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四五章 良知与道义 坚持与放弃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‘话说这位云萝公主真是个“没事忙”,就算这社会再男权,谁还能能男权到她身上不成?’秦雷不以为然的想道。

“别光哼哼唧唧的,你也表个态呀?”云萝公主义愤填膺道:“其实也不是要女子骑在男人头上,但至少得尊重女人一点吧!谁不是他妈生的呀?”

“这个嘛!是呀……谁说女子不如男!”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秦雷打定主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、少一事不如没有事。

云萝公主果然转怒为喜,连声追问道:“怎么个不如男法呢?”

“啊……”秦雷苦笑一声道:“有许多女英雄,也把功劳建,为国杀敌是代代出英贤!”说着一摊手道:“这女子,哪一点儿她不如男?”

听他说的合辙押韵,又十分顺耳,云萝公主笑逐颜开道:“说的太棒了,走,我请你吃狗肉去。”

“好啊!去哪?”秦雷积极响应道。

“卫国公府上有条大黑狗,我已经注意很久了,”说着舔舔嘴唇道:“一黑二黄三花四白,这大黑狗可是狗肉中的极品啊!”

“这个……秋燥啊!公主,这季节不太适合吃狗肉,会鼓痘的。”卫国公便是那位上柱国诸洪钧,这老家伙对秦雷一向虎视眈眈,若不是景泰帝罩着,恐怕早就将他抓去炖汤了。对于这位仁兄,还是敬而远之的好。

云萝果然被‘鼓痘’二字吓住。怏怏道:“那就让它多活两天吧……”说完又雀跃道:“我们去打猎吧?我要用一场轰轰隆隆地游猎告别自己的少女时代!”

“啊?那将进入什么时代呢?”秦雷不解问道。

“后少女时代……”云萝公主把秦雷教她的说法活学活用。

秦雷心中稍一盘算,点头道:“什么时候?”

云萝公主挠挠光洁如玉的下巴道:“三天后吧!我夜观星象,那天秋高气爽兔尾巴黄,最适合打猎了。”

秦雷笑着应下,这时长公主派来寻找的女官也到了,云萝公主朝他眨眨眼道:“死约会。不见不散呦!”

秦雷笑着点点头,与她挥手作别。

……

回到景泰帝赐他的府邸。天色已经擦黑,乐布衣正在等他吃饭,秦雷洗把手,一坐下便看见桌上的纸片。

“旬报到了?”看着那纸片,秦雷欢喜道。

乐布衣点点头,微笑道:“两个时辰前到地,他们刚译出来。”身处楚都之内。四周耳目众多,为了避免泄密,北边的情报十天才送来一次,且用密码加密。

顾不上吃饭,秦雷便拿起来一字一句地阅读起来,一边看一边笑道:“馆陶先生好样的,今年咱们王府要第一次盈利了!”

乐布衣端起米粥轻啜一口道:“是呀!这个财年预计结余一百三十万两白银。谏之确有辅宰之才呀!”

秦雷点点头,深有感触道:“馆陶先生为我殚精竭虑,实乃第一功臣。”说着又被下一条情报所吸引,欢喜道:“京山城一期已经竣工了,比预计的早了三个月呢。”

乐布衣笑道:“当初预计十四个月完成外围主体防御,结果只用了九个月!”说着朝秦雷拱手道:“这就是殿下的本钱啊!”

秦雷呲牙笑道:“嘿嘿!可得叮嘱那帮小子们给我守好了。”有了那个俯瞰中都的高点,任谁也不敢跟他轻易动武了……就算军力不如别人,但只要将运河一卡,有天大的本事也得抓瞎,何况还有几万军队随时威胁中都呢。

“好!京山新军的三季度训练科目完成,达标率超过九成,优秀率超过二成,完全超过了预期!现在全军士气高涨,正养精蓄锐迎接十月中旬地一阶段军演。”好消息一个接一个,让秦雷的嘴巴都合不拢:“这群小子。赶紧可真足啊!”薄薄的纸片承载着汗水甚至血水、但更多的是丰收的喜悦。让他身不能至,心之向往。

良久。才把视线从纸片上收回来,秦雷一边将那纸片在蜡烛上烧了,一边哈哈笑道:“盛饭、盛饭,今天要吃他三大碗!”

