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四六章 舌战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乌云伴月、夜色阑珊,极泰殿中、灯火辉煌。宾朋高坐、觥筹交错,醇酒珍馐、琳琅满目,宫娥萦绕、侍者如云……

宴会刚刚开始,这也是大病初愈的景泰帝第一次露面,恭贺陛下圣寿安康自然成了主旋律,但景泰帝不能饮酒,只是略略沾唇便放下来。达官贵人们便转向秦雷,纷纷要敬他一杯‘庆功酒’,就连齐王和周王也亲自给他端酒,一时间,这位景泰帝的主治大夫也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,至于本来的主角……东齐使团成员,只好暂且在一边凉快了。

被抢了风头的齐国使节,已经认出那位炙手可热的新贵,便是当年那不起眼的小质子,心中自然直泛酸水。这人就是这样,看不得原来比自己差的人翻身上位,那感觉……比老娘被人糟蹋了都难受。

见楚国那些趋炎附势的蠢货告一段落,齐国使节席上站起一人,举着金樽道:“在下赵无病代表齐国使团,敬增寿王殿下一杯。”

这位兄弟可是齐国大大的名人,素有‘万年老二’之称,话说他是赵无咎的二弟、百胜军的副统领、兵部左侍郎,就连爵位也是‘公侯伯子男’中第二等的武英侯,得此雅号乃是实至名归。不知道是不是上官丞相幽默细胞发作,这次居然又给他安排了个使团副使的位子,看来要让他将光荣传统保持到底。

见那赵老二敬酒,秦雷颔首笑道:“岂敢岂敢。”便与那武英侯隔空虚碰一杯。

武英侯将金樽递到嘴边。却突然停下动作,呵呵笑道:“恕在下妄言,怎么看着殿下如此面善呢?莫非在哪里见过?”说着一呲满口的黄牙,怪笑一声道:“在下可是第一次来贵国呢。”‘贵国’二字发音特别重。

秦雷早知道他来者不善,也搁下金樽,面上波澜不惊道:“孤悬壶济世,诊治过地病患何止千万。也许给侯爷看过病也未可知……”

武英侯不愧是个武人,性子十分憨实。顿时被秦雷把思路带到了阴沟里,坚决摇头道:“绝对不可能,本人身体倍儿棒,吃嘛嘛香,怎么会有病呢?”

秦雷抱歉地朝他笑笑道:“那就是孤认错人了……上次有个来看男科的,与侯爷长相酷似。但武英侯说不是,那就一定是认错人了。孤王给你赔不是啦。”这话阴损之极,虽然等于什么也没说,却让人听着就是那么回事。

大殿里的闷笑声连连,楚国贵族本身就对这个没礼貌的武英侯颇不感冒,便听有人怪笑道:“增寿王一定是认错人了,武英侯一定是没有病的。”

边上人奇怪问道:“你又不是增寿王地跟班,为何如此笃定呢?”

那人眨眨眼睛,抖机灵道:“你可知武英侯大人高姓大名?”

“赵无病啊……哦!”发问地也笑了:“呦,人家都把声明写进名字里了,不会是做贼心虚吧?”

听着这些疯言疯语,赵无病的脸涨成猪肝一般地颜色,他仗着是天下第一名将的弟弟,一向飞扬跋扈。骄横不法,没想到竟然被一群南蛮奚落,顿时就要发作!

却被边上的正使拽住袖子,低声急促道:“莫中奸计!”赵无病虽然浑了点,却也不是个傻子,经自己领导一提醒,这才猛然惊觉……对呀!这十年间,齐楚两国的关系和睦,楚国对待齐使的态度也算客气。从没如此轻慢无礼过。

‘有些反常!’两位使节对视一下。赵无病便就势坐下,让一直冷眼旁观的秦雷大为失望。他本想发挥无事闹三分的优良传统,直接搅和了这次宴会,没想到那赵无病看着浑不吝地,竟能把火气压下去。

但齐国这二年气焰嚣张……昭武十六年的那场战争给他们壮了胆,且通过变法,国库里一下子有了钱,又给齐人增添了许多信心,可谓既有心又有胆,怎能不嚣张?

所以他们咽不下这口气!正所谓小弟扑街大哥上,把爆仗似的副使大人安抚住了,那正使便缓缓站起来,看一眼对面的齐王,这才端着酒樽道:“方才正使大人敬过了,也该轮到下官了,”说着把那酒樽朝秦雷一举,恭声道:“止戈公请了,下官先干为敬!”

秦雷还没来得及说话,齐王突然插嘴道:“孟大人,你为何称呼增寿王为止戈公啊?”

