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三六章 专治各种疑难杂症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秦雷不得不承认,自己低估了皇帝的手段,被一年多来的节节胜利冲昏了头脑。他的手脚放的太开,言行太过嚣张,根本无视原有的规则……他也知道,自己的许多行为挑战了这位皇帝的权威,自己已经拥有的实力,时刻刺激着这位皇帝的神经……

但他有些天真的以为,只要李浑不倒,那位皇帝便会一直容忍下去。他曾经自信的以为,当李浑也被自己打倒时,整个大秦便再也没有谁能威胁到自己的存在了,即使是昭武皇帝陛下。

他却忘了昭武帝是一头蛰伏在泥潭下的巨鳄,头脑冷静、凶残狡诈、无情无义,该出手时就出手,又怎能给他丰满羽翼的机会呢?事实证明,昭武帝之所以敢放纵秦雷,是因为他有绝对的自信,可以随时将其打入地狱、永不超生。

秦雷这才知道,自己就像政治暴发户一样,大起之后必有大落,他甚至也想明白,在中都时,那些文官为什么对自己敬畏有加却敬而远之……不是因为他们不畏强权,而是他们预见到了他一定会有这一天,是以不愿被他牵连罢了。

他终于明白,若想在这个乱世中活下去,除了够狠之外、还要够稳。刚柔并济、阴阳相辅方能立于不败之地。

当解决了思想问题后,他便要回到现实中,找到自己的出路……

兵法上说:‘去国越境而战者,绝地也。’所以当秦雷抵达神京城时。他便明白自己踏入了‘绝地’之中。所谓绝地,就是说在这不占天时地利人和,基本上未战先败,百战全殆,除非有孙猴子的本事,不然休想大闹天宫。

怎么办?孙子教导我们‘绝地无留’,打不过就跑呗!作为孙子他老人家地忠实信徒。秦雷便打定主意,要不怕艰辛、排除万难。尽早逃出升天。可以说,还没来到这破地儿时,他就开始琢磨着怎么逃跑了……压根就没动过什么‘破坏齐楚联盟’、‘离间楚国高层’之类念头,话说建功立业虽好,但终究不如小命吸引人不是?

秦雷坚信……一个不爱惜自己生命的人,是做不成大事的。

但是,在一个人生地不熟。狗见了都会咬的地方,想要逃出升天都不是件容易的事……孤立无援不说,人家根本都不搭理自己这伙人,想行贿都没地儿送钱。

而且他必须把太子带回去,否则正好坠入昭武帝的圈套中,问罪削职之后,便是无尽的幽禁岁月在等着自己。还会让老贼得了便宜又卖乖,连点恶名都留不下。

这就给他地回国计划增添了巨大的麻烦……在没把老二捞出来之前。他必须老老实实地待在这,哪也别想去。

不过秦雷就是秦雷,在了解了身处的环境之后。他很快想出了一计曰:‘无中生有’,要让楚国的大人物主动找上门来。

他利用楚人喜欢猎奇造谣的爱好,先让人去千金买书,在神京城中引起了一时轰动。然后顺势宣布无偿治病,引来无数闲人围观。预料打不开局面,还事先找好了托儿……当然,没有金刚钻、不揽瓷器活,他也不是完全忽悠,因为乐布衣本身就是医道高手,虽不能活死人肉白骨,但一般的疑难杂症还是不在话下的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大早,便有许多昨日的观众带来了家中地病患,也许是昨天宣传效果过于理想、也许是前院的空间太小。秦雷还没开始坐堂。被划为候诊区的小院便已经爆满。

好在秦雷早有准备,他让门口的黑衣卫发放号码牌。谁的号码靠前,谁就先就诊,后来的只能在院子里等候,若是号码太大的,还可以先回家等着,这才没引起骚乱来。

等到卯时三刻,一声梆子响,后院的小门便缓缓打开,只见一身短衣襟小打扮地石敢从中出来,清清嗓子叫道:“一号……”

“来了来了,在这儿呢。”便有一对中年夫妇起身,是妻子开的口,看来病患是那个男的。

查验了他们的号牌后,石敢微笑道:“对不起二位,我家殿下身份尊贵,为了安全起见,要对二位检查检查。”两人心道:‘规矩真多。’便有一男一女上前对他俩进行搜身,待检查完毕后,起身拱手道:“失礼了”,这才放二人进去。

