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六六章 归去来兮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秦雷的座舰与大部队汇合后,伯赏元帅便乘个小舢板过来与他见面。

两人再见,恍若隔世,自是一番唏嘘感慨,却不用再说些感谢之类的废话。

男人的友谊在生死考验中成长,无声却有力。

“部队伤亡怎样?”一阵激动之后,秦雷恢复了平静。

伯赏别离掸掸身上的雪花,面色有些沉重道:“艨艟舰队沉了十艘战舰,死伤在三千左右,至于其他部队,现在暂时没有消息。”

秦雷面色一沉,因逃出升天而带来的喜悦荡然无存,狠狠的一拳捶在横栏上,自责道:“为我一人牺牲这么多的大秦儿郎,这让孤情何以堪呢!”

伯赏别离没有说话,他知道秦雷是一个头脑清醒的领袖,并不需要别人的劝慰。

“攻城部队是哪来的?”果然,在短暂的心痛之后,他便继续问道。

“一部分是镇南步军,一部分是您的黑甲骑兵。”伯赏别离解释道:“他们回国后并未背上,而是一直在我的军营里等待殿下归来。”

点点头,秦雷扶栏远眺道:“他们都撤下来了吧?”雪越下越大,严重阻挡了他的视线。

“已经撤下来了,”伯赏别离忍不住笑道:“是秦有才带的队,那小子压根就没攻到城里去,就派人通报诸洪钧,说他们已经占领了巴陵四门。要展开屠杀云云。”

听到秦有才的名字,秦雷一下想到了他兄弟,不由恼火道:“秦有德呢,这个混账东西,害得我差点被诸洪钧砸死,非要跟他算账不可!”

伯赏别离摇头道:“诸烈那是吓唬您呢,他地滚石檑木之类。根本就攻击不到沙洲上去。”

“这是为何?”秦雷不解地问道。

“那些东西猛则猛矣,但楚军的楼船上。并没有安装投石器之类的抛射装备,根本没法把那些东西扔出五丈之地。”伯赏别离呵呵笑道:“而沙洲乃是泥沙淤积而成,附近水浅泥深,根本不是那种大家伙可以靠近的。”

秦雷仔细的回想一下,诸烈的楼船确实在距离沙洲十几丈地地方便停了下来,虽然一个劲的装腔作势,却再也没有前进一寸。很显然。诸烈是在欺负自己这个陆生动物不懂行。

虽然被耍了很生气,但知道方才并没有身陷绝地,他对秦有德地怒火也就淡了,挥挥手道:“这个老狐狸,难为老哥你跟他斗了这些年。”

伯赏别离苦笑一声道:“是啊!我本来也是个实诚人儿。”

秦雷哈哈笑道:“我们都是实诚人,走,喝酒去。”便与老元帅携手进了船舱。

……

脱掉大氅。卸掉铠甲,松缓下麻木的四肢。秦雷看见老元帅紧皱着眉头,在用力地敲打着后背,似乎十分的痛苦。上前扶着老元帅在交椅上缓缓坐下,自己也拖把椅子与他促膝而坐,关切问道:“老哥。你的腰椎更厉害了吗?”

伯赏别离点点头,慢慢调整个舒坦点的姿势道:“一年不如一年了,前些年光是肩周、膝盖,倒还能硬撑过去。谁想去年又添了个腰上的风湿病,”沙哑地叹口气道:“这腰是支柱啊!一点毛病就能害得你抬不动腿、举不起手,战都站不稳。”

老元帅说着敲敲自己的背,竟发出铛铛的声音,呵呵笑道:“要没了这个铁腰带,老哥我站都站不起来。”

石敢端个炭火盆进来。搁在他俩的中间。又在上面铺了个铁线网子。沈乞则端着个大托盘进来,将上面的八个小碟子摆在两人身边的小机上。盘子里面是腌好的牛肉条、羊肉块。还有鲜鱼、贝类之类的河鲜。

伯赏别离奇怪笑道:“我说兄弟,你怎么打仗还带这些玩意儿?”

