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三零章 比想象的还要糟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老李曾经说过:‘两岸猿声啼不住、轻舟已过万重山。’所以在大江之上顺流而下,应该算是这个时代最快的交通方式了。

所以就算大江中下游水流平缓,做不到千里江陵一日还的程度,但秦雷琢磨着,两千五百多里水路,最多五天就该走完了吧!

但事实证明他太想当然了,等舰队行到第五天时,他让人一打听……呵!才走到鄂州府,还有整整一半的路程呢。

“我说这船怎么开得这么稳,”秦雷不禁大为鄙夷道:“原来是龟速前进啊!”很显然,他又想当然了……其实乌龟在水里速度很快的……至少比他五殿下游得快。

好在驽马十驾、功在不舍,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。终于再第二个五天以后,那酒友校尉又一次出现了:“诸位,还有两个时辰就到岸了,请准备一下吧!”看来这校尉是个实在人,没有酒桌上称兄道弟,喝完酒爱咋咋地。

众人齐齐送了一口气……虽然这船平稳的如旱地行走一般,但被憋在一层十几天,谁也受不了。用最快的时间收拾好东西,便在王爷的率领下,甲板上列队,准备下船。

眼见着岸边的人烟越来越密集,河道上也穿梭着各式各样的船只。船上和岸上的楚国百姓,见了这遮天蔽日的巨大楼船,纷纷使劲挥手大叫道:“无敌!无敌!”

在船上的秦国人听来,这声音十分地刺耳……因为楚国水师的赫赫威名。正是建立在无数次击败秦国舰队的基础上……

见一干手下的面色都不大好看,秦雷撇撇嘴道:“他们这是咒自己呢,你们看着吧!这些船早晚得全沉喽!”王安亭几个瞠目结舌道:“为何?”

“没听他们喊吗?无底!无底!这船要是没有底,不沉才怪呢!”秦雷一脸古怪笑意道。

众人闻言嘿嘿直笑,就连一向古板的王大学士也不理外……看来精神胜利法,确实涌动在每个炎黄子孙的血液里。

又行了一段时间。此行的目地地……金碧辉煌、犹如天宫一般的楚都神京城终于映入了众人地眼帘,可秦雷他们愣是被城墙反射的金光。晃得眼睛都睁不开,自然啥也看不清。

包括秦雷在内的大多数人,都是第一次到神京城,还以为那金光是楚国的秘密武器呢。却听来过几次的周葆钧解释道:“楚人在城墙上贴满了琉璃砖,每到日头好的时候,便被照的金光闪闪,让人无法逼视。”

“这是为何?他们有钱没处花了吗?”王安亭不愧是老牌御史出身。一见有铺张浪费地行径就忍不住,也不管到底该不该他事儿。

周葆钧轻声道:“都城是一国的体面所在,自然不能落于人后。楚国见神京城高度只有咱们中都城的一半,而论起设计的精妙程度,更无法与神机子亲自改进的齐国上京城相比。所以他们只能从外观上下功夫。”说着忍不住笑道:“既然不如别人高也不如别人实用,那就比别人好看吧!”

秦雷撇撇嘴道:“好看个求,黄了吧唧跟一团大便似得。”周葆钧无奈笑笑道:“楚人喜欢华服之美、以繁复奢华为荣,所以在他们看来。这样就是最美的。”

说话间,船队终于靠近了神京城,随着距离越来越近,那城的轮廓也越来越清晰,只见那城果然不算太高,也就是八九丈的样子。但样式极为精致,下部是青白玉地基座,中间是光滑平整的琉璃墙面。而高墙之上,竟是完全建成了宫顶状结构,有雕梁画栋,有斗拱梁枋,甚至还有屋顶角兽。

可以说,皇宫里该有什么,这城墙上就有什么。但惟独没有寻常所见的箭垛、女墙、瞭望哨之类的防卫设施。秦雷不禁瞠目结舌道:“那么他们怎么防御?”

“只要有我们大楚水师在,神京城就不用防御!”酒友校尉正从楼上下来。闻言骄傲无比道:“而我们大楚水师……”说着目光扫过众人。斩钉截铁道:“是无敌的!”