这对夫妇被门口的阵势弄得紧张兮兮,挪着步子走过天井,一进厅堂便扑通跪下,叩首连连。

只听一个温和的声音道:“二位不要多礼,快起来吧!”两人忙不迭起身谢恩,又听那声音道:“坐下吧!”这才沾着椅边坐下,偷眼望去,只见一个身穿长衫头戴方巾面容英俊地年轻人,正一脸温和地望着自己。在那个俊后生的下首,还做着一个身穿布衣的中年人,长的也很好看。

见对方打量自己,秦雷轻咳一声道:“这位大哥,可是你要求医啊?”|||||

那男子赶紧恭声道:“是俺是俺,”说着对秦雷道:“麻烦这位小哥,跟你师傅说说,俺病了……”

乐布衣低声闷笑起来,但见秦雷老脸通红,只好收起笑容,板着脸道:“老弟你把关系说倒了,在下正在殿下门下带艺修行呢。”

那两口子不信道:“啥,您都这么大年纪了,怎么能……”看了秦雷一眼,没敢说出口。

乐布衣心中呻吟道:‘怎么老有人说我年纪大啊……’面上还要一本正经道:“两位此言差矣。岂不闻:‘闻道有先后、拜师无长幼’,殿下在秦国乃是鼎鼎大名的杏林圣手,若不是来了咱们楚国,在下就是想见一面都难啊!”

两人虽听不懂这半老头子在嘟囔些什么,但他们也朴实地做出了自己的判断:‘既然这么大年纪的人都服他,看来这后生还是有几分本事的。’再加上那男子着实被病痛折磨得不轻,便咬牙点头道:“中。就让……王爷给俺看吧!”

秦雷翻翻白眼,心中郁闷道:‘跟求着你似得。’但也知道自己距离‘山羊胡子瘦老头’地医生形象差得远。便不再强求,使劲微笑道:“这位大哥什么病症?”

那男子顿时支支吾吾起来,显然是有难言之隐,秦雷温和笑道:“你要知道‘医者父母心’,就当我是你爹就行,父子之间没什么不能说的。”这家伙好胜心太强了,一点亏都不能吃。

但那夫妻显然是憨直脾气。除了听着有点别扭之外,倒没往别处想。还是那妇人替她男人说道:“俺孩他爸爸都已经五六天没尿了,憋得肚子跟冬瓜一样,整天也提不起劲来,王爷,您看能治吗?”你不能治我赶紧找别人去。

秦雷颔首笑道:“这世上我有三不治,其余全治。”

“哪三不治?”两人配合问道。

秦雷微微一笑,伸出三根手指道:“非诚心诚意不治;非善良正直不治;非疑难杂症不治。”

他虽然说地云山雾罩。但那妇人并不关心,只是一个劲问道:“俺家孩他爸能治不……”

其实秦雷也不想说这个,但他得等着乐布衣诊断出病情,再写给自己看。谁知碰上个不听忽悠的妇女,只好闷闷地点头道:“能。”斜眼看看乐布衣面前的纸笺,见上面已经写出了一段话。不由心中大定,眯着眼睛拖长腔道:“你这是……哦不,你家那口子是尿路堵塞,可能是前一阵饮食不周、肝火过旺所致,算不得大问题。”

夫妻俩对视一眼,那女人不由面露喜色道:“您真是神了,前些日子俺们家和邻居闹了好一阵子别扭,俺当家的脾气大,一发起火来就吃不下饭,没几天就尿不出来了。”那男人也满脸希夷道:“咋治啊?”

秦雷缓缓点头道:“是呀!咋治啊……”两夫妻顿时傻眼。心道:‘俺们要是知道,干嘛还来找你呀……’却听那年轻的神医惊呼一声道:“太扯了吧……”把两人吓得一哆嗦。险些就要落荒而逃。

好在乐布衣把两人叫住道:“二位不要害怕,殿下肯定是有什么奇思妙想,这才情不自禁的。”说着一脸崇敬道:“有本事的人都这样有个性。”说着朝秦雷点头道:“殿下,您就把那法子说出来吧!保准没错。”

两夫妻以为乐布衣是在说他们,只好乖乖坐下,殊不知那话是说给秦雷听的。见乐布衣十分肯定,秦雷这才笑眯眯道:“这法子十分简单、但有些怪异,还请二位不要过于……拘谨。”

两夫妻对视一眼,齐声道:“只要能治好病,俺们什么都肯干!”

