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五一章 云顶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痛打了公良羽一顿,楚妫邑气恼的挥挥手道:“绑了,连夜送到掌刑司去。”

一众侍卫便用拇指粗的麻绳从公良羽的腋下穿过,几乎是眨眼之间,便将他五花大绑了起来。公良羽却丝毫不为所动,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齐王。

楚妫邑被他看的浑身发毛,不由张嘴分辩道:“唉!老七啊!这回你是捅了大篓子了,若不把你交出去,恐怕三哥也要跟着遭殃的。”觉着自己这话过于操蛋,齐王又讪笑着拍胸脯道:“不过你放心,三哥一定会跟父皇求情,把你捞出来的。”

公良羽冷笑一声道:“你的脑袋里塞得都是稻草吗?我们俩早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我被逮了,离你进去的时间还远吗?”

齐王心想:‘也是,这小子知道我太多的事情了,难免会走了嘴!’想到这,不由目露凶光地打量着公良羽,暗道:‘看来是留你不得了,还是做了花肥比较省心……’

但公良羽显然十分了解这位三哥,不等齐王开口,便哂笑一声道:“我已经是贱命一条了,死则死矣!三哥尽可拿去,不过……兄弟我会在黄泉路上走慢些的,好让三哥有个伴!”

齐王先被说中了心事,不禁老脸一红,又听公良羽诅咒自己死期不远,不由恼火道:“你敢咒我?”

“哼!如果我死了。你就永远没有摆脱嫌疑的机会,就算父皇不追究你,但心结已成,你以为他还会传位给你吗?”公良羽低声质问道:“一旦老五登了位,你说他能放过你这个生死大地吗?”

一番话说地齐王瞠目结舌,冷汗淋漓道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。到底要我怎么办啊!”

公良羽轻蔑的看他一眼道:“如果真是束手无策,我早就远走天涯了。哪还会回来找你。”

齐王闻言大喜道:“对呀!但凡你回来,那就是一定有办法的。”说着朝公良羽身后的侍卫吹胡子瞪眼道:“都他娘的愣着干什么!快快给七爷松绑!”侍卫们赶紧七手八脚地将公良羽身上的麻绳解开。

活动一下酸麻地手脚,公良羽沉声道:“要想解开这次的死结,就必须先找到罪魁祸首是谁。”

“是谁呢?”齐王也恢复了镇定,挥手斥退侍卫,在公良羽对面坐下道:“难道不是小五吗?”

“楚妫娚空有多智之名。但都是些小聪明,”公良羽也坐下,揉着青肿地腮帮子,一脸不屑道:“想策划出这等凌厉的攻势,他还得再练两年!”

“那到底是谁呢?”齐王皱着眉头道:“别卖关子,我现在乱的很。”

“秦雨田。”毫不意外的,公良羽猜出了真正的幕后黑手:“此人心狠手辣、睚眦必报,且阴险狡诈、工于心计……”说着冷眼看着齐王道:“别忘了。前天你刚刚得罪了他,他不报复你才怪呢。”正所谓‘最了解你的人,一定是你对手。’古人诚不起欺我。

“不能吧!一个小小的大夫,能有这本事?”齐王犹自不信道。

公良羽快被他气炸了肺,狠狠拍着桌子道:“你回想一下前天地晚宴。他的表现像一个大夫吗?”

齐王被他诈唬的一愣一愣,摆摆手道:“就算他是罪魁祸首,你又能拿他怎样?他可是父皇眼前的第一红人,谁敢动他一下?”

公良羽咬牙道:“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,就是老虎屁股,也要摸一摸了。”说着定定地望向楚妫邑,一字一句道:“只要将其搞倒搞臭,父皇才能认为我是被冤枉的,一旦我的问题解决了,那你的危机就解除了。”

齐王点点头。目光闪烁不定道:“那你说说。该如何才能……将其搞倒搞臭?”其实他早就想这样干,但无奈那秦雨田不仅医术高超。且为人极是四海,深受圣眷不说,还左右逢源,无人不说他好话……想要对付这样业务水平高、群众关系好地家伙,实在是无法下口。

“抓不住把柄就栽赃陷害。”公良羽一脸理所当然道:“眼下就有一个机会。”

“什么机会?”齐王屏住呼吸道。

“小弟得到情报,明日一早,秦雨田将会和云萝那丫头去楚山行猎,”公良羽阴测测地笑道:“只要借此机会,搞出些事情来,他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。”

“什么事情?”今夜的齐王化身为‘十万个为什么’。

公良羽面色阴毒道:“云萝那丫头只要去楚山,就一定会爬云顶!”说着伸手比划个推车的动作,声音冰冷彻骨道:“只要把她往下这么一推,推到万丈悬崖之下,你说陛下能饶了秦雨田?”

