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五三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景泰三十三年十月十三。中午时分。

大楚皇宫金龙殿中,一上午的工作告一段落,景泰帝正在慢条斯理的用膳。

只见铺着明黄绸布的大餐桌上,摆满了精美到奢华的餐具,碟碟碗碗中尽是些……蔬菜瓜果。话说这一桌子的御膳,乃是严格按照秦神医指定的食谱,以粗粮为主,什么白菜帮子、萝卜缨子、南瓜秧子、高粱团子、等等等等……基本上鸡吃什么,皇帝就吃什么。

话说他原先是食不厌精的,但秦雨田说这些玩意儿富含营养、调理五脏,还有一种叫‘纤维’的东西,可以解决困扰他多年的宿便问题,所以他一‘咬牙’,吃了!大不了把自己想象成一只大公鸡呗!

刚刚皱着眉头咽下块难嚼的老芹菜,又夹起一片蘸着酱油的白菜叶……景泰帝心中苦笑道:‘这样活着还有什么劲?’但旋即又被秦雷描绘的美好前景所勾引,继续大嚼起白菜梆子来。

正用着膳,一个内监急匆匆地冲进殿来,麒麟锦衣看那内监手中高举的火龙旗,纷纷闪身让出去路,任由他畅行无阻、直入内宫。火龙旗代表十万火急,无论皇帝在做甚,都要直接上达天听。相应的,这种旗帜出现的几率也小得可怜,甚至许多在殿前当值的麒麟卫,都没有见过这玩意儿。

那内监在宫人的引导下,旋即到了景泰帝用膳地偏厅。一边从背上解下文书,一边叩拜道:“报,朝河县知县上紧急军情,今日辰时许,在其境内运河之上,发现齐国使节楼船……”说着喘口粗气道:“自齐国正使以下,一千余人全部遇害……”

‘吧唧’。景泰帝嚼了一半的白菜梆子落在了酱油里,龙袍前襟上顿时布满星星点点的黑点。但老皇帝浑不在意,一把拿过内监手中文书,不喘气的观看起来。

文书很简单,那内监复述的一个字都不错。但景泰帝还是足足看了一刻钟。

良久良久,文书从皇帝手中滑落,而那位楚国至尊也软软的倚在椅背上。大殿中,回荡着皇帝幽幽的声音:“传旨左右丞相、中下柱国。四人即刻觐见。”

既然是即刻觐见,那就是一点也不能耽搁,不到两刻钟,京中地四位文武大佬便气喘吁吁地赶到了金龙殿,给皇帝磕完头,大伙便起来议事。

景泰帝已经换上一身干净龙袍,但仍然有气无力地靠在软榻上,闭目道:“事情你们都知道了吧?”他是真的老了。虽然心情愉快时身体还不错,但一上火,立刻就四肢绵软、浑身乏力,实在不适合再操持这个国家了。

四位大佬小声称是,他们其实比皇帝知道的还早,且已经着手调查。

但为了大楚。他还得硬撑下去,强打起精神,景泰帝嘶声道:“是谁干的?”

四人一起摇头道:“还不清楚……”

“一群饭桶!”景泰帝低声骂道:“一千多精锐的齐兵,需要多少人才能全歼?”

军中二号人物,掌管中央军队的中柱国大将军低声道:“需要五千人,即使是上柱国的‘平波军’,也需要三千人。”

‘砰’的一声,景泰帝一脚把床边地香炉揣倒,怒不可遏道:“几千人的军队?反了天了么?”说着狠狠的一锤床头,咬牙道:“给我查。看看是谁敢行此悖逆之事!”

军中三号人物。掌管地方防务的下柱国大将军硬着头皮道:“微臣已经在第一时间查过了,朝河县并无任何军队出入的迹象。”

“那他们是从哪里出来的?天上掉下来的?还是地上长出来的?”景泰帝地语气越来越尖酸刻薄:“朕养你们这群饭桶有什么用处!”

见两位将军被骂的狗血喷头。左相不得不出言规劝道:“陛下请息怒,当务之急乃是如何处理此事啊!”

“说……”景泰帝呼哧呼哧喘息道。

“微臣以为,我们应该先派特使向齐国解释此事,并找出罪魁祸首,将其交予齐国处置。”左相不慌不忙道:“同时封锁消息,定要在齐国做出反应之前,把上述事情办妥。”

景泰帝稍微缓和下情绪,点点头道:“依爱卿看,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?”