那副使乃是齐国礼部尚书孟延年,闻言朝楚妫邑拱手笑道:“王爷容禀,这止戈公是增寿王的另一个封号。”

齐王满脸不解道:“不对呀!增寿王在秦国的封号不是隆威郡王吗?”

孟延年一脸学究模样道:“王爷有所不知,增寿王殿下在敝国还有个止戈公的爵位呢。”

“哦!增寿王还有这么丰富的履历呢?”齐王一脸羡慕道:“楚齐秦三国占全了,这叫什么来着?”还装模作样地挠了挠头。|||||

那赵无病终于逮到机会道:“三姓家奴嘛!”

如果说方才还算是调笑得话,那这就是赤裸裸的羞辱,是可忍,孰不可忍?顿时很多人都变了脸色,齐刷刷地望向话题的主角,看到到底会作何反应,大殿里一下变得静悄悄的。

秦雷确实要气炸了肺,他秦雨田什么时候被人如此侮辱过?右手便按向了桌上地盘子,那可是纯铜的啊!

“一切为了大秦!”耳边传来乐布衣低沉的声音,秦雷这才梦醒,压抑住满腔的怒火,冷冷道:“按照武英侯的说法,当年苏秦佩六国相印。岂不是一妻六夫、人尽可夫吗了?”

这话引得大殿中一阵喝彩,人们都为增寿王地急智折服。要知道齐国一向推崇这位号称‘齐之苏秦’的前齐武安君,秦雷便将苏秦一生中最荣耀的事情拿出来攻击,让对手不得不为其辩护。

武人口拙,赵无病顿时不知该如何应对,孟延年赶紧顶上道:“止戈公此言谬哉,要知道当时是秦国野心勃勃。列国无力单独抵御,此时武安君而出。合纵六国,共抗暴秦,这才担任合纵长、佩六国相印的千古佳话。”说着轻蔑的看秦雷一眼道:“与止戈公这种四处纳福,没有任何可比性。”

说完这话,他便干脆离席,走到殿前,朝一直闭目养神地景泰帝拱手大声道:“陛下。现今西秦强暴,穷兵黩武,列百万铁骑于两国边境,虎视眈眈、垂涎齐楚,狼子之心、昭然若揭!延年虽不才,然仍愿效仿昔日武安,合纵齐楚,共御暴秦!”

话音一落。齐王便带着一群武将起身,高声附和道:“合纵齐楚,共诛暴秦!”声音之大,足以将屋顶掀翻。

而更多地文臣贵戚们,却紧紧盯着景泰帝,无声地表示着反对。

事情到了这个地步。一切都昭然若揭了……这根本不是什么意气之争,也不是什么体面问题,而是赤裸裸地政治斗争。齐国人希望楚国远离秦国、合纵伐秦,所以他们肆意攻击秦雷;而以齐王为代表地楚国武将系统,也希望掺和进齐秦之战去,对于武将们来说,只有打仗才能立功受奖、加官进爵,且可以名正言顺的贪污粮饷,而对于齐王来说,满足武将们的需要。就是他最大的快乐。

可只要不是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。就一定会有主和派的存在,道理很简单。国家资源有限,一打起仗来,就得让你们这些武夫予取予求,那我们这些和平人士喝西北风去啊?因而以周王为代表的文官贵戚们,统统地不想打仗。

但这一切,还需要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定夺。

……

满屋子都望向景泰帝,希望他能做出有利于己方的决断,然而皇帝陛下却依然紧闭着双眼,甚至还传出了轻微的鼾声。大殿里静极了,所以大家都听到……陛下已经睡着了。

然而就在这时,一个清越的声音响起来:“谁能告诉小王,苏秦是怎么死的?”众人的视线一下被吸引过去,见出声的正是那位增寿王殿下。

秦雷意味深长地看了齐王对面的周王一眼,楚妫娚心领神会道:“据史书记载,是被齐湣王车裂而死?”

“车裂?那不就是五马分尸么?”秦雷惊呼道:“为什么孟大人的偶像会落得如此下场呢?”

楚妫娚极为聪颖的,顿时明白了秦雷的意思,温柔一笑道:“因为他本身就是个奸细!所谓合纵诸国,不过是为了燕国一国罢了,这样的叛徒还能为齐国敬仰,实在是件很有意思地事儿。”他的笑容虽然温柔,但说出的话却冰冷彻骨。而且故意将此齐彼齐混淆,也让孟延年抓不住口实。

此言一出,孟延年顿时出了一头冷汗,这才知道自己中计了……那看似简单的秦雨田,从说出‘苏秦’两个字开始,便已经为自己挖下一个大大的坑,而自己果然就毫无所觉的掉了下去!

