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四四章 金刀公主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时维九月,序属三秋。潦水尽而寒潭清,烟光凝而暮山紫。

太子已经走了,悄悄的上路,没有带走一片云彩。秦雷给钟离坎和顾濬一千兵士,让他们护送太子归国。在回到大秦的那一刻起,太子将病重难愈,然后会被送到晴翠山庄中养病休息,直到第二年的大军演结束后,他才会启程返京。

这也是太子最中意的一套方案,他无法独自去面对豺狼般的父皇、虎豹般的兄长,他要等到秦雷归国以后,才敢回京。

但秦雷什么时候可以回国?甚至是能回国吗?这统统的不确定。

至少在楚国人看来,这位殿下是不打算回国,也没有必要回国了。

短短一个月时间内,他已经成为了景泰帝最信任的私人医生,并与周王称兄道弟,相交莫逆。他还成为豪门贵戚的座上宾、名门闺秀的梦中人、神京百姓心中的一代传奇。

而看他本身的表现,也是准备在此安营扎寨不挪窝的……他在神京长沙两地购置了大量的田产,还将长沙的一块依山傍水的福地拿出来,准备兴建避暑山庄,因为他觉得楚国的夏天太热了。

如果一个人在这里买房置地,那么他一定是准备在此落户的,在没有房地产投资概念的当时,人们理所当然的这样想。

而让景泰帝最终放下心来的,还是秦雷在一次酒宴上。说地那番话:“孤在这里深得天恩、备受尊重、清闲富贵,快活无比,倒强似在秦国时的提心吊胆。”这话的很有水平,隐晦的表达了对争宠夺利的厌倦,也旗帜鲜明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……虽然是老子是外来户、但胜在麻烦少啊!

渐渐地,秦雷发现自己身边监视的人少了,他地活动也不大受限制了。但他仍然不敢大意,除了进宫给皇帝看病、出宫与达官贵人欢宴之外。就老老实实在府上睡觉,绝对不敢去人少的地方。因为他知道,在暗处有一双毒蛇般的眼睛,无时无刻不在注视着自己,而且还是最难对付的地头蛇。

所以他只能让人在暗中准备着,等待那稍纵即逝的机会,完成今生第二次大逃亡!

希望是胜利大逃亡……

……

转眼又是一个月。天入寒秋、万山红遍、层林尽染、万类霜天。

这日秦雷为景泰帝检查完身体,收拾起药箱里的器具,微笑道:“这段时间康复的不错,陛下气色好多了。”

景泰帝穿一身宽松地便服,坐在安乐椅上轻轻摇晃道:“是呀!多少年没这么舒坦过了。”他怎能不得意?因为缠绵病榻,他只能无奈地看着一群儿子自相残杀,对国家也几乎失控。但随着他的康复。齐王周王在霎那间消停了、国家也回到正轨上来,这个世界终于安静了……‘老子还能活几年?谁都别折腾!’这是景泰帝的内心独白。

秦雷心道:‘可别太舒坦了。’便一本正经道:“所谓行百里者半九十,陛下可不能松懈啊!”

景泰帝闻言呵呵笑道:“怎么会呢,朕现在劲头十足,要把身体重新救回来呢!”说着面带期待道:“雨田啊!你说朕会不会突破那九年之期呢?”人总是这么不知足。不过也是,那个当皇帝的会嫌自己命长呢?

而秦雷则很好地把握了景泰帝的这个弱点,微笑道:“当然有可能,”说着摆出一副高人架势道:“说句实诚话,这人的寿元都是差不多地,在一百四十岁左右。”

景泰帝奇怪问道:“那为何很少有人能活到这个岁数呢?”

秦雷掐指笑道:“因为人会生病、会发怒、会悲伤、会遭横祸、会过劳累、会无节制,可统统称之为‘伤身’。”每逢他讲养生,景泰帝都会全神贯注的听,还让宫人一字不漏的记录下来,这次也不例外。只听他继续道:“而每一次伤身都会缩减一段寿命。长则十几二十年,短则十几二十天。所谓聚沙成塔,日积月累下来,缩减的数量是十分惊人的。”

“贫苦百姓遭难多,所以大约在五十岁以内而亡,折损了近七成的寿元;而士族贵人们少遭苦难,多无节制,所以大约在八十而卒,仅折损一半地寿元。至于山野隐士、道德高人,知道因时而动、节制惜福,所以大多可寿过百年,几步不折寿元。”

景泰帝忍不住插嘴道:“难道只有减寿、没有增寿吗?”

秦雷高深莫测的一笑道:“陛下不就是又增了六年寿元吗?怎能说没有增寿呢?只要您不操劳、有节制、坚持臣下给您的‘养生嘱’,再增多少寿元还是未可知呢。”

景泰帝闻言心情大好,拍着秦雷的胳膊道:“雨田啊!全拜托你了!”

