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六二章 一个名将和两个疑似名将之间的战斗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巴陵郡乃是南楚的门户,自然有精兵强将把守。

巴陵校尉名唤邹强,平民出身,二十年前加入平波军,作战极是英勇,且练兵也很有一手,这才被诸烈安排在了这个紧要的位置上。

要知道在楚国,军官的职位可没有贬值。全国加起来,包括诸烈在内,一共不到十个将军。之下便是三十三校尉了,而作为镇守重要边城的守郡校尉,足以排进前十名去。即是说,他可以称得上是军方前二十的人物了。

这在唯出身论的楚国,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奇迹。所以邹强对上柱国可谓是铭感五内,恨不能以死相报。

这次终于有了报答的机会,他自然要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。不仅把手下所有人都拉过来,还亲自登上了‘先登’艇,指挥巴陵军抢占滩头阵地。

为了防备敌人‘半渡而击’,他还特意命令部下进行了数轮齐射,结果把个沙洲射成了个刺猬洲,却连根人毛都没伤到。

见矢石没效果,邹强只好命令部下强攻。十几艘先登艇从沙洲的四面八方靠上,几十条踏板同时搁下,全副武装的巴陵军便潮水般的涌上沙洲,很快便将位于中央部位的黑衣卫,严严实实的围在了中央。

看敌人还是没反应,邹强却犯了难。要知道,上柱国给的命令可是:‘保持压力、严禁攻陷。’即是说此乃‘围点打援’之计,要想打援。就不能把点给打没了。

“围而不打吧!”邹强是一个合格的将领,这体现在他对上级命令不折不扣地执行上。

于是乎,入江口上就出现了十分滑稽的一幕——广阔的江面打得生死难分、惨烈无比,而挤满了人的沙洲上,却安静无比……黑衣卫和巴陵军相距不过数丈、大眼瞪小眼。

按常理讲,诸烈的战术是正确的……他知道,镇南军此行是为了接应秦雷回国的。所以要想将伯赏别离留下。就必须先把秦雨田留下。再按常理讲,只要秦雷被困在那里。伯赏别离地镇南军就得源源不断的开过来。而与此同时他地大江水师也会源源不断的开过来。最终会在入江口展开一场硬碰硬的剿杀战……这是我强敌弱时最英明的选择。

统观从开始到现在,他兵行诡道,将秦雷和伯赏别离统统饶了进来,又欲堂堂正正之师,展开主力对决,将发生意外的可能性降到最低。兵法有云:凡战者:以征兵交合、以奇兵取胜。所以诸烈确实无愧于他当世名将的称号。

但是……话说世上的事情九成九是坏在这个但是上。

他还是小看了伯赏别离、小看了一个充满仇恨、以击败他为终生抱负地心;他更小看了秦雨田,一个成熟远超年龄、永远无法揣摩的统帅。

之所以无法揣摩。是因为秦雷的作战思想与这个时代有着太多的不同。抛开注重远程打击、走精兵路线等建军思想上的差异外,最大的不同乃是……他十分注重作战计划。

在每一次作战前,他都会与自己的智囊,反复推敲整个战役的前后、进程、结果、影响等等,设想所有地可能……尤其是糟糕的可能。然后他会针对每一种可能,提出一套应对方案,解决由此产生的各种影响。这个过程细致繁杂、一次稍微规模的战役,就会使他废寝忘食的工作三五个昼夜。其中的艰辛足以使任何人抓狂,但秦雷仍会做得一丝不苟,看上去十分地自虐。

这是他前世的烙印,是当世的任何将领都无法理解的,因为这是对生命的尊重。而且他相信经验丰富的士兵,才是战争最宝贵的资源。虽然也要有所牺牲、但不能有无谓的牺牲,不能像当世将领一般‘一将功成万骨枯’。

理解了这一点,你就可以理解秦雷这种自虐的原因。

之所以不败,是因为不可能败。之所以不可能败,是因为他不打必败之战、他可以应对所有导致失败的可能。

什么?你说此战必败?还早呢!

