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七九章 上元夜月色撩人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正月十五这天,对李家来说十分特别。

不是因为这天是上元节,而是因为今儿孙猴子大闹天宫来了。

怪异的气氛一直持续到吃晚饭的时候,李氏一家围坐在饭桌前,静悄悄的吃着元宵。

也不是完全没有说话的,李光远的弟弟、弟妹便在交头接耳的小声道:“那位不会把咱家也给烧了吧?”“谁知道呢,小心为妙吧!今晚上去外宅……”“唉!诗韵这丫头也是,怎么招惹上这么个混世魔王?”“真看不出来啊……”“门风……”

李光远和李夫人不悦的皱皱眉,诗韵却‘啪’的一拍筷子,瞪一眼叔叔婶婶道:“孩儿吃好了,先行告退了。”说完便离了饭厅,小丫头锦纹赶紧跟了出去。

院外夜凉如水,一轮皎洁的明月挂在天际,可圆了。

地上仿佛铺了层薄薄的白纱,偶有树影斑驳,那薄纱便仿佛轻柔的流动起来,让人不忍踏足。

锦纹沿着花园的石径四下寻找,终于在园角看见小姐萧索的立于梧桐之下,身影无限的落寞……

……

诗韵微垂着螓首,定定望向墙角摇曳的树影,心神也被这乱舞的枝杈搅得无法安宁。

“小姐回去吧……”锦纹轻声道:“夜风起了,您穿的又单薄。”

诗韵缓缓点头。便默不作声地跟着锦纹往回走,一路上锦纹与她说话,她也不应;问她问题、她也不答,完全失去了往日照人的光彩。

推门进去,上得绣楼,锦纹刚要给小姐温水卸妆,却听诗韵轻声道:“还记得两年前的上元节吗?”

见小姐终于开了口。锦纹欢喜道:“怎么不记得,咱们出去玩儿了嘛!满大街的灯,可亮可好看了,人家都看花眼了。”说着十分失望道:“可惜今年老爷不让出去……”

‘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日子。’诗韵心中淡淡的一笑,轻声吩咐道:“把南边的窗户打开。”

锦纹虽然不知小姐要干啥,但还是乖乖地遵命,走过去拉开窗帘,拔下木销。轻轻推开窗户,不由微微惊呼一声。

但见西南面的伏羲大街上灯火辉煌,其亮度丝毫不亚于天上地璀璨的群星,竟是从未见过的景象。

“小姐那里……那里放灯了吗?”小丫头踮着脚、抻着脖子,使劲往南边看去。

诗韵并没有上前,只是远远的透过窗子,凝望着那一片瑰丽的夜色。良久,才幽幽轻叹一声。浅吟低唱道:

“上元夜最是撩人,月色撩人,灯火亦撩人。

月满冰轮,灯烧陆海,人约黄昏。

三美事方堪胜赏,月圆灯明孤鸿影。有恨无人省。

怕的是灯暗光芒,人静荒凉,角品南楼,月下西厢……”

唱词先扬后抑,凄婉动人,让小丫鬟锦纹听的一阵心酸,却没有哭出来。只见她大张着嘴巴,指着窗口,‘嘚嘚嘚……’了半天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想要尖叫一声:‘鬼呀……’舌头却打了结一样。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诗韵向窗口一看,便见着一个穿黑衣地蒙面男子跳了进来。那人落地之后。便径直朝锦纹扑了过去。诗韵也吓坏了,刚要尖声叫人,却听窗口有人小声装腔道:“小娘子莫要出声,在下小淫虫周伯通,踏月而来,寻香而不采花,你只要陪我说说话,在下天不亮就回家。”

听见那朝思暮想的可恶声音,诗韵身子一颤,两行清泪便不受控制的淌了下来。完全不受控制的,她便紧走乳燕投林一般,投入了那人怀里。

那人刚刚从窗外翻进来,便见一道人影冲了过来,下意识的伸手揽住,便抱了个温香满怀,险些被撞出窗去。

赶紧腰上使劲,他才稳住身形,怪笑一声道:“小娘子投怀送抱,却也不怕认错了人?”

