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六一章 血战入江口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东风带来雾气,又将其渐渐吹散。

江畔沙洲上,秦雷感觉浑身冰冷,起初的喜悦之情已经荡然无存,剩下的只是彻骨的寒意。望着江面上的海鹘战舰,他知道,自己中计了。

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现在也不是反省的时候。紧紧攥住一棵芦苇,默默的思考着应对之策。石敢却不管别的,他只为王爷的安危负责,忍不住涩声道:“王爷,我们撤退吧?”

乐布衣早就望向了身后的滩涂,听石敢这样说,他缓慢而坚定地摇头道:“不行,城内的守军已经出来了,若是此时回去,会被半渡而击的。”

秦雷点点头,松开手中的芦苇,吐出两个字道:“等着。”在心中盘算一下场中的形势……南楚水军在沙洲南面,镇南军在沙洲西北面,而滩涂后面又有巴陵郡的守军。在这四方中,沙洲上的黑衣卫乃是最弱的一点,任何轻举妄动都可能会招致灭顶之灾。借助地利就地防御也就成了最稳妥的法子……虽然是无奈之举。

“坚持守住就有办法!”秦雷坚定的对一众手下说道,心中却小声嘀咕道:“大不了就跳江……”

……

江面上战斗开始了。

靠着左右的八具浮板,海鹘战舰不仅能在惊涛骇浪之中平稳行驶。还可以借助排水使速度大增,即便以速度著称地艨艟斗舰,也无法与其相比。

所以镇南水军干脆停住不动,结阵等待对方的冲击。

距离近了!又近了!水兵们已经能够看清敌人面上的表情了!

‘轰隆!’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,冲在最前面的海鹘舰,与秦军旗舰左侧一艘艨艟迎面相撞,激起了滔天的巨浪。两艘战船剧烈的震动起来、每一根铆钉都在痛苦地呻吟!尽管船上的士兵们早有准备。死死地抓住栏杆扶手,却仍被狠狠地掀到了半空中。又重重的落在地上,痛苦不堪。

‘砰砰砰砰砰……’巨响接连而起,仿若连珠炮一般,那是几十艘军舰接连相撞,不少艨艟战舰都被直接顶破了船壁,而海鹘舰却依然如故。

只一招,艨艟舰引以为傲的兼顾船壁便被攻破——高下立判。

冰冷的江水从船壁上的破洞涌入。但水兵们却没有时间损管堵漏,他们挣扎着爬起来,高举兵刃冲出舱去……面对着速度更快、防御更强、威力更大的敌舰,若是仍然从射孔中投掷射击,根本伤不到对方丝毫,却会被对方通过几次撞击撞沉。

是以接舷战便是唯一的选择!

尽管海鹘舰最擅长地便是接舷战……

‘好在我那兄弟已经帮我改进了接舷战法!’看着眼前的战局,已经退到安全地方的伯赏元帅沉声道。

只见一条条矛勾从艨艟舰上飞射出去,将对方的战舰紧紧抓住。不让它随便逃逸。紧接着一道道宽大的踏板架在了两船之间,将两者连为一体。披坚执锐的大秦勇士踏在上面如履平地,旋即便冲到了对方船上。

而且镇南军战船的数目是对方的两倍,所以往往会形成两三艘战舰围攻一艘地情形。

但是接舷战开始以后,处在上风的却是楚军。

因为海鹘舰的船舱左右都以生牛皮围覆成城墙状,足有一张多高。外墙内还加搭半人高的女墙。墙上有弩窗舰孔以供射击。接舷战时,上层女墙内的射手向对方投掷标枪、发射弩弓。而下层外墙内的兵士身披藤甲,手持长矛向敌人捅刺,杀伤敌人地同时,还可阻挡他们靠近。乃是这个时代攻守兼备的典范。

而且……海鹘舰上的乃是诸烈的直属部队、楚国第一强军、天下第一水军——平波军。这支军队有多厉害?有个说法是:平波军在水上的地位,甚至比百胜军在陆地上的地位更高!

这支军队人人武艺高强、谙熟水性,在船上如履平地,且军纪严明、相互配合默契,无论从个体还是群体看,都是当世的佼佼者。武器再先进。决定战场胜负的。还是使用武器的人!这些强大的军舰在更加强大地平波军手中,威力才可以发挥到极致!