秦雷看石敢一眼,石敢轻声道:“巴陵郡地侯老板送来的。”秦雷轻笑道:“这家伙最会揣摩心思,知道我好这口。”伴着嗞嗞的声响,他将一条条牛肉整齐摆在铁网上,动作熟练又专业,显然是时常为之。

伯赏元帅也不说话了,他舒服的靠在椅子上,笑眯眯地看着秦雷干活……话说能让这位爷亲自服务的,怕是全天下都不到三个,而他伯赏别离,却是其中一个。

只见他一手拿个小刷子,从罐罐里蘸酱刷在肉条上,一手拿筷子轻巧地翻动着。不一会儿,伯赏元帅便闻到扑鼻的香气,不由吞着口水道:“还真是饿了呢。”

秦雷将牛肉条夹盘里,递给老元帅道:“趁热吃。”伯赏别离也不客气,接过来便用手捞着大快朵颐,他倒是不怕烫。

秦雷笑着摇摇头,将家伙什递给石敢,让他继续烧烤……隆威郡王殿下从来没有那种别人吃着我看着的高尚情操。

秦雷从开水盆中捏起小酒瓶,给伯赏别离斟上酒,也给自己倒上。两人一碰杯,便利索地走了一个,老元帅呲呲牙道:“凉热正好!”便与秦雷对酌起来。|||||

酒过三巡,盘子里的食材也消灭了大半,两人终于都有些饱了。舒服地拍拍肚子,秦雷清声笑道:“酒足饭饱,说正事儿吧!”

老元帅将盘子里最后一片蘑菇吃掉,随手擦擦嘴巴道:“好。”便字斟句酌道:“兄弟可知道国内的局势?”

秦雷点点头,实话实说道:“谍报局三天会传递一次情报。也就是说,前天京都发生了什么,我现在还不知道。”

伯赏别离眯眼打量秦雷一阵,奇怪道:“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?”说着使劲挠挠花白地头发,满面忧虑道:“我们现在是四面楚歌啊……说不定哪天就成阶下之囚了。”

秦雷耸耸肩膀,无所谓道:“他能奈我何?”觉着这话有些轻佻,抱歉的看老元帅一眼。他轻声安慰道:“老哥是大秦第一流的将军,而我勉强算得上二流。不过在勾心斗角上。兄弟我还是有点自信地。”

“也对,我比较憨实。”伯赏别离拍拍额头笑道:“成皇帝不急太监急了。”

秦雷翻翻白眼,心道:‘是缺根弦才对。’

“给我讲讲呗!”伯赏元帅一脸兴奋道:“你准备怎么对付他们?”

“写文章,”秦雷狡黠地笑道:“有位伟人说过,有的时候笔比剑更有力。”

“什么文章?”老元帅穷追不舍地问道。

“岳阳楼记。”秦雷眨眨眼道:“至若春和景明、波澜不惊、上下天光、一碧万顷……”

认真听了一段,伯赏别离举手投降道:“这能比刀剑更有力?我怎么听着犯困呢?”

秦雷又翻下白眼。闷声道:“别人听了不犯困就行。”

“兄弟别生气,老哥我听不懂那些之乎者也的。”伯赏别离捋着胡子笑道:“你还是用大白话直接给我讲讲得了。”

秦雷苦笑一声道:“我一直以为自己是老粗,没想到你比我更粗。”便将他作《岳阳楼记》地用意讲与老元帅听……

当日他作此文章……或者说抄此文章,并不是一次随性之作,而是经过了慎重的考虑。

眼下他归国在即,但前景却十分地不妙。在他出国访问的这段时间,李浑继续告病在家;昭武帝继续党同伐异,对服从他的人加官进爵。对反对他的人贬官整治。大家都不想轻易丢掉饭碗,而且臣服皇帝乃是天经地义的事。终于在几次清洗之后,朝会成了昭武皇帝陛下的一言堂。

可以说,旁落了十八年的权柄,终于又回到了皇帝手中。

这对大秦和大秦皇室来说,也许算是件好事。但对秦雷来说,可就大大地不妙了……

昭武十八年九月初三,都察院左佥督御史易惟洛上本参劾吏部尚书秦守拙骄纵不法、目无主上,草菅人命、卖官鬻爵等八条罪状,皇帝没有表态,只是着有司调查。

九月初五,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周炳宸上本参劾太和殿大学士麴延武结党营私、蚁附权贵等七条罪名,皇帝没有表态,只是着有司调查。

九月初九,督察院左副都御史程嵬茗上本参劾镇南军主帅伯赏别离克扣军饷、中饱私囊等四项罪状。皇帝没有表态。只是着有司调查。

九月十一,武英殿大学士周廉犇。在早朝上本曰:‘鉴于京山城位置过于敏感,建议收归国有。’一见陛下的铁杆亲信都亲自上阵了,就连最不敏感的官员也明白……到底是谁想整谁了。