秦雷赶紧恭声应下,见景泰帝又把身子躺回椅上,便起身告退。

景泰帝点点头,待秦雷走到门口时,突然想起一事道:“明天晚上在极泰殿有个宴会,你来参加一下吧!”|||||

秦雷心中一动,点头称是。对楚国的上上下下,他已经基本有所了解。一般的宴饮都会设在乾明殿,而这极泰殿乃是会见外国使节的场所。

走出景泰帝修养的西林苑,秦雷抬头望向天空,只看到满眼的阴沉沉,他闻到了战火地味道。

‘不能让这帮孙子得逞了!’秦雷暗自咬牙道。来地只能是齐国使节。他们在这个节骨眼上出现,无非就是想撺掇楚国携手攻秦。这样地把戏,无论是齐国还是楚国,都已经用过无数次了,偏偏还屡试不爽。因为楚国有一个独特的国策,叫作‘北伐难度太高、齐秦不可独大’,换言之便是:俺们不指望统一。只要你北方也别统一就成。

先说前半句‘北伐难度太大’,这倒也不是他们太没志气。而是因为自商周开始,至今千年,但凡能统一全国地,毫无例外,都是先控制中原,再由北向南,逐步推进。这与华夏北高南低的地势有直接关系。就像南楚占着大江地利。国土从未遭过战火一样,北方两国同样居高临下,俯视着南楚,让其过江就抓瞎。

经过几次不成功的北伐之后,南楚便认清形势,偏安江南,不再有什么大地志向,只希望舒舒服服的过日子。但还得没有恶邻才行。不然他今天锤你一榔头、明天敲你一闷棍,那日子还能好过到哪去?所以楚人便有了后半句国策‘齐秦不可独大’,得让这两国互相掐,还得谁也干不过谁,这样两国就没精力骚扰楚国,还得倒过来求着楚国帮忙干架。

要说楚国也真够仗义。每次大战都会掺和一脚,只是这仁兄立场飘忽、今天帮这个、明天帮那个,或者说立场坚定也可以……因为他们总会帮着弱者对抗强者,反正就不能让谁彻底灭掉谁就是。

譬如说,十八年前地那一幕,当时秦国厉兵秣马,国力鼎盛,对齐国已经形成压倒性优势。然而楚国又一次掺和进来了,年富力强的景泰帝倾全国之力,派前将军诸烈率六十万大军攻秦。结果到了战争后期。秦国已经岌岌可危的时候。他们却又放缓了脚步,非但将大部分军队撤回国内。甚至还将粮草装备留给了秦国军队。

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?这是一种不人道主义精神!景泰帝和诸洪钧实指望着得到喘息的秦军,能够与齐军血拼到底,两败俱伤,好捡个落地桃子。

但就像狼来了的故事一样,同样地把戏用多了,就会失灵地。秦国齐国也不是傻子,一看这位消停了,知道是准备看戏了……

想看戏?没门!齐国已经达到了既定的战略目标,大大削弱了秦国的国力,所以他们便顺水推舟的接受了求和,干脆利索的撤离了秦国……这倒不是齐国仁慈,不舍得灭掉秦国,而是他们知道,就算真能把秦国这块硬骨头啃下来,楚国也一定会横插一杠子,把秦国救下来的。

所以齐国干脆停战,让秦国腾出手来,把楚国过江的军队全做成了肥料,滋润了江北的沃土……

眼下齐国在边境陈兵四十万,秦国也大练禁军,明摆着是要大干一仗了,而在这时候,楚国这个不太靠谱地帮手就显得尤为重要……虽然谁也不指望它能出多大力气,但终不能让其站在对方那边吧!

所以秦雷决定设法破坏掉齐楚联盟,至少要让楚国保持中立,至于方法吗?‘见机行事吧!’秦雷不负责的想道。

……

正在走神间,他闻到背后一阵少女的芬芳,不由轻笑道:“小丫头又欠打!”

“不好玩,不好玩,你就不能让人家一次?”一身粉红宫装的弄玉公主,嘟着小嘴从秦雷背后闪过,示威似的比划着小小的粉拳道:“还说是哥们儿呢,一点都不仗义!”

