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卷 红色浪漫 第四六三章 不来这样欺负人的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洞庭湖、入江口。

浓雾渐渐散去,天却更阴沉了,满天铅灰色的乌云又重又低,压得人呼吸困难。

接到了上柱国的命令,邹强在第一时间下达了总攻的指示。

早就按捺不住的巴陵军,顿时高叫着、从四面八法向中央土丘上冲锋。在那里,四百余名黑衣卫已经严阵以待,根本不怕数倍于己的敌军。

黑衣卫分成了四十队,分布在东西南北、以及东南、东北、西南、西北八个方向上,每个方向都有四队把守,其余八队作为预备队,收缩在中央地带,随时等待出战。

秦雷将每个方向上的战斗指挥权,都下放给了各个小队长,由他们自行决定攻击方式。他只有两个要求:“死战不退!不得冒进!”

等敌军冲到了百步之内,便进入了小队长们的表演时间。这些黑衣卫精英沉着的观察着面前的敌军,用手中弩箭指挥着左右各两支强弩,向楚军的大小军官射击。

俗话说‘鸟无首不飞、蛇无头不行’,在一支军队中,虽然军官一定不如士兵杀敌多,但离了他们却必败无疑,因为他们担任着组织任务,组织进攻、组织防守、甚至是组织撤退的任务。

所以射杀军官很管用,因为它可以让敌军不同程度的瘫痪。而除了极特殊时期,军官们都是很显眼的,他们往往衣甲鲜明。一眼就可以与士兵区分出来。所以找到他们很容易。

既然射杀军官地好处多,且其又十分显眼,为何历来军官的阵亡率却远低于士兵呢?原因不外乎有三,其一,站位比较靠后,正所谓打冲锋你来,逃性命我先;其二。顶盔戴甲,防护超强。安全有保护、所以小命更长久;其三,这种冲锋陷阵的基层军官,往往都是有两把刷子的,高手称不上,但等闲兵士是招呼不了的。

但这…在黑衣卫面前统统站不住脚,因为黑衣卫有强弩、还都是神射手。只见弓弦响处,血花飞溅。巴陵军的军官便一个接一个的倒下。在一百步地距离内,再精良的盔甲,也无法抵挡黑衣卫最新装备地破甲强弩。

战果十分惊人,紧紧五十步距离,夹杂在队伍中的楚军军官被击毙七成!

眼看着身边的军官接二连三倒下,楚军慌乱了,他们从没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,根本不知道。如何在没有军官的情况下作战。而幸存的军官更是吓破了胆,他奶奶的,哪有这样打仗地?我们混到这步容易吗?还指望着挣钱养家呢。便开始裹足不前、很快便坠在队伍最后。

邹强愤怒了,但现在双方距离太近,根本无法用弓箭还击,只能寄希望于尽快展开白刃战。限制住敌方的劲弩。

“继续冲锋!后退者斩!”在他的授意下,督战队齐声高喝着逼近后队。

看一眼身后明晃晃的鬼头大刀,军官们掩口吐沫,心道:‘操,向前死了还能混个抚恤啥的,向后死了可就全家接替了。’楚律规定:畏缩不前者斩,其家属充军。

心里一盘算,军官们便横下一条心,驱赶着士卒疯狂向秦军冲去。

这时候也没有什么阵型了,一窝蜂并膀子上吧……

反倒歪打正着。让黑衣卫的神射手无法锁定军官。只能随意射杀些士卒了事。数目也不算太多……在双方白刃战开始之前,也就是倒了五六百个吧!

好容易冲到了三丈之内。秦军的箭雨顿时稀疏下来,松一口气的楚军士兵心道:‘可轮着我们了……’便高高举起朴刀,想要砍向西蛮地头。

事实却很残酷,所以还是没有轮到他们。

无数支长长的狼筅从秦军阵中探出,一扫一大片,不知道多少楚军被其温柔勾住、倒刺划拉几下,不死也要脱层皮。而这只是他们噩梦的开始,数目更多的铁槊伸了出来,将挂住的、勾住的、拉住地、拽住的楚军士卒统统捅死。

