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五八章 对不起了,文正公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秦雷要拉乐布衣起来,却被他摆手拒绝了。见拉他不起,秦雷赶紧把身子侧开,躲开这一跪。

他不认为自己可以坦然接受这一跪,因为这个男人给了自己太多,而自己却没什么可以给他的。

见他躲开,乐布衣也不在意,依旧面色严肃道:“在下这一跪,也是跪向秦齐两国的黎民百姓。正所谓‘教不严、师之惰’,我那孽徒犯罪,在下也是难辞其咎。我只能用此生向千千万万被孽徒祸害了的父老乡亲赎罪。”说着庄重的三叩首。

秦雷没有说话,他知道乐布衣定然还有下文。

果然,乐布衣抬头望向秦雷,轻声道:“按说孽徒罪该万死,但看着他落得今日这番凄惨,我这个混账师傅,又无法硬起心肠,毕竟是师徒一场,恩断情难绝啊!只能觍颜求王爷,饶过他一条狗命吧……”

鬼谷子一生从不跪人也从不求人,即使面见九五之尊,他也没有屈膝过,即使当年深爱的女人离去,他也没有开口相求过,但是今天他竟然跪了求了,这让秦雷不得不郑重考虑一番……

公良羽干过两件不可饶恕的事情。其一,他曾经在江北山南二省制造了弥勒教大叛乱,致使几十万人死于非命,千万百姓流离失所,此乃滔天罪行,断无可赦之理。其二,他曾经几次三番的欲置秦雷于死地,且有一次差点要了他的命。虽然此事无法与前一件相提并论。但同样也是不可宽恕地……如果饶恕他,无异于告诉世人,行刺本王高收益、低风险,价格便宜量又足……是会鼓励那些心怀不轨者蠢蠢欲动的。

是以于公于私,他都不能放掉公良羽。

但是,乐布衣相求……

纵使有千万个不放的理由,却也抵不过这简单的五个字。

沉默良久。秦雷终于叹口气,缓缓道:“他已然彻底废了。就让那老仆带他安度残生去吧!”

“谢王爷!”乐布衣满面羞愧道:“他所有的罪孽就由我来承担吧!”

秦雷摇摇头,轻声道:“先生不必如此,这世上该杀而不死的人并不少,但是像先生这样的人,实在是太少了。”

两人都是绝顶聪明之人,有些话没必要说地太明白。乐布衣那句话的意思,乃是你放了他吧!我以后为你安心打工,再不装什么世外高人了。

秦雷那话地意思是,兄弟真上道,知道我放过那小子,纯是为了你,以后好好干,不会亏待你的。

既然大家你情我愿了,秦雷又拉乐布衣起来。这下他没拒绝,顺势起身,拍拍腿上的尘土道:“以后就叫你老板了。”

秦雷摇摇头,轻笑道:“一切照旧吧!”

……

营门外刀光剑影。

公孙剑和夏遂阳联手,才堪堪敌住那浑身浴血的褐衣老者……而且那老者还折了左胳膊,只见他用袍袖紧紧贴身缠住左臂。右手持一把鬼头大刀。一片雪花似得刀光中,更显得他面目狰狞、状若杀神。

有人说双拳难敌四手,这句话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,至少在这里,褐衣老者便用单手抵住了两大高手,且压制得两人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“王爷有令,都住手!”石敢出现在营门口,沉声道:“不然公良羽的性命不保。”这后半句是说给褐衣老者听的。

夏遂阳和公孙剑两个早就快支撑不住了,闻言齐齐后撤一步,还不忘丢下句场面话道:“算你走运!不然有你好看。”

褐衣老者根本不理会两人。只是怒目而视着石敢。他地左臂折了,右手又要握刀。没法拿起颈上的铜管,自然也就无法说话。

石敢冷冷看他一眼,挥挥手,便有两个黑衣卫将公良羽抬了出来。

一见下半身已经藕断丝连的小主人,褐衣老者的脸上一阵扭曲,挥舞着手中的鬼头大刀,嘶嘶怪叫起来,像是在抗议着什么。

公良羽却懂他的意思,面色平静道:“我的腿是被石头砸得,并不是他们虐待所致。”

褐衣老者地情绪才平缓下来,咬牙抛掉掌中刀,噗通跪在了地上,满面乞求地望向暗处,拼命磕起头来。对于这种灵觉超乎常人的大高手来说,想发现一个人,并不一定要靠眼睛。

秦雷无奈地从黑暗中显出身形,挠挠头道:“有人给他求情了,把他带走吧!”