“你怎么推?”齐王继续发挥不耻下问的优良作风,誓要打破沙锅问到底:“云萝可是有麒麟锦衣护卫的,那些人能让你的人靠近吗?”|||||

“我有一死士,名唤福全。”公良羽揭开了谜底,得意笑道:“他是我柴叔地义子,你说我能不能做到?”

齐王闻言大喜道:“大事可成矣!”说着紧紧抓住公良羽的胳膊道:“全靠兄弟了!”

“为免万一,除了让白衣卫悉数跟随外。”公良羽不紧不慢的说出了要求:“还要接三哥的调兵箭符一用。”

虽然不太情愿,但齐王还是乖乖交出了箭符,因为他也明白,此去楚山一条路,只许成功、不能失败……败了就真的只有闭眼等死的份了。

……

翌日天还不亮,皇家园林西林苑东侧地弄玉宫中。已经是鸡飞狗跳的忙碌成一片。

也许是被姑姑关得太久,云萝十分期盼今日的放风,她甚至激动地夜不能寐……过了子时才睡着,寅时不到就醒来,再也睡不着了,便干脆起来收拾行装。

这下可苦了宫人们,离正常起床时间还有一个时辰呢。就不得不爬起来,简单的洗脸穿衣。便赶紧分头忙活起来:内侍班地女官为公主洗脸梳头、薄施粉黛;尚衣班地宫女捧着一套套猎装进去,请公主挑选;又有尚膳班的太监开始准备早膳和中午野炊地吃食;还有御马班的太监披星戴月地喂饱马匹,披挂骑具……

总之一句话,公主殿下要秋游行猎,虽然纯属她的个人行为,将来的史书也只会记载‘某年某月某日,弄玉公主行猎于楚山。’但这背后。却要有无数不知道姓名的宫女和内监为之奔忙……

一番折腾之下,等车队汇合麒麟锦衣驶出皇城时,太阳已经升得高高的了,可谓‘起个早五更、赶个晚大集。’众所周知,公主殿下乃是个急脾气,她之所以能容忍这种繁文缛节,是因为生怕姑姑不让她出去了。

但一出宫门,就是‘天高任鸟飞、海阔凭鱼跃’了。云萝公主立刻从马车里蹦出来,跳到车边的枣红马上,小马鞭‘啪’的一声,实实在在地抽在了马屁股上。年青地小母马吃了痛,便箭一样飞奔出去,眨眼间就将一众护卫随从甩在后面。

好在麒麟锦衣已经提前将大街戒严。倒也不用担心撞到什么人。

那枣红马乃是天生神驹,跑着跑着便撒开了欢,四蹄生风、快如闪电。不一会儿便跑到了京华门前,守门的兵丁只是眼前一花,就看见一匹红色骏马已经绝尘而去,不由大叫邪门。

云萝骑着马冲出十八里,到了一个叫十八里铺的地方,这才勒住马缰,停了下来。十八里铺相当于中都城外的十里长亭,乃是送别亲朋的场所……当然。云萝公主不是来送人的。而是来与人汇合的。

秦雷果然早就等在那里了,只见他骑一匹黄骠马。穿一身黑色武士服,背一个古怪的行囊,看上去精神利索、英姿勃勃,浑不似平日低眉顺目地小心模样。

秦雷也看见了枣红马上的云萝公主,但见她披一个相当拉风的纯白色斗篷,身穿一身湖蓝色的劲装衣裤,裤腿收进一双小牛皮长靴中,更显得两腿修长、曲线动人……果然是‘美不美、看大腿’啊!

‘见鬼,我看人小姑娘大腿干嘛?’暗骂自己一声变态,秦雷把视线转向小丫头的脸上,只见她长长的头发用蓝色地丝巾盘着,显得格外利索,颇有几分女侠风范。但她微微上翘的嘴角,笑盈盈的大眼睛,以及那娇憨的神情,却无比清晰的告诉秦雷,这只是个爱胡闹的小丫头。

见秦雷发呆,云萝公主一本正经道:“你再看人家会害羞的。”

秦雷摇摇头,把自己从无良中年大叔的状态中摆脱出来,呲牙笑笑道:“黄毛丫头也知道害羞?”

云萝公主挺挺胸脯刚要反驳,就听秦雷捏着嗓子道:“人家哪小了?”

“坏人,就会欺负人家!”小公主把头扭到一边,语带哽咽道:“人家好不容易出来一次,你就不能让让人家吗?”

