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五九章 寂默沙洲冷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那天秦雷回去后,还真是憋出了一篇文章,原文如下:

“昭武十八年冬,秦雨田途径巴陵郡,仰先贤之遗风、登岳阳之名楼。但见湖水连天天连水,冬来分澄清。观此胜景、幸甚至哉,撰文以记之。”

然后便是通篇盗版范先生的岳阳楼记。

此文一出天下惊,五殿下之文名登时超越当世所有的文豪,就连齐国的文坛魁首颜行玺和孔敬文也惊呼其为‘子建再世’,颜大家更是夸张的声称‘甘为雨田门下走狗。’

又有人发掘出当年五殿下在荆州城所做的‘一蓑烟雨任平生’,自此坐实了五殿下的文豪之名,当世无人超越。

而之所以说这又是文学史上的千古之谜,是因为后世的史学家发现,他的文学功底着实不咋地,甚至经常犯些尝试些的错误,比如读个白字啥的。他们就是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,这种水平也能写出千古名篇?但铁一样的事实便摆在眼前,又让他们无从辩驳。

有人猜测是不是他的第一名臣、当时也跟在他身边的乐向古所做。但根据三十年后的大历史学家范仲淹考证,乐向古虽然文采斐然,但还写不出这种堪称神作的文章。所以一定不是他写的。

别人就问范先生,那你觉着是怎么回事呢?范先生拍着那篇《岳阳楼记》,微微激动道:“这是神作啊!定是天神假当今之手所做,不用怀疑了,别人绝对做不出来。”心中不服气的补充道:‘除了我。’

便给历史上留下个‘秦雨田文曲附身’地典故,人们也基本上认可了秦雷对此的著作权。

但秦雷可以指天发誓,他压根就没想过欺世盗名……以他的身份地位,也用不着冒充文豪。

他之所以要抢后人饭碗,只因为这是一篇政治性极强的文章……

至于他为什么要这样做。暂时无人知道,即使有知道的也不会说。因为当务之急乃是回国。如果这道坎跨不过去,说什么都是百搭。

……

十二月初一,子时,万籁俱寂。

通常来说,这个时间还穿戴整齐的,一般都不是好人。

秦雷抹黑穿戴整齐,望一眼悄无声息的内间。便轻手轻脚地推门出去,没有发出一丝声音。

轻轻掩上门,外面果真大雾弥漫,相距五丈而不能见人。

乐布衣和夏遂阳出现在他的身边,三人互相看了一眼,便无声无息地出了院子。借着夜色与雾气的掩护,三人穿街过巷、很快到了南城墙根。

秦雷熟练地从背上取下矛勾,瞪着大眼看了半天。却瞅不见城头的模样。正犯愁间,乐布衣却拍拍他的肩膀,指了指左面三丈远的地方……那里有个楼梯。

秦雷苦笑着摇摇头,便收起矛勾,跟着他俩顺梯子上了城墙。

翻出城外,一落地就看到了焦急等待的石敢。三人在他地引导下,消失在氤氲的雾中。

……

巴陵城中的客栈里,云萝突然从梦中惊醒,她梦见秦雷浑身浴血,在地上逶迤爬行,样子惨极了。

擦擦额头的冷汗,云萝披衣起身,推门到了外间。幽暗的夜光下,她看见秦雷的床上鼓鼓囊囊,似乎没有异常。

轻舒口气。云萝又转身回了房。爬到床上却怎么也睡不踏实,只好又下地到了外间。走到秦雷的床边道:“我睡不着……”

但那恶狠狠的‘睡不着就醒着!’地声音并没有响起,云萝终于发现有些不对劲,伸手去掀那被子,不由大吃一惊……只见秦雷已经不见了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两个枕头横在那里。

“真走了吗?”无力地松开手,任那被子滑落在地,云萝喃喃道:“怎么都不说一声呢?”说着眼圈便通红通红的,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。视线再一次投向他曾睡过的床上,她看到了一张雪白的便笺,就静静地躺在枕边。

摸出火折子,点亮了桌上地油灯。就着那昏黄的灯光,小公主擦擦泪,抽着鼻子读了起来,只见第一行就是:‘小丫头,正在哭鼻子吧……’

