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卷 醉卧沙场 第四八二章 送送,送送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人生,唯有读书不可辜负www.kanunu1.com喜欢就请记住努努书坊,精彩等你哦。

在京山军动身的同时,其它参演部队也陆续开拔。

御林军当然从中都城出发,他们从皇城内的军营中列队而出,通过承天门,特意走伏羲大街出城……虽然明明是应该走西门的,但皇帝非让从南门出城,你说有什么办法?

不过这样做的宣传效果是很赞的,只见一万金甲御林披着红色斗篷,手持银色长戟,军容非常的整齐,而且骑在高头大马上威武雄壮,把中都百姓看的目眩神迷,不由纷纷叫喊道:“壮哉!大秦!”

听着这激动人心的声音,沈子岚沈裨尉满脸的兴奋,对一边的六殿下道:“看到了没,他们在朝我们欢呼!”

秦霑虽然比他小几岁,却明显沉稳的多,看一眼狂热的百姓,冷笑道:“一帮子愚民知道什么?”在他看来,如果是别的军队从此路过,他们一样会欢呼。

沈子岚无趣地撇撇嘴,不再跟这个阴测测的‘六弟’说话,转而望向身后的副统领道:“马副统领,这次你回来后就能扶正了吧?”

马光祖是个颇有些年纪的将领,资历平平,能力更是有限,实际上在御林军五大校尉中甘陪末席。他很清楚,皇帝之所以选择自己这个无法服众的老家伙,就是不想让御林军中出现权威,从而产生二心。

‘但是没有权威,就没有灵魂啊!’马光祖心中苦笑一声,望一眼腚上有刺的沈子岚。淡淡道:“行军途中,不得喧哗。”他对这小子十分不感冒,神圣地金甲御林,什么时候成托儿所了?

沈子岚本想与副统领套套近乎,没想到却讨了个没趣,怏怏的回过头去,无声咒骂一句。一边的秦霑看了。伸手拍拍他的胳膊,轻声道:“不要在意。副统领就是这样的人。”

沈子岚感激的看他一眼,心道:‘还是自家兄弟好啊!’

队伍迤逦行出都城南门,又兜个圈子向西北行去。初春日尚短,走了不到四十里,天就黑下来了,马光祖便吩咐安营立帐,埋锅做饭。

将营地巡视一遍。马副统领才回了中军帐,刚要解下盔甲,洗脸用饭,却听帐外亲兵禀报道:“隆威郡王殿下前来拜访。”

马光祖皱皱眉头,重新戴上头盔道:“开中门,迎接五殿下。”说完便匆匆出去迎接。

……

他果然在营门口见到了一身戎装的五殿下,连忙将其让进营内,在中军帐说话。

一番寒暄后。秦雷看一眼左右,马光祖稍一犹豫,还是将陪同的将领都支走。

“马将军,你对此次军演的结果可有预测?”秦雷微笑道:“大家都是行伍出身,就不要想着糊弄我了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马光祖颇为踌躇地沉思起来,在他临出发以前。陛下曾经特意召见,旁敲侧击的嘱咐他,不要跟五殿下走得太近。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见他犹豫不决的样子,秦雷也不着急,慢悠悠道:“如果马将军不好说,就让孤来替你说,”说着伸出两根手指道:“无非两种可能,其一,我们胜了,但那是陛下英明。领导有方。并不是你的功劳。其二,我们败了。你就要负全部的责任,撤职查办在所难免。”

听了王爷的话,马光祖的表情逐渐僵硬,涩声道:“若是胜了……应该还是有功地吧?”若不是心里抱着一丝希望,他也不会硬着头皮领军上阵。

秦雷的嘴角向上微微一扯,淡淡笑道:“别人都会有功,唯独你不会。”说着朝中都方向努努嘴,近乎残忍道:“因为御林军统领早有人选,你马副统领不过是个过渡人物罢了。”

马光祖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,颤声问道:“会是谁呢?”

“秦霑。”秦雷轻声道:“陛下将你提升,就是为了给他腾出校尉的位子,再在这次的军演上,随便找个理由,让你受个罚、让他立个功,便可以使其上位了。”

马光祖沉默半晌,终是颓丧地点点头道:“我说为什么别人不选,偏偏选我这个……庸人啊!”说着自嘲的笑笑道:“原来是存心让我当马桶来着。”

秦雷又添把火道:“输了赢了都讨不着好,就是这个样子。”

但马光祖也不是傻子,片刻的愤怒与失落之后,很快便回过劲儿来,定定地望着秦雷道:“王爷有什么事就请直说吧!原先卑职办不到的,现在也依然办不到。”

秦雷摇摇头,换上一副弥勒佛般的笑容道:“马大人相岔了,小王是来帮你分忧的……”

“分忧?”马光祖面色阴晴不定道:“王爷要做甚?”

