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六八章 非暴力不合作,文明的不服从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大江东去,乱石穿空。雪落无影、寒鸦有声。

秦雷讲完之后,便没有再说话。船舱里也变得静悄悄,只有盆中木炭偶尔发出噼啪的轻响。

老元帅看着那跃动的火苗,两眼中尽是橘黄色的光。良久,才缓缓抬起头,定定地望向秦雷,一字一句道:“天下非君莫属。”

秦雷笑了,那笑容自信而又温和,使人莫名的信任,只听他轻声道:“愿与诸君共享。”

两人相视而笑,其意不言而喻。

……

回到江北水城时,已经是申时末了。

当秦雷和老元帅走出船舱,向水城望去时,第一眼便见到冬雪初霁,长堤皑皑如玉带横陈,奇美凄美。

他却无心赏此美景,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一点……只见银装素裹的天地之间,有佳人撑一柄淡蓝色的油纸伞,如香水百合一般,俏丽在长堤之上。

那是云裳,那是在等他归来的女孩。

秦雷的心忍不住扑扑直跳,血流也加速了数倍,口干舌燥之余,甚至连双目也一阵阵发酸。

看到船儿进港,看到甲板上那朝思暮盼的英挺身影,云裳娇躯轻颤,旋即便抛开油纸伞。向码头方向奔跑过来。

船未停稳,秦雷便一按栏杆,全力往岸上跳去。所有人目瞪口呆,倒不是因为素来稳重的王爷聊发少年狂,而是这栏杆距离地面足有两丈之高……

众人呆呆地看着王爷轰然双脚落地,动作充满力度,溅起雪花无数。

当然。冲击力还是蛮大的,秦雷不由自主地向前踉跄几步。正好与飞奔过来的云裳撞了个满怀。

姑娘一下子呆住了,满身的功夫不知去了哪里,任由秦雷带着往地上摔去。

秦雷苦笑一声,扭腰转身,与云裳在空中换个位置。只听‘轰隆’一声,后背实实在在地摔在了地上,云裳也撞在他身上。

秦雷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。双目灼灼地望向女孩的玉容,低唤一声道:“云裳,我想你……”

姑娘本要挣扎着起身,听到这一声深情呼唤,立刻忘掉了原先地打算,紧紧地抱住秦雷,轻声如泣如诉道:“坏蛋……”

话没有说完,便被秦雷用大氅盖住了身子。云裳只觉眼前一黑。冰凉的唇瓣便被一对火热地唇吻上了,无暇去考虑身处的环境,姑娘便热烈的回应起来。

雪落心湖了无痕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……

看到两人上演少儿不宜,侍卫们虽然都年纪不小了,但还是乖乖地转过身去。替王爷站岗放哨。自然也免不了议论纷纷……

大感羡慕的公孙剑喃喃道:“离开有公主相送,归来有佳人相迎,这是什么样的人生啊?”

夏遂阳瞄他一眼,嘿嘿笑道:“你只要做一件事,就可以拥有更美好的人生。”

“什么事?”小伙子张大嘴巴,望着坏笑得老头子,满面希夷道:“我千辛万苦都不怕!”

“不辛苦,还很舒服呢,”身边的乐布衣狠狠给他的脑夲,“做梦就行了!”

夏遂阳也嗤嗤笑道:“正是正是。”

公孙剑委屈的挠头道:“原来你耍我啊……”

夏遂阳伸手扣扣鼻孔。说出一句富有哲理的话来:“凡人不该奢望神仙般的生活。”

乐布衣被他逗乐了。轻声笑道:“不错,神仙也不该妄想像凡人一样生活。”

公孙剑属于武术青年。听不懂这些神仙话,挠挠头道:“也不知南方那位公主晓得了,会有什么感想……”夏遂阳赶紧捂住他的嘴,小声提醒道:“可别让那姑娘听到了!”

乐布衣两眼一瞪,吓得公孙剑一缩脖子,大脸煞白煞白的。

夏遂阳和公孙剑关系很铁,赶紧为他圆场道:“年轻人说话欠考虑,不过心是好地。”

“好什么好?”乐布衣吹胡子瞪眼道:“告诉你们,不管殿下将来有多少妃子,心里真正喜欢的,就只有我们家云裳一个!”

