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一八章 打马归营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转眼一个半月过去了,北方大地也到了暮春时节,莽原草长,杂花生树,群莺乱飞。

天明显的长了许多,也暖和了不少。申时都过了许久,还能看到羞答答的夕阳,将西边天际染成了瑰丽的紫红色。

一条长长的队伍在莽原上行进,原来是京山军地将士们,结束了一天的操练,正列队走在回营的路上。近了一看,每个人的身上、脸上都是脏兮兮的、也有不少鼻青脸肿、甚至身上挂彩的。

但这疲惫不堪的队伍,却出奇的精神昂扬,每个人的目光都望向正前方……那一个挺拔而坚定的身影。

那是他们的王爷,秦雷秦雨田。秦雷的以身作则并不是做做样子而已,他真格的每日带领官兵们闻鸡起舞。无论什么危险科目,总是第一个示范完成,绝不容许有人代替。无论多么枯燥辛苦的训练,他总是坚持陪在兵士们身边……若是要求别人做一百个掌上压,他便至少做一百二十二,向来只多不少,绝不含糊。

王爷都这样了,下面的大小军官也只有豁出去舍命相陪了。一个个脱掉笔挺的战袍,换上与兵士们一样的粗布训练服,每天在一块场地上摸爬滚打、在一个大锅里摸勺吃饭。

除了军官身体素质大为提高之外。潜移默化间,官兵们的关系便亲密了许多,兵士们也愿意把自己地事情将给军官听了。再不是往常那般官是官、兵是兵,泾渭分明、格格不入的了。

至于还有什么更深层次的收获,只有靠时间来检验了。但至少现在,官兵们都很享受这醉人的温情。

而这一切,全是走在队伍前列的、他们的王爷带来的,他用震耳发聩地言语激发众人的斗志;又用以身作则地示范,引领众人的行为。

可以说。短短一个月时间,秦雷便把京山军打上了自己的烙印。令行禁止、如指臂使。而这,是杨文宇和皇甫战文等人,用了将近半年时间都没做到的。这倒不是几位统领太过无能,而是秦雷实在太厉害……毕竟训练兵士才是他的老本行。这也让一群眼高于顶的军官们佩服的五体投地,再没有敢翘尾巴地了。

其中,秦雷的大侄子伯赏赛阳,甚至公然宣称他叔已经超越了他爹。成为他最崇拜的人。只要一没事儿,就跑到秦雷身边呆着,让干啥就干啥,实打实的隆威郡王第一拥趸。

现在训练结束,乃是一天中难得的休息时光,官兵们也放松了许多,一些大胆的兵士起哄道:“伯赏营正,您不给再唱个歌给小的们听听?”

伯赏赛阳跟在秦雷身后。正在向他请教复杂气候条件下的诸大队协调作战的问题,闻言回过头去,牛眼一瞪道:“没看见老子正忙着吗?”

他年纪不大,人又憨实厚道,官兵们都很喜欢与他说笑。听了他这话,人群中的石猛便大着嗓门喊道:“球。你个囊球,王爷都累一天了,你还缠着他老人家干吗?”

伯赏赛阳想想也是,挠头笑道:“王爷,那俺明儿再请教你。”

秦雷听了哈哈一笑道:“还是猛子知道疼人,赛阳,你就唱个歌,给大家伙子解解乏吧!”

既然王爷发话,伯赏赛阳也只好点头道:“好吧!那唱个什么?”

“一八摸……”石猛怪叫道:“兄弟们都爱这个。对不对?”“对!”顿时引来了一边狼嚎。

伯赏赛阳要吃人一般地看着石猛。粗声道:“臭流氓!哪有老爷们唱这个的?”

秦雷也瞪了兴奋过度的石猛一眼,笑着对伯赏赛阳道:“随便捡个熟悉的唱唱吧!别跑调就成。”

“王爷您放心,俺唱歌从不跑调。”伯赏赛阳胸脯拍得山响。

“就是从来找不着调……”石猛怪笑道。

“石猛!”秦雷突然叫道。“有!”“你和赛阳一起唱!”

石猛苦着脸道:“王爷,俺……好吧!”有心想要耍滑,却想起王爷‘专治各种不服’地爱好,只好对幸灾乐祸的伯赏赛阳道:“就唱昨天学的‘打马归营’吧!”

