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四二章 倒挂金钟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到现在,秦雷整个计划算是图穷匕见了,他将自己包装成神医,吸引救父心切的周王前来相见,然后在对方完全相信自己可以治好景泰帝的时候,才抛出以太子作交换的条件,他完全不担心对方不答应……

因为楚国有一个鲜明的特点……他们的士族势力异常强大,楚陈刘谢、蔡诸冯严八大世家组成了整个统治阶层,其权利集中的程度,完全超越了齐秦两国。如果没有这八大家族的支持,就是做到龙椅上,也会被掀下来。

偏偏景泰帝为人宽厚、手腕高超,所以左右逢源且十分得人心。因为他的态度一直在两可之间,所以八大家族也没有急着下注。如果这个时侯传出三皇子阻挠神医为景泰帝诊治的消息,可能形势会顿时一边倒……毕竟谁也不愿意选一个无情无义的家伙当皇帝,为了将来有好日子过也不行。

而反过来呢?即使秦雷最后把景泰帝治死了,也是他兄弟两个一道承担责任,大家五五波,谁也占不着便宜、谁也吃不了亏。所以只要周王坚持,齐王就别无选择。

只要周王别犯糊涂,他们两个就一定会让自己医治的,秦雷有这个信心。

事实证明,周王楚妫娚一点都不糊涂,两个时辰以后,有宫人请秦雷进去。

一回到金龙殿中,两个皇子的视线便齐刷刷地迎了上来,只听周王道:“我三哥已经答应了。只要父皇能够痊愈,就把贵国太子还给你。”

秦雷淡淡笑道:“我现在就可以为陛下医治,但在结束以后,希望看到我二哥出现在这里。”

齐王闷哼一声道:“只要父皇醒来,你自然能见到他。”

秦雷点点头,微笑道:“也好,现在请把所有人都叫出去。我手术地时候不能有任何人在场。”

“那怎么行?”齐王忿忿道:“万一你要是借机谋害我父皇呢?”

秦雷冷笑一声道:“孤王如果真想动手的话,众目睽睽之下也不会有人察觉的。”

齐王见这家伙茅坑石头一般又臭又硬。又闷哼一声道:“你给我小心点,若是我父皇有什么三长两短,老子亲手活剐了你不说,你们所有人都得陪葬!”

秦雷撇撇嘴道:“悉听尊便……”

周王面色复杂的注视着秦雷,拉住他的手道:“秦先生,全拜托你了。”

秦雷朝他笑笑道:“放心吧!”

景泰帝毕竟是楚国的皇帝,哪能让人看见他被倒吊着放血。那不影响皇帝的威严吗?所以几位殿下索性眼不见为净,将所有地宫人护卫全部撤去,将昏迷不醒的景泰帝留给了秦雷和他地老仆人。

等着所有人都退出去,秦雷一下子跳到龙床上,扬手就是一个耳光子,把昏迷中的景泰帝打成了大虾般形状。

“这是干嘛?”乐布衣错愕道:“你要泄愤吗?”

哪知秦雷摇头道:“冤有头债有主,我要泄愤也得找自家老头子,”说着反手又是一个耳光。把景泰帝打回了原状,这才跳下床来,活动下手脚道:“我这人没啥别的爱好,就喜欢殴打拥有高贵血统的家伙,上次只打了老头子一拳头,一直引以为憾。想不到今天终于如愿以偿。”

乐布衣额头见汗道:“那以后王爷岂不没有追求了?”

“也不能这样说,”秦雷认真道:“必须要把齐国皇帝也打一顿,这样才算完美无缺。”

乐布衣彻底无言,走到床边、掀了被子,开始给景泰帝脱衣服……

这下轮到秦雷目瞪口呆了,自叹不如道:“想不到你还有这爱好?”

乐布衣无奈笑道:“瞎寻思什么呢?还不过来帮忙。”秦雷笑着过去,两人三下五除二,便将景泰帝扒得赤条条的,上下没一丝布片。

上下打量景泰帝的胴体一番,秦雷不禁啧啧有声道:“这家伙。都老成这样了还细皮嫩肉的。连点疤都没有。”

乐布衣不理他,拿过一条绳子扔到房梁上。待那绳子地一头穿过房梁落下后,便将其绑在景泰帝的双脚上。再把绳子另一端扔给秦雷道:“用力收!”