秦雷指一指墙上供着的金龙腾云旗道:“把这个给我,便相当于把责任给了我。”

马光祖恍然道:“您是为这个来的!”便坚决摇头道:“不行!陛下嘱咐过旗在人在、人在旗在地。”马光祖虽然资质平平,但忠诚无二,这也是昭武帝选择他的重要原因。|||||

秦雷干笑两声,换一副严肃的面孔道:“孤有个绝对机密的情报,愿跟马将军分享。”

“什么情报?”马光祖浑身一紧,心道:‘可别又是什么坏消息呀!’

“法不传六耳。”秦雷压低声音道:“让你的亲兵出去,将军附耳过来。”

马光祖早被秦雷唬得一愣一愣。闻言也没有多想,便挥手斥退了亲兵,起身走到秦雷的桌前。

秦雷表情肃穆地招招手,马光祖便弯下腰,把大脑袋伸到他的面前……姿势颇为暧昧。

秦雷便把嘴巴凑到马光祖的耳边,轻言细语道:“这个消息就是……我有一把刀,已经架在你脖子上了……”

马光祖只觉着脖子一凉。便感到寒意沁骨,知道自个引颈待戮了。不由面色急变,刚要出声示警。却被秦雷紧紧的扼住喉咙,连喘气都不可以,更别提出声了。

“不要试图挣扎,孤王曾经亲手砍下了文丞相地脑袋。”反正吹牛不上税,秦雷信口胡咧咧道。说着朝石敢递个眼色,他便快步过去。从挎包里取出一面几乎一样地旗帜,换下了墙上挂着的那面。

望着仿佛没有任何变化地墙面,秦雷轻声道:“老马,你得想明白点。如果你能一直保护住战旗,那就没人看出破绽,如果你保护不住战旗,孤王就是救了你,这种舍己为人好人好事。除了雷锋叔叔之外,也就只有我能做了。”

‘雷锋叔叔是谁?’马光祖胡思乱想道。他已经认同了秦雷的说法,点点头不再挣扎。

石敢过来给马光祖套上披风,秦雷便将匕首移到他地腰眼上,从明光铠的缝隙中准确插入,锋刃紧贴着肌肤道:“匕首上有‘见血封喉’。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马光祖苦笑一声道:“王爷,您多虑了,卑职不会自找麻烦的……”

秦雷呲牙笑笑道:“防人之心不可无啊……”

马光祖汗颜……

……

帐外的众将只见着副统领与王爷把臂而出,两具五大三粗的身子,还紧紧的靠在一起,那黏糊劲儿……十分的断袖……

“哈哈!马将军太客气了。”秦雷大笑道:“留步留步……”

“送送、送送……”马光祖干笑道。

两位便如连体人一般,热热乎乎地穿过军营,走到了辕门前。

“留步留步……”秦雷又告辞道。

“送送、送送……”马光祖勉强笑道,又回头对陪同的众将道:“尔等各自回营吧!本将单独送送王爷。”

众将看他俩这般亲热劲。只觉着一阵阵腻味,却没感到有什么不妥。便纷纷朝秦雷拱手告辞。

又拉着马光祖走出二里地,远离了御林军营,秦雷才松开手道:“委屈将军了。”

马光祖揉一揉僵硬的手臂,苦笑一声,坦诚道:“王爷,你这是何苦呢?这玩意儿绝对是众矢之的,会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的。”

秦雷将匕首收回怀里,也坦然道:“就凭我们四分五裂的样子,难道有资格与对手当面锣对面鼓吗?”

马光祖神色一黯,轻叹道:“您这又是何苦呢?执行陛下的旨意,又有什么不好呢?”

“因为我要赢,我地军队要赢。”秦雷洒然一笑,翻身上马道:“告辞了,马将军!”

说完便策马扬鞭,绝尘而去,转眼便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定定地望着秦雷离去的方向,马光祖久久无言。

他的亲兵赶上来,一个队长问道:“大人,今天怎么如此蹊跷啊?您可是向来不送客的啊!”

马光祖沉默的捻一把胡须,翻身上马道:“没事儿,回去吧!”众人只好压下心头地疑惑,跟着他打马回营。

……

二月十九日傍晚,京山新军抵达了武山。

他们不是最早抵达的,虎贲和铁甲二军,已经提前一步到达了此地。

远远的望见王爷的战旗过来,皇甫战文和沈潍赶紧迎上去。

秦雷大笑着朝他们拱拱手。便翻身下马,在三军众将的簇拥下,向着临时营地走去。

简单地用过晚餐,秦雷便与二位将军进了营帐,一夜通宵密谈之后,第二天,虎贲和铁甲二军便离开了武山。先行进入战场。当然,与他们同时出发的。还有两方共同组成的联合监察人员,这些人将负责监督军演规则的具体执行情况,并及时向观察团汇报进程。