“微臣以为,此事之所以会发生,是因为有人希望我们与齐国彻底决裂,因而微臣怀疑是秦国人所为……”左相赶紧回禀道。

“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?”景泰帝摇头道:“大楚不是西秦的后花园,他们的军队跨不过大江天堑。”

“但是有一人可能做到。”边上一直沉默不语的右相突然开口道:“增寿王乃是秦国皇子,且遭受过齐国使团地侮辱,他有充分的理由这么做。”不愧是饱经世故的老狐狸,一下就猜到元凶是谁了。

虽然不愿接受这个猜测,但景泰帝也明白,秦雷确实是最大的嫌疑人。不过,还是有无法解释的地方:“他不过三百亲兵,怎么可能把一千多齐国精锐剿灭呢?”|||||

秦雷的两千护卫,以及一干随员,都跟着太子返回秦国了,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,所以他虽然有最大的嫌疑,但没有作案的条件……至少在南楚君臣看来是这样的。

“这个么……”两位丞相都无法解释这一点,只好无奈摇头道:“不妨先把增寿王请来问一问,然后再做决断吧!”

“他与云萝去楚山行猎了……要明日才能回来。”景泰帝皱眉道:“来人,带一队麒麟锦衣。速速去楚山接公主与增寿王回城,若有反抗……格杀勿论!”虽然两人医患关系保持地不错,但到了关键时刻,该咋地还得咋地。

随侍地掌刑司太监赶紧领命下去。

“封锁国境以及各州府边界,全国进入戒严状态。”景泰帝沉声命令道:“第一,暂时收缴所有调兵箭符,严禁各级将领擅自行动!第二。授权各戒严部队临机专断之权,可格杀一切可疑人等。不要让一个人、一片纸越过国境!”

楚国与秦国军制不同,军队归于皇帝统一掌握,朝中将领只有指挥权、没有管辖权。每逢作战之前,要由皇帝授予将领‘领兵虎符’,将领才能调动军队,外出作战。是以楚军国家化更高一些,个人色彩很淡。这样可以很好的防止武将拥兵自重、威胁中央。

同时,为了避免反应迟缓,朝廷又会向主要将领下发一种小型虎符,名唤‘调兵箭符’,可以调动最多两千名地方军队,用以应付突发事件。

领兵虎符在皇帝手中,调兵箭符在将领手中,大事儿皇帝说了算。小事儿将领看着办,这就是楚国地军队权利体系,较好的处理了集权与分权之间的关系。

所以两条看似矛盾的命令,实际上是一回事儿——老子不分权了,老子要集权!都给我老老实实戒严去!

四人肃然领命,分头执行去了。

在老太监的服侍下。景泰帝缓缓地躺下,他闭上眼睛,尽力平复着胸中奔涌的气血。他也不知这几天地火气怎么如此之大,但他知道,冲动是一个皇帝的大敌,一定要克服它。

景泰帝已经意识到,自己和大楚陷入了某种阴谋之中。但他坚信自已一定能取得胜利,因为三十三年的帝王生涯,给了他太强大的力量以及自信。

……

到了子时许,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在宫外响起。麒麟锦衣抬头望去。竟然见到又一面火龙旗出现了。匆忙让开的同时,卫士们不安的对视一眼。皆从对方眼中读出了四个字:‘多事之秋’!

“报,麒麟三卫来报,弄玉公主被其跟班太监福全推下云顶,增寿王殿下为营救公主,也掉了下去。”小太监一边高声禀报,心中一边呻吟道:‘我今儿真是倒血霉了……’

但幸运的是,皇帝陛下直接晕了过去……

随侍的太医赶紧上前,又是掐人中、又是灌汤药,这才把可怜的老皇帝救了过来。

不一会儿,根本就没回家的四位大人又出现在皇帝的龙榻前:愤怒的皇帝、郁闷的大臣,昏暗的灯光,一切都与中午时一模一样,就像那场谈话地继续……

“谁能告诉朕今天是怎么了?”愤怒到极致的皇帝,呈现的是一种可怕的平静:“莫非是天谴不成?”

众人大人很清楚,这条情报推翻了他们中午时得出的结论……倘若秦雷真是秦国奸细,那他怎会为了楚国的公主舍弃生命?

