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二四章 借债,拿喜儿抵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秦雷乃是有备而来,事先做足了功课,讲解起来自然头头是道、清晰流畅。他讲到大运河改道不仅可以解决河道淤塞的桎梏,并大大增加运河的航运能力,还可以使小清河沿岸的万亩耕地变为不受水旱的良田,实在是两全其美的好事。

引得众人频频点头之余,秦雷也允许他们自由提问,并声明言者无罪。他知道这些人看在自己面子上,不会当面反对,但若是没想明白,心中难免会不痛快,这样执行力度上便会大打折扣,所以他要让议事们都心服口服。

果然在一阵交头接耳后,有人站出来施礼问道:“王爷的构想十分伟大,小人佩服的五体投地,只是有一点……据说京水河水流缓慢,且枯水期时根本不能通过大船,所以当年才有了裁弯取直,取道小清河一事。”说着有些担心地望向秦雷,轻声道:“不知王爷如何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秦雷颔首笑道:“问到点子上去了!你叫什么?”

那人赶紧大声报出自己的名字。秦雷满脸嘉许笑容道:“问得好,就说明你认真想了,值得奖励!”说完便让石敢端上一盘贡绢,赏赐给了那人。边上的议事们一看,质疑竟然有奖赏,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好事,便纷纷踊跃发言,秦雷也一一解答,但凡他觉着好的,立刻便有赏赐。

一圈问题下来,除了第一个问题之外。众人的不解大多得到了解答。但那个是整件事情地前提,只有解决了京水河水流过缓的问题,事情才有讨论下去的必要。

所以秦雷扯下了第一张地图,众人才发现,那张地图之后,居然还有一张,看起来仿佛是一个水利工程。

“灞水河!”有识货的不禁脱口叫道:“王爷要引灞水入京水?”气氛早已被秦雷调动起来。所以议事们说话也少了很多顾忌。

秦雷赞许道:“赏!”又是一盘珍惜水果摆在了那人的桌上。

待那人欢天喜地的道谢后,秦雷才用竹鞭敲着那图纸。朗声道:“不错,这正是渭水河的南部支流灞水河,水量丰沛、与京水河地落差极大,完全可以提供给它源源不断的水源……”

胥耽城颇为疑虑道:“看王爷考察如此充分,显然已经智珠在握,不知您是如何解决灞水河中地泥沙问题?”毕竟是前任的一省巡抚,就是比一般人会说话。

秦雷笑眯眯道:“把那个送给胥大人。”议事们包括胥耽诚,都以为定是什么绢绸瓜果之类的,却不想石敢这次端上来的托盘,只有上面盖着的一块红绸布而已,看起来居然空无一物。

众目睽睽之下,石敢便端着那仅盖着绸布的托盘,站在了胥耽诚的面前,口中还微笑道:“恭喜您。胥大人!”

胥耽诚知道王爷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自己,神色坦然地点点头,揭开那红色的锦缎,看到托盘上果然还有一物,他的心不禁砰砰跳了起来。

那是一份薄薄的文简,躺在托盘上甚至不会有一丝凸起。但就这小玩意儿,让一直稳如泰山的胥耽诚失态了……宦海生涯二十余载,他见过这东西七次,前六次将他从正七品的县令晋升到了正三品的巡抚,而第七次,也就是上一次,又将他贬为了赋闲在家的散官……

只是不知这次是,文选司地升迁文书,还是考功司的废黜文书呢?

他不由看一眼王爷,只见他笑眯眯地朝自己点点头。胥耽诚这才伸出颤抖的双手。拿起那仿佛重逾千斤的文简。深吸口气。毅然将其展开,文书上的白纸黑字红印便映入了他地眼帘。内容很简单,但足够的震撼:‘兹命散秩大臣胥耽城即刻进京面圣,不得有误!礼部考功清吏司。某年某月某日,’

是考功司,看来是要起复了。至于进京面圣,那是因为三品以上的高级官员,必须觐见陛下之后,由皇帝亲自任命。换言之,他这次的职位不是尚书侍郎、就是总督巡抚,这怎能不让他激动万分呢?

满场的议事都望着他,人们的好奇心高涨无比,都想知道他又被封了什么官。还是秦雷微笑着为胥耽诚和台下众人解了疑惑:“恭喜胥大人,陛下说了,你尽管来就成,至少给你个二品就是。”二品……尚书、总督、都御史,对文官来说,只有这三种可能。

无论哪一种,都是可喜可贺的,所以场中涌起了一片祝贺声,议事们或是恭喜、或是祝福,无论胥耽诚最后担任了哪一种,都南方人的光荣啊!