石敢赶紧给秦雷盛上白米饭,他果然胃口大开,吃了三碗才拍拍肚子道:“饱了!”便与乐布衣到院子里散步,两个人拣些轻松愉快的边走边聊,等回到书房后,秦雷才一伸手道:“拿来吧!”

乐布衣苦笑一声道:“王爷这习惯真不错,既不影响食欲、也不影响消化。”说着从袖中递出另一张纸片,秦雷的最新规定,只要不是十万火急,在饭前一律不许汇报坏消息,饭后两刻中内也不许。

“为了装神医可没少看医书,”秦雷一边接过那纸片,一边笑吟吟道:“现在也算半个大夫了,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。”说完,便把视线投到那纸片上去,面色一下就阴沉了下来。

相对应地,坏消息也有三条:|||||

其一,昭武帝在朝中大肆党同伐异,现在的朝会已经有一言堂的趋势,麴延武、秦守拙等秦雷铁杆已经基本被架空,只是他们上任时间太短,一时没理由撤换罢了,但按照这趋势,最晚年底,太和殿大学士、吏部尚书等紧要位置怕是都要换人了。

其二,昭武帝颁布‘五品以上地方官员考稽令’,命令督察院综合考评全国地方五品以上官员的政绩、廉洁、德行三方面。成绩分三等,上等者晋升一级,中等者维持不变,下等者贬官一级。大考评已经于九月底展开,整个大秦地方噤若寒蝉,唯恐祸及自身。

其三,齐国地边境部队与征东军发生了第一次交锋。秦军杀敌一百余人,自身折损八十余人。可谓半斤八两,谁也没有占到便宜。

烛光中,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晦明晦暗,良久才将视线从纸片上收回,满含忧虑地对乐布衣道:“山雨欲来风满楼啊!”

乐布衣点点头,沉声道:“其实前两条可以合在一起看,第一条是清洗中央官员。而第二条所谓‘五品以上官员考核’,就是要将地方知府以上的中高级官员清洗一遍。总之,中央地方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,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
秦雷的眉毛皱成凹字形,叹口气道:“怎么应对?”辛辛苦苦编织起来的羽翼,总不能让昭武帝一气都剪了吧!

乐布衣笑笑道:“答案就在第三条上。”说着开心笑道:“正所谓天助我也。就连老天也看不过殿下您这样的老实人吃亏了,直接帮您解决问题了。”

秦雷端详第三条半天,才喃喃道:“双方死难百人……一次普通地摩擦都能死伤这么多人,本身就代表东方边境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,大战在即了啊!”

“不会这么快地,”乐布衣坚定地摇头道:“北方冷的早。一进十一月就铁甲如冰手难伸,所以双方在年前只能是这种程度地摩擦了,真正地战争要等到明年才能开打,但是今年冬天,大秦会很忙的。”

“兵马未动、粮草先行!”秦雷恍然道:“此次战争事关国运,我大秦预计参战部队四十万上下,这样至少需要先期筹备六十万石粮草,抽调二十万民夫。”

“不错,”乐布衣呵呵笑道:“南方二省向来是抽调粮草地大户,这次至少得分配四十万石地任务。这种情况下。就算皇帝陛下再急于洗牌。也不敢动二省的官员。”

秦雷点点头,算是认同乐布衣这个看法。将那纸片也递到灯前烧掉。望着一下窜起的橘黄火苗,秦雷幽幽道:“我已经基本摸清老头子的思路了。”

“不妨说来听听。”乐布衣饶有兴趣道。

弹指掸掉手上的灰烬,秦雷略带嘲讽道:“他要让老大临阵反水,助他赢下大军演,夺得八大禁军的指挥权,然后全体禁军东进,会同征东二军,以压倒性的兵力优势,与齐国展开主力对决,争取一鼓作气赢下这场战争。”

靠坐在椅背上,双手抱于胸前,秦雷呵呵笑道:“对于这场战争,我都能猜到他心里想什么:他相信,大秦军队之所以会打不过赵无咎,是因为人心不齐,力不往一处使。但是这次,他成了名副其实的三军统帅,至少小胜还是没问题地。”

乐布衣轻笑道:“然后他便可以名正言顺的班师回朝,挟战胜天下第一名将的威势,将什么李浑呀!秦雷啊!皇甫显啦、徐继了,等等这些大小军阀统统撵出军队去,从此天上地下,唯我独尊,大权独揽,千秋万载喽。”

秦雷点点头,冷笑道:“谁把战争看成儿戏,谁要就受到它的惩罚!若是让老头子一意孤行走下去,大秦此役必败!”