“这可是你们说地啊……”秦雷招手唤过一个黑衣卫,轻声吩咐一番,那黑衣卫便小跑出去,旋即拿回了一样碧油油的东西。秦雷接过那东西,眨眼笑道:“就用这东西。”

“葱管?”两夫妻惊讶道:“俺家地里种了老些了,没听说还能治病。”

秦雷故作玄虚地笑道:“运用之妙、存乎一心。说了你们也不懂。”说着拿起一把小剪子,将那葱尖剪去,将其递到那男子的手里,微笑道:“拿到角房去,将尖头插到放水的眼上,用力一吹,尿就能顺着葱管流出来了。”

男子‘哎’一声,接过那细长的葱管,便起身往角房走去,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秦雷和乐布衣心道:‘真淳朴啊……’便等着那人去而复返。

谁知竟用了整整一盏茶的功夫,那男子才满面通红地出来。小声嘟囔道:“俺够不着……”

秦雷无力道:“这么点小事,值得你验证这么长时间吗?”

汉子羞愧道:“俺起初低下头,发现差了三尺。想着许是有些高了,便坐在地上,发现还差了三尺。”

乐布衣笑喷道:“那许是矮了呢,你没再试试?”可见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处男内心是多么的阴暗。|||||

哪知汉子真点头道:“俺也这么想,便站到椅子上。发现还是差了三尺……”说着看了看屋里的桌子,小声道:“要不俺上桌去试试。说不定就能行。”

秦雷没有乐布衣那么恶趣味,摇头笑道:“你就是站到屋顶上,该差三尺还是三尺,没有变化的。”

汉子沮丧道:“看来这法子是用不上了。”

秦雷想不到世上还有如此一根筋的人物,终于忍不住呻吟道:“你可以找人帮忙啊……”

汉子这才恍然大悟道:“对呀!俺咋没想到呢。”说着对满脸通红地妇人道:“孩他妈妈,进来帮我吹吹。”

……

屋外地人们等了半天。终于见到那对夫妻出来了,便一窝蜂围上来问道:“怎么样怎么样?”那妇人活像个煮熟的虾子一般,低垂着脑袋,羞红着脸,一声都不吭。但她男人就不一样了,神清气爽不说,还满脸地兴奋之情,逢人便说:“神医啊神医!”说完便拉着他媳妇往家跑。至于去干什么就不知道了。

见那男子进去时还是病怏怏的,出来后却健步如飞,病患和家属们顿时放了心,兴高采烈的等着里面叫号。

一上午时间,进去了十几个病患,都满意而归。交口称赞。等到下午,来拿号的人就更多了,石敢手中的号牌都发放到了三百多号。虽然知道今天就诊无望,但病患们仍然不愿离去,他们就喜欢看到一个个被抬着进去,又活蹦乱跳的出来的样子。这种神奇地景象,给了他们无穷地力量,据说很多已经吃不下饭的,当天晚上就吃了三大碗……为什么?有希望了呗!

更神奇地是,有好几个病人在秦雷院子里待了一天。也没轮着看病。竟然不药而愈了。这种事情一经酷爱八卦的神京市民谣传,顿时给秦雷增添了许多神化的光环。人们传说他是华佗再世、医仙下凡,就是在他身边站站都能治病。

其实秦雷和乐布衣哪有那么神。他们虽然真的可以治疗疑难杂症,但也不可能让人横着进来竖着出去,大部分患者还是要回去静养,慢慢康复的。至于那些治疗效果夸张地病患是怎么回事呢?好吧!是托儿。生性卑鄙的秦雨田唯恐造成的效果不够轰动,不能将消息传到那人耳朵里,便采用了这样真真假假的法子,让真的患者传递口碑、让假的病人制造震撼。

不管怎样,他成功了。不到半个月地时间,他的大名便传遍了整个神京城,甚至周边地区也有前来寻医问药的。人们争相传颂着秦国医圣的神奇、善良与慷慨,一时间楚人对秦国竟然恶感大减,这也是秦雷没有想到的。

终于,逐渐有达官贵人也前来问诊,但他们自然不会抽号,想要让石敢通融一下,偏偏他又特坚持原则。不过他们还很快便想出了变通的法子……拿钱买号。对于穷人们来说,早一天晚一天没什么区别,还能挣到一笔外快,何乐而不为呢。

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这牌子的价格居然芝麻开花节节高。据说当天问诊的牌号,已经涨到了二百五十两银子一个,即使三天后的牌子,也能卖一百两纹银。

这倒不是楚国地有钱人烧包,实在是里面看病地那位仁兄动作太慢,且作息极有规律,每日卯时三刻开门,午休一个时辰,下午申时三刻关门,一天最多看三十个病人。

而号牌却已经发到了四千多号,所以说,秦雷是故意的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