好半晌,胥耽城才回过神来,轻轻搁下那紫皮的文简,走到台前,恭恭敬敬地向秦雷二扣六拜,这才一字一句道:“耽诚无论走到哪里,永远都是王爷地门下犬马,永远都是咱南方人!”

在一片喝彩声中,秦雷将他扶了起来,欣慰笑道:“胥大人能不忘父老,很好!”|||||

待打发已经有些晕乎地胥耽诚就座后,秦雷便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回图纸上,把秦奇所讲地内容原原本本说与众人知晓。面对着构思严谨的工程规划,人们除了击节叹服之外,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

但秦雷还嫌对这些家伙的冲击不够,用力扯下那张饮水工程图,第三张图纸便出现在众人眼前,那是一张城市示意图,虽然比例上比前两张大了很多,但人们还是可以看出,这座城便建在京水河的拐点处,从灞水河引水的渠道也在此汇入运河。

更重要的是,这座城便在中都城西南一百里地地方。完全可以做进京货物的集散地,以此规避京里高昂的交易税费和人力成本。

在秦雷宣布此城永久免除所有税赋后,人们的情绪终于被调动到了顶点。就是用脚去想,他们也知道这其中蕴含的能量……怕是用不了多久,第二个襄阳便要出现在那……京山脚下了吧!

再把前两张图纸联系起来,人们这才发现,大秦前所未有的一项立体工程已经浮现在眼前。只要这三大工程竣工。沿岸的万顷土地将变成良田,无数地商船将汇聚在京山城外。一个新兴的商业城市也会冉冉升起。这一切地前景实在是美好无比,让人恨不得也能投身其中。

看着一张张因兴奋而涨红的脸,秦雷知道,自己已经成功了。他随手一丢,将那教鞭扔到石敢怀里,双手环抱于前胸,呵呵笑道:“这个计划好不好?”

“好……”“太棒了……”人们七嘴八舌的赞同道。

“但是有个问题。孤王无法解决。”秦雷笑眯眯道:“三大工程加起来,耗费何止千万?就是朝廷也不敢启齿修建,孤王又有什么本事承揽呢?”

众人却不吃他这套,呵呵笑道:“王爷但凡拿出来说,便是有了解决的办法……”没办法,与秦雷相处久了,谁都知道他的脾气,想要故弄玄虚便不再那么容易。

秦雷无趣地撇撇嘴。小声嘟囔道:“就不会配合一下吗?”说着打个响指,石敢便将那图纸揭下来,露出一张巨大的票据样本。

“银票?”只见那东西有骑缝章,有钱庄画押,有天头地尾章。议事们对这东西可不陌生,现在谁家没个几万两银子在大同钱庄里存着。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地主。

“错!”秦雷微笑着纠正道:“这叫债券。当然你们也可以称之为借据。”指着那债券上空白地地方道:“这里是留给担保人签章的。”

“哦……”议事们明白了,心道:‘原来王爷是要借钱啊!’

“但这债券与以往不同,”秦雷清声道:“以往借钱是一对一,不公开。这次呢……却是一对多,完全公开话。”

见众人还有些迷糊,他换种说法道:“王府将通过大同钱庄,以运河的权益、淤出的良田,以及未来京山城的收入作抵押,发行这种融资债券。”

议事们心道:‘王爷是要拿出家底作抵押,向大家伙借钱了。’

“这债券面额以一两官银为基本面值。一期共计发行一千万两。分一年期、三年期、五年期、八年期、十年期五种。到期还本每年付息。当然,年限越长的债券。每年可领到的利息也就越高。”

“那各自是多少呢?”有人忍不住问道。

“一年期地最少,每年可领取相当于本金半成的利息。十年期得最多,每年可领取一成利息。”怕他们听着糊涂,秦雷又举例道:“比如说你买了一万两的债券,若是一年期的,等到期时,便会在本钱之外,支付给你五百两作为利息。若是十年期呢?就会每年支付你一千两白银作为利息。若你不提前赎回的话,便会连给十年,等到还本时,你已经得到整整一万两地利息,收益翻番了。”

