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五四章 船儿过水无痕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包围楚山南麓的楚军乃是齐王的亲军,它有个响亮的名字,叫‘龙虎豹’,只是按照楚军惯有地叫法,才称为‘虎豹军’的。这支军队的编制是营,由四个部曲组成,齐装满员五千人。因其装备精良、饷银丰厚,战力也要强于一般的楚军,向来与诸烈的亲兵并称‘南虎豹、北平波’,名头着实响亮的紧。

此次七殿下持齐王的调兵箭符,带领着全军倾巢而出,兜了个大圈子之后,到了这楚山南麓时,已经是入夜时分了。七殿下便吩咐三个裨尉各带一曲人马守住三条山道,自己则带着其余的部队进了山。

对于此次的行动,虎豹军地将士们一头雾水,他们不知道来干什么,要达到什么目标。军官们禁不住手下问,只好去请教七殿下,却套不出一句实话来。只好恼火的对手下道:‘就当郊游吧!’

好在这支军队的军纪还算严明,仍然老老实实的占据有利地形,将山道牢牢的遏制住,没有真的当成郊游。

事实证明,他们这种谨慎完全不是多余的。仅仅半个时辰之后,中路防守的虎豹军便发现了情况,只见他们面前的山道上,出现一群队形散乱的黑衣人,这些人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兵刃,一边大喊大叫道:“冲啊……杀呀……”样子极为草包。

事实证明,这些人也确实草包。虎豹军的射手仅射出零星几箭,他们便掉头就跑。唯恐被射着一般,引得虎豹军哈哈大笑。

但不一会儿,那些胆小鬼又冲了过来,虎豹军再放箭,胆小鬼又掉头就跑。

如是三次,虎豹军地将士笑不出来了。他们就算是傻子,也该知道此中必有猫腻了。

果然。仿佛为了印证他们不是傻子,五里之外的西山道突然火光冲天。显然也是遇到了敌人。

“他妈的,这边是佯攻!”中路军的领队裨尉恼火道:“原来以为在耍猴,谁想竟然被人当猴耍!”说完便要点齐手下,过去增援,却被手下老军劝住道:“大人稍安勿躁,西山道那边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。不会轻易被攻破的,咱们还是守好了自己这段吧!切莫被敌军钻了空子。”

裨尉一想也是,便按下性子,继续看着阵地前的那些敌军来来回回,心里的火气却越来越大。

过了小半个时辰,西边地山林中突然有了动静,随即便有八九个友军从林子中冲了出来。那百十个在阵地前折返跑的敌军一见这种情形,立刻不再装疯卖傻,纷纷高举着兵刃应了上去,显然想把这些楚军拦住。

两方人很快相遇,楚军这边人数处于绝对劣势,根本没法与对方抗衡。只能撒丫子往己方阵地跑过来,眼看着就有好几个被劈倒在地上。

那带队裨尉看了,当机立断道:“兄弟们,跟我救人去!”便带着几百手下冲下了高地。

看见大部队冲下来,敌军立刻恢复了草包地本色,不再追逐落单的楚军,转身向山林里逃去。

那裨尉带着手下追杀了一段,连个人毛也没捞着,只好怏怏转回阵地。

他的手下已经把倒地的友军抬到了阵地后面,等到战斗结束后再统一安葬。

“还有几个活的?”裨尉气喘吁吁地问道。

“就一个了。”手下检查一番。轻声道:“也有进气没出气的。”

裨尉走过去。借着火把地光,他看见这个兵士满身满脸都是血污。确实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那兵士见大人过来,伸手指了指西面,断断续续的喘息道:“火攻……阵地危矣……大人……求援……”说完便两腿一蹬,不再说话。

“死了。”探探鼻息,又听听心跳,裨尉的手下沉痛道。

裨尉大人看看火光冲天的西面,狠狠的一跺脚,咬牙切齿道:“救援!”

“大人……”那老军惴惴道:“这里怎么办?难道不管了吗?”

挥挥手,裨尉不耐烦道:“给你一个队,在这守着吧!”

……

望着轰隆隆向西开进的千余敌军,隐藏在树丛中的秦雷打个响指,轻声道:“半刻钟后,全体冲锋,后退者死!”

黑衣卫们无声地点点头,便有条不紊地最后检查一遍装备。就连那些高手护卫,也跟着紧张起来,不时摸索着身上的盔甲兵刃,生怕落掉了什么。

半刻钟后,站在队伍最前方的秦雷猛一挥手,沉声道:“出发!”