秦国人翻翻白眼。懒得与他聒噪。那校尉讨了个没趣,却越发觉着对方是怕了楚国的无敌舰队。越发地趾高气昂起来,再不估计那点酒桌上的感情。

好一会儿,那校尉才想起自己的使命,仰着下巴对秦雷道:“待会靠岸,请贵使先回避一下,等楼上长公主凤驾过后再走。”

众人又是气得够呛,周葆钧上前交涉,却被那校尉冷冷的回绝道:“这船本来就是送长公主殿下回京的,只不过是顺带捎着你们罢了,不要不知好歹!”说完便拂袖离去。留下被气得面红耳赤的周葆钧在那直跺脚。

说是待一会儿,可足足等了半个时辰船才靠岸。秦雷他们只见一队队军容整齐的护卫从船上开下。那些楚国护卫下船后,便将码头团团包围起来。|||||

又过了好一会儿,楼上才开始嘈杂起来。便见一队身着麒麟锦衣,腰挎千牛宝刀的楚国侍卫从楼上下来,秦雷知道,这些人便是楚国最精锐的大内侍卫,也叫‘麒麟锦衣’。这些人直属于皇帝,同时也奉命保护皇室直系亲属。甚至可以说,有楚国皇室出没的地方,就一定有麒麟锦衣地踪影,其地位可见一斑。

在大队麒麟锦衣地护卫下,一排排宫女手持着宫灯、璎珞、莲花、果篮之类的走下楼梯,紧接着是一队打着罗伞华盖地太监……两位楚国公主便在其间。

当队伍下到五楼时,其中一位公主突然转过脸来。竟是一张娇艳无比,却又傲气十足的小脸,那双狡黠地大眼睛在秦国这伙人中一巡梭,便看到了秦雷。那公主深深望他一眼,便嘴角微微上翘着回过头去,跟着队伍下了楼。

秦雷无缘无故的被人看一眼,莫名其妙地撇撇嘴。他对那张牛皮哄哄的俏脸十分的不感冒。从审美观上讲,他喜欢诗韵、若兰那种温柔似水的女孩。即使云裳也只是爱耍些小性子,却不像这小娘皮那般的……傲气。

‘也许小胖子那样地会喜欢……’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涌上心头,秦雷暗暗发笑道:‘这都什么时候了,怎么还想这些乱七八糟。’收摄下心神,他开始观察岸上地情形。很快便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,轻‘咦’一声道:“怎么没有一个迎接的?”

这是很不正常的一件事情,就算秦楚两国的关系恶劣。楚人要给秦雷他们个下船威,不来迎接倒也说的过去。但这船上还有两位公主啊!他们怎能也一概无视呢?

等着那两位楚国的公主乘车离去,码头上顿时空了许多,秦雷他们终于可以下船。待站到码头上,这才发现,原来还是有几个迎接地,其中一个他还认识。正是陪同太子出使的副使顾濬。

顾濬几个见了秦雷纳头便拜,神色激动凄惶,仿若受欺负的孩子见了娘一般,看来是吃了不少苦头。秦雷温言劝慰几句,便转头对唯一一个前来迎接的楚国官员道: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那官员并不怕秦雷,反而一脸愤慨道:“本官陈相延。乃是大楚鸿胪寺左寺丞!”

秦雷见这家伙仿佛吃了炸药一般,再回想下一路上受到的待遇,不禁上火道:“你是几品啊?”

“本官从六品!”那官员生硬答道。

秦雷脑子嗡的一声,不由勃然作色道:“孤乃王爵,你们楚国却只派一个六品官前来迎接,欺人太甚了吧!”说着猛地一挥袖子,阴沉着脸道:“回去告诉你家主子,出个对等地跟孤谈话!”说完便头也不回地上了马车,他随行的官员们也气呼呼的分别上车,把个张嘴结舌的陈相延晾在那里不再理睬。

顾濬刚要上自己的车。却被石敢叫住。将他带到了王爷的座驾上。

顾濬忐忑地上了车,果然见到那位素以脾气火爆著称的王爷。俊脸已经变得铁青一片,显然在全力压抑着怒火。

顾濬畏缩着叩首行礼,斗败公鸡一般,趴在地上不敢起来。秦雷却没有因此而给他一点好脸色,冷笑一声道:“你们干的好事!怎能能让人家把太子都给扣下呢?”说着猛地一拍桌子,咬牙切齿道:“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呢!更何况是死要面子的楚国人!说!你们到底干了什么!”