诗韵双手揽住他的脖颈,如泣如诉道:“妾身日思夜想,没有一日不梦见你。就算聋了瞎了,只要殿下站在面前,不可能认错。”

那人自然是秦雷,第一次穿着衣服抱着诗韵,他心里十分的激动,两只手都不知往哪搁……这也折射出他的某种潜意识。

感到情郎地手足无措,诗韵这才发现自己的大胆,小脸一下变得通红,赶紧松手退一步,垂首喃喃道:“妾身以为再也见不到殿下了呢……”这一刻,她小女人模样十足,不复平日的端庄娴雅。

秦雷挠挠头,嘿嘿一笑道:“那怎么可能,没门有窗户嘛!”

诗韵忍俊不禁,破涕一笑,犹如梨花带雨般惹人怜爱。

两人对视一眼,目光又很快的挪开,心中仿佛有千言万语,但有机会一诉衷肠时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“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终是秦雷开了口,打破了这片刻的宁静。

“刻骨铭心,”诗韵勇敢地抬起头,深情地注视着秦雷,轻声道:“是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日子。”|||||

“小生意欲请小姐故地重游,不知肯赏光否?”秦雷装模作样道。

“妾身可不会爬窗户。”诗韵咽口轻笑道。

“无妨,所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嫁个猴子满山跑,”秦雷挤眉弄眼道:“跟着我你就学会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看秦雷不似开玩笑,诗韵却犯了踌躇。她自幼循规蹈矩,逆来顺受,除了不想让自己的爱情也被支配外,再没有半点不听话地地方。但来自情郎的邀请让她颇为意动,小声道:“这不是私奔吧……”

秦雷大汗道:“只不过出去约会一下,一两个时辰就送你回来。”

诗韵本来还有些犹豫,但一想到可能再也没机会旧梦重温。甚至可能没机会再见眼前的人儿,她便心一横。点头道:“我跟你走。”

秦雷大喜,踹一脚蹲在地上、趁机沾人家小丫鬟便宜的石敢道:“快去探路。”当然不能让诗韵走窗户了。

“你去吗?”石敢定定地望着锦纹,小声问道。

“傻子,我家小姐去哪,我就跟着去哪。”锦纹娇媚的白他一眼,低声道。

石敢也大喜……

……

石敢头前探路,秦雷队尾断后。锦纹扶着诗韵在中间。四人紧挨着墙根,在阴影的遮掩下,悄无声息地向东边摸去。

一路上十分顺利,没碰见一个人,便到了开在东墙跟地后门前,轻轻一推,门开两边。

四人便离了李府,穿过绿柳小巷。上了停在道边地一辆马车。

待行出老远之后,一直紧绷着小脸地诗韵和锦纹,明显放松了许多。擦擦额头的汗水,锦纹一脸好奇地问道:“府上巡夜的人呢?怎么一个都见不着了呢?”

石敢显摆地笑道:“被弟兄们引来了,放心吧!他们都是老手了。保准天衣无缝。”说这话时,从他骨头里透着股贱气。

秦雷笑骂道:“还不给你那位化化装。”

锦纹奇怪道:“殿下,为何要给奴婢化妆呢?”

“我没说给你化装呀?”秦雷一脸促狭的笑道。

“您不是说……给他那位……”这才发现被王爷戏弄了,锦纹顿时羞红了脸蛋,小声道:“小姐,王爷又欺负人了。”

诗韵掩嘴轻笑道:“今夜赏灯地不乏京都的千金公子,若是被认出来了,便会传的满城风雨,那样有什么好处?”便顺从地闭上眼,任由秦雷摆布。只是这家伙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。竟然规规矩矩、老老实实,一点也不毛手毛脚……倒让姑娘庆幸之余又有点微微失望。

结果捣鼓半晌。他也没往姑娘脸上涂一点脂粉、粘一片毛发。诗韵终是忍不住,偷眼瞧锦纹,已经被石敢涂抹的面目全非,不由轻声问道:“殿下为何不动手呢?可是妾身有何不妥?”