“你们家?”夏遂阳和公孙剑齐声道:“那是您闺女?”

“差不多,”乐布衣轻声道:“那是我徒弟。”

夏遂阳立刻望向公孙剑,眼里的意思清晰无比:‘你可混得够惨的,居然连师傅视如己出的小师妹也不认识。’

公孙剑可怜巴巴的回望一眼,不敢再胡说八道。

……

一阵刺骨地北风吹过,让雪地里缠绵的两人浑身汗毛直竖。云裳顿时从沉默中醒过来,小脸一下滚烫滚烫,拧着秦雷的胸口,小声娇嗔道:“让我怎么见人?”

秦雷坐起身子,打横将她抱起来,哈哈笑道:“我们两情相悦,情不自禁,有什么不能见人的?”

“还说……”云裳将小脑袋深埋进秦雷怀里,羞臊道:“快走……”

“遵命,娘子……”秦雷拉长音道,便抱着柔若无骨的女孩一路小跑。消失在长堤尽头。|||||

“你叫我什么?”

“娘子啊!”

“瞎说,奴家怎么算你地娘子呢……”

“我这两天就找你爹提亲去!”

“什么?你父皇已经答应了吗?”

“管那老东西做甚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……

抱着姑娘跑着跑着,秦雷就开始想入非非,便决定趁热打铁、生米煮成熟饭。

打定主意后,他也不声张,兴冲冲抱着云裳跑回了曾经住过的营房,一脚踹开大门。顿时把屋里的两位吓得跳了起来。手里的茶碗也掉在地上摔成了八瓣。

错愕,短暂的错愕之后。秦雷转身往外走道:“对不起,走错门了。”

听到这话,云裳投江自尽地心也有了,腾的一声,从秦雷怀里跳出来,眨眼便消失地无影无踪了。

她能跑,秦雷却不好跟上。只好使劲挠挠头,走进屋里没好气道:“你们可以理解为我在强抢民女。”

两人神色怪异地点点头,其中一个年轻些地道:“五弟放心,我俩什么都没看到。”正是归国后一直称病地太子爷。还不忘解释一句道:“我们两个等了半晌,实在受不了,寻思着回来喝口热茶再去码头接你的。”

秦雷摇摇头没好气道:“那么多房间不去,非要来我这间。”说着解下大氅,递给屋里的另一人。那人一边将那大氅挂到墙上。一边陪笑道:“最近得了夜盲症,一丈之外啥都看不见。”乃是江北巡抚卓文正。

秦雷憋一肚子火没处发,摆摆手,在椅子上坐下,提起茶壶试了试,发现凉热正合适。便仰头咕嘟咕嘟灌起来。

将整整一茶壶水灌进肚子去,用袖子擦擦嘴巴道:“过二日我就去一趟唐州,向乔家提亲去。”野火消退了,头脑清醒了,他也意识到,得给众人一个说法。都干出这档子事情了,若是还装聋作哑的,云裳会被人说闲话的。

“什么?”太子爷瞪大眼睛道:“兄弟,你不是开玩笑吧!我们皇子的婚事。什么时候自己说了算过?”

“从现在开始。”秦雷闷声道:“我自己说了就算。”

“那父皇呢?”太子苦笑道:“兄弟不要意气用事,起了冲突吃亏的还是我们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秦雷一本正经道:“我要非暴力不合作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两人齐声问道。

“就是文明地不服从。”秦雷认真解释道。

“还是不懂。”两人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。

“真笨。”秦雷顿时来了精神,好为人师道:“当我们面对无法抵抗的强权时,我们可以采用装聋作哑、消极怠工、阳奉阴违、自行其事等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愤慨。”

“哦!”卓文正先明白了,点头道:“就是说除了暴力什么法子都用。”

“就是说,我不跟你冲突,但我也不听你的。”太子也明白了。

“不错,现在对方气势嚣张、不可一世,貌似强大无比,若是跟他们硬碰硬的话,我们会吃亏的。”秦雷颔首道:“不如高筑墙、广积粮,避其锋芒,任其疯狂,冷眼看他嚣张到何时。”他知道这两位最担心的是什么。

看到他笃定地样子,两人悬了好几个月的心,这才略略放下。太子呵呵笑道:“行啊!兄弟你回来了,咱们就有主心骨了,你说咋办就咋办。”太子爷要多低调有多低调,看来是彻底被老头子玩草鸡了。

秦雷微微一笑道:“二哥这些日子过得还好,我看胖了不少。”

“整天吃饱了就躺着,能不胖吗?”太子摸摸腮帮子,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五弟,你说我啥时候才能回去?老在荆州城待着也不是个事儿啊!”