“没有!”云萝气呼呼地叫道:“才不为你这个大坏蛋哭鼻子呢。”但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淌。

泪眼朦胧间,她继续望下看道:‘好了,别哭了,这次是我对不起你……其实一直都是我对不起你,因为我本来就没安好心,之所以一直带着你,是想把你当成护身符来着。你也不用因为我救过你而感激,因为本来就是为了嫁祸于我,他们才对你动手的。所以不要说“你欠我”之类的傻话,你一直都不欠我,而是我欠你的。’

云萝轻轻地摇头,抽泣道:“其实我早猜到了,别忘了,我是在什么环境中长大的,我是什么都知道的……”泪水浸湿了信纸,小公主喃喃道:“但是我从来没生过你地气,因为在我坠崖地时候,你不假思索的救了我,这就足够了……足以让我明白,你是真对我好地了。”|||||

擦擦泪水,她继续看秦雷写道:‘而且一直以来,我都把你欺负得很惨,比如说故意把你地辫子扎得像扫把。经常让你给我挠背,还把你打扮成小丫鬟。好吧我承认,我喜欢欺负有高贵血统的人,但并不代表对你有意见,其实……你还是蛮讨人喜欢的,不要因此而丧失自信。我看好你哟!’

她忍不住扑哧一笑,梨花带雨一般惹人爱怜。轻嗔道:“坏死了。其实人家一直是欺负别人的……”说着羞羞道:“这世上也就是你能欺负人家了。”

拍拍绯红的脸蛋,云萝接着看道:‘前面的都是废话。你可以直接跳过,从这段看也没什么问题。’学着秦雷的样子翻翻白眼,她继续看道:‘你到院子里叫一声,这家客栈地老板便会过来,他已经被我的王霸之气所折服,会带你去巴陵郡守府地。记住不要悄没声的过去,要闹得尽人皆知。让全巴陵人都知道,弄玉公主驾到了,这样你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。’

‘当然,这句也是废话,因为我已经嘱咐侯老板,帮着给你造势了,你心里有个数就行了。好了,站在院子里大喊一声:“我是希瑞!”等有人跳出来大喊一声:“我是希曼!”你就可以跟他走了。记住那人长得白白胖胖,像个大馒头。’

‘哦对了,枕头底下还有一袋金锞子,你拿去打赏送你回去的人。每次一颗,财不露白,记住了吗?去吧!小丫头,再见了。’

看着秦雷近乎唠叨的叮嘱,云萝却幸福的眯起了眼睛。一股暖流从心田升起,从内到外的温暖着她。即使在这深冬地夜晚,也感觉不到一丝的寒意。

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,像他这样毫无心机的关心过自己;也再不会有任何一个人,像他这样不在乎她的身份,只是单纯把她当成一个小丫头……

……

几乎是同一时间,江北水城内灯火辉煌。伯赏元帅一身戎装,站在高高的防波堤上。注视着一队队战舰驶出城门。镇南水军几乎倾巢而出。目地只有一个,将水城到三江口一段、近百里的水域搅它个天翻地覆。

“大帅。队伍都出发了。”楚破走过来,轻声禀报道。

定定出神的伯赏别离点点头,沉声道:“那我们也出发吧!”

楚破让开去路,跟在伯赏元帅的身后走了一段,终是忍不住道:“大帅,卑职有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“讲!”老元帅并没有停下脚步,双目直视前方道。

“那个人真值得我们这样做吗?”楚破壮着胆子道。

“你赌钱吗?”伯赏别离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。

“没事儿玩两把。”虽不知老元帅是什么意思,但楚破仍然老实地答道。

伯赏元帅歪头看他一眼,突然笑道:“你听说买定离手之后,还有谁可以反悔的?”

