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七四章 最差劲的无间道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待昭武帝的銮舆驾到,祭祖的队伍便开始出发了。毫无意外的,五千金甲御林随扈左右,但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的领军校尉由年青的六皇子担当。

看着銮舆从面前缓缓的驶过,秦雷仿佛能感到,那双狭长而森然的眼睛,正在冷冷的注视着自己。

轻啐一声,刚要登上自个的王车,却被紧随在昭武帝后面的老大叫住。

回头嘱咐石敢跟上,秦雷便上了武勇郡王的车。

车厢里,老大没有穿礼服,只是内着一件紧身武士袍,外披着熊皮大氅,虎踞龙盘地坐在炭盆边上,盆上还架着一条吱吱冒油的牛后腿,肉香四溢。火光映照着他短而坚硬的胡须,显得面孔棱角分明,双目亮的瘆人。看起来不像一位尊贵王爷,倒像是某位啸聚山林的大王。

“坐!”看见秦雷进来,老大拍拍边上的胡凳道:“别嫌硌人。”

秦雷翻翻白眼,一撩衣裳后摆,实实在在的坐下道:“干什么,神神秘秘的?”

“操,让你过来坐坐,还非得有个理由?”两个丘八凑一块,语气要多硬有多硬。

从靴子里拔出匕首,秦雷娴熟地从那牛腿上割下金黄的肉片,不一会儿便消灭了三分之一强。又从小机上拿起酒囊大口灌几下,这才长舒口气道:“舒坦啊!吃烤牛肉喝马奶酒,这才叫极品正宗!”

“哦?”秦雳微微意外道:“你也知道马奶酒?这东西一般只有北地牧民才喝。”

“我有很多马。”秦雷随口搪塞一句。便一脸笑意地望着秦雳,清声道:“吃饱喝足了,你要是再不说,我可要回去睡觉了。”

“你看出来了?”秦雳收敛笑容道。

“你是心里藏不住事地人。”秦雷微笑道:“都写在脸上了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摸摸自己胡子拉碴的大脸,秦雳强笑道:“我想求你帮个忙。”

“终于有机会还你人情了。”秦雷开心笑道:“值得庆贺。”他不是开玩笑,对于场面人来说,欠什么都不愿欠‘人情’。这两个字的杀伤力实在太大了。

秦雳先是一呆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。呵呵笑道:“你不说我都忘了。”

秦雷又从牛腿上切下块肉筋,送入口中。那玩意儿韧劲十足,害得他咬牙切齿,显得有些面目狰狞。

秦雳定定地望着秦雷,沉声道:“这次的军演,请你帮父皇获胜……”

秦雷一下子停住了动作,翻着白眼朝大皇子伸手。把老大弄得一头雾水。秦雷又比划一下,大皇子才恍然大悟,赶紧把酒囊递给他。秦雷接过来忙不迭的灌几口,使劲拍了拍前胸,这才一抻脖子,长舒口气道:“这牛蹄筋真够劲,差点没噎死我……”

但秦雳没有被这滑稽的一幕逗笑,只见他满面纠结道:“我也是病急乱投医。如果你觉得为难就算了吧!”

秦雷擦擦憋出来地眼泪,清清嗓子道:“先说说原因,至少要让我明白来龙去脉吧?”

老大点点头,目光投向跃动的火焰,压低声音道:“这可说来话长了。”

“那就长话短说。”感觉有些热,秦雷便把层层叠叠地礼服除下。仅穿着夹袄与大皇子说话,顿时感觉身上松缓多了。

“那就从七年前说起吧!”想了想,大皇子沉声道:“七年前,我是储君位置的热门人选,就连市井百姓也说太子非我莫属。”

秦雷不置可否的笑笑,没有说话。只听秦雳继续道:“然而,父皇立了老二,我当然不服,便去找父皇理论。却被他赶了出来。从那天开始。我心里便憋了一股火。”太子的讲述与生动无关,却能让秦雷听得十分明白:“后来我便赌气回了军营。一连好几年没有回京,直到我当上龙骧军统领之后,这种情况才缓和些。”

“父皇跟你和解了?”秦雷轻声问道。

“嗯!算是吧!”赞许的看他一眼,秦雳点头道:“有一年祭祖,半夜结束以后。他把我留下了,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发誓,他最器重的儿子是我,也绝不会让老二继承大统。”其实昭武帝这话很不实诚……‘最器重地儿子’和‘取老二而代之’两件事之间的联系很玄,说有就有说、没有就没有。