褐衣老者面色狂喜的叩首连连,便要起身去抱公良羽。

但公良羽却摆摆手,示意他稍安勿躁。狐疑地望向秦雷道:“是谁?”他甚至没奢望过秦雷会放过自己。

秦雷摇摇头,面无表情道:“你没必要知道,只要记住并不是所有人都欠你地,你欠别人的也永远还不清,就行了。”

两个侍卫帮着把公良羽放到褐衣老者的背上,再用布条捆紧。老者生怕秦雷反悔,等侍卫一摆弄妥当,又朝秦雷鞠一躬,便背着公良羽往外走。|||||

“你不怕我再折腾?”趴在老者背上,公良羽扭过头来尖叫道。

秦雷呲牙笑笑道:“折腾的人多了去了,多你一个不多,少你一个不少。”

“只要你能把楚国灭掉,我就永远不折腾了!”

秦雷笑笑没说话。

“千万不要大意,小心诸烈。他一定会拦截你的……”这是公良羽留下地最后一句话,说完便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,再也看不到踪影。

在这之后,秦雷就没有再见过他。只是在二三十年后,下南洋的风潮掀起,许许多多的财阀都组建了船队。其中最大的一支,名曰‘宇良弓舰队’。船队地大东家乃是一个双腿残疾地中年人。这只船队地活动范围极广,他们按照朝廷给出地大致海图。最远到过非洲南端,还带回了传说中地麒麟圣兽进献给皇帝陛下。也曾经在爪哇南面的新大陆登陆,见过不会飞的大鸟,只会跳的大鹿,并命名为‘陆行鸟’和‘跳鹿’。

又是二十年后,那船东病死在一次向东的航行中。他留下了富可敌国的资产,却无儿无女。根据他留下的遗嘱,财富地一半交由帝国皇贵妃继承,另一半建立大航海基金,以支持后人继续他未竟的事业。

因此设立的‘宇良弓基金’,激励着一代代充满幻想的青年去实践儿时的梦想,为稍显温柔的民族,注入了一丝躁动的血脉,其贡献和影响无可估量。

对于一个胸怀大志的帝王来说。宽容才是最强大地力量。

所谓一饮一啄、皆有天意。

……

言归正传,翌日一早,秦雷一行便火速西进,没了公良羽如附骨之疽般的纠缠,楚国的平乱大军根本无法跟上他的行踪。几次迂回便跳出了包围圈,在湘水江上乘船。一路北上,在十一月底顺湘水进了洞庭湖。

洞庭湖这地方好啊!李太白曾经介绍过:‘洞庭西望楚江分,水尽南天不见云。’楚江就是大江、也叫长江。这诗告诉了我们,洞庭湖紧挨着长江,十分的宽广。不仅风景为天下一绝,还是一等一的战略要地。

北过洞庭,即是长江。

但秦雷地脚步却不得不慢了下来,因为从现在开始,便进入了楚国水师的防区。不知是因着景泰帝的圣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。湖上的防御严密极了……日夜都有如梭的军船在湖面上巡逻。严禁任何船只靠近入江口。

秦雷派了几波侦查艇试探,都无法靠近北岸。非但如此,还因此引来了洞庭湖水师的警惕,又加紧了排查,彻底打消了他通过洞庭湖北上的念头。

计无可施之下,只有退回南岸,弃船登陆,秦雷和乐布衣几个,假扮成游山玩水的士族子弟,而沈乞和公孙剑则带着黑衣卫,化装成岭南威武镖局的走镖队伍,一前一后相隔数里,进了巴陵城中。

巴陵城在洞庭湖东岸。衔远山,吞长江,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;北通巫峡,南极潇湘,平日里南来北往地商旅如梭,乃是与楚国与秦国交通贸易地枢纽。

但因着景泰帝的一道圣旨,洞庭湖水军关闭了渡口,这枢纽一下子停止了运转,大批商队旅人困居于此,把个尚算宏伟地巴陵城塞了个满满当当……倒是让城里的旅社酒楼、饭馆妓院之类的去处,着实过了一把年。

秦雷等人进城时,并没有引起丝毫的波澜,因为像他们这样的人太多了,多得只能睡马路了。

“我不想睡马路,”云萝梳着双丫髻,穿着青布小夹袄,却是被秦雷打扮成个青衣小婢。好在一个月的山野奔波,已经让她基本上忘了公主该是个什么样子了:“我想睡床。”

‘啪’的一声,秦雷用折扇敲了她的脑袋一下,吹胡子瞪眼道:“没规矩……怎么教你来着?”他却穿着一身湖蓝绸衫,头上的方巾还嵌着一块蓝盈盈的宝石,一看就是吃饱了没事、爱调戏大姑娘的二世祖。

“公子……”双手捂着头顶,小丫头一脸委屈巴巴地叫道。

边上打扮成西席先生的乐布衣苦笑道:“公子,你咋这么爱欺负小萝呢?”