“可这跟赌钱不一样。”楚破无奈道:“赌钱还有输赢呢,而这位爷,我看不出他有赢的希望。”

坚定地摇摇头,伯赏别离沉声道:“我相信自己的眼光。”说完便加快脚步,终止了这段谈话。

他们将跟在大队人马后面出发,趁乱西进,去迎接那个人。

……

秦雷和他地黑衣卫,潜伏在滩涂边上的树林里。在滩涂的尽头,是江与湖的交界处,除了平静的江水之外,还有一片纺锤形的沙洲。秦雷他们的目的,便是通过武装泅渡,登上这片美丽的沙洲,等待镇南军的接应。

这计划无疑是危险地,但他已经别无选择,因为楚国地大江防线太坚固了,如果没有强力的冲击扰乱他们地阵脚,就是一片木头也漂不到对岸去。

当然,他也可以等待楚国解除边界封锁之后,尝试着混在商队中过江,这是他的老本行。做起来成功率要高很多。但是他已经没有时间了,根据鹞鹰传来地最新情报显示,朝中的倒五浪潮汹涌澎湃,他的那帮党羽已经快要顶不住了。要是再不回去……就真没必要回去了。

所以尽管赌性不大,他也必须赌一把。赌注是自己的生命,赢了就有玩下去的机会,输了直接赔上性命!

“出发!”他低声命令道。

话音一落。借着浓重的雾气,黑衣卫们悄无声息地爬了出去。除了贴身地水靠软甲之外,还背着个巨大的防水油布包,里面装着他们地盔甲兵刃。为了保持浮力并防止噪音,还在空隙处塞满了软木。

在夜色与雾气的双重掩护下,黑衣卫们顺利的下水,泅渡,上岸。登上了那片沙洲,隐藏在芦苇丛中。

来不及喘息,卫士们便将背包打开,开始麻利的穿着盔甲。他们必须尽快完成这个动作,因为这个阶段是他们最易受到伤害的时刻。

秦雷教育他的部队,‘平时多流汗、战时少流血’,而一支平时训练都会流血的队伍,战时会有什么表现呢?|||||

仅仅三十息。所有地黑衣卫都已经穿戴齐全,整装待命了。

坐在一块大石上,秦雷自豪地望着他的卫士,沉声道:“在制高点构筑工事。”

黑衣卫们沉默的点头,从包中取出工兵铲,开始在中央的沙丘上挖坑。不到两刻钟。一个个合乎尺寸的单兵坑便出现沙洲之上,就像变戏法一般,看得夏遂阳他们目瞪口呆。

而黑衣卫们并不停手,他们又将相邻的单兵坑挖通,便形成了一道道富有层次的战壕。

看着这个架势,公孙剑心里有些发毛,悄悄走到秦雷身边,轻声问道:“王爷,难道真要打?”

秦雷摇摇头,沉声道:“不知道。有备无患吧!”是地。他确实不知道,虽然为了达到行动的隐蔽性。他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做的一切……比如说他的谍报人员确认了,诸烈的旗舰正远在百里之外,插上翅膀也飞不回来;比如说他选择了江面最宽广、水流最急的水域渡江;比如说他选择了大雾天气;比如说他没有选择在岸边等候,而是把队伍拉到了沙洲之上;比如说让镇南水军吸引楚军注意力,比如说命令南楚谍报局在几十里之外地不同地方,组织了三次强渡。

但他依然不敢说,这里就是安全的。

因为战争,从来就不是单方面的游戏,越是高明的对手,就越不会按照你的思路去干。

而强大如南楚水军,绝对是一个高明的对手。

所以秦雷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!

……

穿戴好衣衫大氅,云萝深深看一眼这个房间,依依不舍地走了出去,站在院子里,大声叫道:“我是希瑞!”此时不过是寅时而已,立刻引来了一片狗吠。

除了狗叫还有公鸡打鸣的声音,就是没有人回答,等了片刻,云萝便不耐烦了,便要直接出门,自行去寻找那劳什子府衙。

刚走到院门口,便听见门外有人气喘吁吁道:“我是希曼……”云萝往外一看,只见一个球状身材的白胖子跑了过来。

“侯老板是吧!送我去府衙吧!”云萝直截了当道。

那胖子点点头,喘息道:“马车已经备好了,小姐这边请。”

马车上了街,云萝突然道:“不是说你要大造声势吗?怎么不见动静啊?”

胖子回头道:“原本都预备好了,但现在用不着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云萝奇怪道。

“因为长公主来了。”胖子满面忧愁道:“就在子时到地,没有惊动任何人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