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七八章 勇闯夺命岛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只听田悯农答非所问道:“不知王爷对时局有何看法?”

秦雷心道:‘这就开始了。’嘴角微微扯动,轻笑道:“看法很多,不知田大人想问那方面的?是内政还是外情?”

“臣等皆是文臣,自然更关心内政了。”田悯农微笑道。

视线扫过几位大人,秦雷淡淡笑道:“无它,一雕数兔尔。”

众人默然,的确……皇帝陛下这只大雕,将他们这群小兔子可欺负惨了。

听了王爷一针见血的回答,田悯农心中大定,沉吟片刻,才轻声问道:“怎么会搞成这样子呢?”

秦雷知道,若想震住这帮老狐狸,非得拿出点真家伙来才行,但他的身份又决定他不能直言不讳,只好字斟句酌道:“当初陛下废黜宰相,又将诸位实权尚书抬上清贵的内阁,今天的一切便已注定。”

众大人不由纷纷点头,他们其实心中敞亮,知道陛下同时打掉了相权和部权,又趁着诸位阁臣适应新位置的空当,干脆利索地将大权集中于御书房,直接指挥九省六部,完全架空了内阁。至于之后设立特务组织御马监、大肆清洗异己、安插亲信,来保卫这种对权利的独占,都是题中应有之意了。

他们十分后悔当初选择妥协。正是他们的步步退让,才使看似软弱的皇帝陛下,终于站稳脚跟。也终于有机会扯下了披在身上的羊皮,露出森然地爪牙,将他们折腾的只剩一口气,眼看就要朝不保夕。

毫无疑问,在清理了虾兵蟹将之后,昭武帝的下一个目标,便是他们这几位已成光杆司令的部堂首脑了。

但世上并没有后悔药可买。与其坐以待毙,倒不如主动出击。对于这些手无寸铁的文官来说。对抗强权的最好办法,就是与次强权联手抗敌。

而在朝中,仅次于皇帝陛下的次强权,大概有三位:李太尉、武勇郡王和隆威郡王。但文官们地正统思想很严重,虽然要跟皇权作斗争,但不到万不得已,是不会的选择李浑地。所以他们要在秦雳和秦雷之间做出选择。

这是件很微妙的事情……按说近年来风头无两的五殿下。各方面实力要远远强于大殿下,但他有擅杀文丞相的案底,令文官们一想起来便毛骨悚然。再加上大殿下还有老太尉的支持,此消彼涨间,让官员们好难抉择呀!

因此他们决定,分别找两位殿下谈谈再说。

……

“殿下对时局洞若观火,我等心服口服,”麴延武面色平静道:“下官也知道。我等若鱼游釜中,喘息须臾间耳……但是人非草木,孰能引颈就戮?还请殿下为我等指点迷津。”

“还请殿下指点迷津!”八个人一齐起身给秦雷叩首道。

“呵呵!诸位大人先起来,”秦雷微笑道:“其实这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几位大人惊喜的抬头道:“我等洗耳恭听。”

“今年一开春,朝廷会前所未有的忙碌。”秦雷淡淡道。众人再问,他便笑而不答了。

一群大人只好怏怏起身告辞,这也是诸位大人拜年之旅地最后一站。离开清河园之后,他们便齐聚在田悯农府上,商讨下一步的计划。

几位大人谈论的焦点,乃是五殿下的最后一句话……他们想弄明白,王爷到底要表达个什么意思呢?

“王爷是暗示我们消极怠工吗?”在秦雷府上一直没说话的王安亭道。

“是直接罢朝吧!”钱惟庸沉声道:“没了我们这些干活的,看朝廷怎么转。”

“陛下早就防着这招了,”秦守拙冷笑道:“他去年下半年就把咱们的羽翼剪除了个七七八八,让我们想扑棱都扑棱不起来。”

“啊……”钱惟庸一下子软了。眉头紧皱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呀?”