……

战局进入了僵持阶段,江上仍然血战、沙洲仍然冷战……

虽然战局不同,但秦军两位首脑地表现却如出一辙,他们都把视线投向了巴陵城方向。

诸烈地计划看似完美,但在执行上却有个不易察觉的漏洞……他预备在入江口展开战略决战,但眼前这些军队显然是不够地。所以他必须调集赤壁、夏口、武昌、甚至是九江的水军前来会战。

然而在战役前期。为了达到迷惑秦军的目的。他又勒令各地守军严防死守,不得轻易出动。身为一代名将。他当然不会犯这种‘一女嫁二夫’的低级错误,所以他又命令各地水军一旦秦军撤退,便紧随其后,跟着镇南军东进入江口,这样便可以始终保持兵力充足,而且楚军长于水战,这样双管齐下、便可始终保持优势。|||||

之所以不大兵团决战,是因为他怕吓跑了伯赏别离、欲速则不达。倒不如一口一口吃掉,不疾不徐、温水煮蛤蟆来得稳妥。古人说得好嘛:‘零割肉不心疼’……

为了在长公主面前显摆,他还美其名曰‘添油加醋战术’!

说了这么多,全是它好处,那漏洞在哪里?就一句话……如果攻击各地的镇南水军不撤退呢?很简单,他预备前来参加战役地各地舰队。将恪守于第一条军令,老实龟缩在各自的防区……虽然想要突围并不困难,但上柱国不让啊!

当然,身为名将一定是比别人多两把刷子的,诸烈不可能不考虑这种情况。但是他认为自己攻敌之必救,镇南军一定会从各地战场上撤下来,回援三江口的。

而退一万步讲。哪怕秦军不回援,楚军也不怕。因为在三江口战场上,伯赏别离的策应舰队被襄阳湖水军死死缠住,而他的中军又拿海鹘战舰毫无办法,所以胜利还是会属于楚军的,一切只是时间问题。

但是我们说过,名将之所以是名将,是因为他们比一般将领多两把刷子。而秦雷和伯赏别离。很快就将证明,他们也是名将,所以他们也多了两把刷子。

邹强正在与秦雷眼对眼,却听得巴陵军中有人高声惊呼,他不由回头望去,顿时惊得魂不附体……只见西北江面上驶来一片乌压压地船只,目的地竟是入江口东岸地巴陵城!

而巴陵城的守军九成跑到了沙洲之上,城内无比空虚!

“快通报上柱国!”此时回援已经不及。邹强不敢轻举妄动,赶紧命人乘快艇前去禀报。

其实不用他禀报,高高站在楼船之上的上柱国,便已经看到了那支庞大的船队……之所以说是船队、因为那不是舰队,没有战舰,只有各式各样的商船、运输船、甚至还有只能站十来个人的渔船!

这支杂牌部队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。它们唯一的用途只能是运兵,目地也只能是江东的巴陵郡。放在平时,上柱国大人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土鸡瓦狗,只需派出一支分舰队,便可以收拾了它。但现在,除了他自己之外,再没有可调遣的兵力了。

这就好比两大高手比拼内力,正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,却突然插进个小孩,拿着根鸡毛往其中一人鼻孔眼里插……虽然柔弱无力、却足以决定战局。

不是因为巴陵乃楚国重镇、交通枢纽、经济发达、意义重大。而是因为大楚立国二百年。还从未被人攻陷过任何城池!如果被敌方得手,他诸洪钧将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。千古英明一朝尽丧,奇耻大辱虽死不能洗刷!

这对成功人士诸洪钧来说,是绝对不可以接受的!

“绝不能让他们登陆!”诸烈使劲一拍栏杆,咬牙切齿道:“中军上前!”既然调无可调,那就只有亲自上前,拼老命了!

虽然情况看起来万分紧急,但诸烈和他的将领们并不是太担心,因为满身都是武器的军舰和普通船只构造完全不同,战力也没有丝毫可比性!当时是,西秦那支庞大的特混特乱舰队足有二百余艘大小船只,距离东岸还有七八里地水路。而南楚的三十艘艨艟战舰,距离东岸虽然更远一些,但楚军是顺水,其速度乃是秦军的一倍有余,拦在秦军前方绰绰有余。

至于二百比三十的数目比,楚军并不担心……二百只绵羊与三十头恶狼相遇,谁能获胜呢?至少楚军是这样认为的。

七艘巨大的楼船缓缓向北开动,而为其护航地三十艘艨艟战船,更是直接冲了出去,无论如何也要将那些乌合之众挡在大江之上……南楚的土地一寸也不能陷落!