二十日中午,神武军和御林军也先后抵达武山。稍事休整后,翌日一早便进入了战场。

而根据最新的情报显示,对方地四支军队共计五万人,已经全部进入了战场。

秦雷和他地京山军。却一直赖在武山上,仿佛是来野营一般。直到二十二日傍晚,才在督战官地反复催促之下,不情不愿地开进了战场。|||||

京山军兵士们地脖子上,都挂了一个黑色小牌牌。这玩意便是演习中的生存证明,没了这牌牌便代表阵亡……必须停止一切动作,乖乖呆在原地,等待收容。若是有人没了牌子还敢攻击或者随意移动。他所在的一方便会被判阵亡一百人,绝对的得不偿失……这也是针对上次军演所出现的漏洞而进行的补充规定。

等京山军也进入战场后,参演的九支军队,十万兵马便全部到位,之后他们将有六天地自由活动时间,可以进行修筑营寨、占领有利地形、隐蔽等任意军事行动。但不可互相攻击,也不得离开演习区域。直到二十八日子时以后,便可以自由攻击了。

……

二十七上午,皇帝陛下与太尉大人也率领着庞大的观察团,进入了战场边缘,他们将全程观看此次军演,并裁定最终的胜负。

为观察团打前站的部队,早就支起了硕大的帐篷,并在墙上挂上了厚厚的幕布,幕布上是一面超大比例的战区地图。通过这足有一面墙那么大的地图。军演区域内地每一道山冈、每一条小河都历历在目。

而两位大人物。也将透过这地图,来了解整个军演的进程。

“太尉大人到!”伴着一声唱名。须发皆白、肌肉发达的老太尉出现在大帐门口。帐内忙碌的小军官们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,起立行礼。

李浑轻哼一声,看一眼空荡荡的龙椅,便在其下首坐下。

有军官奉上瓜果酒食,不一会儿便琳琅满目。任太尉大人取用。

但李太尉显然对那地图更感兴趣,瞟一眼上面花花绿绿地箭头,缓缓道:“怎么个情况啊……”

一个兵部参议赶紧禀报道:“回太尉大人,根据昨晚传回的最新情报,我们已经在地图上,标注出了各军所在的位置。”说着用竹鞭一指地图道:“蓝色代表天策军、褐色代表破虏军、绿色代表鹰扬军、红色代表龙骧军……”

李浑点点头,眯眼打量着地图,只见己方四军在战场中部盘踞,又听那参议继续禀报道:“我军五万人马在马蹄山下,建立了坚固的营垒,预计将以此为依托,集中优势兵力,对敌方展开逐步蚕食。”

“对方呢?”李浑面无表情地问道。

那参议刚要说话,便听帐外响起一声:“陛下驾到……”

众人赶紧再次放下手中的活计,跪迎皇帝陛下。

昭武帝难得的穿了一身黄金甲,缓缓步入帐中,在龙椅上坐定,朝李太尉微微一笑道:“怎么个情况啊?”

李浑翻翻白眼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说完便一屁股坐下,对那参议道:“还不给陛下讲讲?”

“不用了。”昭武帝微一挥手,一员御林校尉便从人群中站出来,朝皇帝行礼道:“末将为陛下讲解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五代十国风云录

    最新章节:附录五 五代十国世系
    《五代十国风云录》里面的五代是指唐朝灭亡后、宋朝建立前,在中原地区存在的五个政权,朱温建立的梁、李存勖建立的唐、石敬瑭建立的晋、刘知远建立的汉、郭威建立的周。十国是指杨行密建立的吴、李昇建立的南唐、钱镠

    姜狼豺尽07-15 完结

  • 天下

    最新章节:后记
    重回大唐,争霸天下 天宝五载,大唐建国已过百年,经历的近数十年的治国,已知天命的李隆基有些疲惫了,自从他册封了杨氏为贵妃后,他的心思也渐渐地离开了枯燥而繁琐的朝政。 欢歌慢舞凝丝竹,尽日君王看不足。 他开始

    高月06-10 完结

  • 风流相公西门庆

    最新章节:第四百九十四章抉择
   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,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。美女金钱滚滚来,英雄好汉纳头拜。花丛中过真本色,风骚人生不解释。斗奸臣,灭辽金,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。

    大道第一人07-15 完结

  • 曾文正公全集

    最新章节:曾文正公杂著卷四
    《曾文正公全集》为晚清一代名臣曾国藩文集,采用最早的、也是目前被认为最为经典的版本,即传忠书局刻本。本书是首次以简体版的形式将传忠书局版《曾文正公全集》完整呈现。曾国藩号称立功、立德、立言三不朽,其集中

    曾国藩07-25 完结