一干黑衣卫便悄无声息地摸出山林,在地上匍匐前进。那些高手护卫只能继续在山林里等着,他们已经被勒令,战斗打响之前不许冲锋。虽然不情不愿,但王爷那吃人的目光,足以让他们老实听话。

黑衣卫不愧是秦雷手下最精锐的部队,无论是单兵素质还是团队作战,都已达到了当世地巅峰,他们悄无声息的推进,到楚军阵地前三十丈的地方才被发现,若不是那老军时刻保持警惕,恐怕还能再进十丈!|||||

“敌袭!”老军尖啸一声,便当先拉开长弓,射出了真正的第一箭!

几乎是同时,地上匍匐着的黑衣卫纷纷跃起。暗淡的星光下,仿佛一群从九幽黄泉杀出来的地狱使者,迅猛绝伦的冲向高坡之上。

四百对一百!占据有利地形的楚军慌了,他们毕竟从未经过战火。所谓地战斗经验,都是在镇压农民叛乱中取得地,却从未面对过这种漫山而来、披坚执锐、如狼似虎地敌人。胆战心惊间,除了弯弓乱射一气之外,再也不知能干点什么。

那老军曾经参加过十八年前的伐秦之战,自然可以保持冷静。他大声呼号,提醒菜鸟们瞄准了再射击!甚至把剑斩杀了一个转头逃跑地兵士。这才稳定住了局势。

经历了最初的慌乱之后,兵士们刚要如老军所言。瞄准了再射击。却听见几声不似人声的惨嚎从背后传来,把刚刚稳定住情绪地兵士们吓得肝胆欲裂,不由齐齐回头望去,便见几具浑身血污的尸体,从阵地后面晃晃悠悠地站起来!

“诈尸了!”不知是谁凄惶的叫一声,军士们便纷纷扔下兵刃,朝着敌军方向跑去。

在大兵们朴素的心灵中。跑下去被同类杀死,也总好过被僵尸咬死。因为据老人说,被僵尸咬死会变成僵尸,若没有法师超度,会永世不得超生的。

“回来!你们回来!”老军惶急道:“那不是诈尸,那是敌人的奸计!”

但谁还听他的?兵士们见敌军并不刻意阻拦,跑得更是欢实了。不一会儿,整个阵地上便只剩下老军和另外一个兵士。

看见敌人已经冲到数丈之外。老军知道无力回天了,扔掉弓箭拔出腰刀,呵呵笑道:“狗娃啊!想不到你如此勇敢!看来老叔我原先错怪你了!”

那狗娃苦笑一声道:“俺不是不想跑,俺是吓得迈不动腿了。”

黑色潮水涌了上来,眨眼就淹没了阵地上的两个人。谁也不会知道他们曾经说过什么。

沈乞一刀斩杀唯一一个顽抗地敌军。顺利的攻占了高地,战斗结束。

那群‘僵尸’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,但黑衣卫却丝毫不惧,反而哈哈大笑着迎了上去,双方还紧紧的拥抱在一起,样子极为瘆人。

在等待进攻的功夫,石敢做了个滑竿,这下派上了用场,两个黑衣卫抬着秦雷从山林里出来,颤悠悠的走在山道上。

夏遂阳好奇地问道:“殿下怎么让那那几个弟兄蒙混过关的?”

秦雷嘿嘿一笑道:“把样子弄得凄惨点。身上多抹点鸡血。再让乐先生配点药,半个时辰内。那就是死人。”

夏遂阳点点头道:“您又怎么知道他们一定会把尸体抬回去呢?”

秦雷微微一笑道:“自古战阵厮杀,只要有条件,就一定会收殓袍泽地尸首。若是可能,甚至连对方的尸首也会收殓的。”

“这是为何?”对武林人士来说,这种跨专业的事情实在不好理解。

“因为……下一刻阵亡的可能就是他们……”秦雷轻声道:“也算是人人为我、我为人人吧!”

简单的修整片刻,并没有黑衣卫阵亡,只是有几个轻伤而已,并不影响行动。黑衣卫便结成行进队形,拱卫着王爷快速离开了这个地形险要地谷口。

离开山谷没多远,有耳朵尖得斥候惊喜道:“道左山林中有很多战马!”

