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七零章 答应还是不答应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只用了三个时辰,秦雷一行人便赶到了荆州城外,而这段路,原先是要走整整一白天的。

到得城外五里处,马车却停了下来,石敢拉开车门,便见着城门外乌压压的人群一眼望不到边。这些人里有老人孩子、中年青年,官员士绅、农民商贩,三教九流无所不包。这么多人汇集在一起,视线齐刷刷地望向他,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声音。

石敢被看的有点害羞,赶紧转回头去,向车厢里的殿下禀报。

“哦?”秦雷听了,看卓文正一眼道:“你搞出来的?”

卓文正撇清道:“不是属下,应该是复兴衙门那帮人整出的花样。”

秦雷满面笑容道:“不错啊!议事们很贴心嘛!”

卓文正赶紧补充道:“不过是属下通知他们的。”

秦雷瞪他一眼道:“就知道是你,下次给我老实点,别弄些劳民伤财的事情。”吓得卓文正又是一缩脖子,他已经被这位喜怒无常的大爷,玩得彻底没了脾气。

话是这么说,但场面该走还是得走,秦雷整整衣襟,大步走到车门口,看着那一眼望不到边的黑脑壳,不由一阵眼晕。

见王爷从马车里现出身形,等待许久的荆州民众大喜过望,叫的喊的、哭的笑得,还有人不顾一切往前冲,与黑甲骑兵发生了剧烈的摩擦。整个场上干什么地都有,人们仿佛集体癫狂了一般。顿时乱成了一锅粥。

望着一张张或是沧桑、或是稚嫩、或是精明、或是憨厚的面孔,都变的如此激动。秦雷也激动了,他知道这些人是真心的,真的想看看自己,而不是被官府衙门撵过来的。

毫无疑问,再见到王爷,荆州百姓们是发自内心的激动。这位年青俊朗地王爷。不仅为他们重新带来了安宁,更带来了温饱、以及前所未有的希望……可以说。当秦雷出使南楚,用自己为质换回了太子时,全秦国地百姓都对这位富有牺牲精神的大人物所感动了、他们为他讴歌、为他赞颂,为他自豪、为他骄傲。

但南方的百姓不这样想,他们虽然也骄傲、更自豪,却比别处的百姓多了份担心和牵挂。因为秦雷和南方早就交融在一起,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……秦雷是南方新政能实行下去的保证、而南方是秦雷能傲立朝堂的基石。没有了秦雷。南方的一切都没有保证、他们将会被北方士族撕得粉碎、吃得渣都不剩。当然,没有了南方,秦雷也就没了与昭武帝、与李浑叫板地本钱,后果可想而知。

尊敬来自依赖,依赖来自需要。南方百姓不能没有他,所以南方百姓发自内心的尊敬他。

这就不难理解百姓们这种失态,这是提心吊胆、日夜期盼之后的一种发泄,人们要将胸中积郁的紧张害怕统统发泄出去。人们要将心中的激动喜悦之情统统发泄出来。

望着为自己着了魔的十几也许几十万百姓,秦雷的心剧烈跳动起来,如果不用手紧紧压住,怕是要冲出胸腔去。他满含热泪地看着那一张张激动地面孔,突然将背后的大氅猛地扯下,仰天大吼一声道:“我回来了!”

‘我回来了!’这是向江北百姓发出的宣言。更是向所有敌人发出的战书。

你们费尽心机,想把我撵出大秦,让我再一次被敌国软禁。我确实离开了,也确实被软禁了,但没有多长时间,我却又回来了。当我重新站在这片热土上,再没有能打败我,因为这一次……经过生死考验之后,我变得更加的强大!前所未有的强大!

“万岁!万岁!万岁!”人们欢呼雀跃、忘乎所以,似乎不犯点忌讳。就无法将胸中地激情宣泄出来。

声音传进车厢里。太子皱眉轻声道:‘这话定然会传到父皇耳朵里的。’

卓文正苦笑一声道:“百姓发自内心的欢呼,就是天王老子也管不住啊!”

秦雷却毫不在意的摆摆手。人群便很快安静下来。

视线扫过场中的百姓,他大声说道:“这次我南下,让你们跟着担心了,孤给你们赔不是了。但请你们放心,孤不会再让你们担心了!”

人们一脸崇敬地望着秦雷,只听一句显然不过瘾。

咂咂嘴,他只好接着道:“孤王还想告诉你们,安居乐业、各行其是,其余的事情都不要担心了,”说着一指头上灰蒙蒙的天空道:“天塌下来,由我顶着!”