几乎是眨眼之间,楚军厚实的队形便被削掉一层。

不过楚军的数目太多了,他们从各个方向冲击着黑衣卫的阵地。仿佛蓝色的海浪击打着黑色的礁石,攻势无所不在。即使狼筅长槊如林密布,也仍然有许多好运气楚军冲了过来。

朴刀兵立刻咬牙顶上,用硕大盾牌将敌人隔在阵外,弓弩手也不再自由射击,转而专心致志点杀近身之敌。

但前赴后继的楚军人数太多、且战力绝对不弱。给予秦军军阵的压力太大了,这已经超过了技术范畴,纯粹是人数的比拼了,如果这样下去,黑衣卫伤亡在所难免。

乐布衣曾经计算过,秦雷培养一个黑衣卫地成本,足以让秦军培养十五个冲锋骑兵、让楚军练就五十个水兵,齐军训练八十个军阵步兵了。单从冷冰冰地统计学角度,损失一个黑衣卫,干掉对方五十个都划不来。|||||

所以伤亡虽然不能杜绝,但应该尽量减少。

就像前面所说,秦雷早就设想过这个场景,也与乐布衣探讨过解决之道。

所以高手护卫们出动了,公孙剑带着他的同门支援东面、夏遂阳带着他地子弟支援南面,而乐布衣则指挥着那群杂牌高手把守住西面和北面……而北面也是楚军地将旗所在,压力最重。

这些高手身手敏捷、武艺高超,虽然在战阵冲杀的正面战场上用处不大,但敲敲边鼓、打打下手、查个漏补个缺什么的,却绝对不是黑衣卫可以比拟地。

只见他们依托着强大的军阵。身形飘忽不定,专门往形势紧急的地方游走,抽冷子便给楚军一下,这种毒蛇般地攻击极富效率,每一下都会带走敌军一条生命。不一会儿,就帮着黑衣卫重新稳住了阵脚。

最重要的是,这些人眼神毒辣。总可以发现黑衣卫所面临的凶险,抢先一步为其化解。让黑衣卫再无后顾之忧,专心致志的杀敌,威力更是暴涨。

立在土坡的中央,秦雷表情平淡如水,但心中还是十分满意地。如何让高手护卫与黑衣卫完美的融合起来,这是他一直思考地课题。终于在这江畔沙洲之上,在数倍于己的敌人的高压之下。这种融合实现了,虽然还不那么完美,但已经足以应付眼前的场面了。

在高手护卫的帮助下,黑衣卫的阵型又变得坚固无比,任它巨浪滔天,也无法撼动礁石分毫!

此消彼涨、此涨彼消间,楚军的邪火也发泄完了,虽然有军令催命。无法退下去,但攻势却无可逆转地缓和下来。

邹强看得分明,虽然心中不甘、却也不得不承认,这波攻击不可能成功了。狠狠地跺下脚,无力道:“鸣金。”

‘铛铛铛铛档……’巴陵军将士企盼依旧的悦耳锣声终于响起,官兵们感激一阵满天神佛。便潮水般的退下了。

黑衣卫的无敌军阵,依旧傲立于沙丘之上。

双方稍事休息,各自清点伤亡。

楚军死伤一千七百,秦军轻伤五个……其中两人乃是过于激动,造成了肌肉拉伤。所以说楚军用了一千一百命官兵,才伤到了秦军三个人……还都不重。

太残酷了!这对于巴陵军的打击简直是致命的,不是兵力上、而是士气上。

为了挽回士气,邹强命令射手用弓箭教训对方。但秦军早有准备,一见对方射箭,便蹲在单兵坑中。用坚固的盾牌把头顶一挡……基本上在冷兵器时代无敌了。

一口气将箭支全部射出去。邹强便组织惊魂稍定的队伍重新冲锋。

但蹲坑地秦军又不慌不忙站了起来,甚至还有闲暇掸掸肩膀上的土。

结果可想而知……又是一轮屠杀。又是三四百楚军倒在了地上,却连秦军的人毛也没摸着便溃退了下来。

看着溃散下来的残兵败将,就连督战队也不忍心下手了。他们也明白,让人去死可以,但这种冲锋,简直是毫无意义的送死,实在是太不人道了。

这之后,百折不挠的邹校尉,又组织了几波攻势,但有道是一鼓作气、再而衰、三而竭,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。甚至不用公孙剑他们出手,黑衣卫便可以将楚军牢牢压制住。

望着已经折损了半数地部下,邹强是彻底草鸡了。如果在今天之前,有人说他用五千人攻不下五百人的阵地,他一定暴跳如雷、要那人赔礼道歉。但今天他是彻底服帖了,甚至提不起一丝再战的斗志了。