“不唱一八摸了吗?”四周一片失望声响起。

“要听上俺家的楼子里听去!”石猛凶神恶煞道:“我起个头,赛阳你跟着唱!一、二,”说着便扯开嗓子嚎了起来:“日落西山红霞飞,唱……”

伯赏赛阳赶紧接上,两人一起唱道:“日落西山红霞飞,战士打马把营归把营归,胸前红花映彩霞,愉快的歌声满天飞……”

嘹亮的歌声飞上云霄,被后面队伍的兵士们听到,自自然然地跟着齐声唱道:“米扫拉米扫,拉扫米到瑞,愉快的歌声满天飞……”

一片愉快的歌声中,队伍伴着彩霞回到了京山城,在校场上简短集合后,秦雷哈哈笑道:“解散吃饭,一个时辰后礼堂上课。”兵士们一齐‘哈’一声,便跟着各自地大队正回营去了。|||||

待所有人都离开,秦雷才回到自己地跨院中,而此时,天已经完全黑了,东风吹着院子里的大杨树,发出哗啦啦地声音,让人心旷神怡。

乐布衣也在院子里,正坐在凉亭中,就着一盏油灯看书,见他进来起身笑道:“王爷快些洗手,在下都快饿扁肚皮了。”

秦雷笑骂道:“我们体力劳动的还没喊恶,你一个脑力劳动的聒噪个什么劲儿?”一边说,一边解下腰带、除掉满是尘土的训练服递给石敢。脱了鞋、光着脚,仅穿着一条大裤衩,精赤着上身站在院子里。

黑衣卫给他端来水盆,秦雷先洗洗手,那盆水便成了泥汤,只好再换一盆洗脸,一脸用了五盆水。才把身上洗刷干净。秦雷接过最后一盆,‘哗’的一声。兜头浇在了自个身上,终于把疲劳驱散,通体舒爽的叫一声道:“奶奶的,比马杀鸡还舒服呢。”

看着正用大白毛巾擦拭身子的王爷,乐布衣奇怪道:“‘马杀鸡’是个什么东西呢?”

秦雷胡乱一擦,便将毛巾扔给黑衣卫,穿上身宽松的衣裤。一屁股坐在乐布衣边上,呵呵笑道:“这是番语,你当然听不懂了。就是说一只马杀了一只鸡,很痛快啊!”

乐布衣闻言失笑道:“以大凌小,倚强凌弱,有何痛快可言?番邦就是番邦,残忍而不可理喻。”

秦雷深表赞同地点点头,没有再深入这个话题。

黑衣卫又点着几盏灯。把小小的凉亭照地白昼一般,这才把早准备好的酒菜流水般地端上来。没两下,就把小圆桌堆得满满的。

看着一桌子的好东西,秦雷咽咽口水,干笑道:“这么多东西,你一人吃的了吗”

乐布衣奇怪的看他一眼,笑道:“这是给王爷您准备的,我晚上基本只吃粥。”

秦雷挠挠腮帮子道:“这不浪费了嘛!这一桌子,起码也得一两银子才能操办出来吧!”

“听您的意思,您是不打算吃了?”乐布衣笑道:“放心吃吧!我让他们关上门了。”

秦雷摇头笑道:“我承诺与兵士们同吃同训,怎能因为没人看到就偷嘴吃呢?”说着把视线从美酒佳肴上艰难拔开,挣扎着叹口气道:“我还是待会去食堂吃吧!这就是生活啊!哪能想咋地就在地?”

乐布衣夹一筷子亮晶晶地肉片,深深吸下气。陶醉道:“真香啊……怎么这么好看呢。尝尝先。”便送入口中,吧唧吧唧的嚼起来。一边吃一边还不忘好心道:“真好吃,果然是色香味俱全啊!王爷,你不来点儿?”简直能把人活活气死。

秦雷翻翻白眼,一拍桌子粗声道:“来人,都给我撤下去,送给许田他大哥吃。”黑衣卫们笑着上来,又把满桌子菜肴端下去。

乐布衣捂住一碗稀粥、一碟咸菜,口中不忘奇怪道:“为什么是许田他大哥呢?难道是家属来队。”

正在收拾东西的黑衣卫轻声笑道:“先生,许大人有个诨号叫‘小狼狗’……”

乐布衣彻底无语,只好低头默默吃他的稀粥咸菜。

秦雷挽回一阵,通体舒坦,大声问道:“算出来了没有,一共短了多少银子?”

乐布衣一边‘吸溜吸溜’地喝着稀粥,一边含混道:“不太多,只要每月再追加四十万两银子,就能基本操持起来。”

秦雷差点从石凳上掉下来,没好气道:“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,四十万两?再加上原先的四十万两,整个王府,一个月就要花掉我八十万两。我就是能点石成金,也得累的手指头转筋啊!”