愤愤的看秦雷一眼,方才还气势汹汹的孟大人,一屁股坐下不再说话。

稍微解释一下,战国时期乃是华夏历史上最灿烂的星空,涌现出了一大批这家那家,号称诸子百家。而这其中,有一位称不上最好最强,但绝对是最能忽悠的仁兄。这位仁兄名唤苏秦,是韩国人,当然是赵魏韩地韩,而不是高丽棒子地韩。这位仁兄曾经被父母、媳妇、嫂子轮流羞辱,然后一生气用锥子扎了自己的大腿根子,凭着这股疯劲。他又背着把破剑四处上访,被秦政府遣返之后,终于被燕政府收留。

当时燕国被东边地邻居齐国欺负地哭爹喊娘,比丫鬟还没地位,苏秦便主动请缨,去齐国捣乱,在忽悠着齐人归还燕国土地的情况下。仍然取得了憨厚的山东大汉的信任,十几年间兢兢业业。为糟蹋齐国呕心沥血……为了转移齐国的注意力,便忽悠齐王打宋国;为了消耗齐国的实力,又忽悠着六国打秦国,然而别的国家都是意思意思,只有憨直地齐国人信实,几十万大军劳师远征,结果一仗没打。却让其国力大损;而苏秦又暗中合纵五国伐齐,终于把一个与强秦并称东成西就大齐国糟蹋的日薄西山,在几年后被人敲得只剩下一个县级市,差点亡了国。|||||

这就是苏秦同志地光辉历史,之所以要说这么详细,只是为了证明他是一个二五仔,虽然这个词是因为他的死而得名的,但他才是史上最强二五仔。

而现在的齐国人之所以推崇他。是因为他牛到极致的忽悠功夫,而不是他史上最强二五仔的身份。更何况此齐非彼齐,现在的齐国皇帝姓齐,而战国时那个齐国地国王可姓田,人家老齐家可没准备认老田家当祖宗,自然也没有替祖宗雪耻的自觉。

所以就算秦雷和周王骂苏秦一万遍‘二五仔’。齐国人不会觉着太难堪。

但是,孟延年拿苏秦说事儿,劝楚国合纵的话,显然就太离谱了。要知道,这位武安君大人搞合纵可是不安好心的,他不是为了抗秦、而是为了当好他的二五仔……不把齐国彻底玩残,决不罢休!

所以楚国人很是要问一问,你孟大人是为了把你自己国家玩残了呢,还是要把我们楚国玩残了?多半还是楚国吧……

……

见慷慨陈词的齐国正使哑了火,楚国的和平人士们。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。一时间群情激昂、群策群力、群魔乱舞、群蚁溃堤、群起而攻之,把个齐国使节数落地体无完肤、无地自容。

看见场中这个形势。齐王那伙人哪敢帮腔,一个个低头喝酒,装聋作哑起来。

“好了……”就在大殿中唾沫横飞、脏话乱撇的时候,高高的玉阶之上,传来了景泰帝那威严而低沉的声音,嘈杂声戛然而止,最后的决断到来了。

看着满脸忐忑的齐国使节,景泰帝缓缓道:“我楚国一向珍惜与齐国地友好关系,也一定会帮助贵国的。”

孟延年和赵无病闻言大喜,孟延年更是喜不自胜道:“太好了,有贵国的水军加入,至少可以拖住秦国的一半兵力!”

景泰帝摇头笑道:“我们楚国只为贵军提供粮草,不出兵!”

暗骂一声老狐狸,孟延年不得不问道:“那会是多少万石粮草呢?”没兵有粮也可以接受……齐国以步兵为主,成本低廉,对兵力最大的限制便是粮草问题。

景泰帝伸出一根手指。

“一百万石?”孟延年掩口吐沫道。

但对他来说,今天注定是个失望的日子,只见景泰帝摇摇头,微笑道:“一千石。”

打发叫花子呢?

……

注:二五仔一说来源于战国故事。苏秦身为大忽悠,骗了许多人,自然也结下了很多仇人。后来,他终于在齐国被人杀了,齐王很恼怒,要为苏秦报仇。可一时拿不到凶手,于是,他想了一条计策,让人把苏泰车裂,然后将首级悬挂在城门上,旁边贴着一道榜文说:“苏秦是个内奸,杀了他黄金千两,望来领赏。”榜文一贴出,就有四个人声称是自己杀了苏秦。齐王说:“这可不许冒充呀!”四个人又都咬定说自己干的。齐王说:“一千两黄金,你们四个人各分得多少?”四个齐声回答:“一人二百五。”齐王拍案大怒道:“来人,把这四个‘二百五’推出去斩了!”‘二百五’一词就这样流传下来,而‘二五仔’正是这个说法的广东话版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