“去禀报上柱国,就说……我军攻击……失败,”邹校尉如丧考妣,简直快哭出来了:“请求……增援……”如果不是还要带这帮兄弟回家,他都有把剑自刎的心了。

‘这种仗都输成这样,还有天理吗?我难道是猪吗?’这位合格的军人,生平第一次怀疑其自己的能力来。

……

他的报告没什么意义,因为上柱国大将军自己,也陷入了一团烂泥当中。

那些秦军浆轮船性能十分优越,配合独特的战法,搞得诸烈的中军焦头烂额。这所谓的独特战法……是相当地流氓。按说此时水战,拍杆、接舷、冲撞乃是主旋律,所谓‘接近才是王道’。

但秦军地浆轮船却偏不跟楚军凑近乎,他们在半里之外便开始攻击诸烈的中军,这让楚军十分地不适应……楚军长弓射程不过百丈,但秦军却可以打二百五十丈。虽然矢石也一向是水战的重要组成部分,但哪有离这么远就整地?尤其是对方整得着自己、自己却整不着对方。

为啥秦军能扔这么远?因为他们在甲板上安了六具投石机,机械化作业。再加上隆威郡王府提供的飞火流星,那乐子真是大了去了。

只见四十艘浆轮船一次齐射,便是满天的大火球,甚至可以将灰暗的天空映照的通明瓦亮,流星火雨一般。|||||

之所以要齐射。是因为襄阳湖水军有自知之明……俺们准头太差,只好无差别攻击了。虽然这法子有点笨。但胜在实在。

在这种无差别攻击下,队形密集的楚军立刻中招,三艘艨艟斗舰被砸了个劈头盖脸,立刻燃起了大火,兵士们只好纷纷跳江。通常来讲,跳江便意味着逃生,因为他们不仅水性好。还身穿藤甲,那就是件救生衣啊!

但今日显然不是楚军的幸运日、九成地飞火流星落到了水中,火油破壳而出,并不沉到水下,反而在江面上熊熊燃烧起来。楚军舰队所在的区域,顿时变成了一片火海。

跳水地楚军兵卒,还没有松口气,便发现自已已经置身于水深火热当中。兵士们纷纷惊恐万状地向临近船只求援。

但江面上大火越少越烈,且下一波攻击随时会到来,哪有军舰敢停留?舰长们大喊大叫着命令浆手全速将船划出危险地带,至于那些火海中挣扎的可怜人儿……唉!只能死道友不死贫道了。

此时诸烈的七艘楼船离着战场还有二里远,没办法。这玩意儿十分的操蛋,逆水的时候比步行快不了多少。当然,现在是顺水,自然比步行快了不少。

望着烧成一片的江面,诸烈地手颤抖了,他半生都在甲板上度过,自然知道大火对战舰意味着什么。现在对手掌握了猛烈火攻的手段,便有了扭转两国水军强弱态势的利器。

稳定下心神,告诉自己不能考虑这些,他便开始紧张的思索起对策来。只是一瞬间。他便想出了对策……没有什么稀奇的。‘靠近’而已。

他看到秦军的火弹射程远的骇人,足有半里远。他敏锐的察觉到,这一把双刃剑,虽然可以先敌攻击,但若是敌人逼近半里之内呢?接舷呢?还能指望那些攻击散且凌乱,根本没有准头地投石机吗?

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

得出了自己的判断,诸烈沉声命令道:“传令艨艟舰队,务必与秦军保持一百丈的距离,自由攻击!”他的命令无疑是明智的,此时集中在一齐,就是给秦军送礼。只有散开了,方能减少伤害。

名将就是名将,转瞬就能想到这么多,高,实在是高!

但该名将显然不太了解浆轮船地特性。太祖教导我们:‘没有调查、就没有发言权。’所以诸烈的法子……用处不大。

楚国水军的素质相当之高,没用一刻钟,艨艟舰队便再次整队,呼啦一声各奔着一条浆轮船便去了。

率领襄阳湖水师的,正是那卷曲胡子秦有德,此人打起仗来就像他的胡子,油滑拐弯,从来不肯吃亏。一见敌军冲过来,他便明白了对方心里的小九九,赶紧命令舰队右队便前队,向西面驶去。

艨艟舰队赶紧改变方向,也向西边疾驶过去。

见对方跟着屁股跑,秦有德嘿嘿一笑,又下令舰队转向南。不一会儿,楚军也跟了上来。

秦有德立刻笑逐颜开,也不再转向了,只是慢条斯理的命令各舰装弹预备。

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在楚军的全速追赶之下,双方速度原先相仿。但一向南形势,大家的差距便拉开了,没用多长时间,便拉大到半里近远。

原因很简单,现在大家是逆流而上,而浆轮船地逆行速度,要远远高于艨艟战舰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