只见一队队骁勇地镇南水军冲上去。还没有冲到外墙,与长矛手展开白刃战,便已经被内墙的射手射倒了三分之一强。

秦军也有射手,但大部分矢石却被两道高墙挡住。秦军又用火箭,也被那蒙着生牛皮地高墙挡住,一时间秦军弓矢无效,只能寄希望于最残酷的白刃战。

无数手持朴刀盾牌的秦军冲过去,楚军却可以准确递出长矛,躲过盾牌,刺入秦军士兵的胸甲。技艺精湛者甚至可以让长矛从秦军盔甲缝隙中,刺入对方柔软的躯体,施展致命的一击。

有一件事是公认的:楚军个人技艺天下第一,齐军战阵配合天下第一,而秦军则是悍不畏死天下第一。哪怕是处于绝对劣势,哪怕战至最后一人,秦军也会血战到底!|||||

眼看着长矛入体,却激发出秦军士兵胸中隐藏的狼性,他们纷纷丢掉兵刃,紧紧攥住对方的长矛,疯狂向水中跳去。许多楚军猝不及防,被直接从墙后拽了出来,打横摔在水里、或者秦军阵中。摔在水里算是运气好的,因为他们身上有藤甲,想被淹死也难。

而落在秦军阵中的,无一例外被剁成了肉酱。

但高墙后空出地位置。马上有新的长矛手顶上,而镇南军也依然疯狂的进行攻击。

不断有人倒下、不断有人坠落,死神在狂笑……生命是如此的脆弱。

这样的场景在战场的每一处同时进行,一方仗着武器先进、技术精良,一方靠着人多势众、悍不畏死,一时倒也分不出胜负。

在战场稍后一点的地方,镇南军旗舰上。伯赏元帅面色严峻地看着自己的儿郎成批地死伤。大手将扶栏抓住了五道清晰的痕迹。在这个年代,只要发生了白刃战。指挥官便失去了干预能力,就只能比拼双方的训练、装备、以及意志力了。

这种作壁上观、爱莫能助的煎熬,并不是谁都可以承受的。

“大帅,我们损失太惨重了,应变吧!”楚破忧心如焚道。

伯赏别离看一看南面的迷雾之中,坚定地摇头道:“不,还不是时候!”这就如打牌一般。若是先把王牌打出去,怎么对付别人地王牌呢?

“那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楚破焦急道,他负责军中的操练,对兵士们的感情最是深厚,也最看不得他们伤亡惨重。

“等……”视线投向静静的沙洲,伯赏元帅缓缓道:“等诸洪钧沉不住气了。”

此役一开始,秦军便失了先手,想要扳转局势。就必须付出更大的牺牲、经受更多的折磨……

……

四里之外的楚军楼船上,诸烈也是一言不发地盯着远处地沙洲,此时江雾逐渐散去,已经可以大致看清那纺锤形的轮廓了。

“上柱国,襄阳湖舰队还能回转吗?”他的随身校尉问道。

“不要指望了。”坚定地摇摇头,诸烈苦笑一声道:“这次八成是伯赏别离带队。这只老狐狸,不做好万全准备,是不会轻易出洞的。”说着轻轻一点身前的扶栏,十分笃定道:“他绝不是孤军深入,一定还有策应保护地舰队,说不定连预备队都有。”

“那就是说,我们无法彻底消灭他们了?”校尉惋惜道:“好不容易逮着个乌龟出头的机会,下次再想遇到,就不知什么时候了。”

听那校尉说的形象,诸烈忍不住失笑道:“是呀!好不容易逮着了。不狠狠敲一顿怎么能行呢?”

“怎么打?”一众手下顿时来了精神,摩拳擦掌道:“末将请缨!”

诸烈不经意的瞄一眼面陈似水的长公主。点一下远处的沙洲,故作风流倜傥道:“那里便是秦军的弱点,我已勒令巴陵郡驻军,持续不断的给它强大的压力了。”

众将大喜,纷纷道:“巴陵郡足有五千军队,那弹丸之得最多不过五百人,十倍于敌,可灭此朝食尔。”

诸烈心道:‘扮帅的时间到了。’便轻摇着脑袋,捻须笑道:“此言差矣……本将已严令巴陵校尉不得攻占、不得全歼、不得伤害秦雨田了。”

“这是为何?”其实大伙都是明白人,谁还不知道这是为什么?但正因为是明白人,才一致傻兮兮地问这问那,全力衬托上柱国大将军地英明神武。

给了众人一个:‘好小子,有眼力!’的眼神,上柱国故意拖长音道:“这叫……攻…敌之必救。只要……施…加足够压力,伯赏别离就得全力营救,自然无法远遁。若是……攻…下来了,敌人没了必救,肯定会逃跑地。”

众人赶紧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,一时间谀辞如潮,马屁震天。

再看那长公主,却毫无兴趣地把头别向一边。

得,唯一的观众不买账,众人也没了演下去的兴致,暗自检讨道:‘太造作了吧?’‘是不是演得有点过啊?’