秦雷知道自己也就是打打下手的料,嘿嘿一笑,接过绳子便往门口跑,只听‘哧溜’一声,一百三四十斤的景泰帝就被倒掉了起来……且还是全裸的。

“太高了,让我跳着给他擦呀?”乐布衣一边调试药水,一边指挥秦雷调试高度。

“太低了,老弯腰会疼的。”将棉布浸泡进药水中,继续指挥着景泰帝上上下下。

好不容易让乐布衣满意了,秦雷将绳子系在桌脚上,走过去打量着倒挂金钟的景泰帝,嘿嘿笑道:“这家伙,真像个沙包啊!”说着双拳一攥,一阵爆响道:“打几下再说!”便见他噼里啪啦十几拳打了上去……虽然几乎没敢用力,但也把可怜的景泰帝打得花枝乱颤,险些吐了血。|||||

见乐布衣也不阻拦,秦雷歪头问道:“你不怕我把他打死了?”

乐布衣呵呵笑道:“打几下好,舒筋活血嘛!”说着把一块蘸了药水地棉布扔给他,指着景泰帝的身子道:“这棉布也是用来给他活血的,给他全身上下擦一遍。”秦雷‘哦’一声,便用那棉布开始给景泰帝擦身子,擦着擦着突然笑道:“像擦枪一样。”

乐布衣却没有搭话,而是定定地望着景泰帝地身子,果然见他周身经脉尽显。且呈红黄绿蓝紫五种颜色,待秦雷擦完以后,他便从药箱中取出一把铖刀,以飞快的速度在景泰帝地身上切割起来。

秦雷想起一个词……庖丁解牛。

乐布衣当然没有乱砍乱伐,他只是用锋利的刀刃将五色经脉一一割开,景泰帝身上顿时流出五色的血液,看的秦雷目瞪口呆。无法想象人还有这种颜色的血。

乐布衣又取出一个药罐,待景泰帝身上地血流变成红色时。便用更快的速度从罐中取出药膏,涂在他流血地地方,顿时止住了血流。

“放下来!”乐布衣沉声喝道。

秦雷赶紧将绳子解开,乐布衣双手接住落下的景泰帝,将其塞进被窝当中,又拉过几条被子给他裹上,这才轻舒口气道:“大功告成!”

……

当天夜里。景泰帝发了一身大汗,那汗水又粘又黑又臭。待发汗之后,第二天早上便转醒过来。看见挺尸了俩月的老头子终于还了魂,三位床前侍疾地殿下激动地呜呜直哭……虽然哭泣地原因不尽相同。

缓缓转动下眼珠子,景泰帝两眼无神地望着自己地三个孩子,说出了第一句话道:“朕怎么觉着被人打了一顿呢?”

云萝怕齐王使坏,赶紧搂着老爹地胳膊,娇声道:“那是神医给父皇治病呢。”说着微微得意道:“那神医可厉害了,是人家找来的呢。”这话看似是夸神医,但归根结底还是夸自己。

景泰帝点点头,便不再追究,看一看跪在递上的老三和老五,皇帝欣慰笑道:“人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。但你们三个孩子都不错……”齐王和周王自是欣喜无比。

……

齐王还算有信用,景泰帝一醒,便将太子爷送到了秦雷暂住的偏殿里……景泰帝治疗期间,他这个主治大夫只能乖乖呆在金龙殿,随叫随到。

望着站在门口的那个衣服皱皱巴巴、神色萎萎顿顿的家伙,秦雷赶紧起身道:“二哥……”

“五弟,呜呜……”太子的眼圈就红了,泪珠子吧嗒吧嗒的掉下来,两步上前紧紧抱住秦雷,生怕他跑了一般。

秦雷安慰他几句。不着痕迹地将他从身边拉开。上下打量一番道:“看来他们没为难你呀?”

太子摇头抹泪道:“他们就是把我关着,也不让我见人。也不和我说话,”说着可怜巴巴道:“他们还把些耗子、蛇、蜈蚣之类的扔到牢房里和我作伴,吓得我整宿整宿睡不着;他们还给我吃生米生肉,喝……那个什么……”说着便干呕连连,显然那个什么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秦雷看着昔日气度从容、温文尔雅的二哥,变成这副样子,心里也十分不好受,他知道,就算齐王不准手下伤害太子,但难免有跟自己想同爱好者,会变相的折磨他。

看着精神萎顿的太子爷,秦雷心中一阵痛快,呵呵笑道:“能出来就好,勾践还受过吴王的侮辱呢。”

“我可不要做勾践,”太子坚决摇头道:“根本遭不了那份罪。”

秦雷听出他话中有话,面色一肃道:“二哥,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太子摇头笑笑道:“我先去洗个澡,待会再和你说。”秦雷点点头,让宫人带他去沐浴更衣。