但对付大皇子这种直人足够了。只见他面色略显激动道:“然后父皇要求我帮他,帮他打败我外公。”他看秦雷一眼,嘶声问道:“如果你是我,你该怎么回答?”,显然是被昭武帝忽悠到了。

‘他还说大秦的未来是属于我的呢。相信他还不如相信老母猪会上树靠谱呢。’秦雷腹诽道。但大皇子隐约露出了对皇位的企图心,秦雷自然不能跟他实话实说。摩挲着下巴寻思半晌,方才幽幽道:“你是皇子,为父皇分忧,既是尽忠又是尽孝,谁也说不得你什么。”|||||

大皇子却摇头道:“但是我不能对不起外公,他老人家对我很好……即使不好也不能对不起他。”

秦雷恍然道:“所以你现在很为难,就想让我帮你打败太尉,你好两不得罪?”最后一句已经近似于嘲讽了。这些年,秦雷已经很少对外人这样讲话了,但老大实在让他太失望了。他一直以为,太子乃是个宁折不弯的大秦汉子,眼里揉不得沙子那种,没想到关键时刻一样会耍滑。

‘难道给皇帝当儿子,就不能当好人了么?’秦雷心中哀鸣道:‘怎么一个个比我还混蛋?’

‘砰’的一声。老大一掌便将小机拍烂,怒目圆睁道:“什么叫两不得罪?一个是我生我养我的父皇,一个是教我育我、有再造之恩地外公、两个都是骨肉至亲、恩比天高,你说我夹在中间该怎么办?”

秦雷却不是被吓大地,冷笑一声道:“怕不是想当太子,又想立牌坊吧?”看老大还狡辩,他的言辞也变得恶毒起来。

老大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。钵盂似得大拳头握紧又松开,松开又握紧。显然是忍了又忍。秦雷也毫不示弱地瞪着他,浑身紧绷,双拳蓄势待发,时刻准备着与他对干一仗。

“我秦雳不是那种人!”老大低声咆哮道:“我虽然想当太子,但绝不屑于用这种下三滥手段。”

“你敢发誓不当太子?”秦雷逼视加鄙视道。

“我为什么要发这种誓?”火光中,老大的双目血红一片,声音中蕴含着无穷的怒气:“但我可以发誓。绝不会利用这次地机会上位!”身为一个皇子,要是连太子位置都不指望,那就真没啥进步空间了。

“我不信。”秦雷面无表情道:“但无所谓,我还是会帮你的,因为我欠你个人情。”

“你要怎么才能信?”老大地肺叶都快气炸了。

“帮助你外公,全力以赴打一仗,”秦雷冷冰冰道:“我会击败你的!”说完便拿起外套,头也不回的跳下马车。“谢谢你的马奶酒……”

……

看着老五轻蔑的背影。秦雳终于爆发了,狠狠一把掀翻面前的炭盆,红彤彤的炭块顿时如天女散花一般,落得满车都是,那半根牛腿也落了地。

那些炭块可都是烧着地,甫一落地便引燃了车厢里地地毯、挂件之类地物品。转眼便烧成了一片。车厢里顿时如白昼一般。

他这儿偌大的动静,自然引起了旁人地关注,随扈左右的御林军要过来救火,却被他府上的亲兵拦住……俺们自己会救,不劳你们看笑话了。

在另一辆车上的孙先生等人赶紧凑过来,几个亲兵上去,将仍然不动一动地大殿下连拖带拽,好容易从那火罐子里弄了出来,拉到后面的车上。

把泥塑般的大皇子上下打量一番,见他毫发无伤。孙先生才松口气道:“谢天谢地。王爷怎么这么大火气?莫非是谈崩了?”

“滚!”大皇子面色阴沉的快凝结起来,吐字却清晰得很。

孙先生愕然。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。虽然大殿下脾气暴躁,但从十年前来到武勇郡王府上后,大殿下对他一直尊敬有加,孙先生还从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呢。

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孙先生勉强笑一声道:“王爷说的什么?学生没听清。”

“我…让…你…走……”要吃人一样死死地盯着他,大皇子一字一句道:“我不想再见到你,永远。”

孙先生的面色顿时十分难看,强作平静的低声道:“敢问学生有何失德之处?竟惹得王爷如此厌弃?是渎职还是背主,请王爷给个明白。”

“孤不想再听你的了,”发泄之后,怒气渐渐消散,秦雳觉着还是得给这位亦师亦友的先生一个交代:“从现在开始,我想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办。”

见大皇子的神色缓和下来,孙先生抱着一丝侥幸道:“王爷不能在这关键时刻任性啊!”说着双手紧紧揪住大皇子的一角,声嘶力竭道:“为山九仞,可不能功亏一篑哇!”为了赢得今日的局面,让大皇子顺利登位,他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,怎能轻易放弃呢?