“公输老弟。你就别藏着掖着了,”端坐主位的田悯农微笑道:“快说说你地高见。”

众人把目光齐刷刷投向坐在末座。不声不响公输尚书。

“其实王爷说得很明白了,”公输连不慌不忙道:“今年会很忙,所以六部必须运转良好,这就离不开熟悉政务的各部干吏。”

麴延武恍然道:“所以那些被免职的中低层官员一定会官复原职的。”

“不错,那是我们将重新拥有发言权。”公输连面色沉静道:“再想动我们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”

“那么说,我们只要静观其变就可以了?”钱惟庸开心笑道。

公输连用种看白痴的眼神,瞄一眼钱大人道:“那是坐以待毙……陛下虽无法一时换尽六部官员,但换几个尚书大学士,是什么影响地。”

“那该怎么办啊?”没心情计较他的轻视,钱惟庸连声问道。

“是呀!公输老弟,该怎么办呢?”麴延武和田悯农也忍不住问道。|||||

“当用缓兵之计。”见两位阁老垂询,公输连不敢再卖关子,将计划和盘托出道:“请三位中堂领头,我等各自上疏痛陈己过,明示臣服之意。并各自出面,大张旗鼓的安抚部属,让他们勿要怨怼朝廷,准备重新上任。”捻着长而细的胡须,公输连自信笑道:“有这双管齐下,相信陛下会重新考虑的。”

众人大喜,齐齐称善。

“但是千万不要认罪请辞之类。以免授人以柄,弄巧成拙就不好了。”公输连不放心地补充道。

几位大人自然言听计从,各自回府忙碌去了。

……

接下来的几天,秦雷去探望了那些为他请愿的新科进士,除了表示感谢之外,还将在大牢中受伤的十几个带回府中医治。其中就包括那红脸的涂恭淳。

将这些人安顿下来,秦雷便开始给几位长辈拜年。譬如说蒋老爷子及其隔壁。

虽然两家仅是一墙之隔,可受到地待遇却有天壤之别……

与蒋老爷子地会面。是在一种和睦友好地气氛下进行地。两人先就皇帝赐婚一事展开了富有建设性地讨论,秦雷向老爷子介绍了所面临的问题和困难,并着重强调了自己的决心和信心,老爷子也表示支持和理解,相信他能不畏艰辛、排除万难,将爱情进行到底。最后双方还就当前的内政外交等一系列问题交换了意见,蒋老太爷也对秦雷提出了许多中肯的建议。并一致同意,建立更稳固的战略伙伴关系。

会后,蒋老太爷还安排午宴,盛情款待了隆威郡王殿下,酒足饭饱、宾主尽欢之后,五殿下才依依惜别了蒋老太爷,兴冲冲的到了蒋家背面地李家,希望一鼓作气。完成此次信心之旅。

然而……他吃了闭门羹。

当然,不是传统意义上那种……李家胆子再肥,也不敢将这位爷拒之门外。但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,所以门子恭恭敬敬的对石敢道:“实在不好意思,我家老爷和夫人外出走亲戚去了,说是过两天才能回来。”末了还假惺惺的来一句道:“要不请王爷里面用茶?”

“好!”秦雷的回答令那门子暗暗抽自己嘴巴:‘多嘴多舌干什么?’无奈。只好将五殿下引进前厅上茶,心道:‘看你能坐多久?’在他心里,隆威郡王这样的大人物,应该是日理万机、脚不点地的那种。

秦雷确实没坐多久,因为他站起来了。却不是原路返回,乃是径直穿堂而过,向着李家后院行去。

“王爷、王爷,您这是要去哪儿?”在一边伺候的管家赶紧跟上道。

“屙屎!”秦雷头也不回,径直负手往前走:“你家茅厕在哪?”

“茅厕……在后院啊!”管家稀里糊涂道,他还没碰着过这样地呢。

跟着秦雷走了一段。他又问道:“西边那些小楼怪漂亮的。是茅厕吗?”

管家满头大汗道:“王爷,那是我家夫人小姐的绣楼……”

“哦!”秦雷点点头。便径直往西边拐去了。

“王爷,茅厕在东边啊!”管家想拉住秦雷又没胆子,只好手舞足蹈的焦急道。

秦雷也不理他,只是加快了脚步穿过院中的重重假山,目标明确地往那几座绣楼去了。

能当上管家地,一般都不傻。更何况就是个傻子也该明白这位爷要干啥了。可管家实在不敢动这位爷一指头,一边汗淋淋地跟着,一边想着对策,眼见着就到了绣楼外的月门洞。只好心一横,撒丫子就往前跑,一边跑还一边大喊大叫着给里面人报信道:“不好喽……五殿下闯进来啦……哎呦……”也不知怎么回事儿,只感觉脚下一拌,便摔了个狗吃屎,趴在地上爬不起来,再也没力气报信了。