弄玉公主终于弄明白福全为什么不是男、也不是女了,自然打消了让秦雷进宫当跟班地念头。再加上秦雷爱玩、会玩、身手俊、且长得帅,对云萝这种十五六岁的无知少女有着很强的吸引力,所以公主殿下主动放弃性别,与他称兄道弟起来,大有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劲头。

而秦雷呢,虽然对她最初的印象并不好。但日子久了便发现,这小姑娘虽然脾气大些且还没发育完全,但单纯善良,没有一点坏心眼子,让他时常想起永福那小丫头来……虽然两位小公主一个像冰、一个像火,但都是纯粹且没有杂质地。很自然的,秦雷也把她当作妹妹看待。

见了这个讨人喜欢的小家伙。秦雷哈哈一笑,拍拍她的小脑袋道:“怎么又从你姑姑那逃出来了?”景泰帝这些年光顾着与病魔作斗争去了。一没留神,自己的宝贝闺女已经从小女孩长成大姑娘了,欣喜至于也惊喜地发现,这姑娘竟十分地叛逆,总向往仗剑走江湖、喜欢女扮男装、四处游逛……说是小太妹也不为过。|||||

秦雷第一次见她时,便是她易容出京,仅带着几个宫人。去巴山旅游来着,若不是心急如焚地长公主把她找回来,弄不好她就要去苍山洱海了。

结果回来后才发现自己老爷子快嗝屁了,楚云萝良心发现,终于老实了一些日子,最近正被她姑姑、也就是那位寡妇长公主看着读书呢。

弄玉公主立刻被引开了注意力,也不介意秦雷拍自己地头,眉开眼笑道:“我给姑姑点了一柱你给我地香。她就睡着了,谢谢你呀!”

秦雷苦笑一声道:“若不是你说晚上睡不着,我是高低不会给你开安神香的。”说着很认真道:“云萝呀!转年你就十六了,是大姑娘了,也该收收心了。”还没等楚云萝嘟起嘴,他又接着道:“当然这话你爱听不听,我只有提醒的义务,没有唠叨的必要。”

楚云萝这才开怀笑道:“就是嘛!这才是好兄弟!”却又愁眉苦脸道:“你说的我也懂,也想耐着性子学习,可你不知道这几天,姑姑给我看的是什么书!”说着从怀里抽出一把一尺长的小金刀,在道边地海棠树上一阵乱砍道:“简直要气死我了!”

‘天啊!我居然敢拍她的脑袋?’秦雷不禁满头大汗。他万万没想到这小娘皮居然怀里带刀……这要是惹火了她。抽冷子给我一家伙,说理都没地方去。遂打定主意。自此以后对这个危险分子笑脸相迎、绝不得罪!

既然这样想,语气自然就谄媚了起来:“不知是书什么惹您老生这么大气?赶明儿咱让皇帝禁了它!”

砍一阵子花花草草,弄玉公主这才稍微的消了气,将那小刀在手里熟练的转动着,咬牙切齿道:“一本叫《女诫》的混账书!”

秦雷不着痕迹的与她拉远距离,微笑道:“那是一本什么书呢?”

弄玉公主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秦雷,奇怪道:“你没听说过吗?”

“我只听说过《女友》。”秦雷摇摇头,他确实没听说过。

弄玉公主顿时来了兴趣,将小刀收回鞘中,显摆道:“我给你背背听听,你来评评理,写出这种文字的家伙,是不是该杀千刀。”

秦雷乖巧地点点头,心道:‘只要您别拿刀在我面前比划,杀谁千刀都无所谓。’原本他还觉着这姑娘挺可爱地,但有道是‘宝刀一出敌胆寒,能有多远闪多远’,他立刻对其敬而远之了。

通过这件事,也得出个经验,若是那位姑娘想要跟小伙谈恋爱,可千万别把刀亮出来;等到不想谈了再亮剑不迟……

云萝并不知道秦雷的想法,开始气呼呼的背诵道:“卑弱第一。古者生女三日,卧之床下,弄之瓦砖,而斋告焉。卧之床下,明其卑弱,主下人也。弄之瓦砖,明其习劳,主执勤也。斋告先君,明当主继祭祀也。三者盖女人之常道,礼法之典教矣。谦让恭敬,先人后己,有善莫名,有恶莫辞,忍辱含垢,常若畏惧,是谓卑弱下人也。晚寝早作,勿惮夙夜,执务私事,不辞剧易,所作必成,手迹整理,是谓执勤也……”

秦雷听得频频点头,暗暗赞叹,颇有些身不能至、心向往之的味道。

没注意到他陶醉的表情,云萝咬牙切齿道:“你听听这都是什么书?把我们女人一生下来就扔到床底下去、让我们知道自己卑弱,所以要只顾别人,不争荣誉、不辩骂名,忍受屈辱,战战兢兢,把自己当成卑弱下人!再弄些砖头瓦片搁在摇篮里,让我们知道应该勤劳,所以我们女人要像大公鸡一样晚睡早起、像小花猫一样不怕通宵、像老黄牛一样不辞劳苦,像看家狗一样忠诚不二!”

一阵控诉之后,云萝公主总结道:“就是地主家的长工也比我们女人好过啊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