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五七章 既生羽何生雨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“我曾经想过,离开这肮脏的南楚,”公良羽嘶声回忆道:“所以我从父皇那里接下了皇家间谍的差事,我先到了齐国,又到了你们秦国,结果在秦国觅到了机会,借着那老和尚的便利,组织了弥勒教,信众百万,死忠无数。他们信仰我、崇拜我,对我言听计从,我只要振臂一呼、就立刻应者云集。”

说这话时,公良羽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,只见他的嘴角微微上翘,声音也变得欢快起来:“那真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啊!真像做梦一样。”说着不解地问道:“你能告诉我,为什么我会‘兴也勃乎,亡也勃乎’呢?”

“邪教这玩意儿,不能摆到台面上玩。”秦雷一针见血道:“你要是暗中发展,闷声发财,说不定现在还当你的‘龙华太子’呢。但是你愚蠢的建国称帝,便葬送了你的一切。”说着一摊手道:“你说是我秦国会允许出现一个国中之国呢?还是你爹你兄弟会允许出现一个山寨皇帝呢?”

“山寨皇帝?虽然难听,但很确切。”公良羽寻思片刻,终是无奈点头道:“确实如此,我太心急了。”

“有件事情也请你解释一下。为何你这么精明的一个人,却老办些不着调的傻事呢?”秦雷活动下四肢,轻声问道:“当那种山寨皇帝有啥意思?”他无法用嘲讽的语气挖苦这个可怜的人。

“我要向南楚地父兄证明,我不是个贱种。我也可以当皇帝!”公良羽凄然笑道:“结果我做到了,虽然结局不那么美妙,但我毕竟曾经称孤道寡,这是谁都无法否认的。”

“你心存妄想了。”秦雷悠悠道:“皇帝的称号虽然光鲜,但不是谁都可以当的,没有实力者只能是玩火自残。”

“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?我已经大败亏输了。”公良羽涩声道:“其实在我离开的襄阳城的时候,我便知道。我的一切都随着这次失败被剥夺,即使回到国内。等待我地依然是严厉的制裁。”

“但你仍然回来了。”秦雷轻叹道:“其实任何一个下野地皇帝,都应该有隐姓埋名、了却残生的权利。”

“不,我的理想虽然破灭了,但我还有仇恨!”公良羽面色冷酷道:“自从我母妃死后,我便发誓要让所有伤害过我们母子的人,血债血偿!只有办完这件事,我才能了无牵挂。”

“你是怎么取得老三信任的?”秦雷不解地问道:“我一直以为你回国就完蛋了。”

“他喜欢玩弄阉人。我便自宫了。”说这话时,公良羽平静如水,仿佛在诉说别人的事情一般,与方才地激动形成鲜明的对比:“然后他去与父皇分说,父皇便没有再追究。”

夜风一吹,秦雷感觉浑身毛骨悚然,虽然早知道公良羽身体残疾了,却一直以为是被迫的。没想到他竟然是自宫的……虽说男人要对自己狠一点,但这般狠法就不是男人了。

“取得老三信任后,我便着手组建白衣卫,”说着看秦雷一眼道:“并不是想跟你对着干,只是个巧合而已。”

秦雷撇撇嘴,示意他继续说。

“我先把目标对准了太子。其实在几年前,我便收买了太子的贴身太监,在他的饮食中下了慢性毒药,”公良羽狞笑道:“那种药无色无味,试毒太监也察觉不出来。中毒之人的身体会以看得见的速度老化,短短五年之内,完成别人五十年地衰老过程。”

“后来太子也察觉出自己身体的异样,但太医找不到病因,根本没有解救之道。他就只能终日生活在恐惧,日夜等死。”伸出猩红的舌头舔舔嘴唇。公良羽满面病态的兴奋道:“想想吧!还不到四十的人,牙齿头发便全掉光了。满脸皱纹、弯腰驼背、老眼昏花,松软不举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”

秦雷不由紧了紧大氅,他这才知道,仇恨是会让人变态地。

“我嫌这法子费时太长,便让那小太监加大剂量,太子衰老的速度果然加倍。可惜这家伙心里承受能力太差,居然服毒自杀了,倒是便宜了他。”公良羽愤愤道:“还没让他尝尝老得动也动不,大小便失禁时的滋味呢。”

“老二和老四呢?”秦雷听得毛骨悚然,赶紧岔开话题道:“不得不承认,你是个卓越的阴谋家。原先你那帮兄弟闹了好多年都不见分晓,结果你一回来,三下五除二,不到一年功夫就摁倒了三个。”