冷笑着收回左腿,秦雷继续向前走。

但方才那管家的一句大喊,已经提醒了内院的诸人,便听的里面鸡飞狗跳,喧喧闹闹,旋即冲出一支手拿笤帚、木棍的娘子军。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,这群丫鬟仆妇,居然赶在秦雷之前,迎面将月门洞紧紧堵上了。

其实秦雷完全可以抢先一步的,但好歹也是位高权重的王爷,若是被一群女流之辈围追堵截的,让他把脸面往哪搁?所以他停下脚步,在门前站住了。

看着那群张牙舞爪如群魔乱舞地女人。石敢面色一沉,冷冷道:“你们想袭击王爷吗?”说着便举起臂弩,朝月门洞前地地上射了一箭,吓得那些丫鬟婆子们尖叫颤抖,声音响亮无比,惊得石敢连那句‘越界者死!’的场面话也忘了说。

秦雷拍拍石敢地肩膀让他退下,轻跨一步上前。眉头微皱道:“请各位向李夫人传个话,告诉她:‘往昔多有误会。今日雨田特来登门致歉,希望能开诚布公的谈一谈。’”|||||

丫鬟婆子们面面相觑,夫人只让她们将来人赶将出去,却没教她们怎么答话。

憋了半天,终于有个婆子开口道:“你等着……”便转身进去传话了。

不一会儿,那仆妇便转回道:“王爷还是请回吧!我家夫人说:‘没什么好谈的了。我们李家门小户小,不敢高攀,您还是回去安心尚公主吧!’”话说到这份上,李家的态度已经再清楚不过了……想打我家姑娘的注意?没门!窗都没有!

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?这才是书香门第、名门大户地气度。

秦雷的脸上十分挂不住,额头地青筋突突直跳,强忍住一把火烧了这院子的冲动,丢下一句话场面道:“除非黄河水倒流,孤王才会死了这份儿心!”说完便转身气呼呼地走了。

他的动作是如此迅捷。待石敢反应过来,已经走出十好几步了。石敢赶紧快步跟上,走到一座假山旁时,突然伸出如玉的小手,一把将他揪了进去。石敢先是一惊,便乖乖地跟着到了假山后。

“锦纹。你怎么在这儿?我可想你了。”石敢声音腻人道。

锦纹摆摆手,急声道:“现在不是肉麻的时候,我家小姐有信给你家王爷,别让人看见了。”说着将个方胜塞到石敢手中,便急匆匆地走掉了。

捏着那方胜,石敢苦笑道:“这真是来也匆匆、去也匆匆啊!”

他话音未落,锦纹就回过头来,丢给他一个销魂摄魄的媚眼,这才消失在竹林之中……石敢浑身一激灵,顿时来了精神。大步去追王爷。

等他追上时。秦雷已经上了车,石敢赶紧把那方胜双手奉上。小声道:“李家小姐给锦纹让我转交给您的。”这话虽然绕了点,但还不至于出现歧义,秦雷板着脸,一把夺过那方胜,几下打开。便见那带着清香的淡黄色信笺上,有斑斑点点的湘妃泪。在这泪点之中,几行熟悉的小楷映入眼帘:

“相思似海深,旧事如天远。

泪滴千千万万行,

更使人、愁肠断。

要见无因见,拚了终难拚。

若是前生未有缘,

待重结。来生愿:

十六年后再侍君。”

秦雷面色顿时变得煞白,他这些年读书不少,自然能看懂这诗……这是诗韵的自白诗,更是她的明志诗:虽然妾身无法反抗命运地安排,但可以掌握自己的性命!

“傻丫头,我要的是现在的你,谁知道‘十六年后’你托生哪了?”秦雷无奈地叹口气道:“回去吧!李家的门是进不去了。”

“啊?王爷,您可别放弃呀!”石敢顿时就急了。

倒把秦雷说得一愣,奇怪道:“怎么皇帝不急太监急?”

“属下地终身幸福……”石敢不好意思道:“可全寄托在王爷和李家小姐身上了。”

“哦!锦纹啊!”秦雷恍然道:“不用担心。”

“您都说没门了。”石敢哭丧着脸道。

“笨蛋,没门有窗户!”秦雷笑骂道:“不会晚上再来呀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