“但是我们无能为力。”乐布衣近乎残忍道:“权柄在他的手上,他说要怎样,大秦就必须怎样。”

“尽人事听天命吧!”秦雷闭眼靠在椅背上,轻声道:“明日我要参加招待齐国使节的宴会,尽量给他们搅和了吧!”

“我们必须尽快回国,”乐布衣严肃道:“在这个节骨眼上,我们不能离开主战场太久了。”

沉默半晌,秦雷才轻声道:“你先下去吧!让我再想想。”乐布衣没有再问,轻声告退。

吹灭烛火,秦雷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之中,他心中已经有一份方案,但十分不齿自己这次地想法,居然要利用一份纯真地友谊!但是他的爱人、朋友、属下、盟友。都在盼他早日归来,时间不等人啊!如果错过这次的机会,他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有第二次降临。

天平的一边放着他的良心,另一边放着他除了良心之外的一切,两端不停地摇摆,抉择是这样的痛苦,尤其是对一个从没违背过自己良心地人来说。这个第一次,真的很难……纵有千百个理由。依然无法释怀。|||||

……

等到天亮时,石敢进来叫他起床,这才发现王爷依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,他轻唤了几声没有反应,便要轻手轻脚地退出去。

却听秦雷声音嘶哑低沉道:“三天后,弄玉公主约我去京郊狩猎,机会稍纵即逝。你们准备一下吧!”

石敢闻言面色一肃,沉声道:“卑职明白了!”便转身出去,与乐先生商议出逃路线去了。

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秦雷自嘲地笑笑,无声道:‘其实在吹灭拉住的那一瞬间,我就已经做出了选择,这样坐一夜,不过是让心里好过些罢了。’说完艰难的起身。活动一下酸麻的手脚,故作轻松道:“下次再违背自己良心时,可能会轻松些。”

做出这个决定,他便将一位纯真而充满活力地无辜少女,拉近了不可预知的危险之中,这也许不算什么大事。却让他一直以来对内心的拷问,终于爆发出来。

乐布衣早就提醒过他,身为一个王者,必须心狠、手黑、脸皮厚,如果他能做到心最狠、手最黑、脸皮最厚的话,那么他离着登上顶峰也就不远了。乐布衣认为,在脸皮厚度这一项上,秦雷无可挑剔,甚至犹有过之;至于手黑方面,也算出类拔萃、绰绰有余。但他的心还不够狠。还不能做到六亲不认、翻脸不认人,这是他最大的弱点……昭武帝显然已经认识到这点。并充分的运用了一次……只一次,便险些将他打入万劫不复的境地!

秦雷早知道自己这个缺点,他真地很挣扎……在通往权利巅峰的道路上,真的要放弃良知和道义吗?如果登上顶峰时,却成了孤家寡人、心中没有任何良知和道义可言,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?

他不知道,他真的不知道,作为一个读书不多的职业军人,他无法从先贤的真知中汲取能量,他必须要用亲身去经历、去感受,这条路注定充满荆棘与岔道,选择了这条道,就必须面对更多地困难、甚至是危险!

但是,也正因为如此,当他真正领悟的时候,他的心灵也将比任何人更坚定、更有力!

“布满荆棘也好!遥遥无期也罢!我总要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!我不要重复别人的选择!”紧紧攥住双拳,秦雷低声怒吼道。

加油!秦雷!

……

当日申时,在那位招牌似的老家人的陪同下,大秦隆威郡王、楚国增寿王殿下秦雷,登上了景泰帝赏赐的王车,向皇宫方向驶去。而在神京城的不同方向,楚国的达官贵人们也纷纷出动,向着同一个方向驶去,对他们来说,这不过又是一次欢宴而已,除了纸醉金迷、争风吃醋之外,并没有什么稀罕地。

而对秦雷来说,这就是战争!虽然没有硝烟,但同样关系国运。孙子说‘上兵伐谋、其次伐交,’他没有伐谋地权柄,那就为秦国伐一次交吧!

一切为了大秦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