“我不想靠出卖和背叛上位。”大皇子声音低沉道。说着使劲锤了锤胸口,嘶声道:“这里要是亏了,干什么都没有意思!”

孙先生心思敏捷,很快便明白了太子的病因所在,沉声道:“是不是五殿下说您什么来着?”

缓缓地摇摇头。大皇子并不愿意透露他与秦雷谈话地内容。

“也许,我们应该好好谈谈,”孙先生的心情稍稍放松,轻声道:“这时候可是不能行差踏错地。”

“没什么好谈的了。”秦雳烦躁的挥挥手道:“孤这样想,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

孙先生愕然道:“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|||||

“那次你帮着老五烧了太尉府,我就不想再听你地了,”秦雳似乎想通了什么。坦然道:“这次你又让我与五弟商量,我起初还没寻思过来。是老五一席话提醒了我。”说着目光重新转冷道:“你分明是想拿老五当枪使,让我坐收渔翁之利,对不对?”

无可辩驳地点点头,孙先生苦笑道:“可都是为了你好啊……”

粗暴地一挥手,秦雳打断了他的话,一脸肃穆道:“我秦雳半辈子光明磊落,不能干这种见不得光的事。”

“王爷。您怎么……活回去了呢?”孙先生快要抓狂了,双手剧烈地抖动道:“皇位争夺胜者为王,只问结果不问手段。若是抱着这种心态,早晚要被你那帮兄弟生吞活剥了的!”

“我就是我,没必要跟别人学!”一扫心中的阴霾,大皇子自信笑道:“谁想对付孤王,尽管放马过来!”这一刻,那位光明磊落、目中无人的猛将兄。终于又回来了。

失望,无比地失望萦绕在孙先生心头,他无力的收回半举着的双手,轻声道:“你这样作,到底图什么呢?”

“唯心安尔。”秦雳坦然笑道:“今年的俸禄已经发下来了,孤还一两没动。就全给先生作谢仪吧!”说完便闭上了眼睛。

边上的亲兵队长见王爷心意已决,只好对孙先生道:“先生请吧!”

深深看了秦雳最后一眼,孙先生愤愤地留下一句:“竖子不足与谋!”便带着满腔的愤懑,拂袖离去了。

亲兵队长赶紧跟下去,追上大步离去的孙先生,轻声道:“先生留步,待我为您备车。”这里已是荒郊野外,又天寒地冻的,确实不宜步行。

孙先生却拉不下脸来与他说话,坚决不回头道:“学生有脚。自己会走。”说完便加快步伐往相反方向走去。

见他如此执拗。亲兵队长只好作罢,又怕他出事。便吩咐两个手下跟在后面。自己则回了车队,继续护卫着王爷地车驾前行。

过不一会儿,两个侍卫却又转回,向那队长禀报道:“御林军不许我们脱离队伍。”

“那孙先生呢?”队长皱眉问道。

“他已经走远了。”侍卫垂头丧气道。

狐疑的望一眼远处的金甲御林,队长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名堂,只好吩咐手下加强戒备,小心有变。

……

怀着满心的悲凉,孙先生深一脚浅一脚地往中都走去。但他平日太缺乏锻炼了,凭着一股邪火行出七八里,两脚便磨起了水泡,大胯也磨得生疼,再也迈不动腿了。只好一屁股坐在道边,望着满眼无际的枯黄,想到十几年地倾心辅佐,却被人弃之如敝屐一般,心中的悲凉无可比拟,便放声大哭起来。

“叫我上哪再找一个皇子,上哪再找十年啊!”

正哭得山崩地裂、伤心气绝时,一辆马车开过来,在他的身边停下。

一个面容仍有几分幼稚,但神情却超越年龄成熟的金甲将领下得车来,温和笑道:“先生可要搭个顺风车?”

见来了外人,孙先生立刻收住哭泣,不好意思道:“是殿下啊!我们不是同路。”

“不,我们就是同路。”那殿下上前将其拉起来,面容狂热道:“我不像大哥那样,我一定能成功的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