“这是你第一次夸我。”公良羽快意地笑道:“其实没费多大力气,主要是这两个蠢货太愚蠢。他们都没看到,父皇对太子、老五、还有云萝特别的亲近。这就说明父皇与皇后的感情很好,那婆娘死了,这种感情非但没有变淡,反而有因为思念而加深的趋势。”对于薨了好多年的皇后,他虽然没什么恶感,但也绝谈不上什么好感。|||||

“而太子又是父皇的嫡长子,在他心里地地位,绝不是其他人可比地。”这一刻,公良羽才有了一丝昔日羽扇纶巾、运筹帷幄的神采:“所以老大地死,对父皇是个沉重的打击,那个时侯的父皇也是最容易被激怒的。”

“所以你就挑唆着老二老四去争位?”秦雷恍然道。

“老二是我挑唆的不假,但老四却不是。”公良羽冷笑道:“是那位号称如玉君子的周王殿下撺掇的。这两个蠢货便发动亲信,在朝会上妄谈什么储君之位一日不可空悬之类。”

“你家老头肯定是气坏了。”秦雷心道:‘生了这么群出色的儿子,景泰帝不中风也要发疯。’

公良羽点点头。微微得意道:“所谓‘圣人之怒、不在脸上’,父皇心机深沉,虽然心中恼火,却没有发作,而是若无其事地让众人推举中意的人选。周王和齐王的人事先得到知会,都没有吭声。却让老二和老四的人,误以为天赐良机。便纷纷跳出来推举两人。”

“结果那天跳出来的人轻则被降职,重则直接免官。一月之内。二人在朝中的实力便被一扫而空。就连他们俩,也被撵到封地去就藩。我潜入押送的队伍,亲手用一条白绫勒死了老二,算是给自己报了仇。”说完这些话,公良羽浑身地气力仿佛被抽干,自嘲的笑笑道:“想不到我公良羽虽然无法实现理想,但报仇之路却是顺畅无比。”

大笑三声。公良羽撕心裂肺道:“虽死无憾了。”

“这么说,你已经报复了齐王和……你父皇了?”秦雷眼中地光芒一闪即逝。

公良羽咯咯笑一阵,点头道:“自从我投靠老三那天起,便开始筹划这两件事情了。我原本用一张药方,便可以将老头子弄死,还可将老三打入十八层地狱,”说着苦笑一声道:“结果你又好死不死的出现了,果然又打破了我这一石二鸟之计。”

“我很抱歉。”秦雷挠挠腮帮子道:“你知道。我是被逼的。”

万分无奈看他一眼,公良羽摇头道:“毫无疑问,你就是我命中的克星,只要有你秦雨田在,我公良羽就没有一次落个好下场的。”说完长长叹息道:“苍天呐,既生羽何生雨啊!”

‘好嘛!我成诸葛亮了。’秦雷心中苦笑道,转而想到一件事道:“看来你调动虎豹军出兵,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啊!”

公良羽深深的看秦雷一眼,呵呵笑道:“当初我调动虎豹军,只是想在楚山截杀护卫公主的麒麟锦衣,把杀害弄玉公主和增寿王地罪名嫁祸到老三头上。但是在进山之前,我接到了齐国使团被屠杀的情报。”眯着眼打量秦雷,公良羽呲牙笑道:“不用想,我也知道是谁干的。”

秦雷不好意思道:“看来我给你留下的印象太不好了。”

公良羽摇头笑道:“我琢磨出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”说这话时。他是满脸的狂热:“我发现自己有机会去尝试一件最想干,却又从未奢望过的事情。”

“那就是……灭亡楚国!”公良羽死死地盯着秦雷。咯咯笑道:“为了这件事情,我可以原谅你,因为我需要你帮我来完成!”

“原谅我?”秦雷挠挠腮道:“不原谅我又怎样?”

“如果不是决心放你一马,你以为你能从楚山逃出来吗?”公良羽冷笑一声道:“如果真想置你于死地,我就会天亮再进山,层层推进,稳扎稳打,你以为你还能逃出来吗?”