乐布衣撇撇嘴,无奈道:“现在不是农闲时候了,雇佣一个民夫的费用何止上涨了五倍?再加上咱们对民夫地需求也跟着多了一倍,这里外里就是增加了十倍的人工,要想保持进度,就得往里砸钱,这是没有办法的。”

秦雷皱眉道:“我跟馆陶夸下海口的,今年不再问政务寺要一分钱。若是老让政务寺输血,咱们的事情就全耽误了。”说着颤声问道:“你说吧!我再凑多少银子才行?”

乐布衣眼皮都不眨一下道:“起码五百万两。”看王爷面色一阵阴晴不定,他轻声道:“实在不行就延长工期吧!等到了农闲时,成本自然就降下来了。”说着又试探道:“实在不行,求陛下征民夫吧!”

秦雷紧皱着眉头寻思半晌,终是坚定地摇头道:“不行,征用民夫地话,我的问题是解决了,但他们自己地农活就没法干。这不相当于我把损失转嫁到头上百姓了吗?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事儿。我可不干。”

乐布衣微笑道:“那延长工期吧?”

“也不行,”秦雷断然否决道:“时间不等人啊!不到万不得已,绝不能耽误了进度。否则等到战端开启时还没完工的话,这几个提振国力的大工程,反而会成为我们沉重的负担。”无论什么时候,他都能保持清醒的头脑。断不至于因小失大、主次不分……这也算是一种天赋吧!|||||

乐布衣喝完最后一口稀粥,抹抹嘴道:“这也不行、那也不行。那只有去打劫国库了。”

听到他说的‘国库’两个字,秦雷猛地一拍大腿,哑然失笑道:“对呀!也只有我这种白痴,才会抱着金碗要饭呢。”说着霍得站起来,走出凉亭,背手在院子里踱来踱去。眉头也一会儿皱起、一会儿松开,显然在思考某些重大的问题。

乐布衣心道:‘不是真要打劫国库吧?但那里面就成是空地,还是打劫陛下地内孥靠谱一些。’胡思乱想间,就听秦雷狠狠的一击掌,低喝道:“就这么办!”说着“乐先生,请你将整个工程体系地构成、用处、将来的好处,用尽量准确的文字写出来,整成个条陈给我。孤王有大用处!”

“哦?”乐布衣捻须笑道:“可不可以告诉在下,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呢?也好让我有的放矢。”

秦雷哈哈笑道:“咱们地银子,就全靠这个条陈了,你可要用心写啊!”

乐布衣一听,顿时精神百倍,不敢相信道:“您确定不是消遣我吧?”

秦雷笑骂道:“这都火烧眉毛了。还哪有功夫消遣你?你把条陈一给我,我就亲自南下,去给你要钱。”

“王爷是要找江南大族筹钱吗?”乐布衣有些明白道:“您打算让他们入伙吗?”他对秦雷去年在南方的覆雨翻云印象深刻,是以立刻联想到此处。

秦雷摇头笑道:“各大家现在日子也不好过,怎能让他们砸锅卖铁呢?这次我要让全国的大户出血、还不能让他们有机会指手画脚。”说着咯咯笑道:“这世上再没有比拿着国家资源挣钱,更容易的事情了。”

不是秦雷不舍得放权,而是南北士族积怨重重,根本没法在一个体系共事,若是硬搬复兴衙门那一套,便会闹个南橘北枳、画虎类犬。

……

三日后。乐布衣便将条陈呈给了秦雷。这家伙领悟力超强,秦雷基本上没怎么改动。就定了稿。又让乐布衣工工整整誊写一遍,便收在匣中,命石敢收拾行装,准备南下。

乐布衣见他真要南下,劝阻道:“王爷何不找人代替呢?在下和馆陶都能胜任的。”

秦雷知道他担心自己的安全,摇头笑道:“此事孤必须亲躬,不然没人买账。”

看到不能阻止,乐布衣轻声道:“不妨等上两日,我有些弟子可以随行。”言外之意,他们可以保护你。

秦雷欢喜道:“真的吗?铁鹰来信说,他师父这几天快来到了呢。”

乐布衣闻言笑道:“夏老头?他那两手还是说得过去的。”

果然两日后,乐布衣地一众弟子到了京山城。再过一天,紫云剑客夏遂阳,也带着十几个子弟赶到了京山营。

只是令秦雷颇为意外的是,那本来拽拽的夏剑客,一见了乐布衣,居然恭恭敬敬行礼,口称:“前辈。”这让秦雷颇为怀疑乐布衣的真实年龄。

叫来杨文宇几个,细细嘱咐一番,秦雷便带着黑衣卫,离了京山城。所不同的是,这次还有三十来个‘武林高手’护卫,也让他的一干手下放心了不少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