望着太子地背影,乐布衣突然道:“他要跟你摊牌了。”

秦雷点点头,轻声道:“看来这次的事情对他影响很大。”

乐布衣颔首道:“在痛苦面前,人会有两种反应……”

秦雷笑道:“打倒它、或被它击倒。”

乐布衣呵呵笑道:“这样看来,王爷您的没心没肺反倒成了长处。”

秦雷翻翻白眼,命人准备酒席,给太子爷压惊。

太子还没出来,周王却先过来了。他先是屏退左右,然后面带忧虑道:“先生,父皇有请。”自从见识了那神乎其神的医术后,他便一直管秦雷叫先生。

秦雷奇怪道:“陛下都醒过来了,殿下怎么还一脸地忧虑呢?”

“唉……跟你说了也不明白。”周王道:“这是我们兄弟间的事。”

秦雷面上不动声色,起身跟着周王往外走。他这些天来的连番造作,除了想要打开缺口、营救太子之外。还有一个隐藏很深的目的……他要让楚国人将自己单纯当成一个神医,从而忽略掉他在别的方面地才能。这也算一种另类地藏拙吧!|||||

跟着他走到门口,周王突然停下脚步,轻声道:“父皇要是问你,他为何会突然病倒,先生会如何回答?”

秦雷面色坦然道:“当然是有问必答了。”他知道,周王是不甘心就此放过齐王,但秦雷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。自身难保了,自然不会没事找事。

周王深深的看他一眼,沉声道:“先生帮我个忙,你把今天地事情从头到尾向父皇一遍,可以吗?”

秦雷面露不解道:“无关于治病的也要说吗?”

周王点点头,轻声道:“要把我三哥是如何刁难你的讲清楚,兄弟尔后必有重谢。”

秦雷心道:‘是要拿我当枪使啊!’便模棱两可道:“我不会隐瞒的。”

周王笑着点点头。便和他到了景泰帝所住的寝宫之中。

望着被自己殴打过的南楚皇帝陛下,秦雷赶紧行礼道:“外臣秦雷拜见陛下。”

景泰帝虽然醒了,但仍然十分萎靡,强打精神地朝秦雷点点头,嘶声道:“听他们说,是你把朕从阎王爷那拉回来地?”

秦雷恭谨道:“并不是外臣的功劳。陛下洪福齐天、寿与天齐,此次不过是稍有劫难而已,阎王爷可不敢收。”他跟着馆陶学习帝王心术,对这些皇帝君王的心思最是清楚不过……这些人最怕欠下还不清的人情,通常这种情况下,他们会选择直接将对方人间蒸发,省事又省心。

景泰帝见他毫不居功,好感顿增道:“虽然说朕受命于天,阎王爷管不着,但你毕竟帮着朕过了此劫。功莫大焉啊!”说着闭目沉吟道:“你是秦国的郡王。到我楚国来自然也不能亏待你了,就封你增寿王。封地长沙郡、食邑八千,另赐黄金万两、湖绢苏绸各五千匹吧!”楚国的王爵也只授予皇室,两个字的是亲王,如周王齐王之类,三个字的是郡王,比如说这劳什子增寿王。

秦雷心中叫苦:‘怎么给我封地了?莫非想让我在此常住?’但面上不敢怠慢,赶紧谢恩不迭。说起来他在齐国还有个止戈公地封号,也算是封遍天下了。

景泰帝费劲地点点头,示意他安静,转而对周王和齐王道:“你们都辛苦了,各自回去休息吧!来日咱们再说话。”

齐王和周王都不想走,但见景泰帝面色不耐,哪里还敢久留,便一前一后的告退出去。

景泰帝看一眼乐布衣,秦雷赶紧识相地将其支出去,屋里只剩下一站一卧的两个人。

说来也算玄妙,就在昨日,就在这房间之内,秦雷还可以随意蹂躏景泰帝,但今天却只能老老实实地站在那,连头不敢抬。

景泰帝打量了秦雷半晌,才缓缓道:“先生请坐。”他已经从云萝那里知道了秦雷地轶事,所以语气间还算尊敬。

秦雷一边坐下,一边笑道:“陛下休要折杀小王,您要是高兴就叫我雨田,不高兴就叫我秦雷吧!”

景泰帝见他如此上道,不禁莞尔道:“雨田啊!就叫你雨田吧!你看朕还能活多久?”

秦雷顿时傻了眼,他没想到这老皇帝神秘兮兮的,竟是要问这个问题。

不过也是,人家都把他当成神医了,不讨论这个的话,难道还要讨论世界和平,天下一统吗?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