“万岁!万岁!万岁!”荆州百姓就认准这句了。

……

被热情的荆州百姓挽留一天,秦雷才得以继续上路,他将和太子在此分手。

临别的时候,太子讲出了他地担忧:“兄弟,要低调啊!若是风声传到父皇耳朵里,那麻烦可就大了。”

对太子地关心,秦雷很感动,使劲攥一下他的胳膊,却没正行道:“唉!没办法,就是这么受欢迎,想低调都不行。”|||||

太子失声笑道:“说正事儿呢。”

秦雷这才敛住笑容,正色道:“你还不知道咱们那位父皇?你越是装孙子他就越喜欢欺负你。”

太子深有感触道:“确实如此,你看我整日毕恭毕敬、小心翼翼,没有一点违规逾矩地地方。而老大呢?整日里鼻孔朝天,跟个大爷似的。连声父皇都懒得叫。”说着两手一摊道:“结果呢?父皇是专拣软柿子捏啊!却不敢动老大这个刺头一下。”

秦雷嘿嘿笑道:“所以吗,既然低调都是罪,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,把自己的实力展示给他看看,”说着一攥拳道:“也让他下次想对付我的时候,心里好生掂量掂量。”其实他还有半句没说:‘朝廷还指望着南方的粮草供应东部前线呢。看到南方百姓的表现,还敢动我分毫?’

太子见他心里有了主意。也不再劝说,轻笑一声道:“你的法子好是好,就是太过生猛,谁也学不来。”

秦雷呲牙一笑,目送他上车远去。

待太子的车队消失在茫茫旷野,秦雷也转身道:“走吧!去唐州。”

却看见云裳一脸忧郁地站在那里。缓缓摇头道:“我想过了,我们还是回京吧!”

秦雷丈二和尚摸不着,挤出笑容道:“这又是哪一出?”

深深吸一口气,云裳仰起头,定定地望着秦雷道:“我不能对不起诗韵姐姐,我知道,你夏天时就想向李尚书家提亲,却被她拦下了。”

秦雷眯眼道:“你怎么知道地?”这件事情比较秘密。当时诗韵还没有复原,秦雷便想向李家提亲,给她一个交代,却被诗韵拒绝了。她宁肯退出,也不愿看到秦雷为了报恩而舍弃与云裳的感情,在诗韵看来。如果他真这样做了,那就是对两人爱情最大的玷污。

秦雷知道这小姑娘外柔内刚,根本拗不过来,只好暂且作罢。因为事情没成,也就没有声张,只是有次睡觉之前说闲话的时候,与若兰略略提过。

八成是若兰所说,但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只是一转念,秦雷便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,这就是常年勾心斗角的好处……站在若兰的立场上。诗韵地出身相貌品性才学。等等等等,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自卑不已。反观云裳呢?就没那么严重了。毕竟她曾经当过‘妖女’,算是有个污点,而且还与若兰做过同行,甚至一度地位还不如她。

再加上云裳身上颇有些英侠之气,凡事儿大大咧咧,从不计较,不像诗韵那样凡事如洞烛之照、了若指掌,不怒自威,令人敬畏。两相比较之下,还是云裳做主母,下面人能过的舒坦些,不乏精明的若兰会偏向她也不奇怪了。

……

“反正我就是知道。”说着说着,云裳的泪珠便吧嗒下来了,带着哭腔道:“那天见着你,你又那么说,我就高兴坏了,也就没往诗韵姐姐身上想。”说着便呜呜哭起来:“我可不好了……我怎么能忘了诗韵姐姐呢?”

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,秦雷心疼坏了,赶紧伸手将娇躯揽入怀中,柔声道:“是我不好才对,总想着皆大欢喜,却弄得皆不欢喜。”

“不,我可高兴了,”云裳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轻声道:“你不嫌弃我是妖女,还这么宠我惯我,已经是奴家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。”

“胡说,”秦雷苦笑一声,双手扶起她泪光晶莹地面庞,认真道:“就算到魂归西天的时候,我也忘不了,曾经有一位美丽的姑娘,为了第一时间见到我,奔波几千里,纵贯大秦南北,站在江堤上痴痴的南望。这份情有多重,你知道吗?”

云裳摇摇头,抹着泪哽咽道:“不知道……”

“这份情值得我付出一切。”秦雷双目坦诚地望着云裳道:“不要再自责,该自责的是我。是我不该想三想四,吃着碗里还瞧着锅里……”

‘噗嗤……’云裳破涕为笑道:“谁是碗里地?谁又是锅里的?”