‘有什么真本事就拿出来吧!这还不够看!’诸烈死死地盯着那支庞大的舰队,现在战局已经明了,如果秦军没有什么新花样,必败无疑。

但伯赏别离显然是一个花样繁多的老头,从他可以公然贩卖军官,便可以看出,此人绝不老实!而人越不老实,打仗就越狡诈……

双方相距不到五里时,那支庞大船队的右翼突然散开,显出了原本被严密遮挡的中军。

那是一支舰队,不是船队,而是由一艘艘崭新战舰组成的舰队,这些船上的旌旗也表明了他们的身份……襄阳湖水军!

通道一出现,这些披着羊皮地狼便从羊群中冲了出来,竟然足有四十条之多。

虽然是逆水,可襄阳湖水军地速度却奇快。几乎是眨眼之间,便完全脱离了特混特乱舰队,挡住了楚军地去路。

望着这些半道杀出地程咬金,楚军士兵不由呆住了……

只见这些战船长八丈、高三丈、宽四丈,船舷两侧、船首船尾皆有城墙状护墙,这些护墙从上到下包有铁皮,可以隔绝矢石、抵挡火攻。护墙内林立着秦军士卒。披坚执锐、严阵以待。当然,这都不算奇怪。毕竟不能要求大伙把军舰造成一个模样。|||||

真正奇怪的是……这些战舰竟然没有浆!虽然各国的军舰个性发展,却都要有这玩意儿的,不然咋动弹啊?

但它偏偏就没有浆!而且行进速度还飞快!这让楚军士兵大犯嘀咕,难道是妖术?

……

“浆轮船!”并不是所有人都不认识它,至少上柱国大将军认识,可见领导就是领导。

但诸烈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得意,反而面色十分难看。他发现。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!面对貌似弱小的敌人,他过于托大了……他低估了对手!低估了他们地勇气和决心!

这勇气属于秦雷,他身份贵重,却毅然拿自身作饵,将巴陵城中的守军吸引出来,给特混特乱舰队拉开直捣黄龙地空当。

这决心来着伯赏别离,他竟然暗中聚集了十二成的力量,对诸烈展开了毫无保留的一战!

一方托大轻敌。一方全力以赴,胜利的天平自然重新倾斜!

诸烈望着那些古怪的浆轮船,一个同样古怪的念头从心头升起:‘到底是谁以有心算无心呢?’虽然有些措手不及,但他经历的风浪实在太多了,很快便压制住了心里地慌乱,将鹰一样犀利的视线投注于那江畔沙洲之上。

没有像一般将领那样检讨自己的过失。他的全部心神都转移到了如何扭转危局上去。当世第二名将的名头,果然不是乱吹!很快,他便敏锐发现了敌方的弱点所在!

其实那个弱点一直都在,只是他原先没有太重视罢了。

那就是那片沙洲……上面的那个人。

诸烈没有轻视秦雷,在诸烈看来,那个秦国的皇子应该很有分量,重要到伯赏别离都要亲自来救。虽然不轻视他,但在上柱国大人地心里,他还是远远不如伯赏别离和镇南军重要。

所以他才摆了个围点打援的阵势,把重点放在了打援上。

但当那支特混特乱舰队出现。他发现自己大错特错了!要知道。两国并没有宣战、也没到了什么生死存亡的关头,但伯赏别离竟然把最后一条舢板也派了出来。

他要干什么?救人而已。救谁?沙洲上那人而已。

诸烈骇然发现,在伯赏别离的心里,那人竟然比他的镇南军还要重要。

身为对手,诸烈知道伯赏别离的水平,也相信他地判断,并据此得出了结论:

秦雨田才是最有价值的目标!

虽然不知那个年轻的皇子有何魔力,但本着凡是敌人宝贵的,我们就要打碎的原则。诸烈恶狠狠的咆哮道:“命令邹强!强攻秦雨田!死活不论!”

“云萝怎么办?”一直装作漠不关心的长公主,终于忍不住出声道。

但传令校尉根本不看长公主,朝上柱国行个礼,便转身下楼传令去了。

也觉着自己有点绝,诸烈不好意思的看长公主一眼,低声解释道:“兵者、国之大事、死生之地,死生之地、存亡之道,为将不可不察。我不能考虑太多其他因素……”

长公主面色铁青,却没有说话。

见得到了她的理解,诸烈心里更不好意思了,连忙保证道:“只要有可能,我一定会保证公主的安全,你就放心吧!”

长公主摇摇头,泪水止不住地淌下,仿佛雨中带露地百合一般……

战争,请女人走开……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