秦雷闻言心中一黯,不由点头道:“好吧!今天你最大。”

“真的?”云萝公主闻言立刻把头转回来,笑靥如花的拍手道:“不许反悔哦!反悔是小狗狗!”

秦雷点点头,微笑道:“君子一言、快马一鞭。”

云萝公主欢天喜地道:“姑姑说地果然没错:对付男人,眼泪比恳求更好使。”

秦雷奇怪地问道:“长公主不是教你‘女诫’吗?怎么还跟你说这个啊?”

“姑姑说了,做女人守妇道是一个方面。”说着晃晃白莹莹的小拳头,云萝认真道:“但是管住自己地男人,也很重要!”

秦雷不由额头冒汗,心道:‘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!’

这时候,护卫公主的麒麟锦衣出现在远方,云萝公主见了咯咯笑道:“我们快走,不要让那些大公鸡追上!”说完便拍马冲出去。秦雷回头看了看那群疾驰中的锦衣,可不就像一只只的芦花大公鸡吗?摇头笑笑。他也策马跟了上去。|||||

在苍茫的神京平原上,云萝公主尽情的驰骋,尽情地撒欢,她时而唱着甜美的南楚歌谣,时而命令小红马追逐道边地野兔,轻松极了,也快活极了。在这个污浊的世界里。她就像一朵出水芙蓉一样纯洁无暇……

云萝公主并不知道,在自己的身后,有一双阴晴不定的眼睛,一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。

秦雷紧紧跟在公主身后,看上去像一个忠诚的骑士一般,尽职的守护着自己地公主。但他的心思,却早已飘到了九霄云外之中……在昨日出城以前,他便得知掌刑司扑空、公良羽逃脱的消息。这无疑是一个不安定因素,这倒不会对楚国政局产生多大影响。毕竟对皇帝来说,怀疑便已经足够了,无需什么证据之类的。

但对秦雷的出逃计划来说,问题可就大条了。因为他之所以敢铤而走险,是建立在此人会被关起来,不能起什么坏作用的基础上之上的。

但此人现在没有被捕!可以想象的是。只要他得到秦雷出逃地消息,定然会调集一切可调动的力量,围追堵截,豁出老本也要把秦雷给逮住,皆以洗脱他和齐王身上的罪名。

更何况,两人之间还有解不开深仇大恨呢。正所谓‘先下手为强、后下受遭殃’,他要在公良羽察觉自己意图之前,抢先出手,把其打入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超生。

所以秦雷毅然去而复返了。甚至还饶有兴趣的参加云萝公主组织的秋游活动。他相信。公良羽不会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即使错过了。秦雷也会帮他把握住地。

‘抓不住把柄就栽赃陷害!’在这一点上,两人的想法如出一辙……且不约而同的,他们都把主意打在了天真烂漫的楚云萝身上。

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,他们两个都是恶棍!唯一区别只在恶的程度上。

……

一路疾驰,终于在中午时分,到得楚山脚下。

楚山在神京以南七十里处,巍峨挺拔、景色秀丽,乃是方圆八百里内最高的一片山。

秦雷和云萝便在山下下马,在一群麒麟锦衣的护卫下,兴致勃勃地向山巅爬去。

时近深秋,万山红遍、层林尽染、景色无限旖旎,令人醉而忘返。

无边的美景很快让云萝忘记了打猎的初衷,只是睁大了眼睛,放缓了呼吸,在这秋日地楚山中漫步……

她穿过林间地小道、趟过清澈的小溪,被突然跃起地青色小鱼吓得咯咯直笑。见身后的秦雷也在笑,她眼珠一转,便弯下腰,伸手到水中,像是要捉住那小鱼一般。却又狡黠一笑,撩起一串串水花。

秦雷猝不及防间,前襟中招,衣服便被打湿了一片。他却丝毫不恼,只是含笑看着青春的少女,霜白的小草、火红的枫叶、金黄的菊花,在风中一齐摇曳着,颜色几尽妖冶,令人起不了一丝邪念。

一路行来美景无限,欢笑也无限,云萝公主好像活力无限的小鹿,根本不听‘回去吧’‘不早了’‘陛下和长公主会担心的’之类的唠叨,只是领着众人一个劲地往山顶行去。

等到站到楚山顶峰——云顶时,太阳已经渐渐西沉了。

天边的晚霞也逐渐开始消散,只残留有几分黯淡的色彩,映照着远处安静的村庄是那么的孤寂,那么的落寞,拖出长长的影子。炊烟淡淡飘起,几点乌鸦栖止在偻佝的老树上,时不时发出几声令人心寒的啼叫。

忽然,远处的一只大雁飞掠而下,划过天际。

顺着它远远望去,只见一抹残阳如血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