秦雷搁下道具,挠头笑笑道:“前些天看了宋子渊的文章,说他隔壁的小妞长得那叫完美啊!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;著粉则太白,施朱则太赤。我还笑话他没见过美女,不过今天仔细端详下诗韵,发现他说的不假,你就是这样的人,”说着一摊手道:“只觉着在你改变脸上一星半点儿,都是暴殄天物一般。”

‘王爷可真会说话呀……’诗韵仿佛泡在蜜罐里一般,身心都沉浸在甜蜜之中。

话说拍马屁到了最高境界,就是秦雷这样,都不知道自己在拍马屁。所以每一段珍贵的爱情,都开始于真诚的赞美,所以朋友们,先学会怎么夸人吧……

……

马车驶过五条街口,便到了伏羲大街前。石敢跳下车,将已经易容成青衣小厮的锦纹扶下来。锦纹又将轻纱覆面的小姐扶下来,诗韵又将……自己的面纱整了整。

秦雷最后跳下来,轻笑着:“先去看灯,看完灯还有礼物送给你呢。”说着躬身伸手道:“小娘子请了。”

诗韵俏皮地一牵裙角,朝秦雷优雅的还礼道:“公子请了……”即使隔着薄薄的面纱,秦雷也能看到诗韵瞳子中的欢愉之情。

……

公子王孙,五陵年少。更以纱笼喝道,将带佳人美女,遍地游赏。

四人抛开一切烦心事情,畅游于火树银花、争奇斗艳地伏羲大街之上,享受这难得的良辰美景。

几人徜徉于灯市之上,仿佛游走于灯的海洋:有古雅庄重的大内宫灯、结构奇巧的粤地走马灯、滇地料丝灯、冀地云母瓶灯、闽地玻璃球灯、金陵夹纱灯,五颜六色、千姿百态。只要是神州大地上出现过的灯式。便会在这里展示出它地瑰丽,任人品鉴。无论哪一种灯。都会吸引人们驻足赏玩,观者如潮。

话说今年地灯火要胜于往昔数倍……因为皇帝陛下心里快活、下令普天同庆,各地府县便纷纷进献花灯以悦圣心。|||||

皇帝陛下也从内库中掏出了宝贝,将其摆放在灯市的中心,京都第一高楼,万里楼前。那是一座用青玉制成地九龙灯,柱上共有九支青龙。每只青龙口衔灯,点燃后鳞甲闪动发光,仿若那龙真的在游动一般,自然引来了最多的民众围观。

灯与灯交汇,光与光融合,展现了千百种色彩、无数种姿态,将整条灯市妆点的恍若天街一般。东风夜放花千树,更吹落、星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。凤箫声动。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

……

看一眼陶醉于美景的姑娘,秦雷心道:‘我得拉着她,不然会走散了的……’便颤抖着伸出手去,想要拉住她的手。

刚伸到一半,姑娘似有所觉。微微一回头,他便触电一般地缩回手去,还装作赏景一般大声感叹起来。

姑娘微笑着看他一眼,便转回头去。秦雷暗骂几声没出息,压抑一下沸腾的心情,再次伸出了手……这次姑娘没有回头,所以有些进步……好歹触到了她缎子似的肌肤,才又一次触电弹了回来。

虽然明显感觉被碰到了手,诗韵却装作毫无所觉,仍然没有回头。

秦雷定定地望着自己满是汗水的手掌。满心诧异的暗道:‘我这是怎么了?那流氓劲儿哪去了?’心中还给自己打气道:‘大不了被她抽一耳光。那我也赚了!’又诅咒道:“秦雷,你要是再缩手。你就是公良羽!”

在这种毒誓之下,他终于第三次伸出了手,虽然不停的颤抖,好歹没有再退缩,一把抓住了姑娘的小手,紧紧攥着不撒开。

诗韵浑身一颤,却没有像他想象地那样,大嘴巴子伺候。她微低着螓首,任由他牵着小手,在人潮人海中游走。

良久,姑娘终于忍不住道:“你弄疼我了。”

秦雷赶紧撒开手。

“松点就行了,”诗韵面颊火烧火燎道。

终于听到了许可,秦雷如闻仙音,终于大大方方的拉起姑娘的手,朝街尾快步的走去。

不一会儿便走出了人潮,将喧闹甩在了身后。

“我们要去哪?”诗韵小声问道。

“河边,”秦雷呵呵笑道:“不是有礼物要送你吗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很多灯没看哎!”诗韵有些遗憾道。

“咳,正事要紧,看那玩意儿干嘛?”看来诗韵允许他牵手,给他大大的肥了胆。

诗韵这才恍然,这家伙之所以带自己去逛灯市,八成是想借着那乱糟糟的环境牵上自己地手吧!

三十六计之浑水摸鱼,不愧是未来的名将啊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