“现在就可以回京了。”秦雷轻声道:“我们俩一个在朝堂、一个在军营,相互帮衬着。应该勉强可以应付过去。”

终于要回去面对没人味的老头子了,太子不由面色一紧,缓缓点头道:“我会尽力地。”

见太子的问题谈完了,卓文正才轻声试探道:“王爷,那卑职呢?据说最多还有三五天,勒令卑职停职待查地文书就要下来了。”

这消息秦雷第一次听说,寻思片刻方咬牙道:“停就停。难道还稀罕这位子不成?”

卓文正闻言顿时面色一紧,颤声道:“那那……”‘那’了半天。也没那出个所以然来。

但秦雷明白他的意思:为了保住这江北巡抚的位子,他们卓家已经放弃在复兴衙门的大部分权益。若是再丢了这乌纱,那不就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吗?

秦雷当然不会干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缺德事儿,抬手让他稍安勿躁,笑着解释道:“他们想要巡抚位子就让他们拿去,我们不和他们挣。”说着剑眉一挑,冷笑道:“我倒要看看江北六百万民众到底听谁地。”|||||

卓文正有些懂了。咽口吐沫道:“您是说……”

“架空它!”秦雷在空中虚砸一拳,沉声道:“巡抚衙门里所有人都辞职,给朝廷派来的大人腾出地方来,想怎么扑腾就怎么扑腾,反正也不用咱们给他发薪。”

听了秦雷不负责任地说法,卓文正苦笑道:“王爷,我们江北刚刚走上正规,可不能坏了这大好局面啊!”

“当然不会。”秦雷微笑道:“我们再成立个江北省政府,班子跟巡抚衙门的一样,你来当省长,让你的属员们再过来当差。”说着想起什么似地道:“赵季礼愿意跟着过去,就让他接着当总督,不然就让他继续凉快去。”

太子不由笑着插嘴道:“赵大人曾经去晴翠山庄找过我几次。看得出来他很纠结啊!”赵季礼,大上任地礼部尚书、老四的外公,现任地江北总督。乍听起来也是出将入相地人物,却混得无比凄惨,不仅说个话没人听,连下馆子都得付钱……吃饭要付钱的二品大员,亘古未闻啊!如果要评大秦一百年来最窝囊的总督,他绝对可以跻身前三甲。

之所以会这么惨,主要是卓文正太不地道,老挤兑人家。当然也跟这家伙太把自个当回事儿有关……一来了江北就吆五喝六、准备抢班夺权。哪还能有个好果子吃吗?

……

卓文正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都是过去的事了……”

秦雷无所谓地摇摇头。不再理会那狗屁赵督,沉声道:“以后上面再派人下来。照此办理即可。”

卓文正点头笑道:“非暴力不合作、文明的不服从。”

秦雷笑笑,轻声问道:“没事了吧?”

卓文志识趣地站起身,恭声道:“属下告退。”

秦雷起身相送道:“你的心孤来安抚,江北官员的心可就要你来安抚了。”

“属下不会让王爷失望的。”说完便躬身告退。

待他走后,屋里只剩下兄弟两个,秦雷把椅子拖近了,定定地望着太子。把他看得浑身发毛,嘴角抽动几下道:“兄弟,你要干啥?”

“问你个事儿,”秦雷的眼神晦明晦暗,声音低沉而缓慢:“回去之后有什么打算?”方才当着卓文正地面,两人颇有些打肿脸充胖子的意思,现在没了外人,自然也没必要装了……他们这对难兄难弟所面临的危险,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。

太子叹口气道:“我能想象到自己的命运……无非是被勒令闭门养病罢了。”说着自嘲的笑一声道:“然后就等着被废,颐养天年吧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