“对于未成年人来说,一顿拳头比一百句格言都管用。”秦雷不遗余力的推销着他地歪理:“所以你将来有了孩子的话。要记住不能溺爱哦!”

“你是虐待。”云萝撅着小嘴道:“而且拐卖。”

“虐待我承认,”秦雷翻翻白眼道:“但拐卖是不可能的。”说完上下打量着小丫头,啧啧有声道:“如此高贵的血统,留着自己虐待就好了。”

云萝气急了,便捏着小拳头去捶秦雷,却被他用扇柄在头顶虚晃一下,唬得云萝赶紧捂住头顶。可怜兮兮道:“打头会变笨的……”

看着笑闹的两人……或者说一个笑闹,一个被笑闹的。乐布衣摇头道:“公子,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先住下,再作打算吧!”|||||

秦雷点点头,便领着云萝、乐布衣大摇大摆地穿街过市,到了紧邻西门城墙的一处酒楼。一见到他地脸,无需多言,掌柜的便收拾出了最好的跨院。请一行人住下。

看到这一幕,云萝大睁着眼睛,不可思议道:“为什么别人都没地方住,但你就可以随便住呢?”

秦雷嘴角微微上翘,右手比划个八字靠在下巴上,扮酷道:“因为我不是一般人。”

云萝捂着嘴巴娇笑起来。

秦雷突然道:“咱们该分开了。”

笑容顿时凝固在女孩脸上,她一下子沉默下来,轻咬下唇道:“什么时候?”

“就这两天吧!”秦雷轻声道:“乐先生说这两天会有大雾,我想看看能不能借机过江。”

云萝紧紧揪着衣襟,垂首道:“我送你过去吧!等过了江你再把我送回来。”随着秦雷一路逃亡,她早就不是那个懵懂的公主,对秦雷与大楚之间的事情也基本明白了。

秦雷的目光顿时柔和起来。轻轻摇头道:“让女人陷身于危险之中,不是我秦雨田的风格。”

云萝执拗地摇头道:“不行,自从你陪着我从山崖上跳下来,我便发誓,就是刀山火海也会陪着你。”

秦雷一瞪眼,便要用扇子敲她,她却不闪也不躲,抗声道:“只要你打不死我,我就一定要去。”

秦雷一愣,‘哗’的一声打开扇子。呼嗒呼嗒闪两下风。

“这么冷的天。你扇扇子干嘛?”云萝打个哆嗦道。

“我需要冷静冷静。”秦雷没好气道:“到时候再说吧!”说完便合上扇子,转身出了房间。

“你干吗去?”云萝又屁颠屁颠地跟上。浑没有方才不让须眉的气概。

“登岳阳楼去。”秦雷头也不回道:“我准备写篇文章纪念一下。”

“人家都是因为登楼才写文章,你为何为了写文章而登楼呢?”云萝不解地问道。

秦雷回头刚要说话,云萝先娇笑着比划道:“因为我与众不同嘛!”

……

出了酒楼,向西行一望,便看到西门城头有一座四柱三层,飞檐盔顶,楼顶檐牙啄,金碧辉煌的城门楼。远远望去,恰似一只凌空欲飞的鲲鹏。正是千古名楼岳阳楼。

一伙人西行四十丈,沿着城墙信步登上岳阳楼。

秦雷轻抚着栏杆远远望去,但见烟波浩渺的洞庭湖美不胜收、妙不可言。不由文兴大发,对身边几人道:“我想吟一篇文章,还请会写字地帮着记录一下。”

乐布衣苦笑道:“您说吧!我回去就写给您。”

又确认一下乐布衣的记性,秦雷才负手缓缓踱步,众人屏息等了半天,也没听他说出一个字来,良久才见他面红耳赤道:“我回去自己写吧!”说完便落荒而逃。

众人面面相觑,不知王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也许是内急吧!

但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,一篇广为传颂的千古名篇,和一个文学史上的千古难题就此诞生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