在这个年代,老财们除了消费之外,唯一的投资便是买房置地。而更多的真金白银,却被装在了咸菜缸中,埋到地窖里……譬如说乐布衣曾经光顾过的文家密库。虽然他们也可以放印子钱,但对象往往是走投无路的苦哈哈!利滚利之下,八成是还不上的。到头来除了把薄田与喜儿抢来抵债之外,他们也得不着什么好处。

毫不夸张的说,投资渠道的匮乏令人发指。除了花天酒地、买房置地之外,老财们根本不知道如何使用手中的钱财。所以当他们听到王爷对债券地讲解之后,心中受到地冲击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看着两眼发直地议事们,秦雷微笑道:“这债券与借据最大的区别是,它随时可以提前支取,而代价不过是损失一部分利息罢了。”

众人这才松口气。纷纷道:“这样风险小了很多。”便有徐老公爷站起来,朝秦雷拍胸脯道:“俺们就是相信王爷,别说您用产业作抵押,还可以随时赎回,就是凭您这一句话,”说着摆出一副豪气干云地模样,吐沫星子横飞道:“我们徐家认购一半了!”|||||

场中轰得一声。议事们使劲掏着自己地耳朵,不敢相信道:“老公爷。您真要认购一半了?那可是五百万两啊?”五百万两,约等于大秦年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强了……

按照某种规律,社会资源如何分配,社会财富就会如何分配。比如说大秦政府的财政收入,约是一千三百万两白银。再加上被各级官员层层盘剥掉的部分,总数应该是一千五百万两左右。

而属于朝廷控制的社会资源不足五分之一,更多的资源集中在以秦家为首的广大士族手中。这个比例约占五成左右,还有约两成半属于庶族地主和商人。还能剩下一星半点地,便是占人口总数九成八的农民兄弟所有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
从财政收入与朝廷控制资源地比例,可倒推出来,大秦的国民收入大概在七千五百万两白银。

说这么多,只是想说明,五百万两相当于大秦一年国民收入的十五分之一。从任何角度讲,都是一笔巨得不能再巨的款子。

就当众人沉浸在五百两白银的冲击中,久久不能自拔时。自从坐下后一直很沉默的卓秉宸站起来了,他颤巍巍道:“剩下的我们卓家包了……”

如果说出现一位拿五百万两白银放贷地仁兄,算是千古奇观的话,那么出现两位便是五千年才能见一次的奇观。

为什么不说是万古奇观呢?因为又站起来一位。这次是胥耽诚,只听他不慌不忙道:“寒家也不能落后,一样是五百万两。”

好么,一下子一千五百两摆出来了,这可就相当于全国一年上交的税赋啊!不管钱从哪来,豪门大族的富可敌国便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了。

再加上不甘寂寞的乔老爷子,也要拿出二百万两购买,秦雷的债券反而短缺七百万两之巨。

四大家主争执不休,却又谁都不肯让步,场面一时僵住了。议事局局正柴世芳只好起身道:“王爷。看来您地债券发行的有些少了。仅仅徐卓乔胥四大家就不够分的,况且还有一屋子人没买到呢。您看要不改发三千万两得了。在下估计,许多外人也想购买的。”

秦雷为难地摇头道:“多发当然好,但是不行啊!”说着一脸严肃道:“虽然那三大工程建成后的价值是要数以亿计地,但毕竟京山城才建了三分之一,而另外两项干脆直接等米下锅。经过估算,目前这三处加起来,也就是值个一千多万两。”

只听他一本正经道:“因为大同钱庄承兑所有债券,所以没有足额担保的话,他们是不会同意增发的。”

“没关系,我们复兴衙门可以为王爷作担保。”有人高声道,这话顿时引起了一片响应之声。

秦雷心中笑道:‘真是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,正愁着不知道怎么说呢。’在这个年代,关联交易并不违法,也无法可违。所以他一早打定主意,要让复兴衙门为发行债券担保,这样才能取信于天下的财主。

毕竟他秦雷的面子虽大,却只是在南方两省好使。一旦出了两省,怕是没几个买他账的。而复兴衙门则不同,它是江北山南二省的所有大户联合起来的实体,在二省元气快速恢复的同时,已经成长为举世公认的庞然大物。若是由其担保,自然会让外省人、甚至外国人放心不少。

是地秦雷地债券没有限定购买者的身份,只要是人又有钱,就算是齐国楚国人购买都可以……即使波斯人民想要购买,除了路途远了点,不方便兑换之外,并没有任何额外地麻烦。

这就是债券的好处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