秦雷微一琢磨,笑道:“这是公良兄留给咱们的交通工具,别客气啦。”怕暴露行踪,他们的战马都留在了楚山,正愁该用啥赶路呢。

几个斥候笑着应下,闪身进了山林之中。没多会儿,便干掉了看马的齐军,牵着几匹头马回到了山道之上,其余战马自然而然地跟了出来。

一行人各自找匹战马骑上,行军速度立时大增,很快便离开了楚山山脉。

……

船儿过水无痕迹,河畔的风轻轻吹,还有鸬鹚下水的声音。

云萝从睡梦中醒过来,已经是天光大亮。舒服的伸个懒腰,再打个美美的哈欠,便把趴在床边椅子的秦雷惊动了。

一看自己地好朋友安然无恙,云萝公主十分地高兴:“你没事儿了?可担心死人家了。”

秦雷呲牙笑笑道:“基本上吧!”

“太好了!我饿了……”见秦雷真的没事了。简短地庆祝后,她便关心起自己的肚子来。

秦雷努努嘴,石敢便将一碗泡好的糊糊端到云萝面前。

云萝一看那碗里说绿不绿、说黄不黄、粘了吧唧、稠了呼哧的玩意儿,撅嘴道:“我不想吃这个……我想吃鹅肝枸杞粥、灌汤蟹黄包。”

秦雷翻翻白眼道:“只有这个,爱吃不吃!”

“我吃还不行……”云萝委委屈屈道:“这么凶干嘛?”若是被长公主殿下见到,下巴都会掉到地上……向来娇纵地弄玉公主,似乎还从没向谁妥协过呢。|||||

但秦雷不知道。就算知道也没心情激动,他正烦着呢。

云萝端起那碗热乎乎的糊糊。又放下道:“我要洗脸梳头!”

指了指船舱外面,秦雷不耐烦道:“到河里洗去吧!还可以照镜子。”

云萝瘪瘪嘴,蜷缩起小身子,楚楚可怜道:“你可坏了……”

秦雷挠挠腮帮子,无奈地对石敢道:“找个盆儿,给她打点洗脸水!”

云萝别别扭扭的洗完脸。扑弄的身上地下到处都是水,可怜兮兮道:“帮我梳头吧!”

“自己梳。”秦雷的眼睛一直盯在面前的地图上,头也不抬道。

“我……不会……”云萝双眼溢满泪花,可惜秦雷看不到。

“我只会编麻绳。”秦雷心不在焉道:“绝对的结实耐用,可以让你一辈子不用再编第二次。”

云萝公主终于没了声音。

秦雷心道:‘这世界终于清静了。’便想专心看他的地图,但心里总是安静不下来,不由皱眉抬头看了看,只见云萝紧紧地咬着衣襟。双眼默默地流泪,小脸委屈极了,却不发出一点声音。

看见这小精灵默默的流泪,纵是铁石心肠,也要软上三分,更何况秦雷的心本来就不怎么硬。无奈地笑道:“这是怎么了?好好地怎么哭了呢?”

他不说还好。一说云萝便再也忍不住,轻声抽泣起来:“心里…难过……”

秦雷想想也是,虽然大家都是千岁殿下,但这丫头可不比自己这种野生品种,人家那真是金枝玉叶、娇生惯养,哪里自己伺候过自己呀!不由笑道:“那就哭吧!哭出声来就好受了。”

“人家怕……打扰你……”云萝的抽泣声越来越厉害,小鼻子上还吹起了个鼻涕泡泡。

‘噗嗤’一声,秦雷终于忍俊不禁,从怀里掏出手绢道:“擦擦吧!”

云萝的小脸羞得通红。也不好意思笑起来。接过秦雷的手帕刚要擦拭,却又停了下来。从自己袖子里掏出块粉绢,擦擦眼泪鼻涕道:“人家自己有。”说着便把那块还给了秦雷。虽然还比较懵懂,但凭着女人的直觉,她也能感觉出那块帕子地来历,所以坚决不用。

秦雷感觉有些奇怪。但如果不奇怪,那就不是女人了。是以也没有在意,将那帕子收回怀里道:“过来。”

云萝也不问干什么,乖乖地爬过来。

“转过身去。”秦雷继续下令道。

云萝便转过身去,感觉秦雷在自己脑后开始鼓捣,这才知道,原来他是要给自己梳头的。不由甜甜一笑,带着泪花道:“谢谢你啊!”

“你不用谢我,”秦雷撇撇嘴道:“没有我,你也不会遭此无妄之灾。”

“怎么会呢?是福全推我下去的,而你救了我。”云萝很认真道:“你真够朋友。”说着回头认真道:“你信不信,如果掉下去的是你,我也会一样救你的。”

秦雷笑着点点头,轻声道:“我信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