“那不一定,”秦雷嘿嘿笑道:“不过当时你地安排确实有失水准。”

不再与他纠缠这个问题,公良羽沉声道:“之后我设法绑架了五千虎豹军南下,还教唆他们做尽了坏事。这样所有人都会以为东齐使团是虎豹军干掉的,所有人都会以为他们在畏罪潜逃,所有人都会以为他们已经丧心病狂了。”

“不错,这顶屎盆子扣得结实,齐王是有口莫辩了。”秦雷不由笑道:“说起来还要感谢你,我一个人可栽不了这么完美的赃。”

公良羽也笑了,轻声道:“虽然我们一直都是在你死我活,但最后竟然也合作无间了一次。不仅狠狠的黑了一把老三和老头子,就连楚国也给绕进去了。”说完得意道:“作为我公良羽的谢幕之作,实在是太完美了。”

他说的并不算夸张,秦雷当初地计划十分仓促,更多的是一种因怒火而产生的即兴而为。但是经过公良羽的掩饰之后,便把嫌疑转移到了虎豹军身上。他又带着虎豹军一路仓皇南蹿,烧杀抢掠。更是坐实了两者畏罪潜逃、丧心病狂的罪名。

自此,作为虎豹军和公良羽地直接领导,齐王楚妫邑殿下便再无翻身的道理,而景泰帝是中过风、生过大病的人,最怕急火攻心。公良羽就不信这一波波的坏消息,还不能把老家伙彻底的摁倒在床上。|||||

这节骨眼上,景泰帝要是撂了挑子,楚国可就麻烦大了。

首先从三国关系看。楚国地实权皇子屠杀了齐国地使团,这无异于是宣战地行为。如果上官丞相和赵无咎不作出反应。那群没事还找事儿地士大夫,定然会用吐沫星子淹死两位大佬。

但齐国本来准备和秦国掐架,这就很难受了。因为秦楚齐三国,没有一个国家具备两线作战地能力,所以他们不得不放缓战争进程,至少也得等楚国这边事情明朗了,才能动手。这便给了秦国筹备战争的时间。极有可能因此改变战争的胜负。

而对于有口难辩的楚国,除了守好大江门户,静等齐国消气之外,根本没有别的法子。

再看楚国国内,经过虎豹军这一闹腾,民怨沸腾不说,皇室的威信也会跌倒最低点……谁不知道虎豹军是齐王的亲军?而且老皇帝要是躺下了,就得从他地儿子中找个接替的。人们会发现。一年前还有七个儿子的景泰帝,竟然只有周王一个合法继承人了……老大老二死翘翘,老三老四坐大牢,老六老七有残疾,确实没人能跟他争了。

……

“只要老七上台,楚国一定会亡在他手里。”公良羽颇有些预言家的风范道:“他是守成之主。但当今天下暗潮涌动,恰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锐意进取还有一线生机,保守畏缩只能坐以待毙。”公良羽自信道:“只要你能消灭了齐国,不出五年,楚国必亡。”

望着侃侃而谈的公良羽,很有些‘谈笑间算尽天下英雄’的味道。秦雷突然想道:‘他确实是有真才实学的,毕竟是乐布衣的亲传弟子嘛!’但是过于偏激地性格让他虽然心里明白,但做事仍然不计后果,最终彻底也毁了他。

‘也许他的才学还没有发挥出一半吧!就落到了这个地步。’秦雷心中叹息道。虽然可惜暴殄天物。但他也知道,此人已经彻底废了。

“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?”想起方才他的话。秦雷沉声问道。

“灭楚。”公良羽一字一句道:“我早就说过了,这与你的抱负并不冲突。”

“我尽力吧!”秦雷不负责任道。谈话至此告一段落,两人都陷入了沉默。肚子咕噜几声,秦雷这才发现有些饿了,刚想起身去吃饭,却见沈乞过来禀告道:“王爷,有人冲击营地,夏遂大侠和公孙少侠带人将其拦住了。”

“敌人有多少?”秦雷不慌不忙地问道,他见沈乞面无慌张之色,便知道外面的事情并不严重。

但他还是吃了一惊,因为沈乞地回答:“一个,就一个褐衣老者,那人好像还在驿馆街上买过菜。”

“柴叔!”秦雷还没说话,公良羽先低呼道:“他是来救我的。”

兀然想起那销魂的一箭,秦雷咬牙道:“拿下!”

“慢。”秦雷耳边一个声音响起,但另外两人却毫无所觉。

聚音成线。乐布衣的独门绝技。

秦雷不动声色地走到远处,他在一棵树后见到了乐布衣。

令秦雷无法相信的是,他竟然是跪着的。那位‘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!’的鬼谷子竟然向自己跪下了!

秦雷倒有些不知所措了,赶紧去搀扶乐布衣,口中道:“这又是哪一出啊?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