秦雷轻轻刮一下她的小琼鼻,哈哈笑道:“管他的呢,反正统统都要吃到肚里去的。”

“那诗韵姐姐怎么办?”对于将一颗心全部献给爱人的姑娘,能终成眷属才是最好地礼物。所以她无法拒绝他几次三番的提议。但是诗韵,不能伤害!‘绝对不能。’姑娘暗暗攥拳道。

“你就不要先吃萝卜淡操心了,”秦雷粗豪一笑道:“我去跟你爹你娘交涉去。”

……

四天后,秦雷到了唐州。看着城垣在望,心里还颇有些感慨:‘去年这个时侯,老子被常云渠追的如丧家之犬,连唐州城都没见着。这次好歹也算弥补个遗憾吧!’

“恭迎王爷!”唐州城外又是人山人海,类似的场景在秦雷经过地每一个府城重演。但都不如荆州百姓放得开……毕竟秦雷当初地行辕在荆州城,又在那住了很久,自然比较熟络一些。|||||

应付完热情的百姓,他便住进了乔家。

看着黑衣卫一担担地往院子里挑着玉器古玩、绫罗绸缎等各色礼品。乔家人心里一阵哆嗦……话说光看着别人给王爷送礼,哪看着王爷给别人送过礼?这分明是夜猫子进宅——无事不来、且准没好事啊!

再看看羞答答跟在后面的乔云裳,乔岐佩和乔远山顿时明白了,这他娘的哪是送礼。简直是逼宫来了。

对于两人之间的事情,他们自然如瞎子吃饺子,心里有数。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还让蒋老爷子旁敲侧击,实指望着能让两人终成正果……但不是今天这样,这算怎么回事儿?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在哪?这样就想娶乔家大小姐?让乔家的脸面往哪里搁啊?

不过这些问题也只能私下聊聊?四大家族都让这位小爷揉搓的死去活来,服服帖帖,他们乔家哪敢说半个‘不’字?所以说是逼宫嘛!

秦雷也是第一次上门提亲。一般来说,这种事亲力亲为的不多。所以三人见面都有些尴尬,但好在皆是些场面人,和和气气、你好我好的进去大厅。一番接风洗尘、吃吃喝喝之后,离开陪坐的族人,三人到书房用茶。

坐在温暖如春、书香四溢地精室里。三人面面相觑,大家都知道,图穷了、该见匕的时候到了。

见两只老狐狸一个劲的闷头喝茶,都不说一句话,秦雷只好先开口道:“这个……啊!伯父、老爷子……”

乔远山一脸不敢当道:“殿下还是叫我老乔吧!远山承受不起啊!”

“其实小子的来意,二位长辈定是清楚的。”挠挠腮帮子,秦雷硬着头皮道:“你们也知道我跟我家老爷子的关系,指望他来操持这事儿。是没大有戏了……”

乔岐佩缓缓道:“咱们乔家跟着王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对您的作风也颇有体会,所以就不拐弯抹角了。老朽直接挑明我的态度。”

“您请……说。”秦雷忐忑道。是地忐忑,犹如怀揣十五只兔子一般忐忑。

“有道是‘女大不中留、留来留去留成仇’,”清清嗓子,乔岐佩淡淡道:“对于您和我那孙女儿的事情,我们乔家想什么都没用,不同意也得同意。”这属于标准假撇清,若是真不同意的话,凭着偌大的乔家,对付秦雷不行,可对付云裳那种会功夫的小丫头却不在话下。

“太……”秦雷刚要欢呼,却发现乔老爷子的脸上写满了‘但是’,便把后半句咽进肚里,苦笑一声道:“您接着说。”

“但是,”果然,老爷子耷拉着眼皮,面色凝重道:“千百年传下来地规矩是,婚姻大事必须要听父母之命,就算我乔家不在乎,圣皇太后、陛下、还有瑾妃娘娘能同意吗?若是他们不同意,这门婚事又怎么能算是有效呢?”说完心中长舒口气,暗道:‘可算把责任推卸干净了……’

乔远山也松口气,在边上轻声劝说道:“是呀殿下,您还是先与陛下修好,至少先取得皇太后的首肯,不然这婚事都没法办啊!”他说的倒也是实话,就是寻常人家里,也不可能绕开父母举行婚礼啊……除非是倒插门。

秦雷默不作声地点点头,他早知道会这样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