既然推论不成立,那罪魁祸首就是另有其人。下柱国将军出列沉声道:“启奏陛下,下午执行圣旨后,齐王殿下拒绝交出调兵箭符。”顿了顿,才艰难道:“而且,齐王殿下所属地五千亲军,从昨夜起……便已经离开驻地了!”

寂静、死一般的寂静!殿中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齐齐望向景泰帝那张阴沉可怕的脸。

因为负责拱卫帝都,齐王的调兵箭符可以调动五千军队。

而五千人……足够剿灭齐国那一千了。

“把那个逆子给我拘来!”景泰帝使劲拍着床沿,嘶声咆哮道:“朕究竟造了什么孽?要受老天这种惩罚?”

……

“老子究竟造了什么孽呀!要受老天这种惩罚?”无奈地趴在马背上,秦雷哀叹道:“我地屁股唉……”

跟在边上的石敢忍住笑。轻声安慰道:“王爷,咱这也算是吉星高照了,要是再偏一指的话,可就真的扎进去了。”

另一边的公孙剑也点头道:“是呀王爷,腚上皮糙肉厚,虽然疼点,但是好得快。”

“那我啥时候能下地呀?”秦雷歪头问道。

“等下了山就行。只要别跑,别跳、别坐、别蹲。咋都没事儿。”公孙剑师承乐布衣,不仅功夫俊,医术也拿得出手。

秦雷翻翻白眼,郁闷道:“这还叫咋都没事儿?”|||||

“站和走都没事儿,这就够了。”前面一直不做声地乐布衣突然回头道:“千万不要轻举妄动,不然将来会落下残疾地。”

秦雷地双眼顿时瞪得溜圆,失声道:“这么严重?什么残疾?”

“外八字……”说完。乐布衣哈哈大笑,惊起了林中夜宿地鸟群。

石敢突然道:“王爷,公主殿下怎么办?”

秦雷看看身边仍然昏迷不醒地云萝公主,撇撇嘴道:“随便扔那吧!”这话自然没人信……大伙可都看见王爷英雄救美的那一幕了。

见没人信自己说的,秦雷只好挠头道:“很棘手啊!她基本上是个生活不能自理,还是等醒过来再交给官府吧!”

一行人说笑着往山下走,还没走出苍茫的楚山山脉。便看见在外围警戒的斥候飞奔过来:“报!山下发现大量军队,正快速向我们开来。”

“这么快?”虽然知道楚国会派人来收尸,但从山前绕到山后来,起码要走二十多里山路,怎能反应如此之快呢?除非他们能掐会算,提早出发。但那是不可能!

“隐蔽!”随着秦雷一声令下。仅用了三十息左右,所有人都躲进了道边的树丛之中,不露任何端倪。就连秦雷也被搀扶着伏在草丛中,任夜露打湿前胸,却一动也不动。

过了不到一刻钟,远处隐约传来脚步声。秦雷循声望去,便见山谷口出现了一支轻装简行的军队。随着声音越来越清晰,那支军队地模样也渐渐显露出来……是齐王的虎豹亲军!秦雷不由倒吸一口冷气:‘这家伙难道疯了吗?唯恐别人不知道他谋害了自己的亲生妹妹吗?’

狐疑地望向乐布衣,却见他的双眼紧紧盯着队尾的某一人……‘公良羽!’秦雷心中苦笑道:‘这家伙已经不可理喻了。’

待那支队伍过去后,又一个斥候摸过来。轻声禀报道:“出山的三条必经之路。已经被楚军封锁了。”

秦雷轻声问道:“数目大概在多少?”

“每条道上都是一千左右。”斥候小声回禀道。

秦雷闭目凝思片刻,坚定道:“必须抓紧时间突围。不然明日大军一到,我们就成瓮中之鳖了。”

命令一下,三队斥候便被派了出去,为秦雷收集最准确的敌军状况。石敢再将反馈回来地情报标注在地图上,以供王爷决策之用。

秦雷则趴在一块军毯上,就着微弱的灯光,冥思苦想起来。

其实若是在平地上,这些军队根本不在话下,一个冲锋突围出去便是。但是山道狭窄,地貌复杂,一旦被占据有利地势,就会形成所谓‘一夫当关万夫莫开’之势,若不慎重行事,说‘全军覆没’也不是危言耸听的。

但还要担心背后的军队去而复返,时间异常宝贵,必须尽快行动。

好在特种作战乃是秦雷的强项,等最新一拨情报到来之后,他便已经拟定出了行动方案。

作战命令很快下达,众人便开始分头忙碌起来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