双目放光,便知道他听懂了。

对于曲高和寡、知音难觅的鬼谷子来说,有一个能听懂自己说话的人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所以讲解更加卖力。甚至手舞足蹈起来:“这时候,奇迹便出现了。在一种未知力量的作用下,原本应该减缓的水流,被硬生生压出舱顶地排水口,从那九根排水管中冲出,力道极大,无与伦比。”

乐布衣完全陶醉在那种神奇之中,双手癫痫似得挥动着,声音略显高亢道:“此时,还是靠着那股向外旋转的力量,水都被摔到了四周,在叶片中心处形成了一片空白区域。那种神奇又发生了,河里的水被源源不断地抽吸上来,又连续不断地从排出管流出。”说着双手合十道:“这就是这艘水蜘蛛的原理所在,由于无法解释的东西太多,我只能说,此物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而已。”

看着这完全超出想象的发明,秦雷必须按住胸口,才能抑制住那种心脏雀跃的激动。他不想向乐布衣解释什么是‘离心力’、什么是‘真空’、什么又是‘大气压’,他只想顶礼膜拜这神奇的发明,只想细细品味那种油然而生的自豪。

两人没有再说话,在号子声、喘息声和机械声混杂的船舱里,静静地沉默着,乐布衣在想如何改进设备,使其成本更低廉一些。

而秦雷已经从震撼中摆脱出来,心中只剩下满腔地感叹:‘从春秋时期就能发明青铜齿轮地华夏民族,出现过可以制造连木飞鸟的公输班;发明精密地震仪器地张衡;研制木牛流马的孔明兄;以及眼前这位半人半神的乐布衣,怎么就会在一千年后愚昧了呢?落后了呢?除了缠小脚、吃鸦片之外,啥都不会了呢?’|||||

要想明白这个问题,并去解决它!绝不能让历史重演!一种强烈的使命感,第一次涌上他的心头。这也是他来到这个时代后,第一次如此强烈的想要做一件事……比夺取天下更强烈的愿望!

看王爷的脸色越来越肃穆,乐布衣终于忍不住开口道:“船舱里有点闷,王爷,您想吐就吐吧”

秦雷这才回过神来,哑然失笑道:“那倒不至于,”说完便与乐布衣离开船舱,回到了甲板上。

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秦雷不禁摇头笑道:“看来还真是有点闷。”在没有琢磨清楚之前,他还不想与乐布衣讨论这个问题。

……

秦雷没有再下船。直接从京水河往京山城赶去。等到了河上新近竖起的水门时,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只能看到远处京山黑黝黝地轮廓,以及山下的点点灯火。

水门的守卫早就得了信儿,摇动轱辘,吱呀呀的升起大门,放大船和闻讯赶来护航的几艘小艇进了营地。

耳畔是哗啦啦的水声。眼前是一片静谧,秦雷不禁有些痴了。乐布衣立在他的身边。没话找话道:“王爷回来地不是点儿,若是早些天还亮的时候,您一定会被依山而建地城墙震惊的,实在是太雄伟了。”整个一下午,秦雷都陷入一种深深的沉思中不可自拔,那眉头皱得跟朵菊花似得。乐布衣不希望他用这个状态面对候在码头上的众将领。

秦雷瞥他一眼,淡淡笑道:“可以认为你是在自卖自夸吗?”乐布衣摇头笑道:“将领们等在那里了。”

秦雷点点头。使劲拍拍腮帮子,轻笑道:“偶尔装一装深沉,实际上是有好处的。”说着挺直了胸膛,双目恢复神采道:“它能让我不至于迷失了方向。”

船进码头。在一片火把之下,皇甫战文、杨文宇、石勇、勾忌、常逸、石猛、石威、许田、秦浯水、伯赏赛阳、等几十员京山军主要将领,在栈桥上整齐列队,待看到肃立在船舷的那个挺拔的身影后,皇甫战文抽出佩剑。向右下方斜斜一甩,大声发令道:“立正!”

众位将领改稍息为里正,肃穆注视前方。

皇甫战文又将那佩剑收于胸前,沉声发号施令道:“敬礼!”将领们整齐划一地伸出右拳、随着‘咚’的一声闷响,那拳头停在胸甲左上,向船上的主公施以大秦军礼。

秦雷也带领船上的众人肃然回礼。这场景威武而肃穆,看得乐布衣羡慕不已。

船一停稳,水手们赶紧把踏板放下,秦雷便当先下了船,精神抖擞地笑道:“诸位远迎了!”

“王爷一路辛苦!”皇甫战文反手撤刀,众将领齐声喊道:“末将恭迎王爷!”便齐刷刷地跪下,但脸却一直正对着前方。

京山军军规第十八条,京山军人在任何时候,都必须昂首挺胸。

秦雷笑着伸手,将队首的皇甫战文虚扶起来。满面春风道:“都起来吧!孤王也算是归队了,就不要拘束了。”

“谢王爷!”将领们齐声喝道。这才直起身子,凝神静气的等待王爷训示。

见众将的精神面貌,在这几个月里有了很大地提高,至少再也没了年前那种五花八门的感觉……终于看着像是一个集体了。秦雷欣慰地点了点头,微笑道:“诸位,就别绷着了,孤王赶了一天的路,是腰酸背痛腿抽筋啊!咱们明天再正经,行不?”