但这一次他们沉默了,似乎忘了如何痛打落水狗……

昭武帝又等了几天,却始终没有等到百官弹劾秦小五、奏折纷纷如雪片的场面。他坐不住了,便将文华殿大学士田悯农唤到御书房,进行了一次绝密的谈话。

首先解释一下昭武帝为什么找田悯农,因为周廉犇是同党、麴延武是敌人,王安亭出国未归,剩下的老三是个摆设,所以皇帝别无选择。

下面是谈话原文……不要问秦雷是怎么得到的,因为皇帝从来没有秘密。

省略掉‘你好、我好、吃了吗’之类的废话……

“最近几封弹劾奏章,大学士看了吗?”昭武帝状作不经意地问道。

“回禀陛下,微臣看过。”所有的奏章都要经过内阁传到皇帝手中,所以他想说没看过也不行。

“田中堂作何感想啊?”昭武帝眯着狭长的双目,似笑非笑道。

“……微臣以为。御史有风闻奏事地权利,这样做并无不妥。”田悯农三十年前便在朝中当官,什么场面没见过?自然不会轻易被皇帝堵到墙角去。

“今天不谈御史,就说说秦守拙、麴延武、伯赏别离这几个人,”昭武帝乃是久经考验的老阴谋家,自然不会要脸,还是一本正经道:“再加上周廉犇的奏折。田中堂难道没看出点什么吗?”

一提起这茬,田学士就气不打一处来。微微恼火地拱手道:“微臣以为周学士不学无术、哗众取宠,实在犹如大学士的身份,请陛下申斥!”|||||

昭武帝的眉毛抖动几下,声音有些生硬道:“爱卿何出此言?”

只听田悯农不亢不卑道:“回禀陛下,据微臣所知,京山营乃是当初陛下同意、兵部批准、工部监造的,本来就属于我大秦。还怎么收归国有?实乃多此一举!”

昭武帝发现这老东西实在太滑了,无论怎样暗示,都一概装作听不懂。他终于失去了耐心,目光逐渐转冷道:“朕觉着我大秦朝野之中,有人在结党,想要乱政!”

这话直截了当且威力无穷,田悯农再也不能装聋作哑,噗通一声跪下道:“陛下。请三思啊……五殿下纵有千般不是,但他现在为我大秦身处虎穴之中,朝廷无法搭救便已经惹得民众颇有微词了,若是再落井下石……”说着砰砰磕头道:“恐怕会激起民怨地啊!”

“哼!”昭武帝闷哼一声,却没了下文,仿佛便秘一般。他知道田悯农所言非虚……这也是他的打手们不敢直接攻击秦雷地原因。怕引起民愤啊!

细长干枯的手指,在桌面上无疑是的扣动几下,昭武帝不死心道:“朕怎么会欺负自己的儿子呢?不过是他周围环绕着太多地坏人,朕得帮他清理一下才行。”

“但在天下百姓看来,这并没有什么区别。”咽口吐沫,田悯农十分艰难道。他已经感觉到皇帝地决心,也实在不想与其对抗。但是他身后那人已经决定不惜一切代价,保住秦雨田了,所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与皇帝死磕。

是的,他之所以替秦雷出头。并不只是出于道义考虑。还是因为他地恩师,蒋之虞蒋老丞相要保秦雷。这又一次证明了。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、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

见这个与秦雷毫无瓜葛的大学士如此强硬,昭武帝被误导了……他以为百官大都是这样想,他也没有魄力将百官统统革职,所以他退让了,不情不愿道:“那就等他回来再说吧!”其实在他的一生中,退让隐忍才是主流,强硬高调实属偶然。

听皇帝这样说,田悯农着实松了口气,毕竟是在人家手底下混饭吃,闹掰了没有什么好处。便退让道:“陛下英明,等五殿下归国之后,微臣必定奏请对其进行调查。”

双方各让一步,这才达成了妥协。

这次谈话以后,昭武帝的手下偃旗息鼓、暂时没了动静,可称之为整个事件的第一阶段,此阶段谁也没讨到好处。

安稳的日子过了一个月,太子殿下回国了……而且是隆威郡王殿下以自身为质、将其换回来地。这是一种什么精神?这是一种毫不利己、专门利人的高尚精神!秦雷的声誉一下子到了顶点,人们争相传颂着他伟大的自我牺牲,编成戏曲、话本在各地宣扬。甚至有人上书朝廷,要给他立生祠。

而在南方,他早就万家生佛了。

面对着秦雷越来越高涨的威望,昭武帝气歪了鼻子,但他也不敢顶风作案,对广大群众对着干。只好顺着称赞几句,不痛不痒的承诺,归国必有封赏。

这算是第二个阶段,秦雷用自我牺牲换取了巨大地名声,一时竟压制了昭武帝的气焰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