对于昭武帝的自私自利,秦雷已经几近绝望,估计历史上还没有哪个皇帝,敢让自己的太子出使敌国,除非他嫌太子活得太长太滋润了。

所谓‘天予弗取、必受其咎’,当敌国的皇帝把自己的太子放在自己面前时,估计绝大多数皇帝都会毫不犹豫的先扣下再说……

但经过一路上的试探,秦雷已经基本了解了楚人地性格,他们自视甚高,以文明之邦自居,尤其是在‘粗鲁不文’地秦国人面前,更是刻意的讲究风度礼节。按说是不大可能扣押敌国使节地……即使那人是秦太子。

所以秦雷才有此一问。

那跪在地上的顾濬叫起了撞天屈,叩首连连道:“起初太子爷与楚国皇帝谈的好好的,但后来齐国来了使节,便把局势扳了回去。等他们重新签订了盟约之后,楚国就有人叫嚣着要扣押太子爷……”

“然后呢?”秦雷阴着脸道:“然后他们就扣下太子了吗?”

顾濬摇头呜咽道:“没有,虽然以南楚齐王为首的一群文武极力要扣留五殿下太子殿下,但南楚周王一派却坚决要放太子爷回国,双方就像在以往一样争执不下,最后还是景泰皇帝下旨,放太子爷回国……”

秦雷的眉头拧成个疙瘩,沉声道:“那为何……又被扣下了呢?”

顾濬愤恨道:“还不是小人作祟!得了景泰帝地圣旨。太子爷也不敢逗留了,次日就乘船离开神京,谁成想……”他的面色变得惨白一片,声音也变得发起颤来,显然触动了不愿意提起的记忆:“结果我们走出不到百里,便遇到楚国军队的阻拦,他们借口例行检查。便登上了咱们的船,我们心想。他们皇帝都下圣旨了,谅他们也不敢胡来!”|||||

“荒唐!”秦雷额头青筋突突直跳道:“继续说!”

“结果他们趁我们不注意,便挟持了太子爷,并命令所有护卫放下武器,自缚双手……”说到这,神情萎顿的顾副使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:“结果他们将所有侍卫都赶到一艘船上去,又用水鬼凿沉了那艘大船。呜呜……我大秦一千三百名大好男儿,就这样屈辱的葬身鱼腹了……”

“啊!”秦雷咬牙切齿地怒吼一声,一把揪起地上的顾濬,撕心裂肺地咆哮道:“说!谁干的!我要让他血债血偿!”原先的情报只是说,楚国扣下太子,放其他人回国,结果那船遇到了龙卷,沉没江心。却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耸人听闻的故事!

顾濬被秦雷晃得头昏脑胀。不由剧烈的咳嗽起来,秦雷这才放开双手,他坐在地上大喘几口气,抹掉脸上的泪道:“除了太子,我们几个也侥幸活了下来,但一上岸就被分开。太子爷被一群身穿白衣的楚军带走,而我们则被带回了驿馆中,今天才得以重获自由……”

秦雷虽然见他絮絮叨叨说不到正题,却也知道他惊魂未定,若是一味呵斥,只会使其更加语无伦次,便按下性子,听他继续道:“这期间,周王地人来探视过一次,据他们所说。这事情是一个去年才成立的机构、叫什么‘白衣卫’干的。”说着便情不自禁的看秦雷一眼。那意思是,一看就是跟您对着干的。

秦雷剑眉一挑。冷声道:“那个狗屁‘白衣卫’的头头是谁?”他脑海中划过的第一人便是公良羽,那混蛋是南楚密谍、喜欢穿白衣服,又吃过黑衣卫的大亏,在所有嫌疑人中最有作案动机。

但有一点让秦雷紧接着将那家伙排除在外:不要忘了,公良老兄在秦国造反那阵儿,可是做过皇帝地,虽然是扯虎皮做大旗,但黄袍加身、称孤道寡可是真的。

要知道,皇帝这个职业可是有排他性的,一个国家就一个名额。他不信楚国的皇帝和想当皇帝的皇子们,能宽容这样一个家伙继续掌权。

再问顾濬时,那家伙便是一问三不知了,秦雷无奈的停下问话,看来事情地真想只能自己去寻找了。

……

马车回到驿馆,虽然两千护卫都被留在了城外,跟着他进城的只有一干官员和三百黑衣卫,但仍把这个小小的驿馆挤得满满当当,十分的局促。

但秦雷已经顾不得这个,他急切要弄明白现在的情况,为何楚人变得如此仇视秦人,尤其是真正的敌人到底是谁?

稍事休息,他便把一群手下撵出去,让他们递交国书的递国书,打探消息的探消息,串通门路的串门路。

他也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敌人眼皮底下,之所以如此大张旗鼓,并不是真要查到什么,而是要告诉所有明里暗里注视自己地眼睛……我秦雷来了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