大伙都熟的不能再熟,闻言纷纷笑了起来,石威出声道:“餐厅已经备宴了,请王爷前去用膳。”

秦雷闻言欢喜道:“真的吗,这几个月可把我憋坏了,做梦都想咱们大块吃肉、大口喝酒地日子啊!”

众将领嘿嘿笑道:“那就是今晚可以饮酒了?”军规第三条规定,除重大节日,以及主管特许外,一律不得饮酒。

秦雷笑骂一声道:“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。”把众人骂得一缩脖子,转而哈哈大笑道:“不许滥饮。”说完便扬长而去。

众将领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欢天喜地地跟了上去,七嘴八舌的保证道:“绝对没问题!”“谁多喝谁是小狗……”“就喝一斤成不?”

一场欢宴之后,果真是没有一个醉的。众将知道王爷旅途劳顿,将他送回位于营地正中央的跨院,便不再打扰,纷纷告辞回屋歇息不提。

等秦雷进屋后,石敢已经为他铺好被褥,打好热水。在没有若兰的日子里,这些活计都是石敢来干。

秦雷除下身上的王服。换一身宽大地睡衣裤,把一双脚丫子伸进热水中,发现温度刚刚好。舒服的哼哼一声,秦雷眯眼笑道:“这一路走下来,有什么感觉啊?”

石敢一边将王爷脱下的衣裳收拾起来,准备送到洗衣房清洗,一边小声道:“确实很有触动。”将最后一条腰带搁进去,盖上藤箱道:“属下感觉……别人都走在一条通往……伟大地道路上。”|||||

秦雷闭目沉吟道:“不错啊!无论是京山城、大运河,还是未来地水利工程,都足以让参与者青史留名,永垂不朽了。”修长而有力的手指轻磕着膝盖,他继续轻声道:“而京山军,只要能经受住战火地考验,必将跟随着孤王。一道走向不朽。”

石敢咬紧嘴唇,默默地端起藤箱,轻声道:“王爷早些休息吧!属下告退。”

秦雷微笑着点头道:“去吧!”石敢便轻手轻脚地退到门边,刚要掀帘子出去时,就听王爷淡淡道:“心里要是有什么想法尽管说,亏待身边的人,不是我地作风。”

石敢顿了顿。点头退出了房间。

一夜无话,好梦短暂。秦雷睡的正香甜,耳边便传来‘滴滴答滴答’的军号声,说来也怪,在京里时,每天早上若兰姑娘总是要好说歹说、连哄带骗。才能把他弄起来……一般来说,没有一刻钟,是无法完成‘将王爷唤醒’这个艰巨工程的。

但在这京山军营里,一听到那熟悉的军号声,他便条件反射般地睁开眼,手脚利索的洗把脸,便开始穿衣裳……要知道,在京里好几个月,我们地隆威郡王殿下,愣是没有给自己洗过一次脸、穿过一次衣裳。若是若兰姑娘看到这一幕。定要心中大叹王爷就是个军营生物。

外面的石敢听到动静。便低声问了一句,确认王爷已经起来后。就掀帘子进来,帮王爷披挂上战袍。

低头看着石敢给自己系上蛮狮吞口腰带,秦雷奇怪道:“孤怎么感觉这腰带有些紧了呢?”

石敢起身轻声道:“可能是太久不扎,皮子缩了,多扎几天就好了。”说着将王爷的佩剑挂在那腰带上。

秦雷听了呵呵笑道:“你小子越来越会说话了,看来锦纹小丫头没白教你。”说着捏捏自己的腮帮子,轻笑道:“胖了就是胖了,还什么腰带缩了……”石敢憨笑一声,无言以对,只是将猩红的披肩挂在王爷的肩甲上。

待披挂整齐,两人便一前一后出了跨院,到操场上一看,发现还不到卯时,兵士们却已经整整齐齐的列队完毕,正在点名报数呢。

秦雷不禁汗颜道:“孤原先都是最早一个,今日居然成了末第一,看来得好好反省一番了。”石敢依旧无言,其实他完全可以说:‘有乐先生在,您永远不会是最后一个。’但那乐布衣根本不出早操,所以老实人石敢也不愿意提他。

等到了队伍边上时,值星官正在向今日的轮值长官杨文宇大声报道:“报告统领大人,京山军在册三万一千一百零四人,应到两万九千九百九十人,实到两万九千三百七十一人。缺席六百一十九人,其中病假五百七十七人,事假四十二人。报告完毕,请指示。”

杨文宇郑重还礼,大声道:“请入列。”值星官便跑到队首站定。

待那值星官站好后,杨文宇没有按惯例开讲,而是向那值星官一般,跑步到了队伍右侧,兵士们地眼光紧紧跟着统领大人,近三万人没有发出一丝声音。

只见杨文宇在秦雷面前站定,有力的行一个军礼,高声道:“启禀王爷,京山军全军集合完毕,请指示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