……

沙洲之上一片肃杀,与楚军旗舰上的轻松惬意形成鲜明地对比。

滩涂上黑压压的楚军正在列队登船。目的地正是沙洲东岸。

望着数十倍于己的敌军,秦雷觉着,自己有必要说点什么。

他从芦苇从中出来,缓慢而坚定地走到黑衣卫所在的阵地前,阻止了他们起身列队,他朗声笑道:“伙计们,你们真是找了份天下最破的差事。”

黑衣卫不解地望向王爷。他们向来以自己的身份为荣,不知道王爷为何会这样说。

秦雷抹掉臂甲上地水珠。惬意地笑道:“又一次要面临生死考验了,跟着这个疯子,总是这么危险。”

黑衣卫哄笑起来,他们心里清楚,王爷这话不是对自己说的。因为他们是黑衣卫,最忠诚、最勇敢、经过无数次考验的黑衣卫,追随王爷赴汤蹈火便是他们的天职、也是他们最神圣的荣耀。|||||

黑衣卫确实无需动员。他们永远斗志昂扬,永远准备着牺牲。所以秦雷的话,是说给那五十个高手护卫听的。

这五十人分三帮,一伙是以公孙剑为首地鬼谷弟子;一伙是以夏遂阳为尊的紫云门人;还有就是陆续从秦国投奔而来的秦国武林人士……话说五殿下临危受命,深入虎穴,用自身换回了太子殿下的义举,在秦国民间引起了极大地轰动,人们日夜祈福:祈求菩萨保佑五殿下能够平安归来。许多深藏不出的高手剑客也纷纷出动。南下加入了护卫五殿下的队伍。

公孙剑和夏遂阳两帮也没事,因为他们已经是正式员工,指望着从王府混出个名堂呢,所以很听话……至少很听秦雷的话。但第三伙人的问题就大了,这些人武艺高绝、侠肝义胆,素质甚至比前两拨人高出不少。但是有本事地人都比较有谱、或者说刺头。不大听招呼。

所以上次剿灭齐国使团,秦雷压根就没让他们上。但是这次情势危急,是个人就得动手了。万一一会儿开打之后,这些大爷们杀得兴起,冒冒然冲进敌阵还好说,若是把自己的阵型冲散了,可就是灭顶之灾了。

因此秦雷必须提前打个预防针,但对一群桀骜不驯的高手讲话,是十分考验演讲艺术的。

“虽然面临过无数次险境,但这次与以前不同。”秦雷笑眯眯道:“这次是背水一战。绝无逃生之理。这下可怎么办?”

“血战到底!”黑衣卫齐声低喝道,连公孙剑他们也跟着喊起来。

“是的。血战到底!”秦雷剑眉一挑道:“孤王必与汝等同生共死、不做偷生之人!若违此誓,天打雷劈!”

“誓死保卫王爷!”这下所有人一齐喊了起来。

这就算是吓唬完了,下面该提提气了。秦雷点点头,灿烂地笑道:“还记得上次吗?就是我们剿灭齐国使团地那次?对方在强大的楼船之上,咱们还是进攻一方,先天就吃亏,结果战损比是多少?”

“一千比一!”黑衣卫自豪地笑道:“那个一还是被自己人的狼筅刮伤了的。”这真是古往今来的战场奇迹,由不得他们不自豪。

“这次也不会例外!”秦雷自信地笑道:“只要你们令行禁止!我们就一定会坚持到镇南军舰靠过来的那一刻!”

即使是最新加入的高手护卫,也见识了王爷那鬼神莫测的用兵,以及两场绝对意义上地大胜仗,所以对他的话,都有些盲目的信任。

“这是战场,任何随意行为都会导致战阵地崩溃,而战阵崩溃的那一刻,便是我们全军覆没的时候,”秦雷面色一肃道:“你们要做的很简单,就是死守战阵!如何谨守战阵?必须绝对的服从命令!听明白了没有?”

“明白!”五百人整齐划一的肃声答道。

看一眼越来越近的敌军,秦雷沉声喝道:“乐先生指挥所有供奉护卫!准备战斗!”

“违令者斩!冒进者斩!擅退者斩!乱阵者战!”乐布衣一弹腰间宝剑,